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恩怨情仇 强强

   这一天的天气分外晴朗。 

  狱警拿着一张单子过来,喊了一声:“楚峥!” 
  楚峥连忙站出来:“在这儿。” 
  狱警将他入狱前的随身物品还给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后好好做人。” 
  楚峥拎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出来的一瞬间,阳光有些刺眼,楚峥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八年前的新鲜空气。 
  他居然又一次活了过来,以这样的一个方式。 
  说来也许没有人信。 
  那天他正在自己开的赌场里跟手下交代着工作,忽然一帮人冲了进来。 
  楚峥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谁,这么些年,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知道他们是来寻仇的,楚峥立刻从后门撤退。 
  谁知混乱中,他被一记闷棍敲中了头,然后眼前一黑,再一睁开眼,就回到了八年前。 
  八年前的今天,他因为和对头打架,失手将人打伤,然后被警察逮着把柄,抓进去关了几个月。
  那是他上辈子唯一一次进监狱。 
  楚峥重生醒来后在监狱里蹲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想了很多很多。 
  其实混了这么多年,楚峥早就已经厌倦了。 
  从刀尖摸爬过来,一路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没人知道过程有多辛苦,他曾无数次想过,要是上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新来过那该多好。 
  却没想到机会真的来了。 
  楚峥走出监狱,看见不远处道上停着的那辆熟悉的灰色凌志。
  楚峥的额角狠狠一跳。 
  车边站着一个男人,穿一件纯白衬衫,休闲裤,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整个人带着温润淡雅的书卷气。 
  见楚峥看见了自己,那人便走了过来,伸手接过楚峥手里的小袋行李,放进后备箱里,然后走到一侧,替他打开车门:“走吧。” 
  楚峥坐进车里,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唐冶呢,他怎么没来?” 
  沈泽说:“东口的场子临时出了点问题,他得过去看看。” 
  楚峥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关于沈泽这个人,楚峥对他的感情其实很复杂。 
  他原本是一所大学里的老师,楚峥有一天无意间路过那所大学门口,不知怎么的就看见了他。 
  沈泽似乎是刚刚下了课,和一帮同事从学校里走出来,他微微低垂着头,和旁边的人低声说话。 
  楚峥远远看着这个人,觉得他是真漂亮,精致的脸型,薄薄的嘴唇,看人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扬,透着那么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勾得楚峥心里痒痒的。 
  他当时就想,自己一定要把他搞到手。 
  年轻时的楚峥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是自己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他当即让手下去查了沈泽的背景,得知他的母亲生了重病,因为需要大笔医药费,正到处问别人借钱。 
  这简直是天赐的良机。 
  楚峥暗暗耍了些手段,找了道上一个专门放贷的人。 
  那时候沈泽走投无路,碰巧有人送钱给他,他一时想不到这么多,就借了这笔钱,却不料这些人竟是无赖,没过多少时间就来问他要债。大笔债务加上巨额利息,沈泽还不上,他们就往他的学校寄恐吓信,在他的家门口喷红字,闹得他和周边的人都不得安宁,最后他被学校开除了。 
  然后楚峥适时地出现了。 
  他替沈泽把钱还了,然后告诉他:你不需要还我钱,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以后跟着我,替我做事。 
  楚峥当时觉得,他这么一个在社会上滚了多年的混子,想要对付一个象牙塔出来的大学老师,能有多难?
  果然不出所料,沈泽答应了。 
  楚峥当时还为此得意了好长一段时间。 
  然而直到后来楚峥才发现,其实沈泽这个人,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单纯。 
  沈泽将车开到楚峥家楼下,帮他提了东西上去,问他:“中午想吃点什么?” 
  楚峥一脸淡漠地说:“随便。” 
  沈泽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就又出去了。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楚峥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沈老师?峥哥回来了吗?” 
  楚峥回过头去,看见来人,忽然百感交集,大声地道:“王悦!” 
  王悦看见他,双眸一亮:“峥哥!”说完大步跑了过来,一伸手抱住了他,“你可出来了,我想死你了!” 
  楚峥也紧紧回搂着他,一只手摸着他削瘦的脊背,忽然眼眶有点湿润。 
  他被楚峥捡到的时候才十三四的年纪,那是在城南的一个巷口,王悦不知道什么原因,跟一帮比他大一轮的混子打架,十几个人围他一个。 
  楚峥碰巧路过那里,就出手把他救下了。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孤儿。 
  楚峥觉得他跟自己很像,他给他吃的,给他地方住,还花钱供他读书,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这小子果然也算有良心,读完书后就一直跟着楚峥,对他忠心耿耿。 
  后来楚峥的仇家来寻仇,王悦为了保护他,替他挡了一刀,就这么死了。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楚峥有些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在道上混就是这样,寻不完的仇家,打不完的架,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 
  也许他根本就不适合走这条路,一开始就是他选错了。 
  王悦看见楚峥居然像是哭了的样子,有点吃惊:“峥哥,你怎么了?”不会是在号子里呆了几个月,把峥哥的胆子也呆小了吧?
  楚峥知道自己一直是王悦的榜样,以前的自己也绝不会在他人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连忙眨了下眼镜:“没事,沙子迷眼睛。” 
  王悦笑嘻嘻地走到一旁坐下:“峥哥你不知道,唐大哥今天一大早就爬起来收拾,说要去接你,我说我要一起去,他还不允许,没想到还是我先到了。” 
  “你今天不上课吗?” 
  王悦有点心虚:“今天没什么课啦!” 
  楚峥说:“功课做完了?一会儿把作业本拿给沈老师检查一下。” 
  王悦听楚峥这么一说,立刻垂着头不说话了。 
  楚峥是做大哥的,性格多少有些强势,他要是狠起来,绝对六亲不认,之前有次王悦偷懒没做作业,被老师打电话告到楚峥那里,楚峥差点打折他的腿。 
  这之后只要楚峥一跟他提起作业,他就发怵。 
  楚峥看出他在想什么,也没有点破。 
  不一会儿沈泽回来了,手里提着袋子:“我买了排骨,打算炖个汤。” 
  楚峥心不在焉地说:“你想怎么弄都行。” 
  沈泽点点头,走到厨房忙碌起来。 
  王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楚峥:“峥哥,你们吵架了?” 
  楚峥怔了怔,说:“没有。” 
  王悦看了看厨房那边,凑过来在楚峥耳边小声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总是神出鬼没,好几次我和唐大哥过来都看不见他人,乔喻峰担心他有异心,还特地叫我提醒你,务必要提防沈老师这个人。” 
  这句话要是以前,换做随便哪个人对他说,他都是不信的,现在他却不得不觉得,兄弟们都是对的。 
  他想起自己上辈子临死前,眼前一闪而过的那张脸。
  十年。 
  算算时间,这一张脸,连带这一个人,他整整爱了十年,而这个人,在他至死的那一刻,都没有对他说过哪怕一句他想听到的话。甚至到最后还亲手了结了他的生命。
  他上一辈子在雨里血里淌过,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走向死亡。
  上辈子确实是自己先对不起沈泽,亲手毁掉了他的前途,最后又剥夺了他的自由。 
  他们之间,到底谁欠了谁,已经说不清楚了,楚峥只想这一次不要再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沈泽烧完饭出来,楚峥叫王悦过来一起吃,王悦却不肯,大概是怕楚峥真要沈泽给他检查作业,一溜烟就跑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二婚》 by 祈鹿八今 (三) 下一篇:重生之泥足深陷 by 七里红妆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