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夏日倾情》 by 那个权无知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上

 第41章 

  是意料之中的答案,江慕满意地轻笑一声。
  少年的背单薄光洁,后腰上有两个可爱的腰窝,江慕双手按在他盈盈一握的腰上,将拇指贴在腰窝上按揉了一下,那凹陷的形状仿佛也与自己的指尖契合。身下的少年轻轻颤着,江慕的手坏心眼地在他的腰窝与尾椎骨处来回摩挲,他的裤子已经褪到小腿,灼热的阴/茎毫无预兆地戳到祝柠柔软细腻的臀肉上,祝柠一阵没来由的惊慌,咬着唇侧过头去看江慕。
  与惊慌的他相比,江慕简直称得上是面色如常。祝柠再清晰不过地感觉到灼热粗长的性/器在自己的臀尖上缓慢地蹭动,他的脸已经热到快要爆炸了,咬紧了唇不敢出声。江慕幽深的目光直勾勾地钉在他的脸上,就在祝柠承受不住别过脸去的那一刻,俯身叼住了他的嘴唇。
  江慕的吻一改以往的温柔风格,侵略性十足,大有要把祝柠拆吃入腹的趋势。祝柠难以招架,偏偏江慕还忽然将手探到他身下,肆无忌惮地把玩着他因为紧张而翘起的阴/茎,反抗的话和加重的喘息全被江慕堵在口中,变成了毫无作用的呜咽声。祝柠纤细修长的手指随着江慕的动作在床单上反复地攥紧松开,江慕的嘴唇终于退开一些时,见被他紧紧箍在怀里的人随之一颤尽数交代了。他心情很好地挑起左边的唇角笑了一下,随即又是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响起。
  右臀又被江慕打了一巴掌,这一掌打得有些重,祝柠气还没喘匀,被刺激得闷哼出声。江慕把祝柠射在他手上的精/液尽数抹在他的大腿内侧,不一会儿勃发硬/挺的柱身也插进了祝柠的大腿中间。祝柠被灼热的温度烫了一下,满脸通红地转过头去,无措地望着江慕。
  江慕对他这副茫然害羞的模样实在是喜欢得不得了,他凑过去冲着祝柠的后颈咬了一口,沉声道,“夹紧。”
  祝柠呆呆地听话照做,江慕滚烫的吻像是奖励他的乖顺一样细碎地落在他的颈上,下/身也借着精/液的润滑开始在他滑嫩的腿间挺动。
  江慕的手掐着祝柠的腰,动作渐渐快了起来,力道也愈发不作控制。江慕的阴/茎时不时擦过会阴,弄得祝柠又哼又叫,不过声音很小,像是小猫的嘤咛。
  江慕的动作愈来愈狠,连喘息都重了不少。祝柠觉得腿间的肉好像要被江慕烙铁一样烫的阴/茎灼伤了,担心地往下看了一眼,只见深色硕大的龟/头在他白嫩的腿间挺动,江慕粗长的性/器与他禁欲的形象完全不匹配,视觉上的刺激太过强烈,祝柠很快又硬了,江慕体贴地伸过来一只手重新握住他颜色漂亮的阴/茎,祝柠娇气又软绵的哼叫听得他眼神骤暗,头皮发麻,直到祝柠哭起来问他自己的腿是不是被磨破了,江慕才低笑一声,和他一起射了出来。
  祝柠小声地呜咽着,江慕随手把褪下的睡裤拉起,再一把把人翻过身来圈在怀里,低头舔去泪眼朦胧的少年眼角的濡湿,温柔的嗓音带着情/欲过后的沙哑,“娇气死了。”
  刚才的江慕太凶狠了,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一面。祝柠委屈地抽了抽鼻子,小声嘟囔,“你太凶了。而且,我都看不见你……”
  “那再来一次?”江慕说着就要去掰他的腿,“这次不转过去。”
  祝柠慌张地夹紧了腿,求饶道:“不要了好不好?”
  江慕脸埋在祝柠的颈窝,闷声笑了起来,双手穿过祝柠的腿弯把人抱在自己身上,手掌“啪”的一声落在祝柠被他的胯骨撞得泛着粉的屁股,像是威胁一样问:“还敢不敢浪?”
  祝柠趴在他微汗的胸膛,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江慕把他抱起来,他下意识地用双腿夹紧了江慕结实的腰,随着江慕的走动,光裸的下/身难以避免地蹭到他的腹肌上,到浴室这段短短的距离,祝柠又没出息地起了反应。
  皮肉相贴,江慕自然也感觉得到他的变化,祝柠趴在他的肩膀,从耳根到脖子被江慕的低笑染红了一片。直到江慕把他轻放到平铺了浴巾的洗脸台上,他都紧紧地抱着他不放手,江慕深知他因为起了反应正害羞着,故意逗他:“年轻人精神就是好啊。”
  明明没有真做,祝柠抬起的脸看起来却像是被欺负得狠了,一双眼睛红得像兔子,瞪着江慕毫无威慑力地拔高了声音,“你不许笑我了!”
  “好好好。”江慕笑眯眯地答应,他态度平和,祝柠的气焰一下子就熄了,音量也恢复到平常软软糯糯的样子,“我自己洗。”
  祝柠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实在是有些矫情,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再在江慕面前出丑了。
  虽然江慕可能并不会把这些当作笑柄,但是事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无理取闹,反应过来之后颇有些羞愤欲死的感觉。
  “好。”江慕温柔地在他唇上嘬了一口,“泡菜豆腐汤还吃吗?”
  祝柠红着脸摇头,“可以做生菜瘦肉粥吗?”
  “可以,给你做。”江慕退开一些,体贴地拉起浴巾一角轻盖在祝柠腰下,从储物柜拿出一罐芦荟胶放在祝柠手边,“洗漱完抹一下腿根,有些红了。”
  祝柠红着脸点头,目送江慕走出浴室。江慕关上门之前像是忘了什么一样顿了一秒,留下一句“不准用冷水洗澡噢”后才满意地阖上了门。
  祝柠脸上的笑意慢慢地僵住,站下来的时候像是泄愤一般把浴巾揉成一团用力地扔到一旁的洗衣篮里,小声地骂了一句臭流氓。
  枉费他上一秒还觉得自己的男朋友体贴,体贴个鬼啊!
  祝柠磨磨蹭蹭地换好衣服走到餐桌边时,江慕已经清清爽爽地站在厨房里盛粥了。
  两人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说话的习惯,一顿早餐安静地吃完,江慕也没有急着收拾,只是拿了纸巾擦嘴,“早餐也吃了,现在可以谈谈了。”
  祝柠几乎是立即反应过来,江慕说的谈谈是要谈什么。他有些没来由的紧张,手里攥着纸巾,没有规律地胡乱捏着。
  “黎舒确实是我的初恋。”江慕神色平静,甚至近乎冷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他之前我跟女孩子交往过,但是所谓的心动,是在我当年意识到我喜欢他的那一刻诞生的。”
  在黎舒之前,江慕曾与两个女生交往过。少年时的恋爱很幼稚,单纯是觉得对方人不错就愿意去尝试。黎舒与他交往过的人都不同,他活泼,自信,漂亮的五官有别于女生,但他就是漂亮。事情过了太久,江慕已经记不太清当时心动的原因了,但心动是真切存在过的,这无需否认。年少的喜欢总是显得尤为珍贵,每个人都自以为恋爱大过天,情窦初开的江慕也不例外。
  否则他怎会在自己与黎舒的恋情被撞破后,毫不畏惧地跟家里出柜呢?
  都怪他和黎舒恋爱的时候太过忘形,在体育馆的更衣室里偷偷接了吻,不料被班里一个讨厌黎舒的男生偷拍下来,匿名发到了学校贴吧。
  当时距离高考只剩88天,江慕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他遭遇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重大打击。他永远忘不了那些同学看到照片后朝他和黎舒投来的鄙夷的眼光,也永远忘不了班主任在办公室里让他俩交代事情经过时的残忍表情,还有……
  还有他父亲得知他是个同性恋时,维持了几十年的良好修养瞬时化作云烟,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竟然也会扯着嗓子对他破口大骂,结实的拳头和巴掌全都落在他的身上。总之是气到极点,当时扬言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如今想起来已然没那么难熬了,但这些对当时还未成年的江慕来说,都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痛苦。他被父亲从家里赶出来,身无分文,只能暂时借住在无人管束的石透家里。但他没有觉得多害怕,因为年少的喜欢总是叫人无惧,他那时觉得,只要和黎舒在一起,怎么样都没关系。
 
 
第42章 
  “他离开得挺迅速的。”江慕说着说着,竟然轻声笑了一下,“我们的事被发现那天是礼拜五,周末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也去他住的地方找过他,都没有回音。周一回到学校,才发现他的位子空了,那天上午快放学的时候,我就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他说他要出国了,我们到此为止。”
  祝柠听得揪心,轻轻拉住了江慕放在桌面上的双手。
  江慕眯着眼,指尖在他手心挠了挠,声调平和,“崩溃是有的,毕竟我当时也才17岁。但我后来冷静了,觉得他也有苦衷,因为他和我一样,也只是个受家人摆布的小孩而已。所以我专心备考,捱到高考结束,就拜托我哥帮我打听他的所在地,我当时有点傻,觉得我们都快成年了,就快可以掌管自己的人生,所以直接去他的新学校找他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夏日倾情》 by 那个权无知 (二) 下一篇:《波西米亚》by 甜梅星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