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二婚》 by 祈鹿八今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第28章 

  男人打电话就打了几分钟,他挂了电话后,“砰”地踹开工厂紧闭的大门,暴躁地往钟文冉所在的方向走去。
  钟文冉不禁绷紧身体,防备着他随时发难。
  男人却在走到他面前时突然顿住,蹲下来,声音难掩失落:“我要送你走了……”
  钟文冉心中诧异,表情却一如既往的沉静。
  他没问为什么,只盯着男人看,男人把头垂了下去,发旋在他的注视中一动不动,就像个被抢走心爱东西的孩子,在沉默中进行挣扎。
  可能那通电话中确实有那么强大的神通,以至于男人根本无法反抗,他泄了气,靠着钟文冉还有点距离的地方坐下,想靠近,又不太敢。
  钟文冉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安慰绑匪的义务,也就闭嘴不言。
  男人鼓起勇气,屁股挪了挪,低下悄悄地握住他的手,与他并肩坐着,轻声说:“你又要不属于我了。”
  钟文冉没忍住,冷声道:“我本来也不属于你。”
  他因为男人的触碰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用力挣了挣,男人犯了拧,怎么都不肯松开手,甚至在拉锯的较劲中靠钟文冉越来越近。
  他突然反手攥住钟文冉的胳膊,脸贴上去——两人的眼睛近在咫尺。
  钟文冉呼吸急促,带着几分恼怒:“……放开我。”
  男人没放开他,反而贴得更近,戴着口罩的嘴唇马上就要吻下去,钟文冉的眼睛猛地瞪大,惊恐万状的盯着他身后。
  ——刹那间男人回过头,却只来得及看见砸过来的棍子!
  他勉强避开,跌倒在地上,冰冷的地面擦破了他的手掌,钟文冉趁这个空档站了起来,挣掉了手上的绳子。
  祝曜渊拿着铁棍,正是之前打到他头上的那根,他在装晕期间看见这棍子被随意扔在一处,便偷偷摸摸的藏了起来。
  现在这根铁棍到他的手中,砸在男人身上,算是风水轮流转,现世报总是如此快。
  之前那醉汉不知所踪,没了醉汉,祝曜渊对付这么一个弱鸡还是绰绰有余。
  男人倒地后迅速爬起来,却又被祝曜渊一脚踹了回去,他再次倒地后赶忙护住头,祝曜渊拎着棍子抡在了他后脊,一点力气也没留。
  “你他妈是哪里冒出来的傻逼!还敢亲老子的人!我去你的——”
  但祝曜渊终归是受了伤,每次使力头部都会被扯痛,他打了几下便打不动了,见男人趴在地上窝窝囊囊的一动不动,把钟文冉扯在身边,喘息着道:“快先出去,”
  钟文冉见他站都站不稳,担忧的扶住他,抬眸时,正好与祝曜渊的目光撞上。
  两人便都怔住,祝曜渊擦擦脸上干涸的血迹,扯出个笑:“太狼狈了……”
  钟文冉伸出手,似乎是想碰碰他的脸,但最终顿在半空,他逃避似的低下头,把所有情绪都掩藏住,低声道:“一起走。”
  祝曜渊上前又冲着男人补了一脚,男人哼也不哼,竟然就任他打了。
  他们扶着彼此,从工厂里逃出去,黑夜让人的视野变短,使恐惧放大,钟文冉能听见他们急促的呼吸声、心脏急速跳动,几乎跳出胸膛。
  走出工厂后是一片荒野,空空荡荡的如同噩梦中的场景,放眼望去望不到边际。
  旁边的祝曜渊渐渐泄力了,钟文冉身上越来越沉,最后他几乎是拖着祝曜渊在走,但一个身体不好的omega力气能多到哪里去呢?
  他能走十米、百米,却无论如何都是撑不过到医院的,他甚至不敢回头,生怕男人就追在身后,呼啸的风从他耳边刮过,他觉得头晕目胀,喉间有铁锈的血腥味,手脚越来越软。
  祝曜渊靠在他耳边,轻轻笑道:“冉冉,把我放下吧,你自己走。”
  钟文冉执拗的保持沉默,他既不放下祝曜渊,也不停下,继续深一步浅一步往前走。
  祝曜渊眼眶渐热,他狠下心,把被迫揽在钟文冉肩膀上的胳膊挣出来,钟文冉猛地掐住他,两人挣什么东西似的使劲较量。
  突然,钟文冉再也支撑不住,腿上一软便要倒下,祝曜渊连忙拿手护住,自己转身垫在他身下。
  “好了,”钟文冉气喘吁吁地,声音颤抖,“这下我也走不了了。”
  祝曜渊搂住他,小心翼翼地把他从身上抱下来,两人找了颗树,借着夜色藏在树后。
  时隔多日,祝曜渊终于能把清醒的钟文冉搂在怀中,抱得结结实实没有一丝缝隙。
  其实他更想亲亲他,但克制住了——现在他也只能打着安慰的由头来靠近钟文冉了,再过分的,他不敢。
  他握住钟文冉的手,发现温度冰凉,便放在掌心搓了搓,替他哈气,“不怕,他敢再来我就和他拼命……”
  钟文冉似乎忍无可忍,低低斥道:“闭嘴!”
  “好,不说这个,”祝曜渊自然地换了个话题,“冉冉最近还好吗?”
  钟文冉闭上眼睛,神色冷漠,像是懒得回答这种问题。
  但片刻后,他掀唇轻道:“还好。”
  “那就好,”祝曜渊有点苦涩,摸摸他的指尖,“我过得却不太好,很久没睡个好觉了,一直都靠酒精助眠,睁开眼睛是你,闭上眼睛也是你,天天都在想你。”
  钟文冉的指尖一颤,没说话。
  “冉冉……”他凑到钟文冉的耳边,声音越来越轻,“其实我好难受,刚才真怕你就这么走了,不过还好你没走……我……”
  钟文冉察觉到不对劲,他猛地睁开眼睛,正看见祝曜渊缓缓闭上的眼睛——
  于此同时,远方传来男人嘹亮的呼唤和忽闪忽闪的灯光,有人喊:“钟博士!祝先生!”
  “钟博士!祝先生!”
  “我们是救援队,歹徒已被制服,出来吧钟博士!”
  钟文冉低头直勾勾地瞧着祝曜渊,刹那间他的心底什么都空白了,什么都没有想,他就很平淡的盯着他,普通的像每次的对视。
  而后在祝曜渊彻底闭上眼睛前,低下头给了他一个仓促的亲吻。
  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
  祝曜渊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浑身沐浴在暖流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这次的梦不再只是零碎的片段,亦或是灵魂中投射出的记忆的剪影。
  而是一段早就被所有人遗忘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咕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胡萝卜 20瓶;叽叽叽、浅唱、笔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9章 
  祝曜渊打小身体壮得像头牛,同龄的alpha都没他结实活泼,就算是找人打架,也没怎么受过大伤,去医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但这辉煌的战绩都结束在了他参军之后,出任务受伤是常态,进出医院也就成了常事。
  他是被父亲强制扔去部队的,因为祝博安老总嫌他没个正形,天天喝酒找人约架玩,没有恋爱神经,更没学习的那根筋,似乎人生理想就是喝酒打架。
  祝博安永远理解不了自己儿子,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儿子可能是不太正常,不然在人家都歇下来从打架转为泡小b小o的年龄里,他却依然只知道怎么气哭向他表白的omega们,而不是顺水推舟的谈场恋爱。
  祝博安为此很是苦恼,几次怀疑自家儿子是个同a恋,因为太过压抑不能释放才选择了以打架的方式和alpha们进行肉体摩擦。
  但他自认为是个开明的父亲,祝曜渊哪怕跟他出了柜,他也不可能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不是。
  ——最主要的是,祝曜渊早日承认,他可以赶紧让祝曜渊弄个试管婴儿,早点享受当爷爷的乐趣。
  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他一个军人好友前来拜访,两人聊不让人省心的孩子,你一言来我一句,聊得正欢畅时,正巧祝曜渊过来,捞了颗苹果吃。
  他脸上挂了花,看样子是刚结束场战斗,祝老总在好友面前一个没控制住,黑了脸。
  待祝曜渊走后,好友呵呵笑:老祝我看你家孩子精力挺旺盛啊,要不要来我麾下磨练磨练。
  祝博安一听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心想要军队里那么多alpha,他放自家儿子进去岂不是放虎归山,他的手伸不那么长,到时部队里鲜活的alpha们全让他撒着欢霍霍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二婚》 by 祈鹿八今 (一) 下一篇:《二婚》 by 祈鹿八今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