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打脸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28.
  郑早春的脚休养了快一个月才好全,这天周六,他吃完早饭又要往阁楼走时,卢昊泽叫住了他。
  “医院?我没生病为什么要去医院?”郑早春显得很警惕。
  “不是说你生病了,这不是离你出院快半年了嘛,我们只是去复查一下,医院那边我都预约好了,几个检查一做很快就回来。”
  郑早春将信将疑地跟卢昊泽去了医院,当看到核磁共振的检查项目时瞬间变了脸色。
  “我能不能不做这个……”郑早春强自镇定。
  “怎么了?就是个头部核磁,别怕。”卢昊泽搂了搂郑早春的肩膀,想尽可能安慰安慰他。
  “我已经好了,没事了,能不能就不做这个了……”郑早春还想再坚持一下。
  “很快的,就闭上眼一会就结束了,你可以的。”卢昊泽鼓励到。正好这时护士出来叫到郑早春的名字,他把他往入口处轻推了一把。
  郑早春花了很大的心力克制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顺着技师的指示,躺到了检查床上。耳边是机器运行的轰鸣声,头顶一个红灯不停在闪,郑早春认命地闭上眼,罢了,就这样吧。
  卢昊泽站在门外等,没一会检查室的门就开了,可郑早春没有出来,他跑到门口一看,原来他跟技师站在检查室里聊了起来。
  “……好,我明白了,谢谢你。”等卢昊泽走近,只听到郑早春的这句话。问他跟技师在聊什么,郑早春却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快步离开了放射科。
  “诶,你倒是等等我啊……”卢昊泽正欲追上去,忽然背后有个声音喊住了他。
  “昊泽?”
  卢昊泽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瞳孔一缩,无比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
  “魏玉?”
  “昊泽,真的是你!太好了!你是我回国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呢!”魏玉高兴地拍了拍手,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回来了?”卢昊泽问。
  魏玉闻言垂下眼睑淡淡摇了摇头,“说来话长了,在美国的第二年我就发现,出国这个决定错的有多离谱。”
  “总之,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吧,说起来也三四年没见了呢。”魏玉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拢了拢耳边的头发,眼波流转柔柔地望着卢昊泽。
  “下次吧,我现在不怎么有时间。”被魏玉这一打岔的功夫他忘了去追郑早春,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好好在停车场等他。
  “诶?好,好的……”魏玉被卢昊泽的拒绝打得有些措手不及。
  “嗯,再见。”卢昊泽掏出手机一边走一边给郑早春按了条短信。
  魏玉望着卢昊泽急匆匆的背影,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卢昊泽,我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卢昊泽在停车场没看到郑早春,他一遍遍给郑早春拨电话,但对面却一直没人接。想着人应该还没有跑远,卢昊泽围着医院找了一圈,最后在医院对面的广场上看到了他想找的人。
  “在干嘛呢?都不接电话。”卢昊泽小跑到郑早春身边,声音还微微带点喘。
  “啊?手机!对不起,我没听到。”郑早春放下手里的东西,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明晃晃的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在给人画画呢?”卢昊泽留意到郑早春身边的画本和铅笔,以及不远处一个牵着气球的初中生模样的男生。
  “嗯,这是他的画本,我路过的时候看到他在画街景,就跟他说了两句,然后他就拉着我给他画肖像……”郑早春解释道。
  “哦,画的不错呀!”卢昊泽歪头看了看画本上的人,美术欣赏他不行,单纯就是觉得画的挺像挺真而已。
  “小哥哥,怎了不画啦?你要回家了吗?”这时当模特的少年跑到两人身边问。
  “呃……”郑早春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卢昊泽,他应该是来找自己回去的吧?
  “没事,你画,我坐着等你。”卢昊泽坐在了郑早春身边的长椅上。
  “好。”
  “好嘞!”
  要是让卢昊泽在心里评出最喜欢郑早春的瞬间,他画画时的样子一定能排进TOP5。卢昊泽这个方向正对着郑早春,可以大大方方肆无忌惮地打量他。头发碎碎的软软的,喜欢;眉头左边比右边多了一小撮,喜欢,眼睫毛长长的密密的,喜欢;眼睛专注有神,像是总有细小的光芒不停闪烁,喜欢;鼻子小小挺挺的,喜欢;嘴唇稍稍抿在一起,平添一份可爱,喜欢……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你什么时候再给秋秋和我们画幅画呗!”真想把你画画的样子用相机拍下来。
  “我不会画小孩……”郑早春有些为难地说。
  “上次不是画的挺好的?”卢昊泽干脆作到了郑早春身边。
  “画的不好,不会画……”郑早春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
  “太谦虚啦,不要对自己要求这么苛刻嘛!”卢昊泽搭在椅背上的手竖起来正想摸摸郑早春的头时,他忽然站起身朝那少年走去,两人指着画讨论起来。
  “小哥哥,你画的真好,不愧是美大的学生!”少年对郑早春的画赞不绝口。
  “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去美大的。”
  “嗨,我不行,我爸妈想让我去读金融。怎么办啊,我很喜欢画画的……”少年无比惋惜。
  “那再跟你父母商量商量?”郑早春皱着眉想了半天。
  “估计难。总之小哥哥你先给我留个电话吧,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约画展啊写生啊什么的。”少年掏出手机准备好记录。
  “我不记得我的号码,要不你用我的手机打一个吧。”郑早春把手机拿出来递给少年。
  “好呢!”
  卢昊泽走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说拜拜了。
  “完事了?”
  “嗯。”
  “那孩子刚才问你要电话了?”
  “对,说以后想约我一起画画。”
  “哦。”卢昊泽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去报绘画班还来不来得及……
  要不要报老年绘画班还没个定论,第二天卢昊泽上班的时候,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被落地窗边站着的一个窈窕的长发背影吓了一跳。
  “是你。”那人听到声响转过身,原来是昨天在医院遇见的魏玉。
  “昊泽,我这么早来没有打扰到你吧?看到你的办公室,我就觉得特别怀念。这个,是我们去夏威夷玩的时候买的纪念章吧?还有这个,是去日本的时候买的扇子,还有这个存钱罐……”魏玉踩着高跟鞋,竹筒倒豆子一般在卢昊泽的办公桌后面指来指去。
  “你有什么事吗?”
  “真过分,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魏玉款款向卢昊泽走过来,涂着酒红色甲油的手指缓缓拂过卢昊泽的侧脸,“我很开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卢昊泽挑了挑眉毛,魏玉挨的他太近,她身上的香水味和她喷在他脸上的气息都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本想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谁知刚一动就被魏玉发觉,于是她干脆直接跨了一步贴到了卢昊泽的身上。
  “你躲什么躲?我有那么可怕吗?”魏玉的脸在卢昊泽的眼前放大,带着美瞳的眼睛黑黝黝地盯着自己,卢昊泽心里有些堵得慌。
  “咳咳,我不习惯离得这么近。”卢昊泽抓着魏玉的肩膀,把人推开。
  “好吧好吧,不逗你了,我今天来是真的有事要找你帮忙的。你看我刚回国还不到一个星期,现在还住在酒店里,你有没有认识租房子的中介,我想先租个房子再慢慢打算。”
  “这种事你出去找秘书说就行了,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卢昊泽说。
  “不嘛!秘书又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房子!”魏玉嗔怪道。
  “那我也不知道啊!”卢昊泽不耐烦了。
  “昊泽,从你进来到现在,跟我连话都没还没说几句就这么敷衍,”魏玉突然正色道,“虽然我们分开了好几年,但是我这几年一点也没有变,我看你也没变不是吗?你看你还留着我们一起买的那些可爱的纪念品,所以你能不能对我再温柔一些,就像以前那样……”她一边说一边牵起卢昊泽的手抚摸。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一) 下一篇:《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