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第1章 坠楼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白日里不见人来车往的小南门热闹起来,这是夜市一条街,每到晚上路两旁的店面便卷起门帘挂起灯来做生意,烧烤摊子一家挨着一家。
  在这个季节没人能抵抗得了露天烧烤与冰爽扎啤的魅力,禾嘉泽也不例外,时常会与李东硕、白羽一起来这里lū 串吹水。
  这两人与他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现在,白羽仍然跟他在一个班,李东硕选了不同的专业,不过也是同校。
  白羽瞟向禾嘉泽一眼,试探性的问道:“诶,那个什么……你那个现在还活着呢?”
  禾嘉泽‘哐’的一声将手中的啤酒杯给砸在桌上:“当着我这个孩子的面你说什么呢,再给我倒一杯。”
  李东硕道:“要不我说,你就趁着人还没死前,先跟他分了吧。”
  禾嘉泽说:“我不。”
  李东硕道:“禾狍子,不是哥们说话难听啊,你看看你这两年啊,光是给真爱们办白事就花了七位数,再谈几个,以后上坟你都上不过来。你找的这些个男朋友该不会是从一个组织来的,找你骗丧葬费吧。”
  白羽接着话说:“而且你这次这个小朋友太不正常,初中生也不会中二到自称是黑道太子啊,明显脑子有点问题。”
  闻言禾嘉泽狠狠的瞪向他一眼,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在灯火映衬下照得格外漂亮。
  说是桃花眼又有些偏差,眼尾下垂勾勒出几丝惺忪,瞧着十分无害,反倒让人下意识忽略他眼中怒意,被瞪着也只觉得他这眼神无辜又勾人,禾狍子这外号不是白起的。
  和他一起长大的这俩人却熟知他从小被家里惯坏的破脾气,温顺的假象下是极其乖张的性子,他们连忙撇开话题。
  白羽连忙递上啤酒杯:“大哥喝酒喝酒。”
  李东硕递上一串烤得恰到好处的r_ou_:“大哥吃串。”肥瘦均匀表面焦黄滋着油的r_ou_让人垂涎欲滴。
  中京里的人提起禾家这个二世祖,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克夫。禾嘉泽心中苦难言,即便是他有十张嘴都没法替自己辩驳,真相说出来也没人会信。
  提到这茬他就来气,禾嘉泽受不了这委屈,今晚回家就把男友卖了换不锈钢盆。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李东硕手里拿着一根串,嘴还闲不下来,感慨说:“一转眼wuli泽泽都死了十几个男朋友了。”
  白羽随口道:“我都忘记你第一任男友是谁长什么样了。”
  旁人忘了,禾嘉泽却记得清清楚楚。
  两年前,作为新生到中京报道的那天,遇到了让母胎单身十八年的禾嘉泽忽然开窍的严霁。
  在此之前禾嘉泽从未对谁有过心动的经历,最初他甚至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视线会偷偷溜到这个人身上,为什么自己会看着他发呆,为什么看见这个人对着自己笑心脏就会跳的这么厉害。
  后来禾嘉泽开始在意起严霁他为什么总会出现在自己视线中,他是不是故意的。
  严霁他为什么也在看自己,他是不是发现了。
  严霁他为什么要朝自己笑,他是不是……
  “打断一下,你什么时候加入严校草迷妹队伍中的?”李东硕像是敲鼓一样拍着桌子,打断禾嘉泽的少女回忆录,“再说他大了你两届还是不同专业,你们两个都不在同一栋楼上,哪来那么多时间你看我我看你的。”
  禾嘉泽道:“你瞎说什么呢,我就是想问你们,严霁他是不是喜欢我啊,他今天还找我搭话了。”
  “不清楚他是什么想法,倒是看得出来你对他有意思。”白羽放下手机,抬起头一语道破真相。
  禾嘉泽双眼轻睁,不可置信的哼笑一声道:“我会暗恋一个男人?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男人的。”
  然而,禾嘉泽的口中的这辈子只持续了一天便结束了。
  铁骨铮铮禾少爷第二天就拉着人到李东硕与白羽面前,跟他们正式宣布,自己跟校草在一起了,吓得李东硕手里瓜子掉了一地。
  他原以为昨天白羽讲的话就是在讲笑话,半晌后才憋出一句话,神色复杂的说:“原来你们是真的gay,只有我是装的。”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禾嘉泽被这阵风刮的措不及防,在没遇到严霁以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同性,在遇到严霁之后,也没想到自己会在短短半年时间就被迷到晕头转向。
  色授魂与,心愉于侧。
  在禾嘉泽决定向家里出柜时,两个发小都觉得他疯了,再三劝说他冷静后,禾嘉泽依旧义无反顾的带着严霁回到家中见父母,结果毫无意外的被扫地出门。
  但禾二少还挺乐呵的,高高兴兴的搬进了严霁家中与他同居。
  李狗嗨与白羽十分感慨,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严霁生得十分好看,黑发如墨晕染的软羽,双目如潭深幽寂静,他的嘴角天生带着几分上翘的弧度,即便面无表情时也让人觉得温和亲切。
  禾嘉泽更是觉得,他就连骨头都比别人的要好看,让他看一辈子都不嫌腻,每天醒来后与严霁带着笑意的双眸对视上后,都会忍不住扑到他身上,极力感慨:“怎么会有人刚睡醒就这么帅!”
  严霁抚弄着他柔软的发丝,浅笑着用略带沙哑的嗓音道:“冷静点。”
  同居不过四天,禾嘉泽却觉得自己已经在蜜罐子里泡了大半辈子,每天被严霁宠的七荤八素。
  禾嘉泽在严霁身上趴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听见他问:“泽泽,如果有天你发现身边的朋友或者家人不是人的话,你会怎么办?”
  闻言他怔住,小心翼翼的问:“你别吓我啊,你看到什么了?难道说李狗嗨早就不是人了?他变成了鬼要来害我吗?”
  严霁抱着他坐起身,伸手拿起枕边叠好的衣服抖开,一件件往禾嘉泽身上套,一边道:“说着玩的,晚上跟我一起去参加同学聚餐吧。”
  “嗯嗯……不行。”禾嘉泽配合的抬起手穿过袖口,刚想答应后又忽然反悔,“我和李狗嗨、白羽约好了要一起去吃饭。”
  严霁说:“把他俩一起叫上。”
  “我问问。”禾嘉泽拿起手机给两人发消息。
  隔了一会儿后,严霁又问:“他怎么总在改名字?”
  禾嘉泽疑惑的抬头“嗯?”了一声。
  严霁道:“李东硕,李海狗,李狗嗨。”
  听他这么问后禾嘉泽笑的肚子疼,严霁有些时候脑子会不灵光,与其说不灵光,不如说是像没沾过人间烟火,偶尔问些让禾嘉泽哭笑不得的问题。
  笑过后,禾嘉泽道:“你听他们叫我狍子的时候也觉得我改名了?”
  严霁说:“他们没这么叫过你。”
  仔细想想后发现,他们好像真的从未当着严霁的面喊过这个外号。
  禾嘉泽和李东硕的外号是互相埋汰的结果,高中毕业时同班同学组织一起去海洋馆玩,禾嘉泽看完了海狗,回程时见李东硕那个一米九的大高个非要往大巴二层钻,笑他弯着身子匍匐前进的样子像极了海洋馆里的海狗。
  此话一出顿时引其他人李海狗、海狗李喊个不停。李东硕当场反击,给禾嘉泽冠上傻狍子称号。
  严霁他们这一届马上从大三升大四,以后在学校呆的时间不多,之后无非是准备考研或去社会实践,按理说这样的同班聚餐是不应该让禾嘉泽把两个朋友也一起拉去的,可班上的一些人生怕严霁会不来,只要他肯来一切都好说。
  即便如此,还是会有几人心生不满,针对禾嘉泽的不满。
  在禾嘉泽没有出现以前,一些人是将严霁视为囊中之物,大一大二都不见他有过跟谁**过,大三时却忽然蹦出来个小学弟将校草给抢走了。
  三两个女生轮番上阵想给禾嘉泽灌酒,见严霁将人护的严严实实,“来都来了,不让人家喝一杯啊。”
  禾嘉泽稳坐着不动如风,看着严霁又替他喝下一杯,当真是半杯酒都不打算让他沾。
  左边的酒杯被严霁拦下,右边又有人凑过来说:“不喝说不过去了啊,我还想向学弟请教一下勾男人的技巧呢。”
  李东硕看的双眼发红,狠狠的拍响白羽的大腿,道:“太过分了!我都坐在这儿了,怎么没有学姐来给我敬酒。”
  禾嘉泽一笑,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尖尖,模样乖巧的说:“也没什么技巧,我家里特别有钱。”说完也没有拿起杯子的意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九)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