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大佬归我了 by Lorrant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甜宠 年下 娱乐圈 HE

 第一章 

  苏幕遮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昨晚睡得早,窗帘只拉了半面,九点多钟的阳光大大方方登堂入室,在木地板上烫出一片温暖的亮光。
  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苏幕遮在枕边摸了两把,抓住手机凑到面前。看清楚名字后他坐起来,眯着眼看着地上那块阳光,疲倦地接起电话:“喂?”
  “没起?正好,你别在微博上发声。”仇青的声音极有辨识度,听起来像是正在走路,风风火火的。
  苏幕遮瞬间清醒过来,皱着眉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上,他问:“怎么了?”
  仇青诡异地沉默了,片刻后才回话:“……我在忙,你自己看……反正你别发话就是了。你敢下水我们就翻脸。”威胁罢仇青直接挂了电话。
  苏幕遮一脸疑惑地放下手机,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打开微博直接点开搜索主页,果然,两个他极为眼熟的名字一起挂在了热搜榜单上。
  “仇青打郑云”。
  明晃晃的“热”字意味着现在有多少人在手机电脑中点进了这个话题,数据如洪流,将事情一路推上风口浪尖。苏幕遮深吸一口气,转身拿过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点进了具体内容。
  那是一段监控视频。
  看环境是在KTV,视频极为清晰地拍出了仇青的背影和郑云的脸,发视频的人甚至贴心地用红字在一旁解说,从仇青踹开门到两人吵起来,详细得仿佛亲临其境。两分多钟的时候,仇青和郑云好似终于谈崩了,仇青一拳打在了郑云脸上。标准的出拳姿势让苏幕遮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痛,KTV的男男女女惊叫着站起来,纵然监控没有声音,也能想象现场多混乱。
  视频停在仇青转身的瞬间,正脸清晰得洗都洗不掉。
  po主没对打架的理由做任何解释,评论里一片群魔乱舞。两家的粉丝两家的黑、顶着黑的面具的粉丝、顶着粉丝面具的黑,加上真真假假的吃瓜路人,掐得腥风血雨。仇青的黑子多,加上他是打人的那个,掐仇青明显掐得更厉害些。
  大部分人都在猜是抢资源,少部分人猜是感情问题,剩下的则是写出了堪比大型连续剧的故事猜想。苏幕遮点进仇青微博——还停留在上次发歌,没有回应,第一条微博评论直奔两万。再点进郑云的,也没有任何回答。
  苏幕遮坐在床上,只觉得阳光晃眼得很。
  ……上热门的这两个人都跟他有关系。
  仇青,歌手兼演员,苏幕遮在这个圈子里最好的朋友。郑云,歌手,苏幕遮的……前男友。苏幕遮,一个还算有名的词作,站在卧室里,被隔绝在了这场血雨腥风之外。
  他本该是主角的——因为仇青是为了他去打的郑云。
  他和郑云的故事得从三年前开始讲。
  那时的苏幕遮已是个小有名气的词作者:橡树金曲奖连续两届最佳词作奖花落他家;当红电影的主题曲的词是他写的;天后复出,专辑里十首歌八首是他的手笔;总有几个人的社交网站签名是他的歌词。
  年轻而有才,纵然人在幕后,苏幕遮受到的关注一点也不少,甚至专门有他的粉丝团,里面的姑娘汉子一口一个“我家苏老师”。
  彼时郑云还不出名,男团出身的他唱歌不是团里最好的那个。脸虽好但镜头感差,MV都捞不到几个出场,被大众送了个外号叫郑花瓶。微博粉丝几万,有一半是买的僵尸粉。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饭局上。
  苏幕遮为仇青写了首词,仇青那时候的经纪人手下还带着郑云的男团,便带着男团来蹭苏幕遮的面熟。与苏幕遮吃饭的时候,男团所有大男生都恭恭敬敬地与苏幕遮打招呼,只有郑云与他握手时看着他的眼睛,喊他“苏老师”。
  同样三个字,在郑云口里仿佛尤为不同。
  郑云追苏幕遮追了好几个月。他知道苏幕遮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什么书,显然是下过很大的功夫,如此攻势下,苏幕遮自然动心。
  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在郑云过生日那天掉了下来。郑云喝得醉醺醺的,找了代驾来到苏幕遮的小区,按开苏幕遮的门。苏幕遮裹着件浴袍开门,郑云坐在门口地毯上,眼眶通红,委屈得像条犯了错的金毛犬:
  “苏老师,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不可以不要吊着我。你那么好,有才华,有名气,可我什么都没有……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
  写感x_i,ng的东西的人不可能太冷情,话还没说完,苏幕遮心就软了一片,他把郑云搂进来,第二天大大方方告诉仇青他们在一起了。
  如今想起来,郑云当时的话里其实只有一半是真的——因为苏幕遮有名,他想和苏幕遮在一起。
  刚在一起时郑云堪称完美恋人,就算有些小毛病,恋爱脑的苏幕遮也看不到,看到了也觉得可以忍受。
  苏幕遮给郑云在的男团写词,男团解散后又去找人给郑云写专属歌,他亲自填词。相熟的大佬看他的面子,多多少少都拉过郑云一两把。
  郑云长得英俊,唱歌也是相比之下略逊于人而已,有了资源和平台,便渐渐有了名气。
  一年前苏幕遮受邀参加一台综艺节目,主打全能歌手的牌子——又能唱又能作曲又能写词,苏幕遮搭桥把郑云塞了进去。郑云极聪明,懂得如何在综艺里表现自己,加上节目本身做得好,自此一炮而红。
  红了之后郑云极忙,以前他守着苏幕遮给他写词守到半夜,后来忙到十天半月不着家,对苏幕遮也冷淡了不少。
  如果不是那通录音,苏幕遮不知道还要在“郑云很忙该更心疼他”的心情中沉浸多久。
  录音的内容不长。郑云喝多了就大舌头,说话含糊不清,他就用这种苏幕遮非常熟悉的语气,跟那个女孩子说:“我真是直男……苏幕遮有名啊。我现在也有名……冷他一段时间,他觉得没意思就分了。”还有诸如虽然他蹭了苏幕遮的名气,但他也把最年轻的日子用在了和一个gay恋爱上的言论。
  苏幕遮气到好笑。
  他和郑云分了手,郑云开始一直假意纠缠,要苏幕遮给他个理由,苏幕遮直接把录音给他放了一遍。
  大概顾及到名声,又大概是脸皮被揭得太狠,郑云再也没找过他。
  仇青知道这件事后恨不得杀人,先去问了原经纪人,郑云接近苏幕遮到底是怎么回事,经纪人自然不承认跟他有关系,把锅全部丢给郑云。
  这才有了热搜上那一幕。
  苏幕遮洗漱完,拿个夹子把额发夹在头上,重新打开了手机。
  微信里信息比平常多,多是知道内情的圈里人,有的是真心关切,有的是八卦打探,从头到尾看下来,没什么有关事情进展的话。苏幕遮回复了几个关心他的朋友,剩下的装作没看到,退出了界面。
  他给仇青打了个电话,仇青第一遍没接,过了一会打了回来。
  “怎么了,说了我忙……”语气虽然满是不耐烦,但相处多年,苏幕遮自然能听出仇青那一点点心虚——仇青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更不想把苏幕遮拖进来。
  “打得不错。”苏幕遮笑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仇青嘁了一声道:“……早知道今天这么麻烦,我该再补一脚的。”
  苏幕遮不会为了这个生气,仇青这么做是为了他,他何必向着渣男,这时候替仇青解决热搜是最要紧的。
  “好了,公关打算怎么做?”苏幕遮泡了杯麦片,坐在飘窗上一边喝一边开电脑。
  “暂时不回应,看郑云那边怎么说。不做公关也没关系,我黑料不差这一个。”仇青不甚在乎。
  苏幕遮一边刷微博评论一边无奈。
  仇青的微博下已经成了主战场。
  ——仇青所言不虚,他的黑的确多。他乐队出身,长得好看,“唱而优则演”的年代公司捧他演了几部傻白甜偶像剧,故粉丝以十几岁的颜粉小姑娘为主。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粉起来昏天黑地,招起黑来也十分感人。仇青平日说话直白,对不对付的人绝不多应承一句,上综艺都不太配合,还懒得草人设,经常在微博上被黑得乌漆墨黑。
  “郑云不敢说的。”
  苏幕遮输入笔记本密码上微博大号,发现风波竟然已经波及到了他这,有人问他了不了解这件事,还有人在私信里安慰他,毕竟他玩的比较好的两个朋友打起来了。
  可不只是朋友,苏幕遮一边往下滑鼠标滚轮,一边和仇青分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顽固型恋爱 by 安鬼瑶 下一篇:难得 by 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