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打脸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36.
  这天放学后,郑早春在教师办公室里批改完孩子们的语文数学作业,整理了一下明天上课要用的教案教具后,锁好办公室的门,缓步朝他的小屋走去。
  郑早春一边爬着坡,一边计划着晚饭。锅里还剩着中午没吃完的萝卜焖饭,村里张大娘上次给送的腌菜还没吃完,嗯,差不多晚饭就够了……
  “郑老师,郑老师……”郑早春一路低头沉思,不知不觉就忽略了身后的呼唤声,直到人都快追到他跟前了他才注意到。
  “啊,是彩霞啊,抱歉刚没听见你叫我。”郑早春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到一路小跑下来气喘吁吁的姑娘。彩霞姓张,是村里张大伯的女儿,因为张家大娘身体不好,彩霞读完初中就辍学回到家里照顾母亲帮着种地了。
  “没事,我也就喊了两声……”彩霞叉着腰匀了匀气息,“我妈让我把这个给你送来,都是才下的,新鲜着哩!”
  郑早春看了看彩霞手里提着的一小篮鸡蛋,山里条件不好,这一篮子鸡蛋要是拿去镇上卖钱,差不多够彩霞一家三四天的花用了,想到这里,郑早春说什么也不肯收下鸡蛋。
  “彩霞,这鸡蛋你们留着自己吃吧,大娘不是身体不好么,平时多给她煮几个,我就不用了。”郑早春执意推辞。
  “没事,郑老师,我家还有的,你瞧这也没几个,老师你就收下吧。”彩霞不依,非要把篮子挎到郑早春胳膊上。
  “彩霞,我真的不能收!上次大娘让你送来的腌菜我还没吃完呢,实在不好意思再收你家的东西了!”
  “哎呀,郑老师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到我们张湾来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大家伙都很感激你呢!腌菜我家还有,下次再给你拿,这蛋你就收下吧!”彩霞见郑早春一直不收也着急了。
  “彩霞,这我真的不能收……”多的话郑早春也不会说,两个人就站在太阳底下推来推去。
  折腾到后来两人都是满头大汗,郑早春见彩霞还是态度坚决,只好叹了口气无奈接受了。
  “你先别走,我上周收的土豆挺多,天热也放不住,我给你捡一些你好带回去。”郑早春拦住彩霞说。虽然一筐土豆抵不上鸡蛋贵,但郑早春实在做不到白拿人家东西。
  “好嘞。”彩霞闻言抹了把头上的汗,高高兴兴跟在郑早春身后去了他家。
  到了地方,彩霞看到郑早春的那一小方地里的生菜都被太阳烤得蔫蔫的了,于是自告奋勇帮他浇菜地。
  “郑老师你知道吗,今天我路过村委会的时候看到村里来了三个好奇怪的人,穿的好象上次来我们村投资的大老板。嗬,那大高个,看着我都怕得慌。也不知道他们来干啥的……”浇地的时候,彩霞跟郑早春闲聊起来。
  郑早春正把土豆从麻袋里倒出来铺在地上挑选,听到彩霞的话嗯了一声,“估计也是来投资的吧,这是好事呀,他们来投资,乡亲们就能多赚点钱了,孩子们上学的条件也能改善一下了吧。”
  “是呀,真希望他们多多地来投资我们村,最好还顺道给我们把路修通就好了!”彩霞开心得把水瓢高高举起,洒落的水花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哈哈,对的,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就是这个理。”郑早春被彩霞欢乐的情绪感染,弯弯嘴角会心一笑。
  彩霞扭头的时候正巧看到了郑早春的这个笑脸,就像是暑气蒸腾的烈日下忽然吹起的一阵飒爽的清风,彩霞瞬间迷了眼。
  “郑老师,你笑起来真好看……”绯红一路从姑娘的脸上爬到了脖子根。
  “啊?有吗?大家笑起来不都一个样?我觉得彩霞你笑起来也很好看啊。”郑早春不介意地用手背蹭了蹭鼻头。
  “真的吗?郑老师,你真的觉得我……笑起来好看呀?”彩霞站在菜地里低着头扭扭捏捏地问道。
  但话音刚落还没等到郑早春的回答,她眼角余光就瞄到篱笆那边好像站着个人,定睛一看,来人居然是中午在村委会看到的三个人中的大高个!
  “郑老师……”彩霞唤了声就一把将水瓢丢在地里,转身往郑早春的小屋跑。
  因为瓜藤架子的遮挡,从郑早春的角度看不到菜地那头发生的事,此时他正一脸疑惑地看着突然躲到自己身后的彩霞。
  “嗯?怎么了……”郑早春站起身。对彩霞的反应,他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早春……”彩霞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一声凄凄惨惨的呼唤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郑早春条件反射地望向声音的来源,下一秒他瞪大了眼,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卢昊泽拿着村长画的地图一脚深一脚浅地找到希望小学,绕过教室走到小屋前。菜地那边自己的意中人正蹲在地上对着一摊土豆挑来挑去,距离太远他只能依稀望到那单薄的身躯,因为体位的关系郑早春的脊柱,肩胛透过衣衫清晰可见,而菜地里,曲线饱满的年轻女孩面容明艳,抬手把水洒得老高,银铃般清脆的笑声随风传出老远。忽然不知那边说了什么,女孩的脸突然变成了熟透的苹果,一举一动间小女儿娇羞的神态毕现。
  后来女孩见了他像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一样丢下手里的东西就往回跑,水瓢砸在地里的声音惊醒了卢昊泽,沿着菜地边留出的小路,他紧随其后绕到了小屋正面。刚才落荒而逃的女孩此时藏在郑早春的背后,从他胳膊旁边露出满是警惕的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看到郑早春的正脸卢昊泽的第一反应是他瘦了,瘦的太多了,下巴都尖成了一个锐角,两颊也凹了下去,大概是因为瘦了的缘故,那一双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眼比以前显得更大了,此刻这双眼正直视着自己,卢昊泽仿佛从那深褐色的瞳仁里望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痴痴地沐浴在这久违的目光里无法自拔。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小院里安静地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最后还是彩霞打破了沉默,郑早春感觉到身后的衣角被轻轻拉了拉。他略微僵硬地侧身向彩霞说,“别怕,没事的”。
  “郑老师,他就是我今天在村委会见到的那个大-老-板!”郑早春的话给彩霞壮了胆,她藏在他身后小声地说道。
  卢昊泽眼睁睁的看着郑早春背后的姑娘跟他咬着耳朵,饶是卢昊泽设想了一千种他和郑早春相见的场景,他也没想到会遇到眼前的这种情况。
  此情此景卢昊泽的耳边听到了自己的心啪嚓碎掉的声音,他发现自己像被人捏住了咽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胸中剧烈翻涌的情绪已经快要把他逼疯。
  郑早春惊讶地看着突然开始掉眼泪的卢昊泽,记忆中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卢昊泽哭。他发现他哭起来就跟个孩子一样,嘴唇颤抖不停,眼泪失控地猛往下落,没一会就把胸前洇湿了一小片。望进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郑早春的心头蓦地一紧,他也不知内心的异动从何而来,这似乎藏着千言万语的眼神让他莫名慌张。
  在郑早春愣神的时候,他身后的彩霞已经被卢昊泽哭得心里毛毛扎扎的了,她迅速决定一会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去到村里喊人来救郑老师,郑老师这身板肯定打不过对面那个长得像熊一样的男人……
  卢昊泽几次想开口都被自己的眼泪打断,他像一只溺水的鱼张着嘴。早春,求求你说点什么吧,卢昊泽心中乞求。可惜此时此刻再一次证明了两人的脑回路从来没搭上线过。
  最初的惊讶过后,郑早春面上的表情慢慢缓和了下来,他垂下视线,复又蹲下身去继拾掇捡土豆!
  目睹这一幕的卢昊泽哭得更厉害了。
  “彩霞,这土豆你拿着,我还有点事,就不多留你了。”收拾好袋子之后,郑早春转身把篮子交到彩霞手里。
  “诶,好…郑老师,用不用我喊两个人来给你帮忙?”彩霞说着还明明白白往卢昊泽那边使了个眼色。
  “不用,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张大伯他们该担心了。”郑早春走到水缸边,想要打点水洗手,收拾土豆收拾的他满手满身的土。彩霞见状赶忙跟上去舀了一瓢水给郑早春冲手。
  “老师,真不用我找人帮忙?村口的王哥这会儿应该在家的……”彩霞还是觉得不大放心地嘀咕,她总觉得那男人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真的不用,谢谢你的好意了,快回家吧。”郑早春嘴角勉力勾起一个的弧度,他不想让彩霞替他担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二) 下一篇:《不想谈恋爱》 by 九月在户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