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初晓》 by 毛球球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30章 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疾病吗

  “晚自习你不去了吗?”透进窗口的光束渐渐倾斜,澄澈的金色,逐渐变成暖色的橘黄,将长廊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天色将晚,易潇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不去了,没意思。”易潇摇摇头,走廊里路过的小姑娘,不住地回头去看窗边的两人。
  乔珝乐了:“那你平时上的有意思?”
  “嗯。”
  平时课桌的右边都有小乔。
  “让你妈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边帮你。”易潇指了指病房内的许虹。
  “哈士奇不要喂了?”乔珝皱眉。
  “在宠物店,店里的小姑娘很喜欢它。”易潇打开手机,给乔珝看手机中的照片,易潇家的二哈蹲在宠物店的桌子上,耀武扬威,易潇继续说,“忙完这阵子,去我家玩吧,有些新的东西,可以给你看看。”
  “好。”
  总觉得没有那么疲倦了,是不是只要有人陪在身边,再打的困扰都能迎难而上。
  是,也不是。
  要看身侧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许虹有些犹豫,毕竟易潇是别人家的孩子,然而易潇一再坚持,乔珝也劝许虹回家休息,到了最后,易潇抖出了自己爸妈不管的事实,许虹的目光中闪耀着母性的光辉,嘱咐易潇日后多来自家做客后,就离开了县医院。
  乔则彦在药物的作用下依旧在沉睡,病房里的另一张床是空的,当夜色笼罩城市的那一瞬间,喧闹了整日的医院,逐渐宁静下来,走廊里不再是吵吵嚷嚷的人和哭闹的孩子,两人洗漱完毕,易潇抱着手机,靠在架子床边,一边照看自己的QQ农场,一边和乔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我爷爷今天的药水挂完了,今晚我们可以放心睡了。”病房的门已经关上,室内静悄悄的,灯光铺了一地,白日里消毒药水的气味已经淡去了很多。
  “刚好有个床。”易潇下床,把床上的杯子铺好。
  “舍身陪君子啊,易同学,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么贤惠呢。”乔珝打趣,“改天就把你嫁出去。”
  易潇做了个娇羞的手势:“我要求很高的。”
  “说吧,要什么样的,保证满意。”乔珝得意。
  “你这样的。”
  乔珝:“……没房没车没前途,你确定?”
  易潇掀开被子的一角:“大爷来啊~”
  “好,来!”乔珝冲上床,拿着枕头对着易潇就是一通狂砸。两个人在医院的架子床上滚来滚去,竟然没惊醒一边的乔则彦,等到两人都累了,就一人分了被子的一脚,靠在床边,玩起了手机自带的五子棋。
  “小乔,你这步怎么走的,走棋盘边上……”易潇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知什么时候,乔珝手中的手机躺在了被子上,乔珝闭着眼睛,后背慢慢滑落下去,头靠在易潇的肩膀上睡着了。
  易潇放缓了呼吸,生怕惊动了沉睡的乔珝,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乔珝恬静的睡容,感受到对方清浅的呼吸,病房的门低响一声,由外向内推开,是病房的护士,在进行睡前最后的查房。
  小姑娘刚推门进来,就看见睡着的乔珝,和不敢移动的易潇,明显微微一怔。
  易潇冲她笑了笑,指了指门边灯的开关,向小护士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又挥手表示感谢,护士小姑娘会意,冲他点点头,按灭了病房里的灯。
  黑暗遮掩了视力,却让所有的细枝末节脱颖而出,易潇小心翼翼地挪动了半晌,把手机从乔珝的手中拿开,终于给乔珝摆了一个舒适的睡姿,终于在床上安心躺下的易潇舒服地叹了口气,然后发现自己的睡意全无。
  医院的病床是单人床,两个人睡的确有些拥挤,颈侧能感受到乔珝温润的呼吸,易潇想挪个位置,挪到一半,乔珝似乎感受到了床的晃动,极度不满地蹬了一脚被子,易潇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算了,来都来了,就这么睡吧,易潇安慰自己。
  只是向来正常的身体,今天为什么有一些不听使唤,明明三月的天气并不炎热,易潇却觉得自己莫名有些焦躁。
  “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疾病吗?”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易潇忍不住这样想。
  好在这样的感觉并未持续多久,当易潇的意识有些迷离之时,焦躁变成了清凉,易潇伸手试探,果然,自己的身上已经没有被子了。
  那一天,易潇终于想起了去年被乔珝抢走被子的恐惧。
  易潇试图扯回被子,乔珝感觉到动静,身体移动,这下连被角都没有留给易潇。
  行吧……
  易潇再次自我安慰,乔珝什么都好,也就抢个被子,不碍事不碍事。
  于是在易潇的一味退让下,乔珝卷走了所有的被子,一边在睡梦中愉快地和周公划船,一边将周身的被子越裹越紧。
  终于,夜半,咕咚一声,重物接触地板的声音传来。
  “卧槽。”翻下床的乔珝一脸茫然地从地面上坐起来,“怎么回事?”
  易潇亦是茫然坐起,看着身边空了一块的小床,再看看黑乎乎的天花板和透光的玻璃窗,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在哪里。
  天色微明,许虹披着件大衣赶来了县医院的住院部,一夜好眠的乔珝揉揉眼睛,易潇顶着黑眼圈,面带茫然。
  “你去哪?”一中校园门口,乔珝看着易潇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回去拿点东西。”易潇有点魂不附体。
  乔珝:“?”
  从清晨起床开始,乔珝就觉得易潇有些奇怪,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若有所思的状态,连平时最爱的米饺,也没多看上几眼,难道是昨夜自己的睡相太差,影响了易潇的睡眠,乔珝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踩着上课铃声,走进了七班的教室。
  半个小时后,琏兴县城南医院。
  “小帅哥,挂哪个号啊?”前台的护士笑呵呵地看着面前清爽的少年。
  易潇支支吾吾,回头张望,从护士手中接过一张挂号单,在角落里填好后,塞给了前台的护士。
  护士嘴角抽搐:“……额,右边房间等着,到时候会叫号。”
  易潇捂着自己的挂号单,在护士惊悚的目光中,向护士指示的诊室方向挪去,颇为忐忑不安地坐在门前的一排座椅上。
  “23号,陈劲!”诊室门前的人大喊一声,易潇向诊室的方向走去。
  工作日的上午,来医院看病的人不多,医生带着口罩,面朝着门,坐在诊室里,拿着鼠标,正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玩扫雷,房间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一身黑色衣服的帅气小伙子。
  小伙子穿得挺时尚,高个子长腿,头发尖还挑染了一点颜色,一看就是社会上不好惹的那种。
  “陈劲?”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病例,看着病例上面的姓名和年龄,上下打量着易潇,“没写年龄啊,成年了吗?”
  “是。”易潇点头,“成年了。”
  “说吧,你有什么问题?”医生放下手中的病例,开始问易潇。
  易潇神情严肃,站起身来,往医院的走廊里张望一番,关上了诊室的门。
  “小伙子,你要干什么!”医生联想到近期的新闻,忽然紧张,“我行医多年,有医德有道德,从不坑人,也不得罪人的。”
  “医生,您别紧张。”易潇关好门,安分地坐了下来,“我真的是来看病的。”
  医生关起电脑上的扫雷,摆正姿态,将病例摊开在桌上,拿好圆珠笔准备记录:“那你说吧,具体有什么问题。”
  五分钟后。
  “……就是这样,医生你看看我这是什么毛病。”易潇阐述完毕,不紧不慢地给自己接了杯水,等着医生的结论,做好了长期治疗的准备。
  医生推了推眼镜,语重心长:“这位同学,你没有什么毛病,这是正常现象。”
  “正常现象?”易潇手中的水杯险些砸在脚上,失去了原有的淡然。
  “对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医生将病例还给易潇,乐呵呵道,“到了一定的年龄,身体各部分都会逐渐成熟,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多少会有点生理上的反应……”
  易潇:“……”
  喜欢的人?
  原来是这样吗。
  易潇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如果这个对象,是与自己相同性别的人,医生还会这么说吗。可他已经从医生的口中得到了答案,其他的答案是什么,他不想知道,也无需知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初晓》 by 毛球球 (二) 下一篇:《残废》 by Aspirinin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