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烟灰 by 风弄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现代

 第一章

 
  ---------------------------------。
 
  其实不是很漂亮,只是。。。。。。。。当他凝视你的时候,你会有想哭泣的感觉。
 
  -------------------------------------。
 
  “非欢,老板出来了。”
 
  对讲器中传来同组的童平的声音,非欢在车里伸伸懒腰,一边抓起对讲器,一边用犀利的眼光注视著正从拐角处出来的一个瘦高男人: “我看见了,继续监视。”
 
  “好象已经开始接触了。” 小少的声音也从对讲器里传了过来: “要行动吗?”
 
  “等一下。” 非欢装作正在低头修理自己半路抛锚的车,警觉的眼光却丝毫没有离开过右边两百米处的两男一女。
 
  身著地盘工人服的男人正张著嘴巴对著路边一个卖菠萝的女人说著什麽,非欢眼看著一包被报纸裹得紧紧的物体被遮遮掩掩地递到男人的手中,冷冷一笑,连手脚都兴奋起来。
 
  “非欢,已经拍好了,完全证物,香港总督都保不住他了。”
 
  知道已经取得了整个交易过程的录象,非欢所有被按捺的j-i,ng神完全释放出来,大叫一声: “行动!” 率先从藏身的车後冲了出去。
 
  “不许动!警察!” 帅气地用枪指向追查多日的毒品卖家,非欢知道不应该泄露自己的得意情绪,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微笑了一下。
 
  同组的夥计一拥而上,团团用枪指著措不及防的三人,训练有素地齐声喊: “不许动!警察!”
 
  又一桩CASE结束!
 
  看著垂头丧气的罪犯用憎恨的眼神盯著自己,是最让人痛快的事情。非欢嚣张地给被送上警车的罪犯一个飞吻,冷冰冰的视线在转到自己同甘共苦的兄弟们身上时瞬间变得温暖起来。
 
  “喂!今晚去哪里HAPPY?” 小少重重撞非欢肩膀一下,以表达又破一件毒品案的欣喜。
 
  非欢先不管他,拿出怀里在行动前被关闭的手机,把它从新打开。
 
  “西环新开了一家KTV,我有优惠卡!” 童平搂上非欢的腰,爽朗地笑著问: “今天这麽高兴,你不会又要逃吧。”
 
  不知道今晚”他”会不会来。非欢耸肩,刚想摇头。。。。。。。。
 
  “他敢?” 组里最暴躁的风鹏装腔作势掏腰後的手铐,嚷道: “先把要叛逃的锁起来再说。”
 
  被兄弟们如此威胁著,非欢只好哭笑不得的举手投降: “好好,不过是去HAPPY,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要把我给卖了。”
 
  “知道就好,你次次死活都不肯去,连我们自己都这麽以为呢。”
 
  “干脆直接卖了当酒钱算了。” 小少出著馊主意,被风鹏在头上敲了一下,呱呱大叫。
 
  一行人嘻嘻哈哈地招了一部出租车,果然疯了一个晚上。
 
 
 
  凌晨2点,终於摆脱坚持要喝到天亮的弟兄。非欢摇摇晃晃,轻轻打著酒嗝,扶著墙壁回到房前。
 
  实在喝得太多了。
 
  非欢困难地甩甩头,想让脑子清醒一点。可是满天飞舞的云彩,却怎麽样也挥不去。
 
  没有倒在电梯里算是好的了。
 
  伸手掏出裤袋里的钥匙,非欢艰难地寻找门上的钥匙孔。
 
  这个。。。。。。。不对,好象不是这把钥匙。。。。。。。。。。
 
  这个。。。。。。。。好象方向错了。真麻烦,为什麽要用四方向的电子锁?
 
  快坚持不住了,非欢无聊地将手里的钥匙顺手一抛,靠著墙壁倒了下去。
 
  先在这里睡一下。。。。。。。。。。。
 
 
 
  “嗒!”
 
  门忽然被人从里面用力的打开。
 
  还没有时间抬头望望开门的是谁,非欢就被人拽著领口,一路从门口扯到屋内。没有稍做停留,又被从客厅扯到浴室里。
 
  “哇!”
 
  一蓬十月里凌晨刺骨的冷水淋在刚刚才因为喝了不少酒而发红发热的头脸上,把非欢冷得跳起来,刹时清醒许多。
 
  “你疯啦!” 非欢大吼著抢过那人手中的花洒,把它扔在一边,象掉进水池的小狗一样抖头发,把水晃得整个浴室都是,然後生气地走进房间,脱去身上的s-hi冷衣服,直接钻进被窝里。
 
  “你去哪里了?我等了你一个晚上。” y-in冷的声音传来,斥责的语气让人听了满肚子的气。
 
  非欢从被子里抬起头,斜著眼睛瞄了一眼。
 
  为什麽有的人,永远都那麽英俊,可以随时都风度翩翩?
 
  那张经常在财经杂志和娱乐小报上占据封面的脸,如今近在咫尺。y-in沈沈的脸色相当不好看,而冷冷拧起的粗眉,也正在说明,他-----------许掠涛,正在生气。
 
  非欢很不顺眼地瞥了这个平日没有敢惹的大人物一下,鼓著腮帮说: “我又不知道你要来。”
 
  “我打了你的手机,你关机了。”
 
  “我正在执行公务。”
 
  深吸一口气,许掠涛似乎不打算继续容忍这个对他无礼的小警察,跨前一步,隔著丝棉被将非欢压在身下: “反正我通知过你,你就不应该出去。”
 
  非欢望著他,悠闲地把头枕在手上,对许掠涛压在身上的侵略行为毫不惊慌,冷笑著说: “我又不是靠男人吃饭的,你要我怎麽样就怎麽样。”
 
  挑衅的态度激起许掠涛的脾气,他危险地扬眉,刚想开口,却被非欢快一步强先。
 
  “我知道!” 非欢做出一个无聊的姿势,打著哈欠: “你又要说,这样倔强的笨蛋,应该用什麽把他的嘴巴堵起来才行。”
 
  看著许掠涛气得七窍生烟的样子,非欢毫不客气地赏他一个白眼: “不要又借口发泄你的x_i,ng欲,我很累了。” 语气一变,冷冰冰的说: “如果你来硬的,以後大家就别想再玩。”
 
  不再理会许掠涛,非欢在被下抽出被许掠涛压住的腿,翻了个身蜷缩著闭上眼睛。
 
 
 
  没想到他真的说睡就睡,被忽略的人一脸不能置信地呆了半晌。
 
  “该死的!” 许掠涛底声咒骂著,悻悻从床上走下来。
 
  真应该学学许录擎,先把硬手段玩够了,再来点柔情蜜意。
 
  没想到英雄一世的许掠涛,不但要为亲爱的弟弟,发挥难得的牺牲j-i,ng神为他暂时代理天平集团的事务,居然还在香港这个小小的地方,碰上了克星。
 
  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
 
  如果是别人,早就把他直接c,ao得哭爹家娘了。可是。。。。。。。。。对象是非欢。
 
  非欢是很有趣的夥伴,够野,够火,够味道。
 
  软的时候连水都比不上他的柔,连最红的三级影星都比不上他的媚;硬的时候连说的每一句话敲起来都铮铮地响。
 
  就象裹了上等丝绸的钢丝娃娃。
 
  现在他们还相处得不错,许掠涛暂时不想破坏。
 
  他掏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喂,文小姐吗?今天的日出一定很美,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
 
  …………………………..。
 
  许家大少爷,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作一个尽忠职守的好警察,老实说,并不是非欢的愿望。
 
  他从小喜欢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看著别人因为他而垂头丧气,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露出招牌的右边脸上单个的酒窝,笑得象只吃到j-i的狐狸。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刺骨 by 酸菜坛子 (四) 下一篇:烟灰 by 风弄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