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初晓》 by 毛球球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章 筒子楼

  2012年 夏
  “干什么,干什么,倒你家锅里啊!啊?感情这公用水池不在你家门口啊,再来这里倒夜壶,老娘拎过去倒你家锅里,啊?”
  “说你呢,走廊尽头的那个,缩头缩脑的你看你贼眉鼠眼的样儿!”
  嘈杂的吵嚷声,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透过房间的门缝,传递进狭小的屋内,床上的少年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用毯子蒙住自己,继续睡着,枕头从床边滑落在屋内的水泥地面上。
  房间外长走廊上,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后,嘈杂声逐渐远去,阳光透过半旧的灰蓝色纱窗洒进屋内,清晨些微的凉意逐渐散尽,斑驳的光点从床边移动向窗边。
  放在床头柜书上的手机震动了两声,有向下滑的趋势,乔珝揉了揉眼睛,一把接住手机,抬眼看见手机上郭达发来的短信。
  “哥们儿,起来没,下午陪我去镜岗那边取一下我奶奶呗。”
  乔珝靠在床边,按键回复:下午太热,我们晚点去吧。
  “可以,时间你挑,有点远,我们骑车,大概要天黑了回来,你没意见就行。”对面回复得很快。
  “16点半老地方见吧。”乔珝回复完短信,放下手机。
  房间的纱门被人从外边拉开,发出门边轴的咯吱声,乔珝掀开被子,刚跳下床,敲门声就响了。
  “乔珝?”许虹一边敲门一边喊道,“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想睡到什么时候?”
  筒子楼不隔音,许虹的声音很快传遍了大半个筒子楼。
  隔壁房间的李爷爷把门推开了条小缝,探出头来:“小孩子嘛,让他睡啊。”
  “嗬。”许虹一边敲门一边用力挥手,“李叔啊,不能给他睡哦,这马上开学都高二了,这一天天的,放假不学习,也不知道的暑假作业写完了没。”
  “你们家乔珝自觉,从小成绩就好,你担心什么。”走廊中间一个中年女人拉开了门,“不像我们家林承涵啊,一大早就找不到人了,你们家乔珝的成绩能上一中,还是文科实验班,我们家林承涵呢,中考分数就够个湖中,还是花钱找人的。”
  “哎呀,你别说,还实验班……”许虹话未说完,房间门从里面打开,乔珝站在门口,十六岁的少年,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已经比许虹高上好一截了。
  许虹愣了愣,踱步进了房间,门外的纱门砰地一声关上,将门外那几人的闲聊截断。
  许虹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了拍,放回了床上,伸手将有些凌乱的床单掸了掸,打开了灰蓝色的旧纱窗,阳光下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翻飞,窗外是一棵柿树,柿树边是一排小平房,平房和筒子楼的距离很近,乔珝窗外的这户平房加盖了一个二层,与乔珝的窗户只差个半米,遮住了窗户外的半边阳光,将窗外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房子都盖到人家窗底下来了,不是人的东西。”许虹看着对面的房子,低声骂了句,转头问乔珝,“什么时候开学?”
  “后天上午报道,下午正式上课。”乔珝坐在床边说,随手翻看着窗边一本物理书。
  “下午在家看书吗?”许虹问。
  “不在,下午陪郭达去趟镜岗。”
  “我是管不着你了。”许虹抱着双臂站在窗边,“当初给你选的文科实验班不好吗,非要报理科,现在好了,实验班是肯定没得上了,你这高一也没学过理科,你能跟得上吗啊?”
  乔珝没有说话。
  “我跟你爸还指望你考上个好学校呢,你就告诉我你这状况考得上大学吗?”许虹越说越气,眼眶也红了一圈,“你爸没用,你也没用,你爸挣不到钱,乔则彦那老拖油瓶还住咱们家,考不上好学校,你就等着跟我们一样穷一辈子吧。”
  “滚出来吃饭。”许虹吼了一通,把旧纱门摔出声巨响。
  这栋筒子楼是玻璃厂二十年前的员工宿舍,建造时间据说是1970年,只有三层高,深灰色的砖一块块累起来,经过了四十多年的风吹日晒,已经斑驳不堪,筒子楼没有阳台,楼顶围了生锈且摇摇欲坠的铁栏杆,作为晾晒场,楼顶上生着各种杂草,还有形状奇特的仙人掌,有住户在附近公园里铲了些土,用箩筐挑了土上楼,在楼顶堆成方田,种了好些菜,颇有几分自给自足的意思,生命顽强的植物扎根进楼板,于是三楼大部分房间漏水不能住人,剩下一楼二楼的房间里,密密麻麻住着些老人,镇里进县城陪读的家长,以及买不起商品房的玻璃厂旧员工。
  玻璃厂二十年前就垮台了,留下一批下岗的老员工,稍微有点钱的攒了钱,去桥南买了房,剩下买不起房的一批人,守着单位分发的宿舍房不肯搬出去,每户只有个12平米左右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厕所,要去厕所的,只能去筒子楼外玻璃厂上坡附近的厕所,因此很多人家夜里都会选择用尿壶解决问题。每层楼长走廊的尽头,都有两个公用水池,只能倒水,不能接水。
  乔珝家在筒子楼的二楼尽头,这是当初乔恒在玻璃厂分到的宿舍,一共两个单间,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单间,现在做了乔珝的卧室,斜对面的那个被许虹拿来做了厨房,另外乔恒找玻璃厂的老朋友以每月二百四十块的价格租了两个房间,乔珝房间对面的那个作为乔恒和许虹的卧室,而厨房对面的那间,住着乔珝的爷爷乔则彦。
  乔珝搬来这里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他读初一那年,县城里的房租上涨,许虹决定全家搬回玻璃厂的宿舍来住,这一住就是四年的时间。
  许虹瞪了眼乔珝:“吃饭呢,想心思?”
  “没什么。”乔珝摇摇头。
  “郭达约你几点出去?”许虹夹了筷白菜放进乔珝的碗里,“别挑食。”
  “两点就出去了。”约的时间是四点半,乔珝往早收了谢,他低头扒了两口饭,门外的公用水池在炎热的天气里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他有些食不知味,许虹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把厨房门砰地一声摔上。
  “外面来的租户素质太差,这水池也就倒个污水,他还想倒什么,早上我一看水池,那漂的都是些什么,白花花的卫生纸,……”许虹搁了碗,靠在桌边一通数落。
  乔珝闷声扒饭,许虹说的起劲。
  乔珝把碗筷放在厨房的水池边,筷子撞到碗,发出清脆的声音:“妈,我吃完了。”
  许虹停了声,看了乔珝一眼:“怎么也不多吃点,夏天太热了吗,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上午睡久了,有些吃不下。”乔珝靠在椅子边,顺手翻开桌上一本用来垫盘子的书。那是一本他小学时看过的漫画,好几年没见,如今沦为桌上的隔热垫了。
  “镜岗有点远,你们回来的时候估计就没有车了,自己带房间的钥匙,注意安全。”许虹一边洗碗,一边在哗哗的水声中回头,“郭达的奶奶啊,这一生,也没享到什么福……”
  “知道了。”乔珝打开厨房的纱门出去,进了斜对面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琏兴县有三座桥,县里的人按照修建的顺序,把它们分别叫做一桥、二桥、三桥。其实这三座桥在修建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名字,只是被很多人忽视了。就比如,乔珝现在所在的二桥,就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琏河大桥。
  午后的阳光有些灼人,乔珝刚出门没一会儿,白衬衣就被汗水浸湿了,汗水把衣料黏在后背上,让人很不舒服,加上天气炎热,出门的时间有些早,乔珝的心情说不上好。
  琏河大桥的中间站了个人,在这种天气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带这个能遮半张脸的大墨镜,头上戴着个白色棒球帽,举着个iPhone4s,正迎着烈日面对着桥下的琏河大声讲电话。
  “妈,你给我说清楚,在桥南的哪里?”那人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大声喊,“你让我过去拿钥匙,你倒是告诉我你人在哪儿?”
  那人讲电话的声音传入乔珝的耳边,炎热的中午,琏河大桥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乔珝有意绕开了步子,离那个一身黑的人远一点。
  马路上的热浪扑面而来,身后传来那个黑衣人的吼声:“妈,妈你到底在哪,我日。”
  “**,晒傻了吧。”乔珝被这声音吵得烦躁,低骂了一声,快步离开了毫无阴凉处的琏河大桥。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小时,天气太热又无处可去,乔珝只好顺路去郭达家找他。郭达家在大院附近的信雅南路上开了个卖家用电器的店,乔珝知道去那里一定会找到郭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卑望》 by 分头士 (三) 下一篇:《初晓》 by 毛球球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