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恩怨情仇 强强

   ☆、第三十四章

  楚峥看看他,不说什么,也没再把帽子摘下来。
  两个人戴着一模一样的帽子,肩并着肩又在菜场里晃了一圈,看看没什么好买的,就回去了。
  之后他们把菜送回了店里。
  由于是这次第一次买,楚峥只打算先做个尝试,所以他买得并不多。
  到了店门口,他把东西从车上搬下来,大概也就几个筐,反正还不够看的,但这奇怪的架势还是把小帽儿给吓到了,他从柜台边站起来,往门口好一通张望,随即大惊小怪地冲了出来:“这这……什么情况?!”
  “小帽儿,帮个忙,帮我把东西搬进去……”楚峥一边和小帽儿说着,一边弯腰抬起一只菜筐,正要把东西往里面搬,半途却被沈泽抢走了。
  “我帮你拿,”沈泽说,“你进去把柜台整出来,给我腾个地儿。”
  沈泽把东西扛在肩上,看了小帽儿一眼。
  小帽儿抿抿嘴,转身回店里去了。
  沈泽虽然肩上扛着可笑的蔬菜筐,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胸前纽扣扣得齐整的衬衫领子因为动作而微微崩开了,往里能看到的地方无一不引人遐思。
  楚峥的视线无意地从他那儿扫过,喉结微微一动。
  沈泽往里走了几步,发现楚峥仍旧站那儿没动,转头看了看他:“怎么了,走啊?”
  楚峥回神跟了上来,一边和小帽儿一起把柜台腾空架出来,一边忍不住回头看他。
  沈泽察觉他的视线,回过头对他笑了一笑。
  楚峥怔了一怔,又别过脸去。
  几个人一起三两下地把东西都上了架,小帽儿还细心地要给东西们都贴上标签,但是他字写得不好看,尝试了半天,最后还是沈泽来。他抖了几张纸,先把标签写好,又问楚峥有什么想法,把他要表达的内容稍微整合了一下,用大号的马克笔三言两语地写上去,裁成一张海报贴到了店门口。
  一下子店里面好像有些改头换面。
  三个人齐心合力,一通忙完就快到了中午,小帽儿跑出去买了几个盒饭,带回来跟他们随便将就了一下,吃饭的时候,小帽儿问楚峥:“峥哥,你为什么要想到卖菜啊?这能赚几个钱?”
  楚峥正低着头,把饭盒里的蔬菜都挑出来拨到一边,闻言道:“我之前有想过你的提议,在咱们这儿开个餐馆什么的,但是吧……”话没说完忽然顿了顿,因为他看见自己的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双筷子,把他拨出来的蔬菜都夹走了。
  楚峥:“……”
  “?”沈泽一边把自己盒饭里的鸡腿塞到他那儿,一边看了看他,“继续说?”
  楚峥接着道:“但是我又一想,这地方过段时间就要变成美食一条街了,到时候前面是主场,我们这边在后面,就算是开了,也可能要亏上个一年,在这种同行集聚的地方开一家没什么特色的餐馆,等着亏钱,那还不如整一个周边产业什么的……”
  小帽儿奇怪地说:“你怎么知道这边要改美食街?”
  楚峥一想不会啊,刚要反驳,忽然愣住了。
  这应该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现在确实还没有这个动静,他刚才一时没留神给忘了。
  但其实一个城市的变化说快也是很快的,今天还是这样的,明天马不停蹄地就会迎来新的变化,谁也说不清楚会怎么样,楚峥一不小心居然说走嘴了,现在连和他们解释都不知道从何解释起,他只好随口胡诌道:“我听一个朋友说的。”
  小帽儿说:“可我没听到消息啊?”
  楚峥没再答话,倒是沈泽在旁边一直都没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他几眼。
  吃完了饭,沈泽就要走了,因为王悦还等着他补课,走之前他对楚峥说:“我把车留这儿吧,你要用就用,我打车回去。”
  楚峥推说不用,沈泽也没答应,直接拿出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放,就走了。
  等沈泽一走,小帽儿看看他的背影,颇有点儿不情不愿地对楚峥说:“沈老师……其实还挺能干的。”
  楚峥没说什么,又顾自去忙其他的了。
  这么几天下来,楚峥卖菜的效果竟然还不错,不但当天进来的东西都卖出去了,利润也还算可以。
  楚峥于是把店里的地方辟了一半出来,又去订了几个冰柜,将沈泽手写的海报打印出来,在店里到处贴满。
  这么一折腾,一下子生意好像又多了起来,附近的老外闻讯,果然都就近来楚峥这里挑挑捡捡。
  楚峥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最近又因为这个多赚了几块钱,他还挺高兴,有天晚上抽了个空特地请大家吃饭,这次把沈泽也给叫上了。
  唐冶还带了他的媳妇儿和女儿过来,一帮人和乐融融地,又多喝了几杯酒,几个人都有点醉醺醺的了。
  席间唐冶问楚峥说:“峥哥,你怎么就想到卖菜了,这真有那么好赚钱?”
  楚峥摆摆手:“不可能,也就挣个吃饭钱,反正干什么都是累,我也不想挣什么大钱,反正就想自己吃得饱,”一边说着一边把旁边王悦的脑袋胡噜过来,使劲地揉,“还有以后王悦也吃得饱。”
  王悦被他揉得一通吱哇乱叫,好半天才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有点敢怒不敢言。
  “现在做什么不累啊,”唐冶说,“也只有沈老师这种……平时课又不多,而且还有寒暑假……”
  “都辛苦,都辛苦,”楚峥打断他,“反正做人就是辛苦……”
  唐冶瞧他似有些紧张的模样,就想到楚峥之前对沈泽干的那事儿,觉得自己是说多了,于是闭上了嘴巴,歉然看了沈泽一眼,反倒沈泽只是温和地笑了一笑。
  几个人又聊了聊,中途小帽儿接了个电话,脸色变得不太好,和楚峥说了一声就匆匆地就出去了。
  楚峥看了看他的背影,刚想追问一句,就听见沈泽在旁边冷冷地说:“别管他,他的事儿管多了对你没好处。”
  楚峥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对他的事情那么清楚?”
  沈泽有些不自然地拿指节抵了下鼻尖,没回答。
  当天晚上出来以后,沈泽不出意料地喝醉了,几个人从饭馆出来以后,沈泽特意落在后面,到了门口就死死拽着楚峥不放。
  他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楚峥很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去开房。
  算来算去,他们这段时间总共也开了不少次的房了,楚峥那儿住着王悦,沈泽家里还有他的母亲,他和楚峥的家都不方便回,因此两人每次私会的地点都是宾馆。
  两人常去的那家宾馆,前台的服务生都被他们认了个脸熟。有一次那前台的一个小哥和他们打起了招呼,弄得楚峥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下次去还特地换了个地方。
  自从那次以后,沈泽好像就跟上了瘾似的,隔三岔五地就会约楚峥出来一次,两人在姓事方面还算是挺和谐,每次楚峥都还觉得挺爽,这是很难得的地方,并且这对楚峥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
  以前的沈泽都是喝醉了才会跟他睡,自然全无技巧可言,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在一块儿的时候,彼此有了兴致,还能研究出几个不一样的姿势来。
  沈泽本来就不是个粗鲁的人,在那方面更会对他特别地温柔,还会照顾他的情绪。
  有时候楚峥躺在床上看着他,看着他在自己身上那个挥汗如雨的模样,就像一幅画儿似的,那汗水沿着脸侧,或者顺着洁白的胸膛滴落下来,仿佛绝佳的崔情药一般,让他沉溺其中,简直迷得都快不行了。
  楚峥有时候甚至都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要重新爱上这个人,那是和以前全然不一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终于不再只剩下争吵,还有与此大相径庭的温柔和谐和彼此忍让。虽然淡如温开水,但却细细腻腻的,十分地平和。
  然而越是这样,楚峥就越觉得似乎不应该再和沈泽这么下去。
  一次,两次那便罢了,可是他们之后有了越来越多次,数都数不清了,再这样下去,以后该怎么办?难道他要一直和沈泽维持着这样的“泡友”关系吗?
  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对楚峥来说,如果这个对象换作是别的什么人,他也许根本就不会想那么多,哪个男人不会有需要,能有个床上关系还算和谐的性伴侣,并且长相还算不错,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乐得和这样一个人维持这种关系。
  但这个人是沈泽,不是随便的哪个谁,那不一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二) 下一篇:《野猫驯养手则》 by 四野深深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