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第1章 

  林嘉彦回Z市的消息,只告诉了柯明轩。但他没想到,当自己推着行李车走出机场时,在出口处等他的人,会是边以秋。
  不混黑帮好多年的边老大依然英姿勃发气场十足,几年的时光在他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简单的T恤仔裤反而衬得他愈发年轻俊朗,直让人感叹岁月对他太过偏心。
  相较于他的毫无变化,林嘉彦的变化就大了些。这种变化不是外貌,而是内心。边以秋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曾经那个任性的小少爷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足够成熟稳重的男人。
  两个人相对笑了笑,边以秋说:“你哥出差了,我来接你。”说完拍了拍骑在脖子上的儿子,“宝贝儿,叫叔叔。”
  “林叔叔好。”年满四岁的柯一宸在他爹脖子上坐得四平八稳,嘴里含着棒棒糖,两条腿特嘚瑟地晃了晃。跟他爹穿着同款T恤牛仔裤,连墨镜都是在同一个品牌特别订制,继承了柯明轩完美基因的一张小脸,帅得天怒人怨。
  林嘉彦逗他:“柯一宸你怎么这么帅啊?”
  柯一宸说:“咱们家基因好啊。我爸我爹都是大帅哥,我当然得青出于蓝胜于蓝咯。”
  林嘉彦乐得不行,边以秋拍了拍柯小少爷的大腿,正色道:“儿子,谦虚点。”
  “哦。”柯一宸没什么诚意地点点头,含着棒棒糖看向站在林嘉彦身后的男人,小下巴一扬:“林叔叔,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边以秋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林嘉彦身后站着个人,也推着一辆行李车。因为这趟航班刚刚到港,出来的人多,他没想到林嘉彦还带了个人回来,光顾着说话竟然没注意到。
  男人长得并不算十分英俊,但气质儒雅,态度温和,从头到尾保持得体笑容。林嘉彦没介绍,他也没出声打断他们的谈话,就凭这一点,边以秋对他的印象就不错。此时听儿子这么一问,也很有兴趣地想听一听林嘉彦的回答。
  林嘉彦没承认也没否认,向他介绍道:“这是我的学长,季昀。”说完又转头对季昀说,“这是我哥的爱人边以秋,还有他们的儿子,柯一宸。”
  季昀往前走了一步,站到林嘉彦身边,朝边以秋伸出手:“边先生你好。常听嘉彦提起你们。”
  边以秋心想我们倒是从来没听林嘉彦提起过你。边想边伸手跟他握了握,说:“你好。”
  柯一宸难得乖巧地叫了声“季叔叔”,叫完之后又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林叔叔的男朋友啊?”
  季昀笑了:“你为什么这么想知道啊?”
  柯一宸说:“林叔叔长得好看啊,你要不是他男朋友,我就追他。”
  “儿子,含蓄点。”边以秋说。
  林嘉彦哭笑不得。
  季昀一手推着行李车,一手揽上林嘉彦的肩膀:“那你没机会啦,我也在追你林叔叔。”
  “噢,那你肯定还没追到。他见到我,你就更没戏了……”
  “柯一宸,你前两天还说喜欢小米粒儿呢。”边以秋边说边带着他们往停车场走去。
  小米粒儿是他幼儿园的同学。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混血小女孩。
  “爹地。”柯一宸十分严肃地揪着边老大的头发,郑重其事地宣布:“从现在开始,我喜欢男人了。”
  边以秋怒了:“柯一宸,说好的不要弄乱我的发型!不然就自己下来走!”
  柯小少爷赶紧松手。
  边以秋说:“你这移情别恋得也太快了……”
  柯一宸表示不服: “那是我没有遇到真爱!”
  “你现在遇到了?”
  “林叔叔就是!”
  “你太小了,你林叔叔不会要你的。”
  “怎么可能!我这么帅!”
  “你连路都不会自己走,帅在哪里?”
  柯一宸沉默了会儿,坚定地要求:“放我下来!”
  边以秋成功地把儿子从自己脖子上忽悠下来,后面听了全程对话的林嘉彦笑得打跌。
  他觉得自己这五年来,都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
  两个人的行李有点多,还好边以秋开的是一辆SUV,后备箱空间相当大。原本座位也十分宽敞,但由于装了柯一宸的儿童座椅,后排只能再坐一个人,柯小少爷吵着嚷着要跟林嘉彦一起坐,季昀只好坐到副驾驶。
  林嘉彦出国五年,这是第一次回Z市。也正因为如此,现在已经从政委荣升为军区司令的林爸爸对他这些年的行为相当恼怒,扬言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林嘉彦这次回来没通知他爸妈,先通知了柯明轩,也是想让柯明轩帮他先挡一挡林爸爸的怒火。
  关于林嘉彦当初为什么突然辞去公职毅然决然跑去援非,边以秋多多少少是知道原因的。林嘉彦头两年一直在非洲最偏远最落后的地方教小孩子读书,后来感染了肺炎,因为当地医疗条件太差而差点死在非洲,幸而遇到一个同样去援非的欧洲医疗队,才捡回一条命。
  病好以后他跟着医疗队去了欧洲,走了好几个国家,最后在英国停了下来,一边工作一边读研,重新把丢下几年的专业捡了起来。
  林嘉彦这几年断断续续跟柯明轩有联系,隔三差五也会跟他母亲打打电话聊聊天,但他爸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两父子的关系闹得比较僵。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爸,想到要回来,第一反应还是跟很多年前一样,找他的明轩哥帮忙。
  Z市这几年变化并不大,机场,体育馆,临海大道,星河广场,会展中心……五年前什么样,五年后还是什么样。最大的变化,大概是Z市的地标建筑从天河国际变成了去年刚刚落成的第一高楼世金中心。
  车子驶入市区,正是晚饭的点,边以秋顺口问季昀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后座的林嘉彦从与柯一宸的对话里抽出空来回了一句。说十几个小时飞机太累了,想先去休息。季昀也含笑接话说不用客气。边以秋若有所思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却见林嘉彦扭过头去在看街景。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车窗之外流光溢彩,闪烁的霓虹在林嘉彦漂亮的侧脸上打下交错光影。而就在这光影之中,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在视线里一闪而过。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趴到车窗上,拧着脖子朝那个背影看过去。
  奈何边以秋车速太快,人潮涌动的闹市街头,那身影如同一滴水融入大海,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那个人明明被判了八年,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幻觉,他却不敢深想。
  在这之前,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想起过那个人了,长到他以为自己已经把五年前的一切都忘记了。却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相似的背影,竟依然能让他心悸不已。
  原本柯明轩的意思是让林嘉彦住家里,但他和边以秋都没想到会有个季昀,而且柯大少爷出差不在家,边以秋和林嘉彦也没熟到可以在一个屋子里朝夕相对。毕竟当年那些破事,想起来还是有点尴尬的。于是边老大将车开到了玖安旗下位于市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
  前台接待人员礼貌地询问要几间房,边以秋回头看着林嘉彦,但回答他的却是季昀。
  “一间就好,谢谢。”
  边以秋听到这话,又看了林嘉彦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略微有点惊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淡定转头让前台开了一间景观套房。
  办好入住手续将两人送进房间,边老大连门都没进便扛着已经昏昏欲睡的儿子离开了。
  “爹地。”柯一宸趴在他肩膀上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叫他。
  “嗯?”边以秋单手托着他的小屁股,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季叔叔还不是林叔叔的男朋友,他们为什么要住在一起?”
  “……”边以秋觉得这事儿解释起来可能有点复杂,于是简单粗暴地说,“儿子,你可能没有机会了。”
  “唔……”困得神志不清的柯小少爷没有get到他爹的深层含义,又打了个哈欠,彻底睡了过去。
  边以秋把小崽子放进儿童座椅,细心地绑好安全带,然后站在车前稍微思考了会儿,拿出手机看了看。
  屏幕上显示着好几个未接来电。
  柯明轩两个,钱赢三个。
  视线在钱赢两个字上停留会儿,毫无义气地直接忽略,手指一点回拨了柯明轩的电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三) 下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