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六)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51章 同伙不是同伴

  教授豪情万丈地一拍桌子:“墨狐狸, 我出30万,把若若当成下一个目标, 给她个教训!”
  “哦, 不接。”韩墨冷漠地回答,“30万太少不够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教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趴在桌子上□□:“帮帮我吧……我实在太憋屈了……30万是我的全部积蓄。”
  “怎么会?”兔兔平日虽然一副“除了韩墨其他人都是垃圾”的模样, 但显然她还是关心教授的,“你的钱呢?只贯城和京城这两票你就赚了有30万了吧?”
  “我也只剩这两票赚的钱了……”教授哀叹,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抱头,“我不是说了吗, 这个女主播年薪千万……我感觉里面起码有三分之一是我贡献的。”
  先前还漫不经心的韩墨表情终于认真了起来, 他嘴角浮起一个无奈的笑:“你把以前赚的钱都打赏给她了, 七位数?很好,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你的愤怒了。”
  教授抱拳致谢,连话都不想说了。
  “你是不是傻?”兔女王毒舌了, 走过去拍了教授脑袋一下,不过终归向着教授, 她扭脸看韩墨:“墨狐狸……”
  “行,我懂。”韩墨举双手投降,“看在自己人的份上, 30万就30万吧,这单我们接了,大家开始收集资料,等老秦回来我们就行动吧。”
  “收到!”教授立刻来了j-i,ng神, 笑嘻嘻地要跟兔兔击掌,被女孩嫌弃地躲过,还被她的长马尾抽了一下。
  乔阳则神情复杂地看了韩墨一眼,什么都没说。
  这天晚上,乔阳躺在房间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折腾到凌晨一点,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听到韩墨带着笑的声音:“给我开门,我给你送安眠药来了。”
  乔阳眨眨眼,从床上蹦起来去开门。门口的韩墨穿着背心裤衩,手里拎着两瓶啤酒走了进来:“说吧,又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
  “你怎么知道我睡不着?”乔阳抓抓头发,问。
  “这里隔音差,我在隔壁听你床嘎吱吱乱响,就知道你又在钻牛角尖。”韩墨在桌边敲掉酒瓶盖,把酒递给乔阳。
  乔阳笑着打趣:“就一瓶?不够我喝,我的酒量可不像某人那么浅。”
  “放心,某人没打算喝酒,两瓶都是你的。”韩墨则说,毫不客气地爬到乔阳床上躺下,“不要岔开话题,说说你在琢磨什么?”
  “……我在想教授的30万。”乔阳迟疑了一会才说。
  韩墨立刻懂了:“哦,你不懂我为什么跟他要钱?”
  乔阳点头,喝了口酒:“你都说了是自己人,为什么……”
  “乔阳,”韩墨打断他,“你是不是对墨阳成员的关系有误会?我们彼此只是同伙,懂吗?”
  乔阳皱紧眉头,困惑地望着韩墨。
  韩墨放松地躺在床上,整个人看起来j-i,ng致无害,可眼中的幽光令他染上复杂和危险,他嘴角上扬,轻言慢语:“同伙不是同学同伴,同伙之间没有情分、只有利益。同伙是跟你争夺主动权的人,分赃时跟你动刀子的人,受审时供出你给自己减刑的人,明白?”
  乔阳后背浮起一层冷汗,喉咙发干,不得不喝下几口啤酒:“……只是同伙?”
  “教授、兔兔、老秦,只是同伙不是同伴。还记得在贯城传销组织那次吗?如果那次我死了,教授和老秦真的会为了保命跟了蔡子杰。”韩墨舒舒服服地在床上翻了个身,嘴里说着冷酷的话,“同伴之间要讲义气,两肋c-h-a刀也好、同甘共苦也罢;同伙之间没有这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作为骗子,不过主顾是谁,行骗就是为了赚钱,这样说,你懂吗?”
  乔阳已经不知不觉把一整瓶啤酒灌下去了。深更半夜空腹喝酒,又喝得那么急,他只觉酒气上头,浑身燥热,心情也浮躁焦虑起来,一些平时被理智拦住的话脱口而出,他冷冰冰地吐出一句:“每次我有点喜欢这里,你都会一耳光把我抽醒。”
  “呵呵,很抱歉吵醒你的美梦。”韩墨耸耸肩,别有深意地说,“想不到你会喜欢墨阳这个团伙。”
  “你难道不喜欢吗?”乔阳尖锐地反问,打开第二瓶啤酒。
  韩墨答得云淡风轻:“我喜欢骗术,我选择组织墨阳,但我不喜欢墨阳。”
  “我不懂你的意思,你能不能说人话?”乔阳的口气恶劣,他其实并没醉,却乐得接着腹中酒气发泄一下情绪。
  “不能。”韩墨恶劣一笑,从床上爬起来:“趁着酒劲儿赶快睡吧,晚安。”举步想往外走,却把扑过来的乔阳从后面搂住。
  乔阳笨拙地抱着韩墨,像是小孩子抱着自己最喜欢的毛绒玩具,蛮不讲理地把酒气喷在韩墨脸上:“别着急走啊,你给我说清楚,我对你是什么,也是你的同伙?只有利益关系、随时可能被你出卖的同伙?”
  韩墨没挣扎,拍拍乔阳环着他的胳膊:“你用这个姿势问我这种话,老实说我有点伤心。”
  乔阳消化了一下韩墨的意思,憨呼呼笑起来:“你不是你的同伙对不对?我是你的同伴!”
  韩墨轻笑一声,没回答。
  乔阳把这声笑当成答复,心满意足:“我也是,阿墨,虽然我加入了墨阳,但我不想做你的同伙,你相信我,我始终是你的同伴,有难同当、两肋c-h-a刀,永远不背叛你、永远信任你,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嗯,我知道了。”韩墨拉开乔阳的手,回头像揉大狗一样揉揉后者的头发:“快睡觉吧,晚安。”
  第二天,墨阳众人正式投入游戏女主播若若的资料收集。作为“委托人”,教授对这次行动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他甚至抢在韩墨之前产生了行动构想。
  “下周六,礼国游戏电竞博览交流会。”教授把网页投影到墙上,“游戏界比较盛大的一个交流会,很多玩家和从业者都会去,这次恰好有当红主播跟玩家对战的环节。这个交流会是不会付给主播酬劳的,只提供刷脸的机会,管理相对松散,我去年就很轻易地混进了工作区——这是个好机会。”
  “可若若最近因为代打的事人气骤降,主办方没有邀请她。”兔兔翻了翻手里的资料。
  教授用中指推推金丝框眼镜:“邀请只是一封邮件一个假工作证的事。”
  “说说你的计划。”韩墨左手架在桌子上,捏捏自己的耳垂。
  教授继续说:“首先,我们通过邮箱给若若发邀请,告诉她由于她□□较多,所以不在官网主播名单里公布她的名字、也希望她事前不要声张。若若现在身陷困境,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曝光机会。
  “活动当天,鱼饵负责在会场门口接待若若,带她进入场地。渔夫负责将她推进主播玩家对战环节,辅助引导现场舆论、拍照录像……就这么简单。”
  “让目标参与对战环节,”韩墨翻看以往活动的资料,“这个环节是主办方提前安排好的,不仅主持人手里会有名单,还会提前制作好出战主播的介绍页。想要把若若c-h-a入这个环节,就得入侵主办方的计算机——今天是星期五,老秦下周四才能回来,准备时间不够,这个计划实施不了。”
  “不过是入侵计算机c-h-a个图片修个文档,这活儿是个黑客就能上手,未必需要老秦出马。”教授再次推推眼镜。
  剩下三个人彼此看看,韩墨捏捏耳垂陷入思索,兔兔问:“你准备找谁?”
  “里世界找一个呗……之前吕潜那一票时,那小子不就混黑客论坛吗?我知道老秦就是论坛的资深会员,他还跟我说起过一个朋友,叫亢龙,技术赞讲义气,很靠得住。”教授说着拿出手机发信息,很快把老秦的回信给其他人看,“他说可以啊。”
  “不好意思c-h-a一句,”一直默默围观的乔阳这时忍不住出声,“那个里世界……是什么?寂静岭?”
  兔兔翻了个白眼,韩墨正盯着老秦的短信沉思,教授好心地回答了小太阳小朋友的问题:“这个是所谓黑暗世界的中二说法。我们把遵从法律的光明世界称为表世界,而我们所处的黑暗世界则是里世界。里世界的很多行动都跟深网紧密结合,深网你知道吧?那是普通网民接触不到的层面,骗子、杀手、小偷、黑客往往在那里交换消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荡妇 (一) 下一篇:荡妇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