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夏日倾情》 by 那个权无知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上

 第01章 

  烈日炎炎,祝柠不像以往的假期里那样待在家里避暑,房间里的冷气很足,他坐在书桌前一脸严肃地想东想西,最终背起装了几本暑期作业的书包出门。
  下午两三点的日光实在太猛,祝柠全副武装,穿了长袖衬衫,戴了鸭舌帽跟口罩,十几分钟的路程,还是晒得他白/皙的脸颊脖子微微发红。
  咖啡店里开的冷气比他自己房里的还要足,祝柠推门而入的时候一阵冷热交错,整个人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冲撞得有些头痛。
  “欸?”刚刚帮客人点完单的林艺抬头便看见了祝柠,意外道:“你昨天不是说学校的补课结束了吗?我还以为要等你们开学才能见到你了呢!”
  祝柠取下帽子跟口罩,露出了毛茸茸的浅棕色脑袋以及笑得眉眼弯弯的小脸,说起话来带着少年独有的稚气,“来这里做作业比待在家里有意思啊。”
  祝柠唇红齿白,小巧的鼻尖微微翘起,眨着眼睛的样子无辜又俏皮,年轻细嫩的肌肤又白得发光,林艺佯装嫉妒地轻轻掐了一下祝柠的脸,感叹“你一个男生的脸比我的还要白净真是没有天理”,又问“今天是喝香草拿铁还是榛果拿铁呀”。
  “他呢?”祝柠双手搭在柜台上,心不在焉地左顾右盼。
  林艺笑起来,“mù哥吗?他最近很忙,可能不经常过来了。”
  “啊?”祝柠闻言都笑不出来了,原本弯着的眼睛也瞬间恹恹地微垂下来,“那我要榛果拿铁吧,林艺姐姐给我多淋一点糖浆,生活好苦啊。”
  林艺被他这副小可怜的模样逗笑,祝柠已经连续来他们店里超过一个星期了,点单的时候常常是林艺在柜台,祝柠长得可爱,性格也不算难相处,一来二去的就跟林艺混熟了。林艺姨母心泛滥,说话声都不禁温柔起来,“这么苦啊?那姐姐给你多点糖浆,另外请你吃块草莓蛋糕吧。”
  祝柠撇着嘴继续装可怜,“那姐姐可以顺便告诉我,他不姓穆为什么你们叫他mù哥吗?”
  “不可以。”林艺扫了一下祝柠手机上的付款码,指了指祝柠平时坐的位置道,“mù哥不让我们对他的事多嘴的,我保工作要紧。你要是实在好奇,下次他在的时候,你让他亲口告诉你嘛。”
  “好吧。”祝柠朝林艺皱了皱鼻子,然后转身走到平时常坐的靠窗位置,拿出书包里的练习册准备做题。
  这间咖啡店是学校附近新开的店,祝柠第一次发现这家店是在生日的隔天,那天放学回家的时候他路过这里,看见原先奶茶店的店名被换成了一个硕大的字母A,站在店门口可以闻到浓郁的咖啡香味,祝柠明明很饿,心里想吃汉堡,却还是神使鬼差地踏进了这家新开的咖啡店。
  当天的客流量一般,祝柠进店的时候甚至都不用排队,他漫不经心的走到柜台边,点单的时候抬起头对上了一个英俊男人沉静幽深的眼神。
  目测是一米八多的身高,五官精致又冷冽,脸部线条是看起来不好接近的硬朗,明明眼神淡漠又深沉,偏偏薄唇的唇角天生微微上挑,中和了过分冷冽的气质。
  祝柠只看了那双眼睛一眼,胸口的位置就明显漏了一拍。
  身高止步在一米七四的祝柠就那样呆呆愣愣地仰着脸看着对方,不一会儿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从那张锋利的薄唇传出,祝柠才回过神来。
  “请问喝点什么?”
  “啊......”祝柠头脑发热,说出的话都断断续续的,“我、我要那个......”
  ......哪个啊大哥!脑海霎时一片空白的祝柠忍不住暗自吐槽自己。
  男人看着他慌里慌张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弯起一个轻微的弧度,“冷饮还是热饮?甜一点的还是苦一点的?”
  “热饮。”祝柠见男人不再绷着脸,终于放松了下来,“要甜的。”
  他说话的尾音随着弯起的唇角微微上扬,衬得那张精致秀气的脸愈发的天真可爱。
  “香草拿铁跟榛果拿铁还不错,要试试吗?”男人询问道。
  “好。”祝柠几乎没有犹豫的应答道,他在内心抉择了一下,最后点了香草拿铁,因为肚子空空的,就顺便点了块提拉米苏。
  男人随手拿了个号码牌递给他,让他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稍后会把咖啡跟甜点给他送过去。
  心跳的频率陌生得叫祝柠面红耳赤,他转过身,便听到一道清脆的女声喊了句“mù哥”,紧接着身后传来男人一声简短的回应。
  ——mù哥?他姓穆吗?或者名字里有mù字,读作mù的好像很多啊,是哪个mù呢?
  ——他好高啊,身高应该有一八六吧?不不不,可能有一八八?
  ——不过,他也太帅了吧!啊,也不是单纯的帅,应该说......很有气质?
  祝柠坐在一眼能看见柜台的窗边的座位上,一边掩耳盗铃般举着书挡在眼睛下方鬼鬼祟祟地偷看柜台里面那个颀长的身影,一边在心里不受控制地自问自答。
  ——像个白痴一样。
  直到男人来到跟前,祝柠才拿起笔低着头装模作样地看题,男人也不出声,安安静静地把拿铁和提拉米苏一一摆好,刚直起身,便看见祝柠小心翼翼地抬起脸,呢喃细语般道了声谢。
  男人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正好有新的客人进来点单,他长腿一迈,朝柜台走去。
  男人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于是祝柠明目张胆起来盯着柜台旁的他看,在拿铁里撒了一包糖包之后觉得口感还有一点点苦,于是鼓起勇气向柜台走去。
  顾客已经点好东西正拿起号码牌走开,男人见祝柠来到面前便开口问道:“怎么了吗?”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眉毛不自觉地轻挑了一下,祝柠暗自赞叹道:这种帅气也太过分了吧。
  “啊,可以再要一包糖粉吗?”祝柠轻轻笑着,因为笑眼的缘故,眼睛一下子就弯起来,“一包不够甜。”
  “好的。”男人从方格里拿出两小包糖粉放在祝柠手边,建议道,“下次可以试试榛果拿铁,糖浆加多一点,比较甜。”
  “嗯好!”因着跟男人多说了两句话,祝柠的笑容没出息地扩大不少,他心满意足地将糖包握在手心,回到座位后全数倒进咖啡杯里,被甜得轻笑起来。
  温热顺滑的咖啡仿佛顺着喉咙流进了胸口,有一点暖,还在咕噜咕噜地冒着香甜气味的粉色气泡。
  “哎。”祝柠趴在桌上轻叹一声,细数了一下,从八月九号那天起他每天都来A咖啡店,到今天是第八天了,只见过那个mù哥两次,而且两次都是在祝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男人就从店里离开了。
  第二次意识到他可能离店了是在祝柠发觉男人已经超过半小时没有出现在柜台的时候,他鼓起勇气,跑到柜台那边装模作样地想再点一份甜点,点完之后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林艺:“我一开始点单的时候好像不是你哦?”
  林艺点头,“嗯啊,刚刚是mù哥在柜台帮忙,不过他已经走了。”
  不可能啊。祝柠想,他戴耳机维持着听歌发呆的状态半个多小时了,眼睛一直盯着柜台到门口的位置,根本没有看到那个人离开。
  林艺见他轻轻拧着眉头一脸困惑的样子,把他的疑问猜想得七七八八,用手指了指后面道:“那边有后门,mù哥从那里走的啦。”
  可真是神出鬼没的,观察了这么多天也没有看出那人上班的规律,像他这样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的状况,肯定也不是排班工作的吧?
  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祝柠被光线晃得头晕,于是起身拉了一下/身旁的窗帘,他咬着叉过草莓蛋糕的叉子,暗自做个了决定。
  ——下次见面,一定要问到他的名字。
 
 
第02章 
  也不知道那人在忙什么,半个多月过去,已经开学好几天了,祝柠天天晚自习结束就往A咖啡店跑,但都没能如愿见到面。
  周六不上晚自习,下午放学后祝柠跟往常一样直接前往A咖啡店。
  最后一节课他实在困得不行,于是趴在书桌上睡足了四十五分钟,直到响亮的下课钟声敲起,祝柠才不情不愿地缓缓睁开了眼。
  祝柠头也不抬地推门进店,右脸上还有明显的睡痕——是枕在长袖校服上留下的,淡粉色的痕迹在白/皙的皮肤上很是显眼,他双手直接往柜台一搭,略尖的下巴抵上藏在长袖校服外套里的小臂,略带鼻音的嗓音听起来像是还没睡醒般,还带些若有似无的委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世界第一可爱少女攻》 by 花花留白 (三) 下一篇:《夏日倾情》 by 那个权无知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