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四)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31章 恶作剧

  禾嘉泽基本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在这种情况下, 他更想得到好友的认同, 从而确保自己不会再一次动摇。
  去白事店的路上,他问李东硕:“真的不觉得这样子很不对劲吗?”
  李东硕兴致缺缺的回答:“你是说大好的休息日和你一起去白事店吗?的确很不对劲。”
  禾嘉泽:“我连续死了那么多男友, 你不觉得奇怪?”
  李东硕道:“最开始我们担心你,后来我们怀疑是不是你把他们祭天了,现在……习惯了, 但还是希望你停止与活人谈恋爱的行为。”
  禾嘉泽皱眉:“你该不会也觉得是我克夫吧?他们很明显都不是人啊。”
  李东硕:“就行为而言与带来的结果而言, 你比较不是人,而且你说的那些太玄了。”
  禾嘉泽说:“光是身边持续上演这类事情本身就很玄幻。”
  白事店的老板一看见禾嘉泽就笑的合不拢嘴, 踏出门槛把人迎进门,基本见到他齐灵就知道生意上门, 今天稳了。
  齐灵又看向李东硕, 是个眼生的,他问:“这是下一个吗?提前带过来认门?”
  李东硕摇头摆手, 否认道:“我身家清白,不是我,不是我。”
  禾嘉泽神色恹恹的瞥向齐灵一眼:“人已经拉走了,我没心情管后续如何,你看着给安排吧。”
  “好嘞。”齐灵掏出刷卡机, 喜笑颜开:“禾二少看看需不需要办个会员?以后来都给你打八折。”
  禾嘉泽:“你怎么不早说?”
  齐灵嘿笑道:“这不是才遇到你这种人吗, 谁没事老往我这里跑啊, 又不是剃头。”
  李东硕坐在红木椅上抓了把瓜子还堵不住他的嘴, c-h-a话:“这次间隔久了, 他之前来你这比去理发还勤快。”
  办完了会员,齐灵美滋滋的看着账户到账,拍着胸脯向禾嘉泽保证:“禾二少你放心,你这么照顾我的生意,我一定帮你把人安排的体面光鲜。”
  禾嘉泽心情复杂道:“我谢谢你。”
  交完钱了事,两人走时,还听见齐灵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让他们有空常来玩。
  李东硕临走前还摸了把瓜子,一边走一边嗦一边看禾嘉泽。
  注意到他的视线,禾嘉泽转过头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李东硕:“你以前可没有这么敷衍啊,不能因为只交往两天就死了不把人放在心上啊。”
  禾嘉泽:“我肯掏钱把他放到火里已经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说罢这句,他稍作停顿,指挥道:“你把黑蛋喊出来,晚上到我家吃饭。”
  李东硕持怀疑的态度看着他:“你有什么目的?”
  禾嘉泽说:“北极仔和生态箱还在郁似游家里,我们三个人一起才抬得动。”
  李东硕问道:“那你是怎么搬到郁似游家里的?”
  禾嘉泽:“不是我搬的,他一只手就提起来了。”
  三人中,也就李东硕会做几道拿手的芹菜系菜肴,白羽和禾嘉泽都是活了小半辈子没拿过锅铲的人,说是到禾嘉泽家里吃饭,其实也就是从外面馆子里外带打包拎到禾嘉泽家里去吃。
  坐在餐桌那边看电视有点累,他们嫌茶几太小又碍事,干脆把茶几掀道旁边,席地而坐。
  白羽一把夺过禾嘉泽手里的游戏手柄:“就知道捧着游戏手柄,你怎么不用游戏手柄夹菜呢?今年又怎么挂几科?”
  禾嘉泽被他说得烦了,端起碗猛扒了两口饭,含糊不清的说:“又不挂你的科。”
  白羽:“你也该想想以后要做什么吧连选修课都copy我的,懒死你得了,你怎么不copy一下我的成绩?”
  禾嘉泽直言不讳道:“你选修课还是copy方萌的呢。”
  李东硕啪啪抠开三罐啤酒,将其中两罐一一塞到禾嘉泽与白羽手中:“大好的星期六聊什么学习,聊点别的吧。”
  禾嘉泽闻言正色:“我昨天在楼梯间里撞鬼了,那鬼跟俄罗斯方块样的。”
  李东硕被一口白饭噎着,艰难道:“还是聊聊学习上的事吧。”
  白羽:“你这一天到晚不是鬼就是妖j-i,ng,对得起咱们的专业吗?”
  禾嘉泽:“咱们什么专业?”
  李东硕道:“这道题我知道,心理学。”
  禾嘉泽说:“你们信我啊,我真没说谎,就从严霁开始,头一天我帮他脱衣服,从他衣服里掉下来块蛇皮,第二天他就死了。”
  白羽道:“你怎么知道是蛇皮?”
  禾嘉泽道:“你们看我养的猪鼻蛇就知道了,也是一遇到危险就装死。还有,那天我哥忽然来我家,我就让薛迟躲到壁柜里面,然后他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柜子里面多了一些鳞片,就是我发群里那张,紧接着薛迟就死了。”
  白羽:“你哥来了你为什么要把薛迟藏柜子里?”
  李东硕说:“说不定是薛迟闲着无聊蹲在柜子里吃虾片呢。”
  禾嘉泽:“我那不是……头一天才和我哥说完薛迟坏话吗。然后是江以竹,我……我忘记他是怎么死的了,这不重要,反正每次他们去世前,我总能发现些不对劲的东西。”
  李东硕笑成杠铃:“说到不对劲,有次我表姐发现放家里的套子少了,第二天她的婚姻就死了。”接着他注意到禾嘉泽与白羽皆是一张无言以对的脸,齐齐看着他,他的笑声才低下去,补充道:“这种时候就觉得狍子这种体质也挺好的哈,但是杀人犯法你们也是知道的,不然在我表姐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应该也已经死了。”
  白羽叹了口气:“就算你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好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禾嘉泽纠结:“我也不知道,我昨天看到从他的伤口里流出金色的血,我想和他摊牌,但他根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就凉了,中途他还爬起来一次,打女人,我就装作没看见,不过他打人的时候还挺帅的。”
  白羽思索道:“李东硕说你邻居长得斯斯文文的,还和女人动手啊?”
  李东硕:“会不会是因为当时对他来说情况紧急,根本顾不上你要讲些什么?这次你是在他露陷后说的他肯定慌啊,下次你在异常情况出现之前就和他表明自己的态度。”
  白羽点头认可道:“我同意,但是一定要有一个缓冲,就算你如果忽然对一个坚持自己没有病的人说:我不歧视你心理有问题,他的应激反应搞不好会更强烈。”
  这句话不知道哪里戳到李东硕的笑点,让他再一次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强烈?Boom!!的一下炸开吗?”
  离开之前他们把茶几归于原位,然后又跟着禾嘉泽后面去隔壁屋里帮他搬蛇箱。
  禾嘉泽输入密码的时候,白羽还问他这样闯进别人家会不会不大好。
  闻言,禾嘉泽回过头对他道:“别担心,这房子转到我名下了。”进屋后,禾嘉泽忽然哆嗦了一下,他将客厅的灯打开,直径朝里走去:“我去方便一下。”
  李东硕撇撇嘴角:“在自己家里不知道解决,非跑到别人地盘撒尿。”
  白羽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报纸:“这不也成他的地盘了吗,现在还有人看报纸?”
  李东硕:“老年人都比较怀旧,妖怪活得时间肯定也都不短,可以理解。”
  禾嘉泽一路冲向厕所,路过洗衣间的时候余光扫见漆黑的房间里洗衣机的盖子开着,一双苍白的手搭在边沿,好似下一刻就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出来了。
  “啊嗷嗷嗷嗷——!”禾嘉泽吓得滋哇乱叫。
  白羽闻声赶来,李东硕慢他一步,但他出现时手里还抄着一把菜刀,紧张兮兮的说:“怎么了!?怎么了!?”
  白羽顺着禾嘉泽的面向朝洗衣房里看去,倒吸一口气,一把将李东硕给推到了洗衣房里面:“砍它砍它,快啊啊啊——!!”
  李东硕被推到洗衣机前,第一眼时也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瞧洗衣机里是空的,他伸手把洗衣房的灯打开,只见不过是一双塑胶手套搭在洗衣机沿上。
  他转过身对白羽道:“你就这么对我?一双白手套就把你吓成这样,真蹦出个鬼你是不是要把我锁里面祭天啊。”
  禾嘉泽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他走上前把那双手套拿起来丢到一旁,埋怨一两句:“郁似游是有病吗?做完家务竟然把手套摆成这样,这不是诚心想吓我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三)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