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洒狗血 破镜重圆

 第二十六章 小厨房

  向北也起了个大早,给冬寻做好早餐之后出去一趟买了好些东西。宋瑶正清点库存,看人大包小包的推门进来赶紧放下手里的纸笔过去帮忙接。
  “哇季秋,你都买了些什么啊!砂锅?蒸锅??破壁机???”
  其实主要是向北觉得冬寻的身体实在是太差了,决定给他弄个私人厨房。他没法说话手里又拎着东西,只能对着宋瑶笑了笑把东西拎进了自己的房间。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冬寻,看到他手里的抹布,向北一把拿了打开水龙头冲洗干净又还给他,冬寻站在原地局促地说了声谢谢。
  他凑到冬寻耳边,笑着去拉他的手,在他手心一笔一划郑重写到:老板客气了。
  下午冬寻吩咐宋瑶提前关了门,把大家召集在一楼中间的桌边,桌上是他在向北的协助下做的一桌饭菜。
  他给每人面前都倒了饮料,举起一杯来,说:“今天中秋节,我们也开店大半年的时间了,大家一起吃个饭,祝大家中秋快乐。”
  “谢谢老板!干杯!”宋瑶最先响应他,也跟着端起饮料站起身来,而后其他人也纷纷举杯说着祝福的话。
  “我给大家都准备了礼物,季秋——你帮我拿一下。”
  向北依言把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旁边的桌上,冬寻摸索着一样样的递到每个人的手中。
  宋瑶年纪小眼泪浅,拿到冬寻送的礼物之后马上就红了眼,声音哽咽着:“谢谢老板,奶奶腿疼的事我之前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您一直放在心上。”
  “还有我!我们家那二丫头哪里用得着这么好的奶瓶子,老板您破费了。”咖啡师拿着恒温奶瓶又说了声谢谢。
  暑假实习生也是感动得不行,看着崭新的台灯甚至当时就立了考研的志向。
  冬寻嘴角漾开满足的笑意,那是向北好久好久都没见过的轻松自如的笑容,他也举起杯子,轻轻碰了碰冬寻手里的,而后喝了一大口,放在桌上就抓着他的手写字。
  -谢谢老板收留我。
  写这几个字花了向北点时间。冬寻等他写完,手指一点一点收紧,把他这句话连同昨晚繁重的心事捏在手心揉碎了,随着全身血液涌向心脏。
  他沉默片刻,低声说:“不用谢。”
  一顿饭吃完,太阳只剩下一缕余晖铺进店里,地板上一层浅浅的金黄。
  大家帮忙收拾了碗筷就先后离开,店里恢复了安静。向北坐在桌上,脚踩着一个椅子,看冬寻坐在钢琴面前,他的手搭在黑白琴键上,让向北看得心痒。
  冬寻说:“季秋,我昨晚喝多了,真是不好意思。那些话你就当我没说过。”
  向北打开了语音朗读软件输入几个字,机械音随即读出来。
  「为什么?老板说什么了?」
  他自己又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心想怎么之前没想到还有这么方便的交流方式呢?一句话稍微长点,写快了怕冬寻理解不了,写慢了又耽误时间。
  冬寻手上动作一顿,试了几个音,又说:“一段往事而已,别放心上。”
  「我已经放在心上了。」
  “那是我醉酒胡说的...”
  「喝多了也在我心上,现在我想要我的节日礼物,老板直接开始吧。」
  冬寻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指尖开始动作,熟悉的音符跳动着传进向北耳朵里,他忍不住看着冬寻就笑了。
  等到能光明正大地和他说话,他一定要亲口说出那几个字。
  我爱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爱过。
  节后连着好几天都是好天气,泛红的枫叶打着旋落在店门口,和阵阵秋风一起把人带进了秋天的最后一个月。
  向北房间的改造工程差不多完成,他把小床搬进了冬寻的房间。
  那天下午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冬寻的内心有了一丝松动,向北察觉这是个不可失的机会,好说歹说软磨硬泡最终和他达成一致——两个人就住一个房间,但是两个人各自睡各自的床铺。
  其实当向北搬进去的时候,冬寻反而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只是偶尔在面对向北刻意亲近的时候,一些惊慌的反应还是让向北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他无比可爱的一面。
  比如昨天,冬寻回到房间完全忘记了现在他多了个室友。向北躺在床上玩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关了门以为房间还是他一个人,解开衬衫纽扣就准备脱衣服——还是面对对面床铺的。等他衣服都脱得露出两个肩膀了,才后知后觉想起面前还有个人。
  然后他立刻转了个身,轻咳两声说:“——季秋,你在吗?”
  向北本来也懵了,冬寻进来二话不说就脱衣服,他连个做好心理准备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就很诚实的反应了,从发梢到脚底,像过电一样一阵酥麻,紧接着电流就往腰腹以下而去。
  他不自觉做了个吞咽动作,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
  -不好意思老板,我刚刚睡着了。
  他到希望自己真的睡着了。
  现在他就跟修炼似的,每天看得到冬寻,也可以触碰到,但就是吃不到——除了情感上很想他,全身上下每个器官每个细胞都很想他。
  冬寻三两下脱了衣服换上睡衣,干巴巴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就坐在桌子面前写日记去了。
  而向北窸窸窣窣起身穿了外套去了洗手间。
  此后两人的分床同居生活还算和谐,伴着规律的日升月落,十月悄然而至。
  向北前几天终于和覃谨见上一面吃了个饭。席间两人聊了关于冬寻眼睛治疗的问题,也聊了现在几个人这种莫名和谐的关系。
  再说起覃谨,再见到他,向北终于没了敌意,一反常态的感谢他为冬寻做的一切——虽然他和毕夕的拌嘴没有停过,但三个人在冬寻看不到的地方慢慢的也成为了朋友。
  出门之前他在小厨房里给冬寻炖了汤。
  上周才哄着冬寻去医院做了复查,医生当着冬寻的面说他现在恢复得不错,向北借故和医生借一步说话的时候,医生才告诉他,冬寻的眼睛如果要治就一定要尽快,否则就要错过最佳时机了。
  而在此之前,冬寻的体质还需要好好调理。
  向北本来不会做饭,学做饭也是一年多以前冬寻在家的时候他胡乱学了些拿来讨好冬寻用的,现在要正儿八经做饭给他调理身体,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冬寻去备餐室拿勺子,远远的就闻到了香味。
  “季秋,你在做饭吗?时间还——”
  他想说时间还早,话音未落又被从房间里出来的向北抓了手腕。
  -我炖汤。
  手机没在身边的时候,向北还是得在他手心写字。偶尔话少的时候,也还是用在手心写字这种看上去传统实际对于两个人来说有些**的方式。
  最近这几天冬寻对向北的肢体接触的接受度也有了质的提升,向北碰到他的时候他不再是抗拒和抵触,单纯地觉得有些别扭——还有些慌张。
  他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笑问:“给你安排的卧室你不用,来和我挤一个房间不说,还要自己开小灶?”
  -给你炖的。
  他在冬寻手心写字的时候,总是喜欢轻轻地、慢慢地,然后细细捕捉冬寻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只要冬寻不讨厌,他就还能进一步,再进一步。
  “给我炖?”
  -嗯,辛苦老板了。
  向北在手机上打字,然后选了“磁性男声”朗读出来。
  冬寻于是笑着侧身给他让路。
  经过他面前的时候向北还是没忍住低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的,然后兀自低着头笑笑离开了店里。
  冬寻明明是看不到的,那一刻却有些奇异的光点在他面前一闪而过,他摇摇头做了个深呼吸,拿着勺子回到吧台。
  宋瑶熟练的敲着计算器,嘴里碎碎念叨着什么。
  “怎么了?”冬寻问她。
  “没什么老板,九月的销售额我算了算,感觉比前几个月生意好了些。”
  “那怎么听你说话反倒是不怎么高兴呢?”冬寻笑了笑,坐在椅子上活动活动腰,“唔,我什么都看不到,没什么感觉。”
  宋瑶把手里的东西一放,说:“老板,我觉得你应该给季秋涨工资。”
  “啊?”冬寻的动作一滞,复而又笑道:“你自己的工资不操心,操心别人干什么?”
  “老板,你想,季秋来上班的这几个月,什么工作他都做,节假日都不休息,而且——而且他还那么照顾老板...”宋瑶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看冬寻的表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二) 下一篇:《论一个厨子的撸猫修养》 by 桃千岁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