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21章 烦人j-i,ng

  穆生起身转头朝那边看去,只见禾嘉泽一手夹着枕头一手拖着被子朝他走来,穆生走上前,伸手将他手中的东西都接过来。
  将被子与枕头放下后,穆生回头道:“屋里不是很冷,你不用特意帮我拿被子。”
  禾嘉泽如梦初醒道:“哦,我忘记拿你的了。”
  穆生疑惑:“这不是给我的吗?”
  “你是客人,让你一个人睡在客厅怎么好意思,我勉为其难来陪你一晚上。”禾嘉泽走到沙发前坐下,“我睡地上你肯定会担心,所以你睡地上,我睡沙发。”
  穆生面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着禾嘉泽在沙发上铺床,他旁观了十分钟有余,禾嘉泽还在纠结怎么样才能阻止过大的被子不断的从沙发上滑下去。
  十五分钟过去后,穆生抬起手看了看手边,然后继续耐心观看禾嘉泽铺床。
  禾嘉泽回过头问道:“你为什么不过来帮我?”
  “因为……”穆生沉默半晌说:“我不确定你是在玩被子还是真的在铺床。”
  禾嘉泽指着小沙发说:“我的游戏手柄就在那里,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玩被子?”
  “别管被子了。”穆生走上前,将禾嘉泽拉到一旁:“我不想你睡在沙发上。”
  禾嘉泽道:“你要我睡在地上?”
  穆生否认说:“我没有。”他将枕头卷在被子里,然后夹在手臂与肋侧之间,另一手搭上禾嘉泽的肩膀,将他拥着往回走,并道:“回卧室吧。”
  禾嘉泽:“客厅挺好的,我不想回卧室。”
  穆生停住脚步道:“你想一个人睡客厅?”
  鉴于禾嘉泽手中的枕头与被子是直接从次卧的床上卷走的,所以推开房门看见原本应该在那张床上的床垫掉在地上,还有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穆生也不觉得意外,他早有预料。
  禾嘉泽自告奋勇走上前:“我来铺床。”
  穆生伸手拦住他:“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明天要上班,你明天要上课,我们得在一点前睡觉,所以还是我来吧。”
  禾嘉泽不满的站在穆生身后质问了他三分钟是不是瞧不起自己,然后被穆生塞进了被窝里。
  关上床头灯,穆生又侧过身捂住禾嘉泽的眼睛,打断他的话,说:“嘘嘘嘘——闭上眼睛睡觉。”
  禾嘉泽扶开他的手道:“你白天不回我消息,现在也不想和我聊天?”
  穆生说:“我没有,我喜欢听你说话,但是现在太晚了。”
  赖床专业户禾嘉泽大言不惭道:“没事,我起得来。”禾嘉泽侧过身,面对向穆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穆生答:“问吧。”
  禾嘉泽道:“你每天工作这么忙,哪来的时间熟练做家务?”
  穆生回想了一下说:“我向别人请教,你们这些人会喜欢什么样的伴侣,他们跟我说长得好看还能干的,然后我就从小开始锻炼。”
  禾嘉泽坐起身将床头灯打开,看向他问:“我们这些人?是说有钱人吗?你从小就有一种长大后要被富婆包养的念头?等一下……你整过容吗?”
  穆生皱眉:“我没……”
  禾嘉泽打断他说:“算了,我不介意这些,我以后也会努力赚很多钱的,毕竟你是拿死工资,只有靠我努力了。”
  穆生抬手摁住额角沉吟了一声。
  紧接着禾嘉泽又开启了新一轮问答:“休息日的时候我们去哪儿约会?我从很早以前就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萤海滩、千岛山、达斯佳雪山小镇……还有迪士尼也不错。”
  吸取了前三任的经验教训,禾嘉泽觉得确认关系后就要及时享乐,趁着对方死之前留下点有趣的回忆。
  不然就会像他现在一样,回想起与前几任一同去过的有仪式感的地方就只有火葬场。
  穆生说:“都可以,只要你喜欢。”
  禾嘉泽不满道:“你不问问我在此之前有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过这些地方吗?”
  “应该没有吧?”穆生道。
  禾嘉泽道:“你还没有问我怎么就知道有还是没有。”
  穆生叹了口气,打起几分j-i,ng神说:“我正准备问,你有和其他人去过以上地点吗?”
  禾嘉泽说:“没有,该你了,休息日的时候你想去哪儿?”
  穆生道:“我现在就有一个想去的地方。”
  禾嘉泽问:“哪里?”
  穆生道:“睡梦里。”在禾嘉泽讲话之前,他又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正值需要睡眠的年龄。”
  禾嘉泽说:“你已经开始养老生活了吗?你还没有到那个年龄呢。”
  旁边的人许久没有给他回应,禾嘉泽转过头,只见他已经睡着了,与其说是睡着,这个速度不如说是昏死过去了一样,禾嘉泽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他探出手到穆生鼻下试探,在确认他还有呼吸后才松了口气。
  真是巧了,他喜欢过的人都有如同老年人一般的生物钟。
  穆生的秒睡技能并没有让他逃过一劫,从他在次日清晨将禾嘉泽从被窝里揪出来起,就开始听禾嘉泽不停的在问东问西,穆生耐心很好,禾嘉泽提出的要求他一一应好,各种问题也都回答的相当细致。
  当禾嘉泽提到“你都没有和我说过你以前的交往对象的事情”时,穆生迟疑了会儿,犹豫着道:“挺好的,很可爱。”
  禾嘉泽皮笑r_ou_不笑的说:“真的吗?你再好好想想。”
  穆生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是真的。”
  禾嘉泽道:“你确定你选择了一个正确的答案?”
  穆生:“还行吧。”这个问题相当于让他选择:你是想今天惹我生气还是以后惹我生气,目前他人在现场,还能及时抢救一下。
  禾嘉泽撕着手中的面包片:“几个?他们都是谁?”
  穆生琢磨着道:“嗯……三个吧,陈医生、李老师、王律师。”
  禾嘉泽:“那和我一样,我也是三个。”
  穆生道:“所以我们扯平了?我们现在可以出门了吗?”
  禾嘉泽起身:“我们可以边走边说,把你那些前男友的联系方式给我。”
  穆生说:“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就从来没想过找你要过你前任的任何信息。”
  “你不需要找我要,你是个警察,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查。”禾嘉泽无所畏惧,还很大方的表示:“不然我拿他们的坟头地址和你换好了。”
  穆生走进电梯,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我要这个做什么?”
  禾嘉泽道:“烧点纸谈谈心,然后交流一下经验?你还有什么想对我隐瞒的也可以和他们说。”
  穆生说:“我真的没有留那几个人的联系方式,你不会真的想去打扰他们吧?”
  禾嘉泽道:“在你拒不供认之前,我只是想用手机号查到他们的社交账号,然后看一看他们的朋友圈。”
  穆生的求生欲使然:“我们都已经分手了,我怎么可能还会留着他们的联系方式。”
  “这有什么,我以后还要拉着你一起给我前男友上坟呢。”他朝穆生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
  穆生大方的交出自己的手机,完全不担心禾嘉泽会从里面找到任何关于前男友们的蛛丝马迹。
  禾嘉泽先是点开了通话记录,他原本是想看穆生有没有与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有频繁联系,翻看后却觉得有些奇怪。
  通话记录干净的不像话,最早的一通电话追溯到一个月以前,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公寓烧毁,然后他搬了新家。
  禾嘉泽狐疑的向穆生投去一眼:“你还挺谨慎的啊。”
  “我是一个警察,所以……”穆生顿了顿,道:“我有良好的反侦察意识。”
  除此之外,穆生的社交账号中的信息也少得可怜,唯一让禾嘉泽感到可疑的就是通话往来记录里那三个奇怪的联络人备注。
  他点开通讯录,稍微滑动了下屏幕后,就在通讯录中找到了他们:鬼差1、鬼差2、鬼差3。
  特意点进通讯录中就是想确认这一点,恰好三人,再没有多的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二)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