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第31章 

  林嘉彦是被钱赢抱进电梯的。当玛莎拉蒂停稳在酒店门外时,他羞耻得脖子根都红了,一个多小时前车后座里的凶悍和蛮横荡然无存,只剩下热血退却后的恼怒和羞。他蛮不讲理地踹钱赢。
  “你——你你你,你个种马!你是**吗!那是什么地方!你要不要脸!”
  钱赢嘴唇上伤痕累累,脖子肩膀间都是掐出来的指印,衣服皱乱,所剩仅有就是无穷无尽的好脾气和一把野蛮力气。他简单直接地堵住了林嘉彦又气又骂的嘴唇,一个极长的热吻把这衣冠不整的宝贝给整治老实了,合手粗暴地捏了那脸蛋儿一把。
  “对,我就是**。”
  他下车脱了外套,从副驾那边儿把林嘉彦脏污了的上身到下腹间一裹,然后一把从车里掏了出来。打横一抱让林嘉彦把脸完全藏到了自己胸口,在门童诡异震惊的眼神里,旁若无人地穿过了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堂,进了电梯才低头去碰一下林嘉彦几乎要烧起来的耳尖。
  “没人了宝贝儿。”
  “……”
  林嘉彦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清,压着耳廓问:“你说什么?”
  “有监控啊你个傻缺!!!”
  林嘉彦暴躁地拔出脑袋,狠狠给了他肩膀一下子,脸红得要滴出血来,望见了钱赢的一脸坏笑之后更加愤怒至极。
  “你是不是傻!!!”
  “不,我只是不要脸。”钱赢闷笑着在林嘉彦唇上又啄了一记,电梯门哗啦打开,他大步迈了出去,林嘉彦只恨自己做不到像他这么厚脸皮,实在没法穿着污迹斑斑的衣服坦然迈步。咬碎了牙,一臂圈住钱赢的颈子,掐着后颈以下的坚实肌肉狠狠发泄。
  钱赢像捧着个绝世珍宝似的把林嘉彦送进了超大尺寸的三角浴缸,而后者的屁股一接触到温暖水流就是一声尖叫。
  “操——疼死我了!”
  热水刺进了尴尬部位的细小伤口,林嘉彦痛得面目都扭曲了,愤怒至极地冲钱赢狠狠踹出了一脚。却忘了自己浸在水里,这一下差点整个人栽进浴缸。钱赢自个儿的衣服还没脱,一条手臂护着林嘉彦的后颈,被泼剌剌地溅了一身。林嘉彦没踹中,反而被泼了个满脸湿,越发蛮横至极,瞪着人没头没脑地发脾气。
  “放手!滚出去……靠——!”
  钱赢一撒手真的把他扔进了满池子的热水,林嘉彦猝不及防整个儿沉底,在骤然灭顶的几秒惊慌之后,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猛然间把他拥进了怀。水涡留不住此刻赤身裸体的暴怒宝贝儿,他浑身都激出了愤怒的潮红,出水之后一抬手就是一个凌厉的巴掌。
  “啪——”林嘉彦整条手臂都麻了一瞬,然后就看到钱赢脸上迅速凸起的指印,瞬间呆住。“你……你干什么?!”
  钱赢冲他牵牵唇角,是一个吃了痛以后非常辛苦的笑。
  “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疼了。”
  林嘉彦目不转睛看他,眼睛里浸进了热水,只觉得酸涩得很,他嗓音不稳地哼道:“你……你敢。”
  “再也不敢——”
  伴着这一句来的,是一个温柔炙热到了极致的吻。
  热雾蒸腾中林嘉彦在低喘,他觉得疼,于是就极度难缠。趴在钱赢身上胡乱折腾了好一阵子,热水浮沉让人有种飘飘欲仙感,心情稍微好了点之后就哼唧着趴在块垒分明的胸口上咬人。钱赢履行承诺,绝不让他再疼。于是一双臂膀都圈在了他腰上,落只手从汇了条细细水流的脊上凹陷顺毛般抚了下去,最后沉进了那片柔滑股间。
  他拿捏着力道哄这宝贝舒坦,在漫长爱抚中钱赢眯起眼,胸膛腰腹承着这辛辣宝贝的全身重量,林嘉彦的脊背在他视野是一片白腻如玉的起伏,蝴蝶骨之下收拢着两条向内勾的腰线,尾椎骨两侧生了一对儿浅浅的肉窝。某一刻那处饱满肉感的臀忽然间开始颤抖,林嘉彦咬着他肩膀的唇松开了,鼻音转了个甜腻的弯儿。
  “嗯……里面……”他的声音在循环水流的潺潺声里轻不可闻,然而随即就在下身密集起来的接触里发出了清晰低吟。水下划出了道暗流,林嘉彦小腹上一片肌肉抽紧,与此同时是大腿根不知不觉张开了,他喜欢被这么摸,长时间浸润之后痛觉退却,一分一寸的空虚酥麻被两根指头送进了他的身体里头。
  他将额头抵在钱赢肩上低低**,一条湿漉漉的手臂挂在这男人的脖子上,实际上压根儿起不到支撑身体的作用。他的支点在腰身以下,水流和一只手托举着他的灵魂和全部感官。越来越汹涌的温热感从某一个点开始漫无边际扩散,他无意识摆动腰身,勃起了的器官擦在钱赢的小腹上,和另一根同样炙热的东西胡乱顶在一处。
  一池暖水不给他更高频率的摩擦,林嘉彦开始着急了,他恼火催促。
  “快一点——还要。”
  钱赢手腕震动,猛然一下推进到底,林嘉彦仓促着发出了一声尖叫,强烈眩晕感一瞬冲了上来,股间战栗夹紧,却留不住比任何东西都灵活的手指。他才要恼怒地张开嘴,又一下更猛地进犯,从他嗓子眼里逼出了变调的淫浪叫唤。
  之后他就只剩下了高高低低起伏的喘和**,热水裹挟着两根顽劣不堪的手指,在那两瓣儿透出润红的肉嘟嘟臀间捣出泼喇喇水声。林嘉彦头昏脑涨地趴在钱赢肩头,任由越来越炽热的水流欲火冲刷得自个儿神魂颠倒。漫长得无边无际的快乐淹没了他,舒服得刚刚好,既不至于无法控制,又快活得让他整个人都在眩晕飘浮。
  钱赢侧过头细细碎碎地吻他,偶尔衔住他的耳朵,叫他:宝贝儿。我的宝贝儿……
  这被标记了的宝贝就浅浅地抽了一口气,闷声压在钱赢的肩头,回应他。
  “宝贝儿要你……”
  林嘉彦是受了伤的,钱赢原本压根儿没打算要做到插入这一步,只想着把这宝贝弄舒服了完事。自己硬到爆也权当那物是个摆设,然而这样的邀请——
  这样的邀请和这样酥软的宝贝。
  他只迟疑了一两秒,就用空着的一只手握住了林嘉彦的腰,擎天热物的顶端就着暖热水流冲抵到被玩到绵软的穴口,他知道再怎么麻痹了还会是疼,于是这一下扎进去极其猛和快速,林嘉彦腰身以下猝不及防地被钉在了那根硬热肉棒上,嗓子里一瞬劈出声尖锐哭叫。泪珠迸散,全身剧烈颤抖,上半身挣扎着简直要逃开,一双手腕忽然被钱赢给抓住了,单手拽着一把拉下来跌回那个胸膛。
  钱赢凑上唇让他咬,让他啃吻发泄,下头紧紧扎在痉挛肠道里头,先前两根指头的调弄爱抚只不过是让这紧得不行的甬道些微适应,这会儿根本吞咽不下这奇伟尺寸。林嘉彦在这野蛮开拓里又哭又叫,骂钱赢混蛋,一双手腕挣得通红。一层一叠的浪涌上了他的头脸,眼底泛红盈盈欲滴,他的腰整个儿软了,柔软肠道被榨出了水。
  四面八方涌来的温存热意将林嘉彦整个儿包裹于内,而最为炙热坚挺的一根东西捣在他身体里,热辣辣的痛意和酣畅淋漓的爽交叠堆砌,他的大腿根被撞击得一阵一阵地抖,燥渴不堪地**出来。
  “别……别碰那里,好深……不、不要——”
  伴着刻意顶弄研磨某个点的节奏,钱赢分出只手去把玩他胸口最要命的娇嫩小点,林嘉彦颤颤地呼吸被那片爱抚带走了,被困住的那两只手竭力去抓住了钱赢的手腕,他需要抓着点儿什么,否则整个人要融化,要漂浮,要在这汹涌大浪里被身不由己吞没。
  在越来越激烈的水声泼溅里,林嘉彦的呜咽喘息被撞得支离破碎,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说要还是不要,也不知道到底是钱赢在大力往上顶,还是他自己在竭力摆动着屁股在往更深处吃,水面之下的下半身黏结在一处,交合处像是有着极大的吸力,他陷进了奶油泡沫般盛大甜腻的欢愉里去,软烂充血的肉穴颤抖绞紧,云山雾罩般的销魂快活吃掉了林嘉彦的全部意识。
  钱赢在吻他,手臂收拢,把这失而复得的宝整个儿圈在怀里。
 
 
第32章 
  林嘉彦趴在床上睡着了一会儿,脖子上零星几点清浅吻痕,裸出来的肩头脊背莹白如玉,再往下就隐没在挺括细密的高支棉布料里。这已经是年末的最后一两天,午后的窗外飘起了细细雪粒,雾一样的白纱浮浮荡荡。钱赢望了会儿外头的灰白天色,收回视线来拥住了被底柔软安眠的宝,这世界美好得简直不真实。
  他才阖上眼皮假寐了几分钟,手下触到的滑腻肌肤就有了动静。林嘉彦含糊着哼了一两声,钱赢凑过去碰碰他脸颊,于是一个迷糊的吻转了过来,林嘉彦闭着眼睛舔他的唇,一下两下,舔得钱赢心头发酥,胯下发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二) 下一篇:《二婚》 by 祈鹿八今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