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恩怨情仇 强强

   ☆、第二十章

  第二天,小帽儿的朋友打电话来,要楚峥过去签合同。
  楚峥答应了,急忙赶过去,又和对方稍微谈了谈就把合同签下了,签完了以后楚峥再三同他道谢,说改天有时间一定要再请他吃顿饭,但对方听着却似乎有些大好意思:“行了,你别那么客气,真的,反正我也不亏。”
  楚峥怔了一下,想起之前小帽儿总说要帮他,忽然有些明白过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又在店里看了几圈,同对方说了几句,就走了。
  店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楚峥从那儿出来,打算去小帽儿家看看他,正走在路上,后脑上忽然响起一记沉闷的风声。
  楚峥对这个声音特别敏感,上辈子他就在这上面栽过一次,这次不可能不警惕。
  意识到是有人要对付他,他立刻下意识地矮下身子。
  那一棍子平白被他躲过,挥了个空,砸中墙面,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楚峥都来不及回头细看,拔腿就跑。
  那时候是傍晚,小帽儿家楼下的这条道上有不少人。
  楚峥被那人一路追着跑,两人均默契地不发一声。
  偶有行人擦身而过,楚峥也没有呼救,他不可能呼救。
  这是道上混的人一直以来培养出的习惯,道上的事情道上解决,被外人知道或招徕了警察只会更加麻烦。
  两人一人追一人跑,楚峥在小区角落拐了个弯,一眼瞥见地上有块石头,飞快地俯身地捡了起来。
  等那人从拐角冲出来,楚峥一扭身,挥手将手中的石块砸了过去。
  对方闷哼一声,被石头砸中额角,顿时血流如注。
  那人看着面生,似乎是被王猴雇来的。
  他上辈子躲过的仇家太多了,甚至能直接从对方地肇事行为里分辨出想要对付他的人是谁。
  这么简单直白,目前就只有王猴一个。
  楚峥冷笑一声,眼疾手快地卸下他的棍子,又是一石头下去,对方直接被他摁倒在地上。
  两个人从你追我赶变成近身肉搏,混乱中楚峥也没落着好,挨了他好几下,脸颊立刻红肿起来。
  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其他人,他必须速战速决,楚峥下了狠劲,三两下将那人打趴下,飞快地收了他的棍子,站起来踹了他一脚,直到确认他站不起来了,这才转身离开。
  楚峥一路将棍子提到小帽儿家楼下,警惕地四处看了看,确认没有人跟上来,这才上了楼去。
  走到小帽儿家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有人应声:“谁呀?”
  楚峥:“是我。”
  门很快被打开,小帽儿站在里面,抬头一看见楚峥,顿时被吓了一跳:“峥、峥哥,你怎么了?!”
  楚峥摆了摆手:“先让我进去。”
  小帽儿忙把他让进来,扶他到沙发上坐下,到处找了药箱给他包扎伤口。
  他拿着棉签蘸了药小心翼翼地给楚峥涂上,一边忐忑不安地问他:“你……这是怎么了?”
  楚峥说:“我那天去找王猴了。”
  小帽儿整个人猛地一僵。
  楚峥停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和陆川那帮人有联系?”
  小帽儿手下一颤,放下棉签,下意识地扶住自己的手臂:“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你怎么那么傻啊!他们来找你麻烦,你告诉我啊!”
  小帽儿眼眶一红,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
  楚峥气得不轻,一下站起来:“我去找他去!”
  小帽儿一把拉住他:“算了……别去……”
  楚峥被他扯着坐了回去。
  小帽儿捏着棉签发起了呆。
  两人之后再没有别的话。
  从小帽儿家出来已经夜深了,楚峥取了自己的车,一路很小心地留神有没有人跟着他。
  等到了家门口,他忽然看见那里站着一个人。
  那人穿了一件浅色的衬衫,依旧是温文儒雅的模样,连眼镜都摘了,露出白净的侧脸。
  自从那天医院里打了一架后,沈泽不知缘何便没再和楚峥联系,当然,楚峥是巴不得,他也绝对不会再想要主动联系他。
  这个人,他这辈子不可能再和他有什么。
  然而他今天来这里又想干什么?
  楚峥装作没有看见他,绕过他就想上去。
  沈泽被脚步声惊动,一抬起头,看见他,立刻说:“你回来了?去哪里了?”
  楚峥没理他,侧身走过路灯下的时候,忽然被沈泽看见他脸上的伤,忙伸手一把将他拉住:“等等,你脸上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没你什么事儿。”楚峥一把挥开他的手,迈开步子上楼,掏出钥匙正要开门,被沈泽兀地抓住了手。
  楚峥不耐地回头看他:“你又想干什么?”
  “到底谁干的?”沈泽说。
  楚峥冷笑了一声:“你管得着吗?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沈泽被他气笑了:“我怎么就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会不会用歇后语啊!”
  “是,你读的书多,我比不过你。”
  楚峥打开门,闪身进去就要把门关上,被沈泽一把撑住门边。
  楚峥动了动手,没挣动他。
  “放手。”楚峥说。
  沈泽固执地说:“你让我进去,我看看你的脸。”
  楚峥又凉凉地重复:“放手。”
  沈泽还是没放。
  楚峥一用狠劲,沈泽急忙缩手,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气得他在外面狠狠地捶了下门。
  楚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收拾了下,正要准备去洗澡,忽然听见门锁“咔哒”一声响,楚峥警觉地一回头,看见沈泽手里拿着他的身份证,从外面把门打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一章
 
  楚峥:“……”
  沈泽:“……”
  楚峥说:“你能有这本事,不去当贼真太可惜了。”
  沈泽脸上阵红阵白地:“学生教的,他们经常忘带宿舍的钥匙……这……我真没想到那么容易就开了。”
  见楚峥还是这样一脸讥讽地看着自己,沈泽面上有些挂不住了:“你、下次晚上睡觉要记得把门反锁了,不然……”
  楚峥打断他:“我还能防谁,我现在要防的人不就是你吗?”
  沈泽:“……”
  “说罢,”楚峥在一旁坐下来,“你到底要干什么?”
  沈泽也觉得自己刚才的事做得不地道,气焰一下子熄了回去:“你这药水涂得不好,我再给你换个。”
  说罢进了书房。
  沈泽拿了药出来,伸手碰了下楚峥的脸,很快被他避开,他只能收回手说:“到底是谁干的?”
  楚峥仍是没说话,但他这伤的来由沈泽倒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想到楚峥现在正同小帽儿纠缠不清,说不定两人还有了别的什么,他便十分气恼,恨不得上去把这两人一起埋了。
  当然那只是想想,但那感觉实在太难受了,过了一会儿沈泽还是没忍住,自顾自地皱着眉说:“你真的要离小帽儿远点,他这人并不简单,万一憋着要害你,你哭都来不及。”
  楚峥:“你就不会害我?”
  “我怎么会?”沈泽似被戳中了什么,一下站起来,“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症?为什么老说我要害你,好端端我害你干嘛?”
  “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泽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又坐下来,皱眉说:“是不是就因为我开了你这个门?我下次不做就是了,你这个门那么容易开,吃个教训,趁早再换一个……”
  说完似不想再提这个话题,避开思考了下别的,又琢磨了一个可能:“还是因为之前那个姓陈的打了你?你要是一直记着这个,我让他十倍赔给你。”
  他一边说着,语气逐渐平和下来:“这两天我想过很多,从前算是我不对,你该给我个时间缓缓。
  那天在医院里虽然一时心急……但我说出去的话就不打算收回来了。
  楚峥,我不想我们就这么误会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一) 下一篇: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