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九)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81章 执棋人乔阳
  几分钟后, 杨天河跟乔阳先后爬上了酒店楼下的监测车,车子向阳城机场驶去。
  众人简单寒暄之后, 杨天河迅速地引入正题:“乔阳, 你知道韩墨的下一步计划吗?负责跟踪墨阳的警员汇报,几小时前他们变装进入了地老鼠名下的一家KTV, 直到现在都还没出来。潜入的警员称地老鼠的包厢里气氛很好, 推测墨阳顺利混入了盗墓贼团伙。”
  “嗯,墨阳这次会对地老鼠动手。”乔阳点头。
  路锦瑟撇嘴:“我有点不能接受……墨狐狸竟然会跟盗墓贼掺和?头儿, 这也是个机会,墨狐狸他们一下斗, 咱们就跳出去抓他们个正着!盗掘古墓这罪名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乔阳闻言一笑:“墨阳他们不会下斗。”
  “啊?”路锦瑟满头问号:“为什么这么说?”
  “韩墨明知道经济特别行动署的人正紧盯着墨阳, 不会傻到把把柄交到你们手上。”乔阳回答, “我刚才呆在房间里,试着以地老鼠为目标设计一个骗局。你们也知道,这可能就是韩墨的思路:墨阳混进盗墓贼的团队, 韩墨做渔夫,大概会担任向导之类的角色, 他不会带地老鼠真的进入古墓,只会带他在山林里瞎转,一直拖到天黑, 装神弄鬼一番,吓得地老鼠改邪归正,搞个严重的罪名送地老鼠去坐牢。”
  陈洋叹气:“很好,典型的墨狐狸骗局, 我们又要进入看戏模式了,最后一根狐狸毛都抓不着。”
  乔阳竖起右手食指晃了晃:“错,这次可不一样,因为这个局不仅是韩墨做给地老鼠的,也是老秦做给韩墨的!根据我的判断,老秦要借这件事,让韩墨带他去找韩七鉴的黄金。”
  盛渺这时加入冒问号的行列:“啊?你怎么知道?”
  乔阳望着车顶想了想,道:“比较复杂不容易说清楚,不如就让我们从头开始吧。”
  杨天河小队的几个人坐好认真听。
  乔阳说:“我接下来的所有推测,都是基于老秦就是柏秦这个前提。听起来也许有点疯狂,我希望等我说完大家再开始讨论。”
  “OK。”
  “正式开始之前,我想确认一项信息:昨天被我们骗了的阿峰,他负责的那家玉石商店是不是跟地老鼠有关?”
  “没错,”陈洋回答,“地老鼠的销赃网点之一。”
  乔阳呼出一口气,看起来更有信心了一点:“非常好,那我开始说了。”
  “像我刚才说的,前提是:老秦的真实身份是柏秦。柏秦跟韩七鉴的四个仇人勾结害死了韩墨的爸爸,又假借帮韩墨报仇的名义潜伏到他身边,杀死了那四个仇人,还把杀人的罪名诬蔑到韩墨身上。不仅如此,老秦还借此机会吞下了四个仇人的部分势力,三年来逐渐消化,形成了犯罪集团麓……”
  杨天河点了点头,这些基本都是他调查和推理出的信息。
  乔阳继续说:“我们无从猜测老秦原本打算什么时候套出黄金的藏宝点,也许有一个明确的日期,也许他只是在等待时机,不过有个变数的出现导致他选择最近动手:我。”
  “杨天河,不仅你看到了我对韩墨的影响力,老秦也注意到这一点。在我出现之前,老秦应该是韩墨在墨阳之中、或者是在整个黑暗世界中最信任的人,但我一出现,他就被挤到了第二位。”
  “我出现之前,老秦花了很多工夫把韩墨弄脏、让他留在黑暗世界。可我出现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质疑韩墨的所作所为,不断动摇韩墨的信念,明里暗里想把他拉回光明世界……我无意识地破坏着老秦的计划。”
  “于是我成功入伙之后,老秦跟黑客组织龙裔勾结,闹出内鬼疑云,希望借此机会破坏我跟韩墨的关系……龙裔事件后,墨阳分崩离析,教授和兔兔离开。”
  “少了教授和兔兔,韩墨对我的信赖乃至依赖达到新的高度,老秦的影响力进一步降低。他明白,放任韩墨这样发展下去,说不定他哪天就彻底被我驯服自首去了,于是,他着手实施从韩墨口中骗取黄金位置的计划——地老鼠。”
  “你们已经调查到,大虎和小鼠是麓的成员,老秦的手下。这两个人的入伙考核选择阿峰的玉石店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意招惹地老鼠。这样一来,韩墨就有了必须得骗地老鼠的理由:不是墨阳搞地老鼠,就是地老鼠搞墨阳。先下手为强。”
  “老秦这样大费周折地让韩墨对上地老鼠,当然不会让他轻而易举地完成又一个漂亮的骗局。他一定会在骗局实施的过程中闹一些幺蛾子,致使墨阳的计划失败,他们被识破后被盗墓贼们追杀,被逼无奈在山里找地方躲藏。韩墨对吞日山的情况并不熟悉,只能去爷爷说过藏黄金的山洞躲避……”
  “等一下,我有问题!”路锦瑟按捺不住好奇举手。
  “你说吧。”乔阳停下,接过杨天河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路锦瑟说:“你前面的那些推理都还算合力,不过最后这里有些太想当然了:老秦故意毁了计划逼韩墨跟他一起逃跑,最后到藏金子的山洞里躲避,可如果地老鼠要盗的墓离吞日山十万八千里呢?”
  “所以地老鼠要盗的墓离吞日山很近。”
  路锦瑟眉头拧起一个可爱的疙瘩:“这个谁说得准?”
  乔阳神秘一笑:“老秦能说准。”
  一直用手指敲着膝盖思考的杨天河这时道:“我懂了。地老鼠这次之所以要去盗墓,是因为买到了一张古墓的地图。你认为这张地图就是老秦伪造的?根本没有什么古墓,只有一张假地图。”
  乔阳点头。
  盛渺连连摇头:“玩、玩这么大,不可能吧?”
  “如果他的第三个身份就是‘麓’的首领,那他倒是能做到……”陈洋捏着下巴思考,“可是值得吗?又是境外拍卖会又是造假地图……就算为了一百三十五万两黄金也太拼了。”
  “那再加上地老鼠的势力呢?”乔阳在这时说,“如果他早就做好准备,只要韩墨骗倒地老鼠,麓就立刻吞掉地老鼠的收藏和产业?”
  “妈呀……”路锦瑟忍不住捂住胸口,“**足够大,他干得出来。可现在墨阳一共就四个人,他们怎么搞得定一大群手握军火的盗墓贼?”
  “你忘了老秦是怎么把韩七鉴的仇人们吞下肚的?”乔阳提醒她,“地老鼠的盗墓团伙里一定有老秦的内应。”
  杨天河小队的几人都点头。
  “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阻止老秦?立刻去吞日山布控?”陈洋有些慌张地问。
  杨天河停住敲击的手指,说:“吞日山是一部分,宿阳山也有必要找人盯着。因为吞日山这个地方毕竟敏感,古墓直接放在那里会引起韩墨的警惕,所以我猜老秦会选吞日山旁边的宿阳山脉。”
  盛渺为难地皱眉:“地老鼠恐怕很快就会行动了,他们可能行动的范围太大,路径未明,在山林里监视、跟踪的难度很大,我们容易跟丢……”
  乔阳对他眨眨眼:“我有办法掌握他们的行踪,信不信?一个熟悉阳城山林的向导。这个人也会是韩墨被强行配合警方、待罪立功的关键。”他用下巴示意前方,印入众人眼帘的是阳城机场。
  这边,乔阳到机场跟赶来帮忙的季富昌碰头。他没让季富昌知道他正跟经济特别行动署的警察合作,带他坐出租赶赴宿阳山做下一步准备——地老鼠随时可能去倒斗。
  那边,墨阳众人浑身酒气,跟着酩酊大醉的地老鼠及其同伙上了KTV四楼的客房。
  韩墨酒量极差,之前没在包厢里昏睡过去全靠意志力,走进客房们就一头栽倒在门廊。老秦摇摇头,弯腰把他抱起来搬到床上,帮他脱掉衣服,把他痒得嘴角上翘,小声嘀咕:“秦叔……”声音语调,就像学龄前的小朋友撒娇喊“爸爸”。
  老秦无奈地笑,帮韩墨盖上被子,坐到了另一张床。他望着韩墨孩子气的睡脸,目光柔和地看了三四分钟,然后视线逐渐降温,直到眼神冰冷。
  “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我最得意的作品……”他用气声自言自语,“可惜还是太像了,像得让人恶心。”
  第二天清晨4点多,墨阳众人被“咣咣”的砸门声吵醒。他们短暂地洗漱一下,拎着昨天新买的家伙,分批上了地老鼠准备的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八) 下一篇:男友又又又死了 by 十万八千鲤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