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第20章 

  堵车超过半小时以后,钱赢就已经不耐烦了。他看着林嘉彦匆忙消失,整张脸一瞬黑成了锅底。四面八方响成一片的喇叭更是让人暴躁无比,于是他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租车公司的老板,吼道:“你他妈给我的是什么破车?!”
  老板当年跟着钱三爷混过,在南方发迹以后带了钱回到北方安了家,听说钱少爷要用车,亲自把自己的玛莎拉蒂开了过来。钱赢不想平白受人情,甩了五千块给对方,说算租的,对方推托不过也只得收了。这会儿接到电话吓了一跳,以为车子出了什么故障,先是道歉了几百遍才问清楚是堵车,一时间苦笑着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乱七八糟地安抚少爷,说您别急您别急,都怪我这生意没做大,要不我给您想想辙,找朋友弄个商务直升机……
  钱赢义正辞严地操了一声,叫对方住嘴。滚过来把车接手,老子要走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满心烦躁地等到了人,之后扔下车就走。他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以前没来过北京,对这个高大上的城市此刻也没有好印象,闷着头随便乱走,也不知走出去有多远,忽然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一个陌生号码问他:还堵着呢?
  钱赢只愣了一瞬间,随即反应过来,转身就往方才被大力嫌弃了的玛莎拉蒂狂奔而去。
  当然堵着,必须堵着,如果自己的回答是否定的,那对方十之八九会一个“哦”字便再无下文了!
  林嘉彦心软、嘴硬、脾气不好,但时常会在一些奇特的点天真得不行。钱赢知道这大宝贝儿吃什么招数,撒泼的林嘉彦、傲慢的林嘉彦、好奇的林嘉彦、欢笑的林嘉彦,哪一面他都应付得了,只要不是那个淡然微笑的林嘉彦!
  他一路撒开腿狂奔而至,使劲顺了几把胸口才找回若无其事的语气,接通电话,他兴高采烈地对那头说:“还堵着!”
  没羞没臊地发完两条短信以后,那头再无多余回音,钱赢乐呵呵地冲着车主拍了下肩膀,喜笑颜开地开了几句不咸不淡的玩笑,拐弯抹角表达了下谢意,然后把车开走了。
  天气晴朗,凉凉的空气从大开天窗里卷进来,带着钱赢的小心肝儿一并通透了起来。他拧开车载音响,挑了张节奏劲爆的碟塞进去,一点没顾忌过往行来的侧目视线,极其嚣张地把车飙上了长安街。
  十来分钟之后,他把车拐进了东方广场,潇洒一停,下车买衣服去了。
  只带了个手机和身份证就从两千多公里外赶过来的钱老板,在上下二十度的温差里都快冻死了好吗!
  刚过去的这一天**绪焦灼,顾不上冷还是热,这会儿正午的小凉风一吹,钱赢陡然觉得,这浑身上下,好像哪里不对?低头一看,才觉出是似乎穿得过于清凉了。
  钱赢去Versace给自己置办了相当**的一身,上夹克下仔裤,宽肩窄腰被匠心剪裁这么一勾勒,帅到他自己对着落地穿衣镜都想吹声口哨。余光一扫旁边年轻小Sales丝毫没掩饰的欣赏目光,钱老板严肃地控制住了无差别释放荷尔蒙行径,以相当稳重的架势走出了店。
  他随便解决了一下午餐,路过Dior时无意看了眼橱窗,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他给林嘉彦买了条围巾,深海蓝搭配了一点橙红色装饰边,小心机在于他自己的那一身,衣服衬里是非常艳丽热烈的橙色。
  心意无法掩饰,只想缠绕于身。
  然后钱赢就驱车回了林嘉彦住的酒店,一心一意坐在大堂吧里等人。等着等着,渐渐打起了瞌睡。
  他头一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在林嘉彦盛怒而去之后,他坐那儿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呆。而后酒店礼宾非常小心地前来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钱赢一抬头,面上的憔悴之色甚至让对方吃了一惊。
  那会儿的钱赢情绪低落得几乎无力说话,他揉了把脸,站起来走了出去。
  在帝都沉沉的夜里,他漫无目的地沿街溜达着,街头霓虹闪烁,他随随便便地走进了一大片热闹喧嚣的夜生活里去。午夜场才刚刚开始,有车从他身畔驶过,然后落下了车窗冲他轻而飘地吹了声口哨。
  钱赢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直到对方锲而不舍地又鸣了下喇叭。他才猛然从神游天外中被惊醒,狰狞冷冽地扫去一眼,让原本打算出声勾搭的一张轻佻面孔立马僵住了,非善类的强烈杀气让对方打了个冷战,回过神来一脚油门跑了。
  钱赢站在原地扯回思绪又琢磨了几分钟,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他用力揉了揉快冻木了的脑袋,呵气成霜的夜里一般都比较容易让人清醒,他翻了下手机里的通讯录,一边找用得着的关系往外发信息,一边琢磨了一整套作战计划出来。
  所谓作战计划,也不过就是一句话。
  绝不放弃。
  林嘉彦进酒店之前就已经看到了那辆很有特点的车,于是非常不意外地在大堂找了一下钱赢的踪迹,很快又好笑又好气地瞧见了睡着的那一位。
  他远远停步,纠结了一小会儿要不要走过去。季昀循着他目光望去,一开始没认出是钱赢,辨认了下才了然一笑,对林嘉彦说:“早上承了他的情,晚上请人吃个饭?”
  林嘉彦没说话,季昀就径直走了过去,弯身拍了拍钱赢的肩膀。
  钱赢一睁眼看到的是季昀的脸,恍惚中以为自己根本还没清醒,非常迷糊地揉了把眼睛,忽然看见了远远站着的林嘉彦,立马坐直了清清喉咙。季昀笑着说了来意,钱赢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嘴角轻抽:“谢了啊。”
  离饭点还有一阵,季昀说自己先回房间休息下,待会电话。说完就非常潇洒地走了,留下这两个,隔得大老远互相盯着看。
  林嘉彦回过神来哼了一声,抬腿就走,而这一个立马追上去,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林嘉彦低头瞪着那只手,没说,没动。
  来接晚班的酒店门童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经过,内心思忖:现在这拉活的可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照规矩,客人待会要是出声呵斥,得立马把人赶出去——虽然看着好像不那么好惹!
  钱赢的手,从他胳膊慢慢滑到了手腕,然后说:“天冷,我给你买了点小东西。”
  林嘉彦把手抽了出来,说:“哦。”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在钱赢失望的神色里淡淡来了句:“是什么?”
  钱赢没答这句话,反而神色复杂地盯着林嘉彦的手腕,迟疑片刻问。
  “那次……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林嘉彦愣了下才意识到这人说的是酒吧洗手间里那一刻,他莫名脸上一热,掩饰地冷冷答道:“怎么,你要以死谢罪?”
  钱赢非常认真地看向他的脸,轻声道。
  “拿下半生赔你好不好?”
  林嘉彦的脸突然一下子红了,他的神色里透出奇特的羞恼,看起来非常想把钱赢打一顿,这反应远远超出钱赢的预料,他觉得林嘉彦也许会嗤之以鼻,或者会冷淡不理,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仿佛被**了的反应,他有点傻气地望着林嘉彦白里透红一张脸,忽然很想凑上去亲一口。
  他当然没有如愿,林嘉彦最后冲他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身就走。
  钱赢呆滞了一秒,赶在电梯关门之前,抓起东西追了进去。
  过了很久之后钱赢才知道,原来他自以为不错的国语发音里头,前后鼻音是一直发不准的。
  但是当时他不知道,所以只得在摸不着头脑的迷惑里头,跟着林嘉彦上了16楼。林嘉彦看也没看他,一路往自己那间房走去,快走到门口了才突然转身,低声对钱赢斥道:“你跟着我干嘛?!”
  钱赢无辜地举起了纸袋子:“那个,礼物。”
  林嘉彦一把抓过去,没好气地仍摆着一张臭脸:“谢了,回见!”
  钱赢站在原地没敢动,非常小心翼翼地说:“你看下喜不喜欢?”
  林嘉彦气得不行了,撕开袋子胡乱瞅了一眼,瞧见是条围巾时本来脸色稍和,但立即就提醒自己不要给这小王八蛋好脸,语气硬邦邦地要去戳人肺管子:“当抹布挺好。”
  钱赢一点没动气,继续不要脸地讨好:“你披抹布都好看。”
  林嘉彦无言以对,只能饮恨磨牙:“好看难看跟你有关系吗?”
  钱赢没说话了,只是看着林嘉彦眨了眨眼,目光热切深情,教被看的那个人渐渐承受不了。
  林嘉彦深呼吸,再深呼吸,说:“你让我自己待会儿行吗?”
  “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一) 下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