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八)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71章 倒吊人

  韩墨房间里的灯光很暖, 可说起父亲的去世,他的周身似乎泛起了一种冰冷的气氛:
  “我跟你提起过, 我爷爷是神鬼奇骗韩七鉴, 爸爸却因为n_ain_ai不喜欢骗术,是个正直得近乎迂腐的普通人。他文化程度不高, 早早结了婚进城打工, 混得不太好,爷爷去世后就回家种地。他是个平凡无奇的庄稼人, 甚至不知道他爸就是都市传说里赫赫有名的大骗子……这辈子他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我考上了大学。”
  乔阳安静地听着。
  韩墨继续说:“我没太跟你提起过我妈, 因为我妈很早就出意外去世了。我爸丧妻后没有再娶, 只踏踏实实地赚钱、供我读书。他干活很拼, 落下一身病,我一直担心他不长寿,他也跟我谈过很多次……说就算他不在了, 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我从小被爷爷带起来,再加上爸爸笨嘴拙舌又个性死板, 所以跟他并不亲近。大四临毕业时听说我爸去世了,心里难过了一阵,上了回家的火车就多少差不多平静下来……那时我以为, 他是因病去世的。”
  “回到家,村里的亲戚已经把能做的都帮我做了。我爸的尸体在家里停灵三天,我到家的第二天就要送到镇上火化。我问我爸的死因是什么,亲戚告诉我是上吊自杀, 镇上的警察从家里翻出我爸肝癌的诊断书,怀疑他不想拖累我……我一开始没怀疑,只去了停灵的房间想再好好看看他,可这一看就发现了问题……我爸的左腿脚踝位置,有被绳子捆绑过的痕迹,就好像有人绑着他的腿把他吊起来过,就像这样。”韩墨拿出手机搜出一张图片,亮给乔阳看。
  乔阳吃惊:“塔罗牌里的倒吊人?”
  “嗯,看到那个伤痕,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韩墨继续道,“塔罗牌是占卜用的,很多西方骗术与之有关,小时候我爷爷曾跟我讲过。倒吊人是塔罗中很有趣的一张牌,牌上的这个人是个正义使者,他伸张正义、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和不快,于是人们把他吊起来惩罚他,他却并不因此怨恨,只是选择换个角度看世界。所以这张牌的意思是自我牺牲与奉献。”
  “当它是正位时,”韩墨示意了一下手机里倒吊的牌面,“这张牌是好的意思,意味着总结教训、有失必有得、浴火重生。而当它是逆位时,”他转了一下手机,让牌面上的人头朝上、脚朝下,“意思就截然相反了,它意味着冥顽不化、无谓的牺牲以及遭受惩罚。”
  “叔叔是吊死的,腿上却有捆绑痕迹……他是逆位的倒吊人?”乔阳喃喃,浑身发寒。
  “嗯。”韩墨点头,“我也这样想,于是我找到当时勘察现场的警察询问情况,但警察说没什么疑点。我有把家里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发现很多东西都有挪动、被翻找过的痕迹,家里的田地也有很多地方被翻过土,显然曾经有人试图从我家找什么。”
  “不过我爸的死已经按自杀定了,死亡证明也发了,我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火化了我爸把他埋在我爷爷坟旁……回校领毕业证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却依然对爸爸的死因耿耿于怀,正在纠结该怎么办时,老秦找到了我,见了我就直拍大腿,结结巴巴地说:哎呀,来迟了!”
  “哦,他提起过……你家出了事后他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人。”乔阳点头。
  “嗯,老秦告诉我,他其实是来给我爸通风报信的,害死我爸的人是我爷爷的仇人——那几个我恰好也给你说起过。”
  “莫非?”乔阳恍然,“该不会是你爷爷当年的四个同伙,带着一百三十五万两出逃、最后却把那些金子留在宿阳山的人?!”
  “没错。”
  “嘶……!”乔阳倒抽一口冷气,压低声音,“你爷爷告诉你的都是真的?!那些莫非不是故事……有一百三十五万两黄金被他从宿阳山转移到吞日山里!而你知道藏宝地点!?”
  韩墨露齿一笑,不做回答。
  乔阳着急,坐在床上直挪:“你笑什么?快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去那个藏宝点看过,有黄金吗?你怎么处理的那些黄金?一百三十五万两黄金是什么样子的?”
  韩墨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夹得乔阳心头发酥。乔阳只好放弃了这个话题,转而道:“继续说那四个仇人吧。”
  韩墨挪到乔阳身边挨着他坐,接着说起正题:“害死我爸爸的就是当初那四个同伙,建国初有名的骗子和盗贼。当年他们把金子藏在我爷爷说过的地方,流窜出国,约定好多年后回来取……发现金子不翼而飞之后,他们气得不行,一直在里世界打听我爷爷的消息……老秦就是那个时候注意到有人在找我爷爷。”
  “他跟你爷爷是朋友吗?”乔阳问,“他们俩年纪差不少呢,应该不是平辈?”
  “有过几面之缘。老秦是孤儿,年纪很小的时候在我老家那边做偷儿,有一次偷到我爷爷身上、被他当场捉到。他那时候早已改邪归正、是个老头了,就放过了老秦劝他向善,点拨了他两句。后来老秦混出了点名堂听到传说,就来问我爷爷是不是神鬼奇骗,我爷爷承认了,他就很兴奋,我小时候他经常来找我爷爷喝茶聊天,爷爷让我叫他“秦叔”……后来也许是忙了,就不再出现。”
  “哦……这样。”乔阳沉吟,“他跟你家还有这个渊源,难怪你们那么亲近。”
  “是啊。老秦跟我说,他本来想早早地来提醒我爸爸小心,可当时里世界风声鹤唳,他怕走这一趟反而引起别人的怀疑,于是按兵不动、想见机行事。他本来觉得,我爷爷在乡间躲了几十年又去世了,爸爸是个平头老百姓,那四个仇人不可能找到他们……万万没想到,我爸做体检的那家医院是某个仇人家办的私立医院,那人在医院看到我爸觉得他长得太像爷爷,于是派人查了一下……”韩墨说到这里,难过地闭上眼睛。
  乔阳揽住他的肩膀,把他往自己怀里带。
  韩墨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过去那么多年,仇也报了,已经没事了……”
  乔阳伸手揉了揉韩墨的头发。
  韩墨继续说:“从老秦那听到事情的原委,我觉得难以置信。虽然我爷爷一直跟我吹嘘他是神鬼奇骗,说他就是电视剧和小说里角色的原型,还教了许多骗术之类的东西,但他在我心里只是个絮絮叨叨爱吹牛的糟老头子,我最大的困扰也不过是:每天都想骗人,觉得自己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怎么办。
  “谁知突然有一天,噩梦袭来,我发现我曾经当童话听的故事都是真实的,神鬼奇骗四个字后面是血淋林的利益厮杀,老实巴交的父亲丧命在爷爷仇人的手里,而老秦告诉我,那四个人还没彻底放弃、正在全国各地寻找那笔黄金,没有直接来抓我,大抵是因为拷问过我爸后发现他的确一无所知,怀疑我爷爷把秘密带进了坟墓、没有交代给后代……
  “归根到底,是我爸爸给我挡掉一劫。
  “我的世界观受到冲击,悲痛、震惊、仇恨、怀疑,我问老秦怎么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老秦就带我偷偷接近开医院的那个仇人,让我亲耳听到了他们谈论害死我爸爸的细节,听他们辱骂我爷爷,还听到他们说:早晚对我下手。
  “我很害怕,同时感觉无比愤怒,我问老秦应该怎么做,老秦说,如果我报仇、他愿意协助我,于是,我的复仇开始了。”
  乔阳咬了下嘴唇,终于问出自己心里最大的疙瘩:“你用骗术逼死了他们吗?逼他们自首,他们不肯,选择了自杀?”
  “你说得好像他们是宁死不屈的英雄。”韩墨喷笑,连连摇头,凑在乔阳耳边轻声说:“不管你信不信,乔阳,那些人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的,但谋杀他们的人不是我。”
  乔阳吃惊地瞪圆眼睛:“那是谁?”真的是这样,教授说中了?!
  韩墨继续耳语:“我不知道。”
  “什么?”
  “我不知道是谁。每次复仇进行到最后,我们把仇人逼得走投无路,我都会劝仇人自首,每一次,他们都涕泗横流地答应、发自内心地忏悔,然后第二天,被吊死在家里。”
  乔阳觉得韩墨的语气十分y-in森:“你怎么确定是被吊死……?”
  “因为脚下没有垫脚的东西,就悬空挂在绳套上,一看就是被人挂上去的。”韩墨轻声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七) 下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