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七)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61章 演技

  他说的话的确也有道理,之所以这场谈话会让他云里雾里摸不清头脑, 也是因为真相如何连警方也不得而知, 他们没办法向禾嘉泽说明什么。
  禾嘉泽话锋一转,让谈话又跳到了另一个层次上去:“你看你的条理这么清晰, 转行当作家一定能爆红。”
  乌斐:“真的?”被夸的有点开心,对禾嘉泽的话不疑有他, 当下做出决定, 道:“那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去写。”
  劝乌斐去编故事的时候, 禾嘉泽原本以为他会写一些**悱恻的狗血爱情故事,毕竟细数过来, 他那些前男友的人设大多都一言难尽。
  让禾嘉泽没有想到的是乌斐写出的竟然是恐怖小说,他先是让乌斐去一个网文小说站投稿, 然后给他买了一个办公用的笔记本。
  过了两个月,乌斐忽然给了他一大笔钱, 说是自己赚的稿费。
  禾嘉泽数着转账消息上的数字, 问道:“这是出版的钱吗?”
  乌斐:“出版还在谈,你知道哪个出版社比较好吗?还有一家公司要收购我的这本书的影视版权……我的同行告诉我可能是骗子, 让我不要卖。”
  禾嘉泽凑上前道:“让我看看是哪家公司敢跑到我家门前行骗。”乌斐把笔记本电脑推到禾嘉泽的面前,看完了聊天记录, 禾嘉泽又去核对了一下联系人身份信息,接着拍着乌斐的肩膀道:“这是白羽家的公司, 你的同行是外国人还是长这么大没看过电视?可别是个傻子吧。”
  通常乌斐都是趁着禾嘉泽不在家的时候才会去写稿子, 禾嘉泽总觉得去过问他所写的内容像是在干涉他一样, 也听过从事这类行业的熟人提起过不喜欢被现实里认识的人拜读自己的作品,会觉得尴尬不舒服,所以他刻意避开这个话题,以至于到目前为止也不知道乌斐究竟在写些什么。
  但现在,禾嘉泽是真的好奇心爆棚,他问乌斐:“你写的东西我可以看一下吗?”
  乌斐毫无不良反应的表示:“我把原稿给你。”
  禾嘉泽翻出压箱底的电子阅读器,将乌斐给他的文件发送到推送邮箱里,电子书拿到手,禾嘉泽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心二用的看了起来,起初还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电视屏幕。
  翻了几页后,禾嘉泽觉得这书画风不多,不同于他预想中的题材,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子y-in冷气息,让人j-i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却又欲罢不能,逐渐被文中怪异现象的事件吸引。
  文中的故事是以单元式短篇描述,但每个故事之间被一条看不清的线串联着,题材不算新颖,可剧情却是引人入胜,那么些不可思议的诡怪都透露着真实感。
  禾嘉泽抬起胳膊,手肘碰到了乌斐的肋骨侧面,他道:“书里的这些……是你亲眼所见吗?虽然可能其他人会觉得都是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觉得非常真实。”
  端起的杯子遮挡住了他的嘴巴,乌斐道:“怎么可能,亲眼见过早就没命了。”
  禾嘉泽若有所思的瞥了他一眼,乌斐表现出的心虚是r_ou_眼可见的,见他这么说,禾嘉泽反倒是觉得自己一口n_ai中了。
  他又低头看起了文章,乌斐的小说中还出现了死后的世界,又不禁让禾嘉泽联想到曾经在他手机中翻到过的鬼差123.
  可能妖怪都是这么厉害吧,上能入天,下能钻地,但也可能乌斐的真实身份不单单是妖怪这么简单也说不定。
  禾嘉泽在心里暗自揣测,试探道:“该不会你是常常和死人打交道吧?”
  乌斐异常激动:“我没有,我没有接触过死人,一个都没有!”反倒让人觉得更可疑了。
  禾嘉泽:“一个都没有?可你父母不都已经不在了吗?那个时候你也没接触?”
  乌斐紧绷着一张冷峻的面孔,说话时的腔调却升了些,口不择言道:“一点也没接触过,我父母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死了。”
  这就很厉害了,禾嘉泽闻言挑起眉梢,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慢悠悠地说:“别激动啊,我在夸你,你写的这些胡说八道的事都能让我觉得像是真实事迹一样,说明你的笔触j-i,ng湛,故事情节触动人心。”他的男友说谎技巧一如既往的烂,没有任何技术性的套话都能让他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禾嘉泽真心实意的夸奖他:“我信你,你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他的夸奖让乌斐有些心虚,亦或者对于辜负禾嘉泽信任的愧疚,他别过脸没再说话。
  禾嘉泽埋下头继续看书,停了一会儿没说话,留给乌斐回血的时间。
  估摸着他差不多已经镇定下来时,禾嘉泽才又接着问:“你刚刚说你父母在你出生前就已经死了,是经历了什么种族……家族之间的大战吗?”蛇是蛋生的,破壳前死个爹妈也可以接受。
  “我说错了。”乌斐双手捧着杯子,看似稳重如山,但留心观察便会发现杯子里的水有因抖动而产生的波荡,他又改口,“他们是在我记事前没的。”
  禾嘉泽:“怎么没的?你有写在书里吗?”
  乌斐转过头,急切道:“书里的事都是假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不知道我妈在哪里、长什么样子、是怎么死的,我爹现在就在地下,我只是一个过着平淡生活的普通人。”
  他说话间,紧张的情绪已经几近快要冲破天灵盖,声音也一字大过一字。
  眼见着那双原本黑如墨般深邃的眼睛变了色,头顶也突兀的冒出两只附着薄薄一层绒毛的角,禾嘉泽愣神片刻,咬了下嘴唇,在心里小小感叹了一声。
  还挺萌的,想摸。
  但仔细一想,好像没哪个品种的蛇会长小鹿角。
  “嗯——”禾嘉泽抿着嘴沉吟,又看向乌斐的眼睛,朝他笑了笑:“黑道太子爷的生活应该并不平淡,也算不得普通人。”尤其是头上长角眼睛还像琉璃一样会变色的。
  乌斐像是察觉到什么,猛然站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那里有一面镜子,禾嘉泽跟上前想要拦住乌斐,但他已经冲到了洗手间的门前,拉开门钻了进去。
  现在要阻拦乌斐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也已经为时已晚,禾嘉泽挑起眉梢,转身向后看去,他拿起放在茶几边沿的几只玻璃杯用力摔到地上,然后甩掉拖鞋光着脚跺响地板,同时叫了一声,躺倒在地。
  乌斐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听见响动回过头,只见禾嘉泽摔倒在地上的一片玻璃残渣之间,一时间心急占据最高峰,让他将其他的事都抛之脑后,着急着去确认禾嘉泽有没有事,他把头顶上藏不住的角摁了回去,快步走上前扶起禾嘉泽。
  “小泽?”乌斐上下打量扫视着禾嘉泽,一时没发现有外伤的痕迹,却依然不放心的问上一句:“有没有伤到?”
  禾嘉泽始终捂着额角,哼了两声,顺势倒向乌斐臂弯之间。
  “小泽你怎么了?”乌斐低下头去看时却见怀中的人已经阖上双眼,手也垂落下去,这般状况叫他全然慌了神,打横抱起禾嘉泽便朝外跑去。
  乌斐低声不停念着:“没事,没事的,我带你去医院。”也不知道是在安慰禾嘉泽,还是自己。
  禾嘉泽为自己的演技点赞,并想推荐乌斐多和自己学学。
  在打开门的一刹那,乌斐忽而听到了一声细弱的呜咽声,接着臂弯之中的人动了两下,细长的睫毛轻颤,那双眼睛睁开,怔了会儿神后才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在看到乌斐后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乌斐提着的心刚放下来,便听禾嘉泽飘出一句问话:“你是谁?想把我带到哪儿去?”不论是他的语气,亦或是注视着自己的双眸中,都透露着戒备之意。
  “我……”乌斐张嘴要说些什么时,禾嘉泽又忽然抬手捂住脑袋。
  他闷哼着道:“唔嗯——好疼……”腔调也陡然走了音。
  乌斐扫见他隐隐泛红的眼眶,听着禾嘉泽念着疼,心也像同时被一根针扎了一般。
  脚步再一次迈开,他用低沉的声音安抚着禾嘉泽:“不疼了,马上就不疼了……”
  禾嘉泽心道不用马上,现在也不疼,但装的还是像模像样,顺便拉踩对比一番,他不像乌斐这头猪,往鼻子里塞葱都装不了象。
  医院的各项检查结果出来了,禾嘉泽没有任何问题,可乌斐见他那样难受又是做不了假的,心急火燎的又把人带回了家。
  他让禾嘉泽坐到沙发上,关切的问道:“除了头疼意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六)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