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洒狗血 破镜重圆

 第十七章 春风料峭

  向北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他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一直记得自己让冬寻等他了。
  他坐起来靠在床头拿手机看时间,这一觉睡到了中午,不仅头痛还睡得胃里空空。昨晚竟然喝吐了,现在只想吃东西。
  穿好睡衣向北下了楼,走在楼梯上就开始唤冬寻的名字,楼下找了一圈没看到人他又回到楼上去敲他房间的门。
  “冬寻?你在里面吗?”
  里面没人答话,回应他的也只有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他朝楼梯旁的窗户望过去,下了几节楼梯把窗关小了点,理好被风卷得乱七八糟的窗帘。
  回到冬寻卧室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他压下门把手推开门进去,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桌面是他熟悉的整洁,窗开了一个缝,窗帘被冬寻卷起来,阳光把整个房间铺得满满的。床上也是干干净净。
  干净得没有褶皱,就像没有人睡过。
  看来冬寻是不在家。
  向北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而后听到系统音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愣在桌前片刻,向北伸手拿了那个相架,拇指在边缘摩挲着又打了一次,还是冰冷机械的系统女声提示他冬寻已经关机。
  他拿着相架坐到床边,就像没听到一样又打了好几遍仍然是关机,他不由得拇指用力,指腹竟然被相架边缘割开一道细小的口子开始往外渗血。
  他的眉头皱起来,就这迟疑的两秒,苏夏的电话岔了进来。
  “我终于打通你电话了!”
  苏夏那边背景音嘈杂,听起来像是在工地上,“等一下,我找个安静的地方。”
  向北握着手机开了免提,等苏夏的这会儿思绪已经有些飘远了。
  “好了,现在听得清楚些吗?”
  “听得见,你说。”向北道。
  苏夏说:“那个...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向北,不是我说,喻朗拎不清你怎么还跟着他瞎胡闹呢?”
  向北昨晚是实实在在的喝多了,记忆断了片,苏夏在说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他于是问:“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
  苏夏道:“冬寻让我送你回去的,车钥匙给你放茶几上了。”
  “冬寻让你送我回来?他人呢?”向北立刻追问。
  “向北,这次你真的做得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跟着喻朗——跟他去吸毒呢?冬寻走了,昨晚让我把你送回家,然后就走了。”
  向北手里的相架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玻璃碎了,他低头看,然后木讷道:“你说什么?冬寻走了?”
  “见面说吧,一个小时以后你来我公司找我。”苏夏忙着验收工地,匆忙和向北约了见面就挂了电话。
  随后向北顾不上捡起地上的相架,忘了自己还光着脚就从碎玻璃上踩了过去,脚心刺痛也管不了,一路脚底带着血走回了自己房间。
  向北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撑在下巴上,车停在路口等红绿灯。
  苏夏说冬寻走了,是像八年前那样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吗?
  他努力的回想昨晚到底发了什么,想不起来就给喻朗打电话,结果喻朗也没接。
  现在他隐约记得在饭店喝了一轮,又被拉着去了第二轮。冯路华就像几年没喝酒一样,又叫了好几个朋友来喝酒,他几乎是最先倒下的人之一。
  他想着休息会儿再找个代驾回家去,冬寻还在等他,他还有话要说,还有礼物要送,然后就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听着苏夏说喻朗吸毒,说自己跟着吸毒,他的记忆陌生得简直就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心中的困惑越来越大,他车速又快了些。
  到了公司他在苏夏办公室等了十几分钟,苏夏才急急忙忙推开门进来。
  “路上有一点堵车,来晚了。”
  向北说:“没事。你刚刚电话里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吸毒?我怎么听不明白?”
  “冬寻呢?”
  苏夏猛地喝了一口水,道:“向北,我们这么多年朋友,我是真心觉得你和喻朗那个人不一样才这么劝你,戒了吧真的。”
  向北皱眉:“苏夏,我没有吸毒——虽然我昨天喝多了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可以肯定,我不可能做那样的事。”
  如果做了那样的事,冬寻真的就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他想。
  “没有吸毒?那你,那那个注射器怎么回事?”苏夏的眉心也拧在一起,语调上扬反问他。
  “注射器?”向北有了一点印象,接二连三的就想起来昨晚在包间里发生了什么,“注射器是昨晚喻朗——喻朗要注射然后我给他把注射器抢了回来,里面的东西我都推到地上了。”
  昨晚喻朗在饭桌上就趴了一次,去吐过之后反而比向北更清醒。冯路华“一声令下”大家又跟着去了夜场,他自己醉得走不动道就让司机背上背下的。
  刚进包房的时候大家无非就是些正常消费,唱歌喝酒,说些下流话叫两个公主少爷什么的,向北见过玩过,但昨晚他的心思全在冬寻身上,他们玩什么一概没有参与,只是让喝酒的时候他就喝点儿。
  冯路华实在太能喝了,叫来的人也太能喝,他本来打算提前走,打了招呼刚跌跌撞撞走到吧台边上,一回头就看到喻朗拿了个注射器。
  他立时清醒了不少,伸手一把抓住了喻朗的手腕,问他做什么。
  喻朗慌乱之下撞开他就要走,他又把人拽回来,手腕压在吧台上把注射器抢过来,立刻将里面的东西推了出去,手里握着那空空的管子骂了喻朗一会儿,而后又被喻朗灌得不清明了。
  回忆到这里,他忽然就想起了昨晚冬寻突然的出现。
  苏夏听得心中大惊,道:“向北,你说的都是真的?”
  向北抿唇沉默,苏夏又问:“那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冬寻他...他打了你吗?”
  所有丢失的记忆涌上来,昨晚挨的揍现在才开始痛,脸颊,腰背,还有胸口。向北终于低声骂道:“草。”
  他五指收紧手攥成拳头猛地砸在沙发上,“苏夏,冬寻说他去哪儿了?”
  苏夏摇头道:“没有。向北,你真的没有...没有那什么吗?昨晚冬寻真的很生气——”
  “没有真的没有!”向北站起来走了两步,心里又烦又害怕。
  他了解冬寻。
  冬寻的底线和原则都曾经被他经以激烈的方式试探了出来,那样真实的成为了他心上的伤疤。
  这种误会太致命了——如果冬寻真的误以为自己做了这么糟糕的事,那些原本慢慢愈合的伤口只会一瞬间全部撕开,消磨掉他最后的耐心。
  他自己花了十年时间“不遗余力”消耗掉的冬寻所有的耐心,一定就在昨晚彻底消失。
  心中巨大的恐惧比八年前那种懵懂的慌乱来得更重更急,向北真的害怕了。
  他接着又打了很多遍冬寻的电话,结果都是一样,关机。
  “向北,你别慌,冬寻凌晨三点肯定也去不了哪里,你还有他别的联系方式吗?”苏夏也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小误会,有点后悔昨晚稀里糊涂的就让冬寻走了。
  向北此时心慌意乱,不知道还能上哪里找到冬寻。
  几个月前去验收工地他远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敢确定那人就是冬寻,在找过去之前他还特意去工地人事问了。
  直到冬寻满头大汗的站在他面前,他都不敢相信那就是他找了整整八年的人。
  他问冬寻这八年是怎么过来的,却又害怕听到冬寻真的将这八年的故事都说给他听。
  听到他说一个人做了手术,那肋骨下面的小小伤疤就像长在了他的心口,时隔多年才开始愈合,一直又痒又痛。
  苏夏看他中指上一枚戒指,食指上还勾着一枚,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问:“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向北想,是啊,我和冬寻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冬寻刚到向北家的时候,向北没满六岁,还上着学前班。向蕊觉得冬寻八岁了再去学前班可能小孩儿面子上过不去,就想着让冬寻在家请老师给他补半年。向北不答应,非要冬寻跟着去。
  那会儿的向北,简直太坏了。
  看着大家围着冬寻问他多大了,他一脸窘迫的样子,向北心里乐开了花。只不过冬寻只窘迫了那么一两天,没几天班上同学就开始撵着冬寻叫哥哥,一个一个像小团子一样挤在他身边,睡觉都要占他身边的床位,向北气得哭了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一) 下一篇:《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