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再初恋》 by 猫原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第三十五章

除夕前一天,外面下起了大雪。
雪花飘了一晚,传来“簌簌”的轻响,隔天醒来,地面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
许淼晚上很早就睡了,第二天也醒得早,路上的白雪还没被破坏,一眼望去,就像是狭窄的小路铺上雪白的被子,大地正在沉睡。
 
 
他赶紧摸来手机,打开半边窗户,拍下这一幕。
冷空气也灌了进来,他拍完照片后就赶紧关上窗户,又钻回到被窝里,把照片发给江一帆:
“下雪了!”
 
 
时间还早,江一帆应该还没醒,没回消息。
许淼靠着床头,感受到被窝的温暖,江一帆没回消息,他瞬间变得有些意兴阑珊,垂下眼眸,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他和江一帆的聊天记录。
 
 
快过年了,江一帆也在忙,他们已经两天没见面了。
许淼感觉自己就是个无药可救的疯子,每天都想看到江一帆,明明认识这么久了,还是深陷其中。
 
 
在他愣神的时候,握在掌心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屏幕跃然跳出消息。
许淼回过神,目光有所聚焦,落在手机上。
 
 
江一帆也发来一张雪景,从高楼往下拍的,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他说:“早上好。”
 
 
许淼倏地感觉精神充沛了许多,他快速按字,回:“早啊,你知道下雪了还有什么意思吗?”
江一帆:“什么?”
“下雪了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许淼厚着脸皮说,“想你了。”
 
 
江一帆:“:)”
许淼忍不住笑出声,刚想继续聊天,江一帆又发来消息。
“今天有空?”
许淼:“好巧,我也想问你有没有时间。”
 
 
江一帆:“我来找你。”
许淼:“好啊,什么时候过来?”
江一帆:“现在。”
 
 
许淼看到消息,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爬下床去刷牙洗脸。
他穿上羽绒服,拉链拉到最上面,又戴上黑色的毛线帽,只露出一张小小的脸,更显得唇红齿白。
 
 
江一帆还没来,他站在阳台上,玩了会儿雪,堆了一个小小的雪人,想起什么,搓了搓被冻红的双手,给江一帆发消息:
“你可别破坏了路上的雪呀,轻点踩。”
 
 
他的手被冻得有些麻木,打字都不灵活了,他转身去拿来手套戴上,又回到阳台上,等江一帆过来,想第一眼就看到他。
雪势渐渐变小,只有晶莹的雪粒轻快地落下,一粒一粒地像是闪着细碎光的水晶,又像是精灵掉落下来的亮光。
 
 
许淼帽子、肩上都落了不少雪,雪粒融化稍稍打湿衣帽,他也没在意,继续盯着楼下。
视线内不急不缓地走来一人,看到熟悉的身影,许淼眼睛一亮,边招手边朝楼下喊了一声:“江一帆!”
 
 
江一帆听到声音,抬头望过来。
许淼鼻尖被冻得有点红,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开心地和他招手。
 
 
江一帆的眉眼也不自觉变得柔和,他伸出手回应了一下,加快脚步走进楼道。
许淼看到白茫茫的雪地里一连串的脚印,突然觉得,白茫茫的积雪被破坏也挺好看的。
 
 
他深吸一口气,拍掉肩上的雪,兴冲冲回到屋内,打开门站在门口等江一帆上楼。
看到江一帆,他笑着问:“冷吗?”
“还行。”江一帆进屋,许淼反手关上门,笑眼弯弯地搂住江一帆的脖子,眼睛亮晶晶的,倒映着他的脸,嬉皮笑脸道:“这么久没见了,来亲一个。”
 
 
江一帆手臂稍稍用力,将他抱了起来,在他有些猝不及防的时候,又吻上他的嘴唇。
许淼有些傻眼,双腿下意识缠住他,整个人像是挂在他身上的树袋熊,懵圈地任其亲吻,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像是从身下冲上一股劲,狠狠地去亲他,想要咬破他的嘴唇,尝到他的血液,想……彻底占为己有。
 
 
火势越猛,羽绒服太碍事,已经脱掉了,他还是缠着江一帆。
江一帆强行松开唇舌,心底仍有一丝清明支撑着他,他低哑着声音,气息有些不稳,询问:“要不要去看雪?”
“看个屁!”许淼狠狠咬牙,有些懊恼对方这么不解风情,“看我就好了。”
 
 
许淼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白日宣|淫了,他以前还嘲笑陈俊帅大白天的**上身,现在被无数次打脸,得亏陈少丝毫不知情,要不然他肯定被嘲到十年后。
他休息了一会儿,解决完欲|望后,兴致勃勃地穿上衣服,边催促着江一帆,“快点,去看雪啊。”
 
 
江一帆低笑了声,说:“真有精力。”
话落,许淼回头瞄他,上下打量一圈,故作惊讶道:“难道你没有吗?”
 
 
然而即使是耍流氓,江一帆也得心应手的,轻描淡写地问:“这个你应该最清楚。”
许淼:“……”
他凶巴巴地瞪他,耳垂泛红,骂道:“不要脸!”
江一帆跟没听见似的。
许淼穿好衣服,追了上去又骂了一句,“真不要脸。”
 
 
江一帆转身看他,眉毛轻轻扬起,意味深长:“我说了什么,怎么就不要脸了?”
许淼咬牙切齿:“你狂妄自大!”
“谢谢。”
许淼懵了懵,“谢什么?”
 
 
再次看到许淼,江一帆心情很好,难得和他开玩笑,眼底也带上几分笑意,“谢谢你夸我厉害。”
许淼更懵了,他默默回味了这番话,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是在指他有精力。许淼快气笑了,啧道,“你还挺会偷换概念。”
 
 
江一帆没再聊这个话题,把搁在沙发上的帽子拿给他,一边说:“先吃早饭吧。”
许淼边戴上帽子,边说:“我不饿。”
江一帆拿上钥匙,淡声说:“不饿也要吃。”
“……好吧。”许淼妥协道。
 
 
两人去附近去了早饭,马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毁得乱七八糟,东一个脚印,西一个轮胎碾过的痕迹,相较于这里,还是弄堂里积雪更美,那儿人少,没有多少人破坏。
 
 
许淼摘下手套,放进口袋里,从大石头那儿滚了一个雪团,就放在手里玩,还趁江一帆不注意,拿着雪团子去冰他的脸颊。
脸触碰到雪,被冰了一下,江一帆躲开,压着声音说:“别闹。”
 
 
“求我啊。”许淼洋洋得意,“求我一声,我就不冰你。”
江一帆面无表情地拒绝:“不求。”
许淼来了劲,又抓着雪球作势要塞进后颈。
江一帆及时躲开,无奈地看着许淼拿着雪球耀武扬威。
 
 
许淼脸上的笑容一直止不住,来到弄堂里,双脚踩在积雪上,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响,那是无数雪花的抗议声。
“宝宝,我们来打雪仗吧。”许淼兴致颇高,跃跃欲试。
江一帆低眸看了眼雪地,虽然没多少兴趣,但看到他明亮的眼神,还是忍不住顺着他,“嗯。”
 
 
他话音刚落,许淼就把手里的雪团扔了过来,直直砸中江一帆的胸膛。
“哎呀!”许淼笑眯眯地,“你怎么不躲开啊?”
 
 
江一帆眯起眼,眼神有一丝危险的意味。
他低下身体,随意抓起一团雪,修长的手指略微揉了揉。许淼见状赶紧也揉了一个雪团,然而刚起身就中招了,雪花在他身上飞溅开。
许淼来不及多想,直接把雪球扔了过去。
 
 
两个快30岁的人,就像是回到高中生活,玩起雪仗来又快又狠,丝毫不讲情面。
玩了好一会儿,两人休战,重归于好。
 
 
许淼觉得有点累,找了块比较完整的雪地,直接躺了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再初恋》 by 猫原 (二) 下一篇:《卑望》 by 分头士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