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九)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81章 吵架

  成功挤入了禾嘉泽的屋檐下, 也确定了恋人关系,可当前状态却是令聂寻万分不满意。想要和禾嘉泽聊天,就不能和他共处一室,想呆在禾嘉泽的身边, 就不能为他做任何事, 哪怕是和他说说话。
  简单一句话概括:他是禾嘉泽的恋人,却以宠物的身份进入了他的家门。
  而那个身为恋人的他,还被禾嘉泽拒之门外, 避而不见。
  因为要分饰两角,聂寻的时间变得紧巴巴的。
  他要比禾嘉泽早起, 趁着这段时间溜出去做早饭,再托陈三转交到禾嘉泽的手上。
  在禾嘉泽醒来之前, 他还得再变成那副缩水的样子, 回到枕头上躺着,等禾嘉泽上学出门, 要赶在他路过宠物店之前, 跑到店里开门营业,企图有一天禾嘉泽会走到店里来和他当面打声招呼。
  除此之外,还要充分利用每一次机会, 通过手机聊天来与禾嘉泽沟通。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足足半年, 对禾嘉泽来说,这半年两人相安无事, 虽然克制压抑内心的渴望是份煎熬, 但是很值得。
  他每天可以和聂寻聊天, 可以和聂寻睡在一张床上不用担心他又忽然间的不翼而飞,不论聂寻的形态是人是鬼,这都不重要。
  期间,聂寻也无数次的向他提出想要一起去吃饭、逛街、看电影,禾嘉泽不可能会不心动,他的恋人很优秀,曾经每一次和他一起出去都是开心又满足。
  可每当聂寻向他发出邀请时,禾嘉泽都会在脑内模拟出两人一起出门的愉快场面,然后找借口推拒聂寻的邀请。
  今日也是如此……禾嘉泽盯着聊天界面上聂寻发来的消息,隐约已经闻到了爆米花香甜可口的气息。
  寻:后天新上映的电影你不是很想看吗?我们一起去吧。
  很想去,那部电影禾嘉泽早早就开始期待,更重要的是,想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喜欢的电影。
  特别是天冷的时候,可以带一条很长很长的围巾,坐在相邻的座位上,两人围着一条围巾,伸手就可以拿到他怀里抱着的大桶爆米花。
  青禾:下次吧,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一起去看了。
  寻:……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
  青禾:好,你等我一下。
  禾嘉泽放下手机,踢了踢白羽的鞋子,让他让道。
  白羽转过头看向他,禾嘉泽举起手机道:“我出去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就可以去吃饭了。”
  李东硕手肘抵在桌面上,手掌撑着脑袋,懒洋洋的说:“就在教室里打呗,现在也没其他人了。”
  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坐着他们三个人,离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已经有一会儿了,其他的学生早已经走光了。
  禾嘉泽:“是为了你的身心健康考虑,我才要出去,看看你,长这么大唯一交过的女朋友还把你给绿了,我和我男友光靠手机都能过的比你们好。”
  白羽默默的站起身让开道。
  李东硕说:“出去以后别回来了。”
  和聂寻通话的频率也不高,基本上是每隔两星期一次,禾嘉泽摸出了聂寻想要找他一起出去玩的规律,也差不多就是两星期一次,索性干脆就在每一次拒绝聂寻的邀月后和他煲煲电话粥。
  他捏着电话跑出去时还挺乐呵的,站在走廊里,一条手臂横放在窗沿上,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手肘杵在窗边,吹着凉风望向远处的体育馆。
  从这里能看到篮球场地,有一伙人正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在那里放松活动。
  电话接通了,禾嘉泽问候道:“吃过饭了吗?”
  聂寻:“嗯,你呢?”
  禾嘉泽道:“一会儿就去吃,中午学校里人吃饭的人不少,就想岔开那个点儿。”
  聂寻:“和你同学一起吗?我可以给你们送饭过去。”
  禾嘉泽道:“别了,那多麻烦。”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半晌,接着用明显不悦的语气道:“你是在躲着我。”
  禾嘉泽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啊。”
  聂寻:“每一次我想要见你,你都会找借口拒绝,从我们确定关系到现在,你甚至没有走到我的店里来和我说上一句话,哪怕你每天都会从这里经过。”恼怒的情绪使得他的声音也变得不平稳。
  禾嘉泽找不到更好的话来回答他,梗着脖子说:“没有啊。”
  聂寻:“唯一可以用‘没有’来回答的,就是你和我见面的次数。”
  禾嘉泽道:“你是在和我吵架吗?”
  这感觉可稀奇了,算起来,这是聂寻首次主动与他发生争吵,那次经过旧校舍的事后,他虽然生气,却也只是闷不吭声的生闷气。而以往就算是禾嘉泽主动挑起两人之间的争吵,他也都是耐着性子安抚禾嘉泽的脾气。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激动情绪,从电话中,传来聂寻一声叹息,接着他道:“我不是有意要和你这么说话,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禾嘉泽:“这算是第一次你对我发火吧?你生气时说话也很好听,值得纪念。”
  聂寻对他的夸奖相当没脾气,高涨的气焰也被轻松扑灭:“既然是纪念,不一起吃个饭吗?”
  禾嘉泽:“不了不了,这伤身。”
  聂寻无奈道:“只是见一面,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禾嘉泽:“我懂我懂,只是躺在一起睡觉不会碰你,我就蹭蹭不进去。”
  聂寻:“……我真不是那种人。”
  回顾前情,还真的是有好几次,禾嘉泽把自己摁倒在床,对方都磨磨唧唧的不愿意和他不可描述,但是一旦开始了,那就是没完没了的叫不停。
  禾嘉泽道:“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不停的当着你的面撩s_ao,把你扯进浴室里,逼你和我一起脱光衣服,然后在关键时刻让你停下,你能做到吗?”
  他的问话也勾起了聂寻对于前几次经验的回忆,他沉吟片刻,问道:“你可以不这么做吗?”
  禾嘉泽直白了当道:“不能,我一见到你就想拉你去酒店开个大床房。”
  聂寻:“……”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禾嘉泽道:“平时给你送我的那条蛇洗澡的时候,我都当帮你lū 了一管,其实手法也差不多。”
  他的话登时让聂寻连说话都不利索了:“我觉得……这两种事不能混为一谈。”
  禾嘉泽揶揄道:“可以啊,都是握着一根东西上下搓,而且看它的表现,也的确是爽到了。”
  聂寻:“没有!”
  禾嘉泽道:“嘿嘿。”发出小可爱的笑声。
  聂寻脸皮子薄,特别是这种事不能拿出来讲,他强行辩解了几句,得到的回应都是禾嘉泽发笑的声音,惹的聂寻羞臊到主动挂断了电话。
  禾嘉泽盯着手机屏幕,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闷s_ao。
  他这通电话持续时间不短,教室里的两个小伙子饿成人干,捂着肚子走出教室,在走廊里靠着墙等禾嘉泽。
  禾嘉泽一回头,就对上了李东硕幽怨的小眼神。
  李东硕道:“明知道我们饿,还把狗粮撒外面。”他走上前。
  白羽抬手拍掉他衣服背面蹭上的一片白墙灰,一边说:“还是你楼下那小老板?”
  禾嘉泽大方承认:“是啊。”
  李东硕道:“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吃个饭?存活这么久不容易,我还以为过年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你的年货了。”
  禾嘉泽:“那不行,我就是秉着距离产生美的相处之道,才让他得以苟活到今日。”
  三人一起往下走,方才那通电话白羽与李东硕也听了一半,刚出来就听到禾嘉泽问了那句‘是不是在和我吵架’,他们走在校园小径上,向禾嘉泽打听了他平日里都是怎么和这任男友相处的,在得知两人交往到现在还未面对面交流过后,白羽露出了些许复杂的表情。
  白羽:“这么做有点折磨人了,你明知道和自己喜欢的人交往是什么样的感觉,根本克制不住想要和对方呆在一起的想法。”
  禾嘉泽道:“我知道啊,可是我克制住了,想起来很难,做起来很容易。”
  李东硕:“如果这样的交往真的开心,为什么他还会和你吵架?你开心吗?”
  禾嘉泽道:“嗯……他没有因为一个一米六的小矮子给我戴绿帽,我也没有跑到酒吧里嗷嗷叫,所以我觉得还算挺开心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七)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