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听说阳光曾来过》by 昔华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第1章 Chapter 1

  人迹罕至。
  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许信阳仍然还没有走出这片雾霭沉沉的松柏山林。
  经过昨夜一场毫无预兆的风雪,原本广阔无人的柏油大道如今却铺了一层厚厚的,恍如棉絮般柔软的细白霜花,轻轻一踩,发出“咯吱咯吱”的清脆响声。
  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毛呢大衣,勃颈处围了一条洗得发白的烟灰红格子围巾,但还是阻挡不了迎面而来的寒意。
  斜挎在肩膀上鼓得胀胀的黑色公事包更是压得许信阳的後背微微的佝偻。只见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白茫茫的前方,小心翼翼的跨去。
  日暮苍山,风止雪静。
  氤氲的暮光中仍然透着一股刺骨的寂冷。
  行走於苍茫雪地之中的许信阳,微微的缩着脑袋,红扑扑的脸蛋几乎埋在了围巾之下,丝毫看不到他脸上迷茫的表情。
  走了好一会,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缓缓的低着头,伸出双手轻轻地摩挲,然後又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以此温暖冻得通红发麻的双手。
  冰冷的空气一接触温热的气体,瞬间化为一缕飘渺的白烟,渐渐的消失於悠悠天地。
  他抬起头,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右手,一双幽深清亮的黑色眼瞳正深深的凝望着从指缝间静静流淌下来的微弱光芒。
  他想伸手握住,但却无能为力。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天若有情,心如长河。
  这短短的八个字,忽然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的脸色顿时一怔,肩膀微微的颤抖,就连高举的右手也无力的滑落了下来。
  他垂下头,黯淡的目光呆愣的盯着脚下白皑皑的积雪。
  眨眼的一瞬,又猛然的抬了起来。
  他对着阴沉的天空无声的轻叹,嘴角轻轻一抿,苍白的笑了笑,还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轻轻的耸了耸肩,继续朝着未知的目的地走去。
  顾家老宅。
  从衣兜中掏出一张整齐折叠的黄色便利条,许信阳静静的低着头瞅着上面这潦草的字迹。一笔一划,虽说是自己亲手而写,但却不明白为何而写。
  他又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仔仔细细的打量四周荒芜萧条的山景,心里不禁“咯噔”一跳。
  传说中的顾家,真的是在这麽一个偏远冷僻的山林之中?
  又走了十来分钟。
  天,还是那麽的阴沉,路,还是那麽的漫长。
  好不容易的爬到了半山腰,眼前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
  分岔的两条小道硬生生的撞进了许信阳黑白分明的眼瞳之中。
  只见左侧是条康庄大道,宽阔笔直,而另一条却恰恰相反,是条羊肠小径,窄小蜿蜒,几乎隐没於山间林木。
  倘若不仔细一看,还真真的不容易察觉。
  他左顾右盼了好一会,最终,目光还是停驻在那条曲径通幽的小道,仿佛那里有什麽东西深深的吸引着自己。
  他轻轻的侧身走了过去,缓缓的踏上了第一个石阶。
  一个,两个,三四个……
  不知爬了多少个石阶,一道黑色的镂花铁门忽然从他眼前出现,生生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站在门外的他,伸出右手缓缓地靠近,刚一轻触,一股惆怅的冷意顿时扑面而来。
  他赶紧的收回了手,眼光一低,发现栏杆上面还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铁索。
  锁扣处尽是斑斑锈迹,甚至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花。
  感觉,荒废已久。
  透过栏杆的间隙远远的望去,前方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
  “许先生——”
  说话的是一名年逾六十的老伯。
  只见他不畏寒冬,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整洁优雅,乍眼看去,甚至有种来自於英国贵族的复古韵味。
  他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布满皱纹的脸颊因为喘息而显得略微的泛红。他一双沧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身前的许信阳,心里却暗暗的颤抖着。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轻轻的打断:“这、是什麽地方?”
  见许信阳朝着铁门的方向望去,眼神中还透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他的脸色不禁一怔,眼梢处的皱纹更是紧了三分。
  他回过了头,眼睛静静的注视着镂花铁门内一直向上蜿蜒的石阶,似乎回忆着什麽,声音不紧不慢,轻轻的感叹道,“……这,是顾家的一处别屋,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了……”
  许信阳边安静的聆听边轻轻的点着头,但眼睛却依然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前方。
  为了避免这个话题的延续,老伯赶紧的回过神,好生的提醒:“许先生,少爷他,等你很久了……”
 
 
第2章 Chapter 2
  顾宅。
  说它是一座宅子,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古堡。
  放眼望去,只见铺了一层厚厚的,乳白色霜雪的尖塔屋顶高耸入云,傲对碧空。
  褐红色的墙壁,大概年久失修,露出了一大片青灰色的泥砖,甚至被流逝的时光无情的刻画了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斑驳痕迹。
  暗绿色的蔓藤枝条,蜿蜒盘旋,向上延伸,枯败凋萎的蔷薇荆棘更是爬满了二楼的窗户。
  欧式的镂空铁门徐徐的往内开启。
  许信阳却愣愣的杵在门边,一动不动。
  他缓缓的抬起头,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瞳正凝望着眼前一览无余的欧式庭园。
  大概是下雪的缘故,四周几乎呈现一片白茫,就连庭院中间的喷水池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花。
  不知道为什麽,从踏进大门的那一刻起,心里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深沉的,抑郁的……甚至沉重得无法呼吸……
  一直萦绕於心口之中,难以挥去。
  “许先生——”
  回头一看,见许信阳纹丝不动,眼睛一直远远地注视着,徳叔的心也隐隐的抽动着。
  “……”
  怔怔的回过了神,许信阳猛然发现自己略有失礼,身体不禁轻颤了一下。他匆匆忙忙的小跑过去,看着徳叔的眼睛一直使劲的盯着自己,脸蛋不由自主的微微泛红,甚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瞅着脚下凹陷於雪地中的破旧皮鞋。
  徳叔瞥了他一眼後,也没说什麽,只是沉默的转过身继续向前走,搞得许信阳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亦步亦趋的紧随他的身後。
  刚走进了大厅,许信阳不禁吃了一惊。
  这里比想像中还要空旷。只见客厅中空四层,一盏五彩的水晶吊灯从天花板垂落下来,恍如夜空中的璀璨明星,耀眼夺目。一阵阴风不知从何而来,轻轻的晃动了吊灯下的水晶片,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本应该如乐曲般优美动听,但在如此冷清的厅堂中,却显得阴深可怖。
  许信阳边走边四处张望,“徳叔,这麽大的一个家,怎麽这麽冷清?其他人呢?”
  随口的一句问话,看似风平浪静,底下却暗涌四起。
  “家?”
  这个字眼似乎暗暗地颤动了徳叔的心,但为免被许信阳察觉到,脸上的表情却依然丝毫不变。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这、只不过是顾家其中一间屋子,而且,还是老城区的房子,他们都不太愿意留在这儿……”他顿了一顿,继续补充,“许先生,这儿就只有我和少爷两人,如今你来了,或许就不会显得那麽的冷清,况且,人少也有人少的好,毕竟也没有太多的规矩,但,就是有一点,少爷他好静,不太喜欢有人打扰,你……你平时注意点,就可以了。”
  绕了老半天,终於走到了三楼。
  往左一转,再向前四五米,就是第二个房间。
  徳叔颤巍巍的从衣兜中掏出一串古铜色的钥匙,“吱吱呀呀”的开了门後,他就把钥匙取了出来递给了许信阳,“许先生,你暂时就先住在这个房间,里面都备好了些生活用品,以及换洗的衣物。倘若,你还有什麽需要,就直接告诉我,我就住在你的旁边。还有,这把钥匙你就先拿着。”
  随口应了一声,许信阳探头瞧了一瞧,里面收拾得很乾净,就连床单被褥都是清一色的白,感觉冷冰冰的。
  “没什麽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眼见徳叔准备转身离开,他着急的追问:“徳叔,我、我什麽时候可以见顾少爷?”
  徳叔淡淡的说道:“许先生,你长途奔波累了一天,不如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会去回禀少爷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36计 by 时间煮红薯 (三) 下一篇:《听说阳光曾来过》by 昔华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