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残废》 by Aspirinin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四十一章

 林然浑浑噩噩的回了家,洗了好几遍澡,跟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一个男人又没有又少了一片肉。”可是手下的力道却重的很。
 
他觉得自己身上总是有味道,让他恶心,让他难受。夜里三点钟的时候,林然从床上一跃而起,穿着一双拖鞋跑了出去,叫了出租车,按照记忆给司机指了路,找到了小时候住的别墅,那个对门就是沈钰的家。
 
夜里风凉,林然穿着一身睡袍,按了整整十分钟的门铃,直到看到那个满脸不耐的下楼开了门。
 
林然可能有点彪,直接吻了沈钰,然后睁开的眼睛亮亮的,又带着一点沈钰看不懂的凄凉。他说:“我们上-床吧。”
 
沈钰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你说什么?”
 
林然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上-床吧。”
 
沈钰觉得这人有病:“大晚上敲我家门就为了找我上-床,谁知道你脏不脏。”拧着眉头,想要把林然关在门外。
 
林然却一脚进了门,好像要证明什么似的是:“我,我没病,什么都没有,沈钰,我们就上一次床吧,就一次,就一次就成。”
 
沈钰甩开了林然的手臂,语气阴鸷:“你发什么疯?”
 
那一瞬间,林然心底泛起了一阵苍凉,沈钰这真的是不喜欢他了吗?哪怕自己送上门来也不行吗?他没指望沈钰喜欢他,他只要喜欢沈钰就成了,他没办法摆脱秦忠瑜,没人可以救他。林然总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可打心底里,觉得至少第一次他想要和沈钰睡。
 
一次就成,就一次。
 
于是林然忍着心痛换上了一副轻浮的表情。
 
他靠着墙壁嘲讽的看着沈钰:“你难道真的残废到现在都没好利索?是不是连个男人都不是了?”
 
上楼的沈钰停止了脚步,转身几乎是咬着后牙槽:“林然,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了什么?”
 
林然知道男人都在意这个,沈钰也不例外,林然尤其知道怎么触怒沈钰,他再怎么成功,年少的那段日子的相处,林然还是摸的清沈钰的秉性。
 
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不是个男人。”
 
林然的表情太过轻浮,轻浮的沈钰都觉得年少的林然是一个虚构的泡影。
 
可是他最不愿意承认的一件事就是,他对林然有**,很沉重**。
 
在离开海市到了波士顿以后,沈钰再也没有相信过感情。所以有喜欢他的,他觉得干净,人长得他觉得讨喜的,沈钰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无所谓是谁,反正是谁都不会是林然。
 
那个跟他时间最久的年轻小孩,名字叫季别,才读大学,比林然小了好几岁,鲜亮好看,挺直细长的天鹅颈架着小提琴的时候,高傲的就像从前的林然。他给他钱,带他买最喜欢的东西,连回国都带着。
 
他依稀记得陈卿一脸同情的看着他:“沈钰,你可真是卑微,找个情儿都要按照我哥的模样找,真是可怜。”
 
沈钰从商业杂志里抬了眼,笑不答眼底:“只是觉得季别长的好看顺眼罢了。”
 
到底是还是不是呢,沈钰不敢想,也不想承认。
 
眼前这个林然实在是让他过于陌生了,他的林然本就是最干净的人,现在这个嘴角噙着轻浮的笑,说要上床的人,为什么要顶着一张林然的面孔。
 
他早就已经不是林然了。
 
于是沈钰冷冽的笑,抓起了林然的手臂,一路拽到了二楼卧室,把林然扔到了床上。
 
低沉的声音在林然的耳边想起:“现在张开腿找-操的人是你,你说谁不是男人呢?林然。”
 
这样眼底不带一丝感情,嘴里说着残忍话的沈钰,让林然觉得太陌生了,陌生到自己有点害怕不可抑制的颤栗起来。可林然还是勇敢了一点,逞强的抬起了一点身子,在沈钰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说,你,不,是,男,人。”
 
沈钰眸光狠戾,他曾经放在心尖儿上的最干净的人,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轻浮放荡。那些他离开不见的日子,林然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不自爱,这个认识让沈钰觉得心上被狠狠的插了一刀。可转而一想,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乎林然不是了吗?
 
林然自己送上门来,是再想什么?无论是求财还是求势,陪他玩玩无伤大雅不是吗?
 
沈钰放松的笑了笑,那笑容融化了脸上的冷意,看起来和从前二楼冲他招手的少年温暖的相似极了。
 
那一刻,林然愣了,随后眼眶一片温热。
 
沈钰的卧室开了一盏暖橘色的灯,灯光下的林然仰着瘦削的下巴,眼神怔忪水光潋潋,眉眼精致的不像话,那一瞬间简直动人心魄。
 
沈钰一眨不眨的盯着林然,几乎要用尽浑身的力气才能忍住自己的**,他强迫自己从林然身上起来,然后把这个不自爱的人从家门口扔出去,让他永远不要再介入自己的生活。
 
“沈钰。”林然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他,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
 
“沈钰,可以吗?”
 
林然最后的叫他的声音,让沈钰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几乎是难以抑制的,沈钰对着林然那微张的唇吻了下去。
 
沈钰养过很多人,却从来不曾亲吻他们,唯一的例外就是季别,那小孩儿干净单纯,喜欢他就明晃晃的荡漾在眼里,所以他和季别接吻,他觉得那些吻很美好,可当他吻上林然的时候,却一下子颤栗,连心脏都砰砰的跳动了起来。
 
他把它归咎于得偿所愿,年少未尝试过的,终于尝试到了,所以才会这样。
 
沈钰不自觉的加深了这个吻,他用牙齿敲开了林然的嘴巴,轻声哄诱着:“林然,你张嘴。”沈钰在林然的口腔里攻城略地,细细密密的舔舐着。
 
他吻着林然,然后跨坐在林然的身上,三下五除二的剥开了林然的宽大的的睡衣。林然到现在为止还有一种不真实敢,他真的跑了沈钰家?然后来找沈钰上-床?太不真实了。这让他整个人都是呆滞而又困惑的。灯光下的林然腰线细致不盈一握,腿细长没有多余的赘肉,皮肤着暖黄色温润的光泽,沈钰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他低头吻着林然突出的锁骨,长手从柜子上捞了润滑,挤好了就往林然身下探。沈钰的牙齿还细细密密的咬着林然的脖颈,果然手探进去的那一刻耳边听见了了林然抗拒的一声呻-吟,随后耳边炸起了一声声的轻喘。
 
林然似乎是有些抗拒,虚弱的双手想要把沈钰推起来。可是沈钰根本就无法停止,他掰过了林然的侧过去的脸,强势的亲吻着,津-液顺着嘴角滑落,林然神情恍惚,沈钰残忍的又加了一根手指。
 
他本以为林然行为放荡,这点对于他应该不是什么,可林然却开始挣扎,沈钰却不打算放过,用一只手臂把他禁锢在怀里,另一只手却没有停,林然挣扎不开,觉得自己好像一直脱了水的鱼,只能低低的喘,来获取一些稀薄的氧气。
 
沈钰抽了手。死死的压在了林然的上方,那一瞬间眼里波光诡谲:“林然,我是谁?”
 
林然神情恍惚的小声说:“你,你是沈钰。”
 
下一刻身下一痛。
 
“……啊!”
 
林然整个人是一瞬间僵了,太疼了,他的手紧紧的抠住了床单,太过用力都关节处泛起了青白,他想要把沈钰推出去,然而距离的收缩却给沈钰带来了巨大的快-感,他毫不怜惜的狠戾的把自己彻底的,完全的进去,肆意的侵略。
 
身下的林然太痛了,他觉得自己被人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沈钰禁锢的太紧,他逃又逃不开,只能低低的叫:“沈钰,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好不好,太痛了。”
 
沈钰充耳不闻,在林然耳边说:“你那么不自爱,床上小情趣倒是挺多。”
 
林然身子一僵,骂了一句:“沈钰你混蛋。”咬着唇便不讲话了,只剩下喘-息的声音。
 
沈钰面对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然,他想要掌握林然的身体,他缓慢而深入彻底的进入他,深度每次都到了恐怖的地步,激的林然连声音都发不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残废》 by Aspirinin (二) 下一篇:《料峭春风吹酒醒》 by 十月岚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