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二婚》 by 祈鹿八今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第1章 

  白天祝曜渊正在工作,他秘书程小姐,一个身高一米七五的beta,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连门都没敲就推门打断了祝曜渊的沉思。
  她说:“祝总,您的匹配结果下来了。”
  上一秒还在思考中午该点什么外卖的祝曜渊,明显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程小姐个子和脾性成正比,耐心解释:“您不是到了法定匹配年龄?上个月国家的通知刚下来您就交过去了择偶标准清单,结果昨天已经下发至了您的邮箱,刚刚政务大厅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过来,让您早日领人去登记。”
  实际上,登记之前,国家还会给两个新人段交往适应期——但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祝曜渊站起来,他的身高有一米八九,比穿了高跟鞋的程滢还要高出不少,站起来时气势迫人,加上比较骇人的信息素,如果此时有个小o站在他面前,估计能直接软倒,边发情边哭。
  他表情带有一丝裂缝,“匹配成功了?”
  “是的,匹配成功了。”
  “我列的那份清单,递交的时候你确定一条都没遗漏?”
  “祝总,我是老员工了,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程滢回想起他递给自己那份写满了整整两页A4纸的清单,嘴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祝曜渊坐回去——这位国家二级alpha,帝国举国百分之八十年轻人眼中的最佳结婚对象,此时正陷入了不敢置信的恍惚当中。
  他挥挥手,让程秘书出去了。
  关门前,程滢看见祝曜渊已经直起上身打开了电脑,眉头皱的能夹死只苍蝇,声音几不可闻:“不应该啊……给我找了个天仙儿?”
  程秘书嘴角又是一下抽搐。
  天仙儿不天仙儿的程滢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们公司一向以敬业爱岗著称的祝总,今天没撑过下班就溜了,走之前和她撞了个脸对脸,彼时程秘书手中还抱着堆需要处理的文件。
  祝总脸色阴晴不定,复杂到难以言喻,手上通着电话,抽出空来瞥了程小姐一眼:“嗯,二十分钟后到——文件放我桌上明天处理,麻烦顺道帮我关下电脑,今天我有事要先走。”
  程滢答应一声,还待说什么,祝曜渊已经匆匆进入电梯走了。
  办公室里的电脑果然没关,程滢轻触鼠标,电脑屏幕亮起,却不是主界面,而是停留在邮箱。
  程秘书很有职业操守,目不斜视,上来就叉掉了。
  但页面太直观,还是免不了看到零星那么几个字,是她家老板刚匹配到的对象,名字叫钟文冉,长得不错。
  婚姻状态那一栏写着:离异。
  她好像突然明白过来走之前祝曜渊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复杂了。
  而她家老板在那不久之后到达了家KTV,进门先被一群狐朋狗友围攻,而后坐到了一旁开怀畅饮。
  “你说啥……嗝,”祝曜渊的发小兼狗友张聪挨过来,他喝得有点高了,“你说啥瘠薄玩意儿?”
  “我说,”祝曜渊胳膊微弯,搭他肩膀上,音乐声太大,所以只能贴着讲话,蓦地大喊,“我他妈匹配到个离异omega!”
  他这突然来一嗓子,张聪耳膜都快震碎了。
  张聪悻悻然缩回去,alpha之间的信息素相互排斥,而强者和弱者之间更是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别,他弱了祝曜渊有一大截,挨近了不舒服。
  他一退缩,祝曜渊又开始喝酒,他今天好像闷着气,信息素里都掺着股霉味儿,惹得闻到的人也跟着他心情抑郁。
  从前祝曜渊当兵时的战友、如今的商业狐朋荀长青左揽右抱,右边的小o喂完酒,左边的小o递葡萄,他喟叹道:“天天酒场里做生意,我特么现在看见饭店就想吐,还是咱兄弟几个在一块痛快。”
  “你是痛快了,”张聪抱着酒瓶子,眼神一个劲儿往祝曜渊那瞥,贼溜溜的,“有人可郁闷着呢。”
  荀长青:“要我说兄弟,你当初鸡血上头列那一堆条件上去,现在想反悔,人上边可直接按最重的那条罚你,十万公民币还好说,降了公民等级那可就严重了,再加上剥夺下次匹配的择偶条件,弄不巧和你匹配到的omega再是个脾气暴的,啧,你说你还不如当初拒了,何必呢。”
  张聪听完就笑:“他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初听别人说把条件弄多点,系统一时半会儿就匹配不到了,有的甚至靠这招拖了一辈子,其实你说想想就不靠谱,这朋友还真信了,强呀曜渊。”
  祝曜渊不想说话,随便摸到手边的某样物件,冲张聪砸了过去,一个大写的“求闭嘴”。
  荀长青松开身边的两个omega,往前坐了坐,笑得不怀好意:“生气又解决不了问题,你有什么打算没?”
  “我他妈能有什么打算,”祝曜渊咬牙切齿地点着了根烟,叼在嘴里,全然不见在公司里的正经严肃,眉目间甚至有点痞气,吐出口烟圈,“找找关系多交点钱,把这事推了,怎么着也得把等级保住,实在不行,不就个离过婚的omega吗,老子还怕他不成?”
  “啧啧,”荀长青眯着眼睛笑,跟条大尾巴狐似的,“做那么久的生意了,你就不能像个正经商人一样,多动动脑子?”
  俗话说无奸不商,祝曜渊吸口烟:“你有主意?”
  “有是有,得看你能不能豁出去了,”荀长青捏了把左边omega的脸蛋,见祝曜渊瞪过来,连忙接了下句话,“你不想降公民等级,就让那个omega主动提出来拒绝申请不就得了?用钱也好,用人也好……总有样东西他抵挡不了。”
  祝曜渊捻灭烟头,若有所思。
  如非必要,他对着omega正不想使什么腌臜手段,但事关公民等级,公民等级在帝国是种十分重要的身份凭证,有制度严格规定了几级可以购买多少房产、收购多少地皮,甚至可以说它决定了一个人在帝国人生可以到达怎样的高度。
  他现在是二级,除高官贵爵外最高的一个等级,降了,损失的可不止是表面上拒婚十万罚款。
  不知道上面是有意无意,先是通知到了法定适婚年龄,而后又给他匹配到个离过婚的omega。
  他也不是有老一辈的独占情结,可omega如果离过婚,首先要经过标记洗刷,标记洗刷对omega的身体伤害非常大,相当于怀孕五六个月流产,几乎可以肯定这个omega身体不好。
  可他也确实到了适婚年龄,而清单里,也独独纰漏了不希望配偶离异。真真是日了狗了。
  正思索,那边张聪扬声大叫:“可把你个臭小子盼来了,你怎么比老祝还难约!”
  祝曜渊抬眼,看见包厢门被推开了,进来了杨嘉。
  杨嘉是他们几个里最安静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beta,大学时认识,比认识荀长青的时间早,他学习好,大学毕业后留校攻读了研究生,如今已经是硕士。
  杨嘉笑道:“听说老祝有对象了,我放下手头的工作就跑过来了,晚上还得回去加班。”
  祝曜渊黑着脸:“谁说我有对象了?”
  他们有个小群,一般都是张聪最活跃,闻言连忙转移话题:“哎哎你们那导师是不是有病,天天加班,问题也不给你涨工资。”
  杨嘉不知想到什么,莫名脸红:“还行吧……我也没那么想涨。”
  “□□们看他那恶心的模样,”张聪大叫,“老杨,有情况啊?”
  杨嘉不否认:“我们导师是个omega。”
  这相当于承认了,张聪大声起哄,连祝曜渊都挑了下眉,荀长青摸着右边小o的屁股,喝了口递过来的酒:“有照片么?看看。”
  杨嘉有点羞涩,但还是找了张偷拍的侧脸,手机递到祝曜渊面前时,他乍一看没怎么反应过来,只觉得眼熟。
  照片里的人眼眸低垂,脖子细长白皙,正站着调整某种仪器。
  偷拍人角度找得好,他对着光,脸上细小的绒毛纤毫毕现,肌肤通透,往下放大,能看见他手背上起伏的筋骨,还有微凸的血管。
  祝曜渊愣住几秒,与杨嘉对视,迟疑道:“他是不是叫钟文……”
  杨嘉接:“钟文冉。你认识?”
  “这可有意思了,”祝曜渊挑眉笑了,“今天他的资料刚被发送到我的邮箱里。”
  音乐不知被谁给调小了,全场安静的能听见屏幕传出的哼唱,祝曜渊漫不经心地又点燃烟,只见杨嘉满脸疑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三) 下一篇:《二婚》 by 祈鹿八今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