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残废》 by Aspirinin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林然蹲在大马路牙子上,穿着一个皱了吧唧的棉麻衬衫,看着跟睡裤一样不知道多久没换的长裤,拧着眉毛蹲在那抽烟。要是一般人跟蹲坑似的那一杵,铁定以为那是在蹲坑,林然不一样,人长得好看,那不修边幅的颓废模样往那一蹲,都像画里的忧郁美少年似的。
来往的车辆的嗖的飞驰过去,尾气跟得逞的小流氓一样直往林然鼻子里钻。
灰头土脸的林然半点反应都没有,他都要愁死了,他那个便宜爷爷二期手术费还没筹到,筹不到那个傻老头估计就得马上翘辫子见阎王爷了。林然秀气的眉毛拧的更深了,就着车尾气抽了最后一口烟,往脚底下一碾,做了一个决定。
林然眼神跟探照灯似的在来往的车辆上各种端详,心里还在各种评价。大众,不行,这车主肯定没啥闲钱,万一撞了他跑了咋办;卡罗拉,不行,没准是个跑滴滴的劳苦大众,没必要在这人身上揩油。宝马,不行,估计是个小公司的老板,人家按实缴税已经很辛苦了,撞了人估计耽误人家事业。
挑三拣四的林然忽然眼前一亮,老远一个卡宴正等红绿灯,林然一拍大腿,不撞卡宴撞哪个,此时不碰合适碰。于是林然等卡宴刚开过来,闭上眼睛就从马路牙子上冲了出来,直勾勾的往刚过红绿灯的卡宴车头上跑,斜线的方式。
那车没来的急躲,“砰”的一声就给林然给撞了。
“哎呦卧槽,真疼。”估计没啥碰瓷经验,林然疼的眼泪在眼里直打转。越想越气,觉得那个糟老头子可坑死他了,要是拿了钱那糟老头子病还不好,那就真是对不起他了。
不一会车上下来一个人,脚步声沉稳有力,林然想这人走路还挺有节奏的,跟那跳芭蕾似的踩点子呢。脚步声到了林然耳边这停了,林然视线往上瞟了一眼,先看到了那人笔挺面料昂贵的一个褶都没有的裤腿,然后是精致的金属袖口,林然想,还真让自己给碰对了。
 
然后就开始:“诶呦,诶呦,怎么走路不看人呢,撞人了,撞人了,哎呦,哎呦……”林然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他业务不熟练,都是跟电视里的前辈学的。那人不说话,林然就一直哎呦,还来劲儿了似的。
 
林然想:“这人是哑巴了?”
 
于是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了就“哎呦”不出来了,林然想这卡宴咋不一下子撞死他呢,还不如撞死他了得了,眼前那一米九面无表情的居高临下俯视他的人,可不就是好多年没见的沈钰。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沈钰也不说话,就那么一言不发的居高临下嘲讽的看着他。林然躺不住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直接伸出了手:“反正你也是撞人了,得了,得亏你遇见熟人了,我也不多要,给你打个八折,你给个2万就我就直接就走。”
 
沈钰眉毛皱的更深了,低沉的沙哑的嗓音,依旧是清淡孤高的样子,他指着马路上的监控探头,言语里不带任何感情:“没必要,这道路有监控,我们直接去交警大队处理。”
 
林然吓了一跳,这去交警大队处理,万一因为碰瓷给他拘留了,那糟老头子没人照顾肯定没命,想来想去决定认个怂,走人算了。然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却不敢看沈钰一眼。刚才那一下虽然是故意撞的,没多严重,可是腰好像真的磕了不轻。
 
林然扶着腰,站起来连连摆手说:“那算了,那算了……”他也不想看沈钰,他只想赶紧走,直奔着马路牙子颤颤巍巍的小步快走,他能感受到沈钰还看他。林然如坐针毡觉得浑身不自在,连着走路都不会了,左脚绊了右脚差点摔个大跟头。
 
可真他妈的丢人,林然想,怎么就倒霉催的碰见那个沈钰了,好好的国外不呆怎么就回来了。
 
不一会身后的车门响动了一下,传来了另一个清亮的声音:“沈钰,怎么了?”
 
沈钰看着远处走去林然,声音没有丝毫波动:“没怎么,遇见了一个不认识的碰瓷的,听见有监控就走了。走吧,咱们先去酒店,要来不及了。”随后驾车离去。
 
林然听见陈卿的声音,忽然间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他嘲讽的对自己勾了勾嘴角,也对有**就应该终成眷属,和陈卿比,他算个屁,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一个白月光一个…… 可算了吧,自己连沈钰的蚊子血都算不上,就是个倒贴的便宜货……
 
他心里有一点难受,以前他一直觉得沈钰心里多多少少是在乎自己的,甚至还会有那么一点喜欢,毕竟他们从15岁到18岁呆在一起整整三年,现在这个认知被彻底的推翻了,沈钰根本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别所感情了连认识他都不愿意承认。
 
真可笑,怎么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呢?真是可笑,太可笑了,林然也不顾周围路过的人看着他的眼光,他的心实在是太痛了,他用手按着胸口扶着树蹲了下来,嘴里叨念着,太可笑了,实在是太可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顺着林然的眼眶里淌出来了。
 
好半晌,林然才站了起来,抬起胳膊用自己皱的跟抹布似的衬衫随便擦吧了两把眼泪,他觉得自己真是贱,沈钰都已经装作不认识他了,他居然还有一点开心,因为刚才假装不认他居高临下的沈钰是站着的,不再是那个从前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废了。
 
  第二章
 
林然15岁以前都活在京城周边的鸟不拉屎的城乡接合部,房子尽是一排排老式的筒子楼,路面上坑坑洼洼的骑个自行车控制不好不注意都能撞到墙上,那还是好一点的路呢,不好的路满地都是污水,人都不好下脚。
 
林然就是在这破小区长大的。他家还算好一点,毕竟房子是自己的,不像隔壁张二狗家,全家三口蜗居那一个50平米小破屋子里,还得月月交房租,好在二狗一家和睦,满房子热热闹闹的倒是也活的圆满。反倒是林然这里,就一寡妇带着儿子,日子还过的鸡飞狗跳。
 
林然觉得他妈林巧巧是个**,心情好的时候凌晨回家会用葱段一般的手指掐吧他两把,指名道姓连带着他都不认识的爹从头骂到尾,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着家里废旧的琴弓抽他,一抽一个道子的那种。
 
别家的妈妈都是儿子长儿子短的,林然他妈只会给林然推房间里,把门一锁,让他对着家里的墙拉小提琴,白天拉,黑天拉,林然恶心的想给他妈拉个葬礼进行曲。
 
张二狗天天早上七点准时在林然家楼下,叫魂似的喊:“林然,出来上学了。”
 
林然跑窗口冲着楼下一嗓子:“就来。”迅速的给不知他那个几点回家的妈把鞋脱了,被子往身上一盖飞奔下楼。二狗和林然一栋楼,却从来不敢去林然家,因为他实在是怕林巧巧,林巧巧那长长的眼梢一挑,二狗就觉得一股寒气从脚直窜到头顶,太吓人了。
 
他和二狗一人叼着一个煎饼果子,缩着脖子在寒风里往学校走,最近他们生物课上学到了基因什么的。林然觉得这里面有点什么门道,对着课本上上的DNA模型琢磨了好几天。终于打算把心里的困惑说给二狗听。
 
“我觉得我基因可能不太好。”林然拧着眉。
 
“啥?”二狗正专注的吃着煎饼果子,嘴里面都撑满了,还想往里头塞呢。
 
“我说我怀疑我的基因可能不好。”林然闷闷的。
 
“啥是基因?”二狗煎饼果子吃的欢快。
 
林然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二狗,觉得这外号起的可真对,就他妈认吃了。于是说了一句算了,俩人赶紧往学校去了。
 
学校里的学生都不待见林然,还是因为林巧巧。林巧巧晚上工作白天下班,还能是什么他妈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婊/子,昼伏夜出的鸡。最近这几天,林然更糟心了,原因没啥。他班主任的老公出去嫖,好巧不巧被班主任给抓了,刚好被嫖的那人是林然他妈。
 
林然他妈从里到外,就不知道“要脸”这两个字怎么写。
 
靠在床上半盖着被子,还吞云吐雾的劈头盖脸的骂了他班主任一同,什么管不住老公了,人长得不好看了,最后林然班主任脸憋的像个灌满了的气球,漏了气就开始在酒店了哭,那哭声都能把酒店大楼震的抖三抖。
 
过后,林巧巧照例喝了个烂醉凌三点钟到家,把床上的林然揪了起来拿起琴弓就是一顿抽,抽完了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酒嗝儿呵着歌回床上睡觉,林然坐在地板上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好地方,又看了一眼床上睡着了像个没事儿人的妈,林然可真想掐死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初晓》 by 毛球球 (三) 下一篇:《残废》 by Aspirinin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