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打脸

 第1章 第一章

  1.
  “我已经找人算过了,这个孩子必须在今天晚上八点钟出生。“
  “你记着到时候去找医生开催产素。”
  “要是耽误大师算的好时辰,我饶不了你!”
  高大的男人扔下这几句话后十分迫不及待地转身就打开门出去了。
  中间床上躺着的产妇,不,产夫才对,在左右两床病人和家属愕然惊诧的打量中,羞愧地低下了头。
  郑早春在听到这句话之前,已经忍受了整整三天的宫缩阵痛了。预产期早已过了十天,为了推迟出生到卢昊泽规定的时间,郑早春只能每天像被翻面的乌龟一样躺在床上打着保胎抑制宫缩的点滴。他想不到,这短短的三天竟比他之前怀孕的九个月都要漫长。
  看了一眼时间,上午九点十六,离卢昊泽规定的时间还有将近十个小时,又一阵密集的疼痛袭来,郑早春靠回床上,双手颤抖地抱紧硬邦邦的肚子。不理会左右朝着自己越来越大声的嘀嘀咕咕,他看着头顶的灯,眨了眨眼睛。
  郑早春忽然有些恍惚。
  从在餐馆吧台第一眼看到卢昊泽之后,日子就过得无比飞快,似乎前一秒还在为给卢昊泽添水时闻到那人身上的香水味而心动不已,下一秒自己就已经躺在医院里临盆在即,至于中间发生过什么,竟是难以想起了。
  “54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的家属跟我们说了今天可以生了,夏医生的意思是下午你就挪到待产室去,打催产素时我们要在时刻监测胎心。”护士推门进来,轻轻掀开一些被子一边用多普勒听胎心一边对郑早春说。
  “呃,好的,谢谢你。”郑早春嘴唇颤抖,短短一句话,换了三口气才说完。
  小护士看到他这个样子,心疼的不行,从兜里掏出一个手帕给郑早春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见过没文化的家属没见过这样的,这孩子要出生,还非要拦着等什么好日子,丝毫没考虑到“母亲”的感受,那是实打实的疼啊!
  “你快别说话了,省省力气,你今天也吃不了东西,一会等夏医生开好医嘱了我就来给你打营养针。晚上还有场硬仗打呢。”
  郑早春刚想对小护士微微笑了笑,又被疼痛逼得咬紧了牙关。
  再等等,再等等,宝宝我们再等等,等晚上,我们就能见面了。郑早春心中默念,可惜孩子并不买账,足月的宝宝胳膊腿已经很有些劲了,这个月份上,他随便伸伸胳膊伸伸腿都能让郑早春难受好一会。
  本以为可以赶上卢昊泽指定的时间,可偏偏事与愿违,从七点到十点,宫口始终开不到能生的大小。
  迷迷蒙蒙间郑早春断断续续听到卢昊泽在待产室门外跟医生吵架。
  “你这什么医生?!生不下来不知道拉去破腹产啊!在这里等什么等?!耽误我的时间!顺产就是麻烦!哼!我不管!同意书呢?给我同意书,我签字,你们送他去剖妇产!现在,立刻!什么?我没法签字?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里砸了?我花了这么多钱你跟我说我做不了主?!”
  待产室里因为郑早春毕竟是男人,小护士早就体贴的给他支了个屏风,这会帮他挡住了众人好奇探究的眼神。
  夏医生拿着病例夹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外面那个说要剖腹产,但是他不是你的法定家属,所以还得由你决定了。”
  “对不起,医生,给您添麻烦了……我,我来签字。”郑早春颤抖得伸出手,在剖腹产同意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我已经通知手术室准备了,一会就推你下去,再忍忍,一会就好了。”夏医生看到郑早春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也是有些于心不忍,这几天把这家的情况冷眼看了个大概,外面那个无情无义只把他当生产的工具,不过里面的这个倒情深得厉害。哎,作孽啊作孽。
  女儿终于在23点36分出生了,在郑早春意识都有些涣散的时候,他听到了孩子响亮的啼哭声。
  “赫,哭声这么响,真是个强壮的小姑娘。”助产士一边给婴儿擦掉身上的油脂一边熟练得把孩子抱好。
  “我,我能看看吗?”手术还没有结束,伤口还在一层层缝合,郑早春偏过脸问。
  “可以啊,诶呦,一听到,妈妈的声音就不哭啦?好宝宝~”助产士把小床推到了郑早春头旁边。
  郑早春道了声谢就把头努力偏过去看。
  小宝宝刚刚哭得厉害,现在还一抽一抽哼唧唧的,闭着眼睛小脸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看到小小的襁褓郑早春突然落下泪来,在这一刻,之前所遭的一切罪仿佛都变得不足一提。
  孩子,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被三次元生活的人和事弄的十分曹心,各种无力,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事讲出来(在上一篇几乎要坑掉的情况下又开新故事我……控几不具鹅只几啊……)
  就是那种干巴巴的讲故事的套路,跟微博上说的大纲文很像,我觉得……就是我没什么文笔可言(好像以前有似的……)
  计划一两万字内讲完,每一章也就一千来字,估计等下一个休息日估计就能写完全部了。(忽然觉得蛮开心诶)
  最后,感谢你的阅览支持,鞠躬~
 
 
第2章 第二章
  2.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郑早春出院回到了卢昊泽的家。从怀孕最后几个月,郑早春就被接来住在了这里。
  一听到动静,平日家里做饭的老保姆就急忙从厨房里迎了出来。卢昊泽打头后面跟着抱着孩子的月嫂,两人进门径直朝给孩子准备好的婴儿房里走去。郑早春落在最后,一手拖着个箱子,胳膊上还挎着个大袋子一步一步慢慢跨进门来。
  “这,”老保姆本来想追上去看看孩子,可见到郑早春的样子,还是赶紧上前把他手上的东西接了过来。
  “老板也真是的,小郑你身体还没好呢,就让你提这么多东西。”老保姆实在看不过眼。
  “没事,周阿姨,我挺好的。”
  “好什么好,肚子上开那么大的口子,这才第几天呢,伤口怎么可能长得好。东西都放这里你快去坐下。午饭我快做好了,饿不饿?饿的话我先给你盛碗汤先垫垫肚子。”
  “不用了,还不是很饿。”周阿姨话里的关切让郑早春心里一暖,他笑了笑回答道。
  周阿姨把行李归置好后,望见郑早春直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望向婴儿房的方向时,眼神流露出些许渴望来。周阿姨看着他这个样子心中发酸,走进厨房盛了碗鱼汤端给郑早春。
  “周阿姨,这是我请的月嫂孙姐,她以前是上海那边出了名的金牌月嫂,从来就只带有钱人家的孩子。这次也是好不容易才托了关系把她请来的。以后她说什么,麻烦你都配合一下,想吃什么你也帮忙做做。”卢昊泽走到客厅对周阿姨说。
  又不是她生的,她也不用给喂奶,做什么要给她做吃的,周阿姨心里不满,面上还是点了点头。
  “我都还没吃饭呢,你在吃什么?”卢昊泽瞥见郑早春端着碗小口小口喝着就气不打一出来。忙他的出院忙了一早上,他到现在还空着肚子一滴水未沾呢,郑早春倒直接吃上了。
  郑早春闻言赶紧把手里的碗放下,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来。“鱼汤,你喝吗?我去给你盛。”
  “哎呀,本来就要开饭了,这是我今天一早去买的鱼炖的汤,用我老姐妹说的法子做的,不知道好不好喝,所以就先让小郑喝喝看。老板,要是孩子安顿好了的话,喊小孙一起出来吃饭吧。”周阿姨看到郑早春微微佝着腰,手虚虚抚在腰背,明白他估计是扯着伤口了。
  “嗯,我去看看。”卢昊泽冷着脸转身走了。郑早春小心翼翼呼了口气。
  席间月嫂为了博个存在感,可劲说着孩子的事情,可惜卢昊泽沉默吃饭并不接话,郑早春也不敢说什么,周阿姨则故意不想给她脸,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说着说着月嫂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一顿饭吃的气氛诡异的很。
  饭快吃完的时候孩子醒了开始哭,月嫂一听放下碗筷就进了卧室,这一点倒还挺有职业素养。
  “好啦,我们吃饱饱啦,来看看爸爸妈妈。”月嫂把吃饱喝足眨着眼睛到处瞄的孩子抱了出来。
  “我看我有必要强调一下,这里没有什么妈妈,郑早春你以后要跟着周阿姨和孙姐喊她大小姐。听到了吗?”卢昊泽一边擦嘴一边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遇见你 by 998 (三) 下一篇:《你不说我是替身吗》 by 本宫梓童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