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从良记 by 噗噜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现代

 

 第十一章

  雪莱用美色镇压住了郝帅,万圣节的事情就此点到为止。不过即便如此,雪莱还是能够感觉得到郝帅的介意,虽然对方不再提起这件事,但仿佛是落下了心结,从此以后,雪莱白天总能收到郝帅若无其事的微信,不是问问他起床了没有,有没有好好吃午饭,就是告诉他自己快要下班了,晚餐可以买些什菜。
  雪莱觉得挺有意思,老实人居然还学会查岗了。
  他知道郝帅没什么金主的自觉,到现在为止对自己的身份都没有一个通透的了解,所以认知有误,把交易当成了恋爱。他这样查岗,应该是担心自己出去玩的时候被人欺负,或者受到其他更优秀的吸引,移情别恋。雪莱自认不会受人欺负,也没有“**”的兴趣,所以面对郝帅的查岗,还是无奈,生气倒不至于,最多是有些苦恼,因为郝帅盯他盯的紧,他赚零花钱的机会就少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展示在橱窗里,却不能买下来,这种生活雪莱可以忍耐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但长此以往,被压抑的购物欲随着时间持续膨胀,他的脾气也不自觉渐渐变坏。
  郝帅感觉到了雪莱的焦躁,最近雪莱经常毫无理由的忽然发起脾气,然后过一会儿又主动过来认错——如此反复,脾气发的没道理,认错也认的并不走心,仿佛只是为了制造争端消耗j-i,ng力似的。他不知道雪莱这是怎么了,想来想去,决定赶在元旦前夕用掉年假,带他去香岛度假散心。
  香岛是很多老电影的取景地,郝帅带着他品尝街头小吃,游览那些电影里出现过的景点,察言观色的哄着雪莱。雪莱一开始表现的兴致缺缺,不过一天之后,大概是受到了新环境的感染,情绪渐渐有了起色,终于笑容开朗。他们在香岛度过了四天三夜,最后一晚在维多利亚港跨年欣赏烟火。
  在周围众人的倒数声中,他们看着烟火窜上天空,炸开又散落,在天幕和海面留下绚烂的色彩。人潮拥挤,郝帅从后方抱着雪莱,把他圈在怀里。整个港口人声鼎沸,想要交谈非得声嘶力竭不可。郝帅低头吻了吻雪莱泛红的耳尖,贴着他的耳朵说:“莱莱,新年快乐,我爱你。”
  雪莱没听清,转过身面对面的看着他:“什么?”
  郝帅看着他笑,用手掌捂住他冻凉了的脸颊。
  雪莱被他捧在手心里,眨了眨眼睛,翠色的瞳孔中光华流转。忽然抬手搂住了郝帅的脖子,他大大方方的一笑,在人群中央高声喊道:“哥哥,我也爱你!”
  他声音太大了,周围有人看了过来。
  郝帅面孔因为窘迫而微微涨红。
  雪莱攀着郝帅的肩膀踮起脚,袖口因为他这个动作向上缩去,露出了一截皓白的手腕,以及手腕上一只崭新的卡地亚MC镂空表。在三三两两的好奇目光中,雪莱吻住了郝帅的嘴唇。
  郝帅虽然是个gay,但从未想过要高调的表明什么,他平庸又普通,低调的近乎乏味,总是被相亲对象嫌弃缺乏情趣。被雪莱吻住的那一刻,他心脏重重一跳,呼吸都快要停滞了,听到他们周围逐渐爆发出尖叫与口哨声。
  雪莱却置若罔闻,继续动情的吻他。
  郝帅僵硬了两秒,随即便紧紧回抱住雪莱,热切的回应他。
  两人分开之后,雪莱眼睛微微有些s-hi润。他牵着郝帅的手挤出人群,急匆匆朝不远处他们下榻的酒店走。郝帅看他一路走的横冲直撞,不由出声劝道:“你走慢一点,小心撞到人。”
  雪莱却是不肯放慢速度,他声音轻快的说:“不行,我们得抓紧时间回去打新年第一炮——你快点呀!”
  之前的不愉快全都消失了,雪莱又恢复了从前甜美可人的样子。他被郝帅托抱在怀里,抵在落地窗旁边的墙上肏,双腿微曲的垂在郝帅腰侧,随着对方汹涌的顶撞一晃一晃。
  “哥哥,我是不是很聪明?”雪莱的声音又轻又甜,像融化了的蜜糖:“我就猜到,你会说爱我。”
  郝帅压下去吻他,喘息着沉声夸奖他:“对,莱莱最聪明……我的心思,你都知道。”
  
  两人和好如初返回深市。日子逼近年末,公司事务繁重,郝帅元旦假期结束之后,回到公司继续上班,比以前更加忙碌,常常要加班应酬。雪莱一个人在家中自娱自乐,倒也落个偷懒清闲。两人虽然聚少离多,可相处融洽,似乎要比先前还甜蜜和睦。
  雪莱轻轻松松的过了几天,忽然接到罗姐的电话,说居同尘遇到了点儿麻烦,让他过去一趟,帮忙把人带出来。
  这时正是下午两点多钟,雪莱刚起来没多久,还在刷牙呢,脾气不好,当即回绝道:“我不去。这关我什么事?俱乐部里的保镖呢?”
  罗姐道:“我的小祖宗,我让保镖过去接人,不是明摆着得罪客人吗?我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反正你现在也闲着呢,帮帮忙,去把同尘带回来,算姐姐求你了好不好?”
  雪莱“呸”了一声,把牙膏沫吐进洗脸池里:“你让别人帮这个忙吧,我跟他不对盘。”
  罗姐严肃了语气:“沙雪莱,你搞搞清楚,你现在虽然被人包了,但他不可能包你一辈子,你终究还是俱乐部的人,要回到老娘眼皮子底下的。你以为你现在有人护着,翅膀硬了,就可以造反了?做人要往后看,有种你以后别来俱乐部上班,否则老娘……”
  雪莱不耐烦的打断她:“好好好,我去接他,啰嗦什么呀,烦死人了。”
  罗姐哼了一声:“我把地方发给你,你动作快点。居同尘现在还没开苞呢,要卖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卖了,你赶紧把他领回来,知道没有?”
  雪莱挂断电话洗漱换衣,从冰箱里拿个了面包,然后便出门去了罗姐发来的那个饭店。
  居同尘被他的一个熟客带出去应酬饭局,好像是陪什么导演投资人吃饭,结果吃着吃着被投资人看上了,不放他回来,那话里的意思,是想要领他回去。居同尘一直被逼灌酒,眼看情形不妙,便借口上厕所向罗姐打电话求助。罗姐还指望拿居同尘的初夜卖个好价钱,但又不想得罪贵客,所以不敢轻易动用保镖,转而向雪莱这边打电话。
  雪莱是难得的聪明人,看的又开,就没有被占便宜的时候,让他出面办事,罗姐还是比较放心的。
  坐在出租车上,雪莱一边啃面包,一边给居同尘发消息联络,不过居同尘那边一直没有回应,估计是被纠缠的抽不开身。他正准备退出界面,忽然郝帅发了一条消息过来,是问他有没有起床。
  “起了,在吃早饭呢。”他回复。
  郝帅给他发了条语音,叮嘱他要好好吃饭,别偷懒只吃酸n_ai水果。
  雪莱回道:知道了,你今天还加班吗?
  郝帅说:“要的,晚上有饭局。”
  雪莱又跟他聊了两句,看快到饭店了,便结束了对话,点开支付宝准备付车钱。
  与此同时,隆裕的市场部经理办公室里,郝帅退出聊天软件,给屠思睿打了个电话,想要问对方借一下紫瑾会的会员卡。
  紫瑾会是深市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坐落湖边,环境高雅,包厢都是别墅庭院式的,很适合宴请贵客,只是价格有点贵。郝帅今天要请一个经销商吃饭,对方定了这个地方,他当然只能作陪
  屠思睿听他说了缘由,有点不好意思:“算了吧,我这卡等级不高,只能打九折,主要是积分,跑一趟还不够麻烦的。”
  郝帅说:“没关系,九折也行,你现在过去你们公司找你。”
  屠思睿觉得没必要,调侃他:“不会吧,你现在抠成这德行了?九折的卡都要?”
  郝帅笑了笑:“前阵子去香岛玩了一趟,最近手头有点紧。”
  屠思睿奇怪道:“香岛咱们大学的时候不是早就去过了吗?还有哪儿没玩过?你又不是老娘们,还专门去香岛shopping啊?”
  郝帅说:“带雪莱去的,给他买了点东西。”
  屠思睿皱起眉头,语气渐渐严肃:“你给他买什么了?”
  郝帅一开始不想说,但禁不住屠思睿追问,只好坦白道:“也没买什么,就给他买了一只表。”
  “一只表?什么表?多少钱?”
  郝帅沉默了一会儿,低声报出数字。
  屠思睿大吃一惊,惊声骂道:“你他妈疯了吧?快四十万买一只表,还送给俱乐部里的少爷?你当你自己富二代啊?!”
  郝帅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好脾气的笑道:“我又没花你的钱,你激动什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从良记 by 噗噜 (一) 下一篇:安安 by 噗噜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