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夜色妖娆 by 东奔西顾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现代

 夏落落

第一章
  周末晚上,我对着镜子梳妆完毕走出家门,抬手招了辆出租车,的哥本来笑容满面的问我去哪儿,毕竟美女,谁不喜欢啊。听完我报的地名后,便拉长了脸。
  我笑了笑,对于着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自然不会在意。
  有时候遇到年纪大点的的哥,或者该叫“的叔”,还会劝我两句,“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干什么不好啊,非得做这行?”
  这个时候我就会笑容满面的告诉他,“如果我有个像您这样的爸爸养着我,我也不去干这个呀,可惜啊,我没有。”
  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甚至有一种快感。
  其实我不是小姐,只是夜总会的服务生而已,可是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也没什么区别。
  我没有倾国的容貌,没有显赫的身世,也没有不可一世的权利,我只是生活在世俗里的一个平凡女子。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母亲在18岁那年被人QJ,然后便有了我,那个年代的女人没有现在的人这么敏感,一个月没来亲戚就紧张兮兮的用各种工具测距y-inx_i,ng阳x_i,ng。我那迟钝的母亲直到肚子大起来才发现我的存在,已经过了人流的时间,没办法,只能生下来。
  可悲的是,在那个时代,未婚先孕是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指指点点是不可避免的,我一出生就带着母亲的怨恨,自从生下我就没过问过。
  是我那善良的外婆用米汤把我一点点喂大。
  三岁那年外婆也去世了。
  我真正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每天出门,都会被周围的孩子们像打老鼠一样打。母亲更是对我不闻不问。我的童年便在侮辱和咒骂声中度过。
  那个时候中国的义务教育工作搞得如火如荼,母亲被村长叫到村委会谈了半个小时后,第二天我就被送到了学校。
  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没有人愿意和我同桌,如果老师让谁和我坐在一起,那第二天家长必定会找到学校要求换座。
  渐渐地学校里的老师也知道了我的身世,那些人民教师真是一点都没有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气质,她们也开始对我指指点点。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那样的经历造就了我的不服输和忍耐,我拼命读书,拼命学习,每次考试都要考到最好,我想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看看,我就算是杂种,也比你们强,你们连杂种都不如。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想靠好成绩离开这个地方。
  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很佩服自己在那么小的年纪就那么高瞻远瞩,知识可以改变命运。
  后来,小学毕业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的重点中学。进入中学后,认识我的人越来越少,我的身世渐渐没人知道。
  他们只知道我是一个心气极高的女孩子,成绩很好,家境不好,仅此而已。
  现在想想,我只能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高中毕业那一年,我是我们市的状元,我义无反顾的报了北京城里那所久负盛名的外国语学院,从此离开了我的噩梦。
  录取通知书寄来的那一刻,在村里每一个人手里都传阅了一遍,他们啧啧称赞,眼里的羡慕让我觉得特别骄傲。
  他们好像忘了,我就是那个从小被他们骂成“杂种”的孩子。
  那天晚上,母亲把一堆钱放到我面前,最大面值是五十的,最小的是五毛的,中间面值若干。
  “这是家里所有的钱了,你带着走吧,你能有今天也算争气,再也别回来了。”
  这是我从小到大,母亲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原来开始即使结束。
  当场我就数了一下,请原谅我的现实。都说穷人家的孩子当家早,我懂事确实很早,我不能傻乎乎的一分钱没有就往外跑啊。
  我算了一下,第一年的学费和路费大概是够了,至于生活费和其他的,我想到了学校再说。
  就这样,我就兴高采烈的奔赴那个全国人民都挤破头想要去的城市。
  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真傻,不是一般的傻,太二。
  大学生活并不想我想象的那样纯净没好,特别是在美女如云的外语学院里。
  在任何一所大学校园里,平庸的大学生都是相似的,不平庸的大学生各有各的辉煌,特别是Z城的高校。
  他们不是爸爸是高官,就是妈妈是高管,每天揣着父母给的钱到处招摇撞骗。我特别看不起这种人,但是在内心确实羡慕他们的,特别是在每次下课我匆匆去打工的时候。
  但是我知道命好是羡慕不来的。
  我的自尊心告诉我,我要好好学习。于是,我每天的路线基本是教室,食堂,图书馆,打工地点,辛苦但是充实。
  但是上天并没有就此放过我,村长托人给我寄来了一封信。
  我那已经快要被我遗忘的母亲患了r-u腺癌。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我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你一口n_ai,你得r-u腺癌关我屁事!
  我真想指着老天问问他,是不是从我出生开始你就没上班啊?
  话虽如此,我还是东拼西凑的弄了点钱赶紧寄回去。
  至此,我那还算美好的大学生活就此结束。
  在这个消费水平始终领先其他地区的城市里,没有经济收入的我还有一个病重的母亲彻底把我逼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你在新闻中看到某某学校某某学生勤工俭学,一边读书一边给父亲或母亲治病,那你一定不要相信,那根本就是扯淡。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你根本无法想象现在的医疗费到底疯狂到什么程度,根本无法想象那群白衣天使是如何化身为白衣吸血鬼的。
  不对,不止是吸血,连骨头都不给你剩。
  不久之后,母亲要开始做手术。据说,如果手术成功,可以救她一命。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卖了我的初夜。
  我想每到周末女生宿舍楼下豪华车展的现象没人会陌生吧,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吧。
  那个周末的傍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工回来,看到楼下这早已习以为常的一幕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咬牙一跺脚迅速的奔回宿舍楼,拉住正在j-i,ng抹细描的飞燕,“飞燕,陪人睡一夜能赚多少钱?”
  飞燕,全名赵飞燕,她是我在学校里唯一的一个朋友。她当真是身轻可做掌中舞,是校舞蹈队的顶梁柱,长相身材绝对一流。认识她不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被一个京城里的有名富商包了。她从来也不介意别人知道,面对别人的议论总是坦然接受。我倒是很喜欢她这种x_i,ng子,我对于她的行为也没什么特别看法,毕竟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她听到这话放下睫毛刷,仔细的看着我,“你怎么想通了?”
  说完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夏落落,我第一眼见你,就看出来你绝对是个大美女,可是你总把自己隐藏起来,现在怎么愿意了?”
  “我着急用钱,而且我只做一次,你有没有办法?”
  她突然抬手摸上我的胸,我一把推开她,皱着眉看她,“你干什么?”
  她丝毫不在意,“嗯,挺有货的嘛!”
  我有些脸红,“到底行不行?”
  “还是不是处?”
  “废话!”
  “真的?这年月在咱学校还能看到处?那好呀,这座城里的祖宗们就喜欢尝鲜的!姐姐一定帮你卖个好价钱。”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让我怎么听怎么别扭。
  没多久飞燕就帮我联系好了。那天她带着我买了一套衣服,然后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在浴室里,我脱光衣服对着那面巨大的镜子仔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裹上浴巾走了出去。
  飞燕帮我画好妆后一脸惊艳,“真是个漂亮姑娘!”
  临走前交代我,“一定要让他带套,千万记住!”
  飞燕帮我找的到底是谁我不知道,只知道价钱不错,很不错。
  过程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过,只是疼而已,撕心裂肺的疼。疼得让我分不清是身体的疼痛还是心疼,我握紧拳头,一滴眼泪都没掉。
  那一晚之后,我拿到了钱,再加上借的,母亲如期进行了手术。
  但是术后的治疗费又让我犯了愁。
  虽说,她对我并不好,可是我也不能看着她死。为了这事儿我愁得白天没心思上课,晚上睡不着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还能信你么》 by 丑橘一号 (二) 下一篇:夜色妖娆 by 东奔西顾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