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卑望》 by 分头士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第1章 第 1 章

  “小杂种,”
  “你个讨债的小杂种,”
  “老娘没钱给你,杂种草的,赶紧滚,”
  尖厉谩骂并未使来往行人驻足,
  周遭摆摊儿的老板们更事不关己的与身旁人嘀嘀咕咕……
  朴树绷直自己小小的身体,头微垂,黑豆儿的大眼睛噙着泪儿。
  那些是可怜啊或淡漠的目光都好,
  投在他身上都跟刀子似的生疼。
  朴树太小了,还不太懂自尊的具体意思,他只知道这时候不能抬头。
  “还跟这碍眼,听不懂人话,”女人不依不饶,越骂越气,几步迈出摊位一把给还站在原地的朴树推搡几步后退。
  隔街对面果摊老板李二新过门的儿媳妇儿吴华再看不下去了,
  “红姐,您也差不多得了。”
  女人冷哼,
  “呦,怎么着?我管我自己孩子也得用你们说道说道呗,”
  没管公公李二使的眼色,吴华气的想哭:“原来你知道那是你孩子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后妈呢,普天下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哈。”女人手掐腰,一副准备干仗的架势,
  “来来来,都来听听啊,这新过门的大媳妇儿要教教人怎么当妈。”
  “来,来,大家伙儿的都来听听,呸,真臊脸子。”
  女人的叫骂没一句带重样儿的,吴华脸皮儿还薄,被女人的三声五喝气的浑身发抖,来来回回只有一句你蛮不讲理可重复。
  看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家吵起来,
  那些磕着瓜子看热闹的小摊老板也跟好人儿似的劝了来。
  也苦了李二活一把岁数还要跟个小辈儿的赔笑,
  边训斥儿媳吴华不懂事儿,还不快跟你红姐赔歉。
  没招,想在这小市场想做好个买卖得罪谁也不能惹乎戴二红。
  老太太来了,也不知道谁喊这么一嗓子,乌烟瘴气的气氛顿时清明了些。
  见到来人,刚还披头散发一副你不见血我绝不罢休阵势的戴二红居然脸色讪讪的,
  “妈,”
  这身材干瘪瘦小的老太太是话没说,一眼扫过去也足够给所有人已之震慑。
  俗话说贱人自由天收,恶人就靠恶人磨,
  如果说戴二红的邪性在这小市场自称一霸,那老太太的泼就是整个镇闻名。
  戴家有母女仨,一个阎王,两个夜叉…
  李二见来人就心道不好,哪个做损的把这么个要命的活阎王招了来,脸上可也挂笑迎上去:
  “老长时间没过来了,老嫂子身板还硬实?”
  “硬实,硬实,不敢倒呦,老婆子我还没瞎就有敢骑我家二红脖梗子上拉屎的。”
  李二听这话跺脚又摇头,生怕沾包赖:“戴家嫂子瞅你这话说的,咱们家吴华啊是刚过门不懂事,不过这不也是可怜你家朴树这孩子小,”
  话说一半略那半半儿。
  李二跟戴家认识了半辈子,也知道怎么堵这一家子不讲理的嘴。
  戴老太太果然没搭话儿,
  围上来劝架卖干果的老板适时应和李二:“是啊二红妈,您给孩子垫下学费?这孩子眼瞅上学迟到了……”
  “朴树,来,”老太太召唤低头啜泣的小孩儿过来:
  “学费多少?”
  “二百四,”孩子跟朴树同年级的姚家媳妇儿抢答。
  老太太从腰包里往出掏,
  “妈,不用你管。”戴二红拢了拢头发想阻止,反被老太太一个眼神喝住。
  “朴树快去吧,上学迟到了。”见孩子学费有了着落周围人催道。
  眼里的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抹掉的,朴树把钱小心放进书包破旧的夹层后看着老太太眼睛笑:“谢谢姥姥。”
  老太太微抬下巴,示意朴树快走吧……
  身后戴红不甘的妈你管那个要钱没够的xuan事包儿干嘛,
  老太太声声道孽,作孽的不绝于耳,
  才走出两步的朴树闭上眼,低头抓紧往学校赶……
  “爸,也不是咱的错,您干嘛跟那老太太低声下气的, ”吴华委屈不甘。
  李二差悬把你懂个屁脱口而出,
  想想到底不该是老公公和儿媳妇说的话才将将咽回肚里:“告诉你人情往来的避着点她们一家,这街里街坊的谁不比你知道她们,就你充头?”
  “我不把老脸豁出去今天那老邪太太能让我李家祖宗不消停。”
  对,
  相比戴红不讲理,吴华更气愤那些人淡漠的袖手旁观:
  “可是爸,做人得明是非。她们家虐待孩子,怎么就没人管,”打过门后每天清早出摊,几乎都不难听到戴红的污秽谩骂。
  吴华一想到朴树就心头泛酸,孩子没爸就够可怜了,还跟着这样的妈,更是不如没有。
  李二叹口气,
  “华儿,各家自扫门前雪,你一肚子是是非非的道理也要跟讲道理的人讲。戴红真闹咱摊儿来啊,爸这老胳膊腿儿的可经不住砸。”
  “她敢砸咱就报警,我就真不信还没地方说理去。”
  “警察?就来的是国家干部谁还能把个有精神病史的怎么着?扣起来啊还是毙了,”李二不以为然的道。
  吴华愕然:“怎么?”
  “早几年啊,跟个野汉子跑了,这不回来带个种不说人还魔魔怔怔的,”
  李二吐口烟,老眼浑浊带鄙夷:“所以知道不,她给谁一刀都是白捅。你一腔子热呼气给她也讨不着句好,倒让人说句狗拿耗子。”
  “听爸句说,往后啊她家闲事躲远远的,害不着你……”
  吴华语塞。
  不对,她清楚这样不对,
  却几次话到嘴里嚼两下又咽回去。
  她反驳不了公公李二的话,这才是最戳人的。
  因为你知道没场说天理的事儿多了去了,只不过恰巧发生在你眼皮子地下,甭管你怎么看不惯但就是无能为力。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装作没看到,然后漠视它,直到习惯它……
  就好像年纪小小的朴树没犯错误也依然逃不掉每天在大庭广众下被打骂,
  而四周的人依旧磕着瓜子,
  笑着,
  谈论着,
  似乎只把这会儿当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热闹笑话。
  吴华浑身泛冷,
  小市场已经恢复如往昔,
  十分钟前才发生过的混乱像只是吴华自己的想象。
  卖毛豆熟花生的小杜还是盯着来往大姑娘小媳妇儿的裙摆瞧,
  糖摊的老蒋依然时刻嘴叼烟头儿,
  门市批发干果散白酒的刘寡妇照旧走街串巷,这会儿门坐十分钟,那家唠半个点的传播着谁家谁谁和谁谁谁炕头上那点事儿……
  吴华记的,她还没进李家门前那会儿来这小市场认门,各家各户一听说自己是小李的对象简直热络的像迎自家媳妇儿进门。
  那时候吴华庆幸,这些人虽然都喜说些闲话,但好在都是热心肠的好心眼儿。
  可是呢,
  吴华望着这清早有些冷清的小市场,
  不远处一锅锅新蒸出锅的花卷豆包大馒头,向上蒸腾的热气把这个小镇的市场笼罩一层雾气的白。
  她突然觉的这会儿这里看上去真像一颗熟透且香甜的苹果,
  可是你不切开绝对不敢相信里面竟然生满了蛆虫,
  把人心都嗑没了。
 
 
第2章 第 2 章
  通学校的小路已经不见一人,让朴树已经沉到底的心又向下墩了墩……
  酸气儿在小身体里发酵,直往喉咙冲,
  没人的时候才敢哭。
  衣袖去擦脸上的泪儿,朴树使劲儿哽了哽,把眼眶外涌的湿憋回身体。小小抽咽,边着急的往学校走,哭也不敢出声音,其实现在周围也没人。
  已经打了早读铃,
  朴树迟到的不出意外。
  “回座位上去吧。”几不可察觉的轻叹。
  不用多说,光朴树通红的双眼就已了然。
  班级老师也是为人母,可虽说可怜朴树,过往的前鉴却叫他莫管这档子校长也无奈的麻烦事。
  课后,
  “朴树,全班就只差你一个人的学杂费没有交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再初恋》 by 猫原 (三) 下一篇:《卑望》 by 分头士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