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残废》 by Aspirinin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沈钰坚持复健,可是除了能够站起来这个奇迹,走路依旧没有什么进步。海市渐渐的到了冬日,沈钰的腿痛的越发厉害。林然常常夜里两三点钟去浸热毛巾给沈钰敷腿,整夜整夜的没法好好睡上一觉。

 
主治医生说沈钰这是气血不通。林然知道了面上还是笑嘻嘻没心没肺的样子,夜里看琴谱的时候,总是把沈钰的腿捂到自己怀里,把他的腿暖好了才去睡觉。
 
沈钰静静的在林然身边,漆黑的眼睛盯着林然:“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会不会活得更洒脱,更自在?”
 
林然把沈钰的腿放好,用自己的小腿压上去的说:“哪有那么多如果哦,要是有那么如果,那你怎么不假设你自己的腿还跟从前似的,别想了,赶紧睡吧。”
 
晨光熹微,林然在叼着牛奶袋子,在巷子里和二楼的沈钰摆手,骑着车去胖哥的餐厅兼职。他整整拉了一上午的琴,中午下班。胖哥留林然在餐厅里吃饭,不知怎地忽然要介绍一个大夫给他。
 
那大夫看着爷爷一般的年纪,带着金丝边的眼睛,一身熨贴的西装一副老绅士的派头。说起话来也不拐弯抹角:“你是林然对吧,我听店里的老板说你有一个腿伤不愈的哥哥。”
 
林然赶紧说:“是。”
 
那大夫倒是不客气,只是说,你有空什么时候带你哥哥,到我这里来看看,我这边专治腿疾,如果能够治好你哥哥,也算圆了一件功德。
 
那老医生姓魏,他从西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那名片设计做工精致,让林然不敢怠慢,仔细接了。
 
林然把名片递给了沈钰,绘声绘色的讲了那老医生在胖哥那说的治疗腿疾的各种案例,还表示:“沈钰,不管你去不去,反正我得带你过去,医院的复健反正都没什么效果,我们去换个新大夫或许更好。“
 
沈钰没什么表情,他只是笑笑问:“林然,你看着这么聪明,怎么谁说话都?万一他们都是骗子呢?”
 
林然一愣:“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骗子啊?再说了,我有什么可值得别人骗的呀?”
 
“你怎么知道你没什么值得骗的?”这句话几乎是从沈钰牙缝里挤出来的,那张名片,被他的手死命的攥着,满是褶皱。
 
林然充耳不闻从衣橱里拿出了一件厚实的外衣,给沈钰套在了身上:“可以了,咱们走吧。”扶着沈钰出了门廊,带着他上自行车后座。那座位上还有一个幼稚的粉色的坐垫,是吴阿姨怕沈钰冷,自己缝好了,让小夏带过来的。
 
林然一边骑车一边叨逼叨:“电视里都演骑车载人的时候,后面的人要搂住前面人的腰,沈钰你也搂搂我呗。”
 
沈钰无奈,把自己的爪子放在了林然腰上。可是这人又及其怕痒,林然骑车笑的东倒西歪,那破车本来就不结实,这会就嘎吱嘎吱的响个没完。
 
沈钰算是没脾气了,彻底把手收回来了:“林然,你好好骑车,看路。”
 
名片上的地址还挺好找的,虽然选址比较偏僻,可是建筑特别显眼,是一个十分私人高端的疗养院。
 
好像有人掐着点知道他门什么时间到一样,车还没进去大门,就有人从疗养院里出来了,接待他们的人就是林然上次见到的老绅士,魏医生。
 
林然觉得古怪,老医生只是虚虚的跟林然打了招呼,反而是对沈钰比较热情,先是握手,然后简单的问了沈钰的病情,最后看也没看一眼林然,直接带沈钰进了诊查室。沈钰回了身,摸了摸林然的头:“你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就出来。”
 
那医生好像才记起来这还有一个人,但也只看了林然一眼,随即提醒沈钰该去检查了。
 
哪有看病不花钱的啊,林然把这家医院从里到外仔仔细细地走了一边,边走边端详,得出的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他卖俩腰子一个肾可能也付不起。最后他怀着试探的心思,问了问魏医生助理,这价格算是坐实了。
 
“又要去哪弄钱啊!”可把林然愁坏了,等沈钰被医生送出门的时候,林然头皮都要被自己薅秃了。
 
老医生特意嘱咐林然,每次治疗以后,一个小时以内,必须要站立行走。林然忐忑的问:“医生,沈钰的腿能好吗?”
 
医生说:“如果坚持下去,应该没有问题。”
 
林然的眼睛亮了起来,兴冲冲:“沈钰你听见了吗?医生说你可以好了。”
 
沈钰温声:“知道了,这样以后你在门廊睡觉,我可以抱你上楼去了。”
 
他扶着沈钰走回家。老医生忽然开口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林然还没来得及说话,沈钰倒是抢先回答:“他是我邻居。”
 
从那天以后都是林然下了班,去接给别人补课的沈钰,然后一起疗养院,再走回家一个小时,林然作为健康的人走路自然是轻松,沈钰走的每一步都是那么困难,林然咬着牙,忍住不去扶沈钰的冲动,而是在旁边手舞足蹈的说起在餐厅里看见的各种新鲜事。沈钰额头都是汗,可是笑的很是真心实意。
 
“好想要快点长大啊,快一点长大,就做个大人,堂堂正正的和你在一块了。”林然看着前路笑嘻嘻的说。
 
沈钰的身子一瞬间僵硬的厉害。
 
治疗费用交好了一期,可是第二期的钱又没有了什么着落。林然坐在地毯上晃动着存钱罐,那是最后的钱了,他咬了咬牙,还是把钱拿了出来,依旧是杯水车薪,他心情不好,连带着打工的时候拉琴也竟选些悲伤的曲子,胖哥从曲子一开头就开始哭,一直哭到林然打工结束。
 
海市的冬日下起了雨夹雪,本就内心郁闷的林然,心情更不好了。他走在大街上,看着那些怕冷的衣香鬓影的人钻进了豪车里,越发的觉得自自己无能,因为他可能付不起医药费了。沈钰的腿马上就好了,如果现在半途而废,那怕是以后都没有机会痊愈,那样骄傲的人,怎么可以变成一个瘸子呢。
 
他越想越难过,找了个墙角,面对着墙壁,然后细碎的泪水跟珠子一样往下掉。他哽咽了,为什么自己长不大呢,如果自己长大了是不是就可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然后尽力的去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17岁的林然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长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然而事实却是他连自己死鬼妈留的唯一值钱的琴都留不住,等意识回炉的时候,人已经在典当行门口了。
 
他在典当行门口徘徊整整半个小时,最后咬了牙,下定了决心推门就进去了。林然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从背上直接卸下了琴拍在了柜台上,那老板吓了一跳。
 
“这琴,我不要了,老板你看能卖多少钱?”
 
老板从抽屉里拿出眼镜儿想要仔细看看。
 
林然又叫:“这琴是瓜纳里制作的,你不用看,我那个死鬼老妈这辈子都没舍得卖,我这是不想要了,才过来卖了,这琴是好琴,你也知道瓜纳里的琴是有市无价。”
 
做老板的几乎都是精明的,更不用说是典当行的老板,那老板眼珠子一转,直接给了一个相当低的价,就问林然卖不卖。
 
林然自然是不肯。
 
“不肯就算了,这琴也不好找买家尤其是我们这种小城市。”说完了,做出一副要去后台点货的架势。
 
林然需要钱,自然是没有办法,只能在原价上加了三万,问老板愿意不愿意收。那老板收了琴,给了林然钱,方才成交。林然跟自己说没有什么舍不得的,那把琴哪有沈钰的腿重要,冒着雨雪,推开了典当行的门,沿着回家的路走。
 
五分钟以后,林然又返回了典当行,他还喘着粗气,对着一脸贪婪欣赏琴的老板哑着嗓子说:“你要记得,每次使用过了,用细软的布擦一下琴弦上的松香粉和灰尘。琴板上如果寄存了污垢,你就找棉花球沾肥皂水擦,但千万不要用酒精或其它的东西擦琴,那样会把油漆擦掉,这琴你一定得好好保养着……,至于这琴弦……”
 
他还没说完,就被老板不耐烦的打断:“知道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残废》 by Aspirinin (一) 下一篇:《残废》 by Aspirinin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