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让我占有你》 by 含糖的小山鬼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上 小甜饼

 第37章 

  2019-07-06 11:00:10
  闻出来的……春天的气息。
  王静姝松开了手,甘恬抽着鼻子大口呼吸,她已经不喊了,用力地揩去了眼角的一点水迹。
  “你干什么去?”王静姝看见她走到了门口,问道。
  “买书皮,买文具。”甘恬说。
  王静姝看着她:“现在不行。”
  甘恬扭开了门把手:“那我不去了,我回房间写作业行了吧?”
  门阖上发出轻微的一声响,甘恬走出来时,对上正在窗台边抽烟的甘钧的视线。
  甘恬低下头,一言不发地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门,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反锁了。
  确定门是真的打不开之后,小姑娘才松了口气。甘恬光着脚爬到床上,从枕头底下摸出电话手表,滑拉了一会儿,拨出了电话。
  ·
  表弟的孩子长得又白又胖,顶着一颗光溜溜的大脑袋,抓到什么都往嘴里塞。叶初阳给的红包都被他悄么声地啃掉了一个角。
  周岁宴办得很隆重,被服务员领进包厢的时候,叶初阳眼睛都花了,这个姑那个姨,认识的不认识的全出来亮了个相。大家也没有特别熟,互相之间的寒暄内容除了工作学业就是婚嫁儿女。
  叶初阳找了个角落,想安安静静地吃顿饭,叶敬坐在他旁边,跟他碰了个杯:“儿子,祝你好运。”
  叶初阳无奈地笑了一下:“承您吉言。”
  “哎,那边那个,小伙子,你是老叶家的儿子吧?”
  这话是对叶初阳说的,他刚抬起头,就被常小姮拍了一下胳膊,筷子直接被拍掉了。
  “大姨跟你说话呢,还吃,”常小姮低声说了他一句,随后跟大姨说,“别瞎叫,他算哪门子的小伙子呀?三十多了都!”
  “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大姨惊讶了,又盯着叶初阳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一会儿,又问,“什么时候结的婚啊?长这么帅,我怎么没印象?”
  “八字儿还没一撇呢,”常小姮看了叶初阳一眼,“这小子不争气啊,这么些年了,从来没看他带姑娘进过家门,把我和老叶急得呀……大姐,你不是给人家说过媒吗?有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尽量帮我儿子留意着点儿。”
  叶初阳碰了碰叶敬的杯子:“爸,你急啊?”
  “废话,”叶敬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其实啊,我比你妈还急。我家孩子条件多好啊,是吧?别过了黄金时期掉价了,到时候白给人捡了便宜。”
  叶初阳:“……”
  合着他还会掉价呢?
  ……还好卖得早。
  大姨说:“啊,那是肯定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看到中意的一定先给他留着……”说着她顿了顿:“不过不应该啊,你儿子做什么的?外形条件这么好,小姑娘不上赶着找他?是不是你们家要求太高了啊?”
  常小姮拍了一下叶初阳:“自己跟大姨说。”
  “……厨子。”叶初阳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在心里又补了一句:要求吧……没有要求。就要小绵羊。
  那边一群人又在议论,说什么厨子好啊,跟哪家姑娘职业挺对口啊,叶初阳随便听了一耳朵,人家把相亲备选名单都列出长长的一串来了。
  后来大家全体起立的时候,叶初阳还不明所以,直到常小姮先举杯:“祝我儿子今年结婚,明年抱娃!”
  随后围成一桌的亲朋好友每个人都给了他一句类似的祝福,场面庄重得竟然有了神圣的味道,叶初阳恍惚间以为自己在接受洗礼。
  最后这场饭局也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叶初阳只记得自己被动地喝了不少酒,回到家里洗了澡,躺在床上晕晕乎乎的。
  快睡着的时候,常小姮拖着叶敬一起到了他屋里,继续进行思想教育,简直像要给他洗脑。
  常小姮说两句就喜欢跟他互动,叶初阳要是没有给出回应,她就会在他腿上拍两巴掌。因此叶初阳一直处于半梦半醒、醒又醒不了、想睡又睡不成的状态。
  “你看你表弟,人家比你还小半个月,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人家爹妈都含饴弄孙了,”常小姮说,“你不心疼自己,你也心疼心疼我们俩行不行?我和你爸年纪大了,就你一个儿子,你还不在身边,家里冷冷清清的……我们就想有个孙子或者孙女承欢膝下,三代人热热闹闹的,多好啊。”
  “嗯。”叶初阳眯着眼睛,随口应了一声。
  “你少敷衍我,明天就给我相亲去!”常小姮瞪他。
  “不相亲。”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叶初阳伸手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捞起来,按了按太阳穴,“我接个电话。”
  来电显示是何源,叶初阳怔了一会儿,一时之间甚至没反应过来何源是哪位。
  电话接通了,叶初阳“喂”了一声,招呼还没打完,对方直接打断他,问:“你在哪里?”
  叶初阳说:“在家,怎么了?”他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好像预感出了什么事。
  “能过来一趟吗?甘宿家,你知道位置吧?不知道我发给你。甘宿被关在家里了,你最好能……”
  叶初阳没听完,捏紧了手机:“我马上过去……他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甘恬打电话找的我,好像是跟他爸闹了矛盾……我现在也见不到他,他爸不让我进屋。他……他妈发了消息给我,我看那个意思,这事儿好像跟你有关系。”何源说。
  叶初阳挂了电话,从床上跳下来,常小姮问他:“天都黑了,你干什么去?”
  “有事儿,”叶初阳走到门口,回头又说了句,“是我一个朋友。”
  “是什么急事吗?非得现在过去?”常小姮问。
  “是。”叶初阳说。
  常小姮皱了皱眉:“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明天再去也来得及吧?”
  “你别拦他了,叫代驾就行了,”叶敬说,“去吧儿子。”
  叶初阳朝他挥了挥手,关上门就走了。
  常小姮瞪着叶敬:“明天的相亲怎么办?我看他就是想逃,故意的。”
  叶敬摆摆手,表情神神秘秘的,常小姮坐下来,问:“怎么?叶神仙,你瞧出什么了?”
  叶敬没说话,常小姮猜测:“难道他……有情况?”
  “我看吧,你儿子,他已经找着对象了。”常小姮拍了他好几下,叶敬才终于惜字如金地开了口。
  “怎么看出来的?”常小姮不太相信。
  “还用看啊?”叶敬笑了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闻出来的——春天的气息。”
  ·
  何源本来有事,临出门前被甘恬一个电话给绊住了脚,敲开甘宿家门的时候,被冷着脸的甘钧吓了一跳。
  甘钧问他有什么事,何源编了个幌子,说找甘宿出去拍作业。
  甘钧直接替甘宿拒绝了,大门在何源的眼前关上,砰一声,震得他一头雾水。
  何源发觉不对,甘恬在电话里讲得也不清楚,他只知道父子俩吵架,甘宿被关进书房了。不过看这架势,似乎吵得挺凶。
  何源等电梯时,甘宿家的门又开了,他转头看见王静姝从里面走出来,她挎着篮子,应该是打算买菜的。
  两个人进了同一个电梯,何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阿姨,甘宿他……出什么事儿了?”
  王静姝看了他一眼,半晌没说话,过了好久才回答了一句:“电梯到了。”
  何源愣了一下,从电梯里出来,王静姝不声不响地从他身边走过去。
  何源有些烦躁,甘宿的这个后妈多说一句话都跟要花钱似的,要是“沉默是金”是真的,她家绝对都有一座金山了。
  他正这么想着,前面的王静姝忽然停下了,回头看着他。
  何源怔了怔,险些以为刚才心里念叨的那些话被当事人听到了,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王静姝似乎在等他。
  见他跟上来了,王静姝才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一路沉默地走到了小区的健身中心,那儿有几个溜滑梯的小孩儿,王静姝放下篮子,终于开口了:“小甘交了男朋友,这事你知道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让我占有你》 by 含糖的小山鬼 (二) 下一篇:养成 by 浮图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