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五)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41章 接机

  充满和风气息的庭院在月色下寂静美丽, 禾嘉泽心中动荡不安的怒火在踏入这里时转变为一种无法言语的失落。
  对比心不在此的禾嘉泽, 李东硕的态度明显热情至极,他十分欣喜多年不见的好友回归故里。
  奈何他那张破嘴不怎么会说话,张口便是:“任哥的变化好大啊,好像忽然变老了好几岁。”
  禾嘉泽这才留心注意到,任允明像是j-i,ng心打扮过, 与视频中的形象稍有不同, 额前的头发都用发胶一丝不苟的梳拢固定在脑后, 就差没在脑门上刻下业界j-i,ng英四个字了。
  白羽惦记着禾嘉泽有个心理脆弱的男友, 走到他身边提醒他:“你不问问凤黎来不来?”
  “你们先进去, 我给他打个电话。”禾嘉泽停驻在木桥上,掏出手机拨通了凤黎的电话。
  任允明脚步一顿, 对其他人道:“我在这里等他。”
  禾致修本想提醒他别在禾嘉泽心情不好事生硬掺和进他的事里, 但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说多了反而可能是错。
  再者任允明与禾嘉泽从小关系就好, 作为朋友在他们之中最是相熟不过,任允明刚回国想接触最多的人是禾嘉泽也可以理解。
  禾嘉泽转过头对任允明道:“你不用等我。”
  任允明摇头, 静站在他身边。
  提示音一声还没想玩,凤黎那边便接通了。
  “喂?你快到家了吗?”水面上起了一阵风, 他的声音像是被风送达至禾嘉泽耳中一般, 轻缓动听。
  禾嘉泽说:“有个饭局。”
  凤黎先是缄默,而后又道:“已经很晚了。”听起来他似乎有些不悦。
  禾嘉泽:“你要不要来?”
  “不去。”凤黎难得耍性子, 沉声抛出两个字便将电话给挂了。
  这还是禾嘉泽头一次被自己的恋人以这种不愉快的方式结束通话, 以往都是他来做这种事, 方才平息的火焰又一次烧灼。
  任允明低头看着泛着涟漪的水面,余光时不时停留在禾嘉泽的脸上,留意到他表情有所变动,转身抬手拿走了他手中的手机。
  禾嘉泽还在举着手机愣神间,无所防备,被他轻易抽走了手里的手机,接着便听任允明道:“先把这些糟心事放到一边,他们还在里等……”他的手往回收时,不慎让手中物滑落,掉进荷塘之中。
  噗咚一声轻响,禾嘉泽的视线也随之落在了在月光下照耀下极为银白的水花上,他双目睁张,鼻中被涌上来的酸意占据。
  一个手机不值钱,重新办卡也不费劲,可他手机里存的那些短信与聊天记录,是那些人陪伴过他的证据,残留在这世界上存在的痕迹。
  或许以后还会有新的,有更多的,但是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
  更何况,他甚至都不知道在拆穿一切后,还会不会有以后一说。
  为了手机落水这件事哭好像怎么都说不过去一样,可架不住禾嘉泽无法抑制那些五味陈杂的情绪搅浑他的思绪,让他眼眶胀热不已,怊怅若失。
  任允明将他泫然欲泪的表情收入眼底,一时语噎。
  禾嘉泽迈开脚步与任允明擦身而过,悻然朝水榭上居走去,任允明紧随其后。
  其他人早在庭室中等候多时,禾嘉泽与任允明走入时菜已经差不多基本上齐,因有禾致修在去接禾嘉泽的路上就提前预订了桌宴让他们不至于等得太久。
  屋内是矮桌,他们坐在座垫上,禾嘉泽一进门禾致修便有所察觉,他的情绪似乎相较之前更为低落。
  禾致修招呼他落座在自己身边这一张座垫上,问道:“他不来吗?”
  白羽直问:“你怎么了?”
  任允明抢在禾嘉泽之前开口:“是我不好,我不小心把他手机弄掉进水里了。”
  李东硕道:“掉就掉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没必要为这事儿不开心啊。”
  话是这样说也没错,实际上也仅仅就是这么一回事,禾嘉泽皱起眉头,闷声道:“我还是先回去吧。”
  李东硕:“你要不要拿我的手机再给凤黎打一个电话?”
  禾嘉泽没好气的嘟哝道:“我现在不想打凤黎的电话,我想打他本人。”
  “人也不容易,有什么话好好说,先吃饭。”禾致修劝说,好像认为禾嘉泽真的会对其恋人大打出手,他见任允明的筷子有要往禾嘉泽的碗盘中投食的预兆,及时阻止道:“允明你别管他,不用给他夹菜,他在家里衣来张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都这么大的人了,在外面别惯着他。”
  李东硕酸不溜的说道:“泽泽现在吃虾都不用动手的,就差让凤黎直接扔他嘴里了。”
  任允明:“那个凤黎……是不是有一些j-i,ng神上的疾病?”
  李东硕道:“嗯,挺可怜的。”
  任允明瞥见闷闷不乐的禾嘉泽,关切其说:“我担心嘉泽长期与这种人相处会受到负面影响,你们两个同居也不太合适,他万一哪天想不开在你家里做什么傻事,嘉泽该怎么办?”
  禾嘉泽:“我挺熟练的,还有白事店会员卡,交钱了事不用你c,ao心。”
  任允明道:“你现在很明显已经被……”他话说了半截被白羽截胡。
  白羽对禾嘉泽道:“我先送你回去?”
  禾嘉泽摇头,决定还是再等等,他们刚坐下来没多久,他现在要是走了,估计这场就直接散了。
  禾致修趁机转移任允明的注意力:“吃完饭你准备回家还是去哪儿?”
  “我今天回来的事还没和家里人说,其实是提前回来了。”任允明回答完禾致修的话,又转头对禾嘉泽道:“能不能到你那里先借住几天?我家里出了点事,暂时不太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禾嘉泽蹙眉道:“你今天先住一晚酒店,等我回去问问我男友……应该不大可能会同意。”
  白羽:“禾二和凤黎住的好好的,你去他家里也不方便啊。”
  任允明道:“嘉泽与这个人认识也没几天吧?我知道他j-i,ng神状况不好受不得刺激,但这也不能成为让嘉泽考虑所有事之前要把他放在第一位的理由。”
  白羽说:“狍子喜欢凤黎,那这就足以让凤黎成为首当其冲因素。”
  任允明道:“可他们才认识不久。”
  白羽:“是否喜欢一个人与相识时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否则为什么我认识了你近十年还是打心眼里看你不顺眼?”
  李东硕c-h-a话:“那是因为你心存偏……”
  “闭嘴吃你的饭。”白羽转头冲他就是一顿吼。
  菜吃到一半,白羽先拉着禾嘉泽提前离席,知道他今天心情不佳,便将他送上楼后才离开。
  屋内一片漆黑,禾嘉泽原以为凤黎已经先睡了,他蹬掉鞋朝里走去,余光却扫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禾嘉泽毫无防备的被沙发上的人影吓到,他打开灯,见坐在那的人是凤黎,顿时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就发现凤黎神色不大对劲,脸上还挂着泪痕。
  禾嘉泽不明所以:“你干嘛……”
  凤黎悻然道:“我没想到你真的丢我一个人在家去接他,还回来的这么晚。”
  得,也不用问能不能让任允明来借住了,恐怕凤黎听到后会当场自尽。
  禾嘉泽:“是你赶我去的。”
  凤黎嘤嘤不停:“我只是在装模作样。”
  禾嘉泽心想现在应该也是在装模作样,他将脱下来的外套随手搭在椅子上,转身朝卧室走去:“你再哭一会儿吧,我先去洗澡了。”
  凤黎起身跟上去,一边嘤嘤嘤。
  失去了手机,禾嘉泽只得用电脑登陆通讯软件,给任允明发送消息,委婉拒绝他借宿的请求。
  他盯着凤黎哀怨的视线坐在电脑前,如芒在背。
  青禾:我男友情绪不是很稳定,不方便接待你来家里做客。
  任:没事,有空一起吃个饭,叫上你男友。
  青禾:好。
  禾嘉泽还想再就今天无差别发火攻击一事对其进行书面道歉,没等他在输入栏里打下一行字,嘤嘤嘤的声音又一次从背后传来。
  他回头便见凤黎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床榻,正站在他的身后,双眼噙着泪水,啜泣道:“你不仅不管我,还在这里偷偷摸摸和别的人聊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四)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