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初晓》 by 毛球球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8章 身不由己

  “啊,在这里。”易潇如梦初醒,将压在手下的作业递给乔珝。
  “你没睡醒吗?”乔珝的表情很精彩,指着易潇的作业。
  易潇这才发现,自己在英语周报的上面,写了乔珝的名字。
  易潇:“……”
  本来打算写上名字把作业交给乔珝,结果不知不觉,在试卷上,写上了乔珝的名字。
  不过乔珝到底是把那封信忘在了脑后,直到很久以后,才在自己的书中无意中翻到了那封信,而易潇也逐渐开始意识到,乔珝在学校里,是十分受欢迎的存在。
  琏兴一中要求,在高三之前,上完高中所有的必修课程,将高三一整年用来复习,因此高二的学生,学习任务逐渐加重,所有的老师,在讲课时,不论是语速还是板书的速度,无形之中都流露着紧迫的气息,连同着高中生们在这样的氛围中,也逐渐紧张起来。
  大课间的广播体操后,乔珝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身后易潇戳了戳乔珝,乔珝回头,易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乔珝意识到班主任的女儿郑绮妍正在向他们的方向看来。
  易潇指了指桌子下方,乔珝伸手,触碰到易潇的手,从对方的手中接过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着的东西捏起来软软的,还是温热的。
  “什么东西?”乔珝问,“南瓜球?”
  易潇:“……南瓜饼。”
  “你自己做的?”不用问了,乔珝低头看了眼手中没有形状的小点心,就能猜到是易潇自己做的了。
  “闲着没事,重操旧业。”易潇得意道,“这是你潇哥唯一会做的点心,绝对好吃。”
  乔珝半信半疑,趁着前排的郑绮妍挪开了视线,低头在南瓜球上咬了一小口,南瓜的甜香扑鼻而来,不得不说易潇的南瓜饼虽然不好看,味道却真的不错,糯米的口感很好,软软糯糯的,透着一股牛奶的浓香,易潇还在南瓜饼里放了不少葡萄干,煎炸过的葡萄干,与南瓜饼的味道交融在一起,不得不说是味觉上绝佳的体验。
  “小看你了。”乔珝回头夸道。
  坐在易潇身边的包游,早就闻到了南瓜饼的香味,眼睛都直了,乔珝失笑,易潇给的南瓜饼有好几个,乔珝给包游以及前排的两个女生都分了几块,郭达没有来上课,不然肯定会夸好吃。
  “厉害啊。”穆晴薇拍桌,开始狂吹易潇,“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姜雯燕笑道。
  “对了。”乔珝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姜雯燕,你上次说的高中生创新项目,我考虑了一下,觉得我们可以做。”
  “听说还有奖金。”包游一边啃南瓜饼一边说。
  “能进市里的比赛再考虑奖金吧。”乔珝摇头。
  “我觉得挺有意义,一起去做个创新课题什么的,一听就很有意思。”易潇举手发言。
  乔珝想了想说:“有个项目我们可以做,你们记得信雅路附近的雪花城之前是什么地方吗。”
  “当然记得。”姜雯燕说,“我爷爷家以前就在那里,后来拆迁了,拆迁之前是老天涯街,天涯街拆迁后,就在那里建了现在的雪花城。”
  易潇来琏兴县不久,却知道雪花城,雪花城是琏兴县上的商业街,据说是近几年才建成的,之前是什么地方易潇不清楚,只知道雪花城相对圆桥来说,商品的质量与档次要高上一些,平日里只有城南的人才会过去逛街购物,城北的人很少过去那边。
  然而雪花城所在的地方,在两年之前,是琏兴县上仅剩的古街。
  “你是想把古街的历史作为创新研究的课程?”易潇立刻明白了乔珝的意思,赞同道,“有特色的历史文化课题,这个的确可以做。”
  “那就这么定了。”乔珝说,“项目要求四到六个人,我们这里刚好有六个。”
  “挺好的,我大概能提供一些历史资料。”姜雯燕跃跃欲试。
  七班第二组的成员,在报名表上逐个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乔珝代郭达填好报名表,利用课间的时间,和易潇一起将报名表交到了学校的教务处。
  “明明就是个小比赛,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要干大事的感觉。”交表回来的路上,易潇说。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心情格外的好。”乔珝疑惑,从早上开始,易潇的嘴角就抑制不住地上扬。
  “错觉吧。”走在前面的易潇抬头看天,留给乔珝一个后脑勺。
  秋日干燥而温暖,阳光洒在两人的发梢与衣角,乔珝不明所以,笑着摇了摇头,两人并肩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午后,筒子楼外,一楼住户散养的鸡正在咕咕地叫着,不知是哪户聊天的人,将嗓音扯得巨大。乔珝把头蒙在被子中,安静地睡着。压在枕头下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乔珝从浅眠中睁开眼睛,手机屏幕上是郭达回复的消息。
  “没事儿,嘿嘿,谢谢珝哥关心,国庆忙过头了,早上睡过了,我干脆就装病跟老郑请了假。”
  郭达的精神似乎不错,乔珝放下手机,没有多问。乔珝从床上坐起,从书架上取下几本书,塞进了书包里。放在桌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QQ的声音,乔珝打开手机,发现午睡醒了的一群人,已经开始在二组的群里闲聊。
  几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报名的创新课题,上午没来的郭达迅速加入了众人的讨论之中。
  “今晚开始,来上晚自习了,栩栩每天在宠物店寄样半天,下午放学一起吃?”易潇戳了乔珝的私聊。
  “田园包子店,一起吗?”乔珝回复。
  易潇回了个龇牙咧嘴的大笑表情。
  不知为何,乔珝看到易潇的回复,莫名想到了对方做这个表情的模样,脸上多了几分笑意,他扯住挂绳,将百叶窗卷起,伸手抽开窗户上的插销,向外推开两扇窗,雨棚被收起,午后的阳光照进二楼并不宽阔的房间里。
  阳光不再灼人,暖暖地洒在屋内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上,乔珝低头向窗外看去,刚好看见周翠家后院里那棵柿子树上已经结满了青涩的果实。
  “你什么时候出门?”手机震动,发来一条短信,乔珝还没有看到。
  许虹饭后去了玻璃厂后边的一排住宅楼找人聊天还没有回来,乔珝从墙边的钉子上,摘下一串钥匙,将房门反锁好,向楼梯口走去。
  中午停好的自行车依旧靠在一楼的墙边,乔珝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在自行车轮的旁边,掉了一块块灰白色的墙皮,自行车前后的轮子,扁扁地贴在地上,早没气了。
  乔珝将车锁打开,放在车篮里,将自行车从筒子楼里推出来,目光刚好划过周翠家赌场的门口,她那个出狱不久的儿子,正带着挑衅与得意的神色,冲着他笑。在他的旁边,搬着凳子坐在栅栏边的,正是上次在筒子楼二楼被乔珝痛揍的那人,以及当时那个泥瓦匠打扮的人。
  “泥瓦匠”进了趟派出所,胆小怕事的性子全无,斜眼看着乔珝的方向,手中还拿着一把尖锐的锥子。
  寒意与怒意交织,在乔珝的后脊柱处,逐渐升腾起来。
  乔珝推着轮胎全瘪的自行车,冷眼扫了几人一眼,垂下眼帘,缓缓从那小平房的门前走了过去。
  “慢着!”周翠的儿子周耀拍腿站起身来,踱步到乔珝的身前,“帅哥,你上次打了我家的客人,他说不来我家赌了,要不你俩解决一下?”
  乔珝没有说话,眼神冷冰冰的,跟看鸡棚里的垃圾没有区别。
  那三人皆是被他的目光惹恼了。
  先前被乔珝痛揍的那人,似乎在牢里呆了十多天后添了几分匪气,剃了个大光头,脸上也长了不少横肉,伸着油乎乎的右手就要去拉乔珝的衣袖:“哥们儿那天好心求你帮忙,就你们家那破筒子楼,还不让人住,真当自己住的是多么高贵的地方吗?”
  还未碰到乔珝的衣袖,那人的手腕已经被乔珝扣住,乔珝丢下车,扔下书包,抓着那人的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漂亮啊!珝哥!”有人从二楼冲下来,大声叫好,是前不久刚被乔珝揍过的林承涵。
  乔珝这一摔,刚好将那光头摔进了周翠家的鸡棚之中,鸡毛乱飞,空气中翻涌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乔珝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打得好!”林承涵连连叫好。打架斗殴是城北常见的事儿。
  寒光一闪,“泥瓦匠”拿着手中的锥子,向乔珝的后脑处刺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初晓》 by 毛球球 (一) 下一篇:《初晓》 by 毛球球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