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五)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41章 郑瑞秋,你活该

  吕潜将“曝光”兔兔的帖子拉到最后, 看到不少人表示已经将帖子分享到其它社交平台,呼朋唤友共赏极品, 嘴角慢慢勾起一个有点诡异的弧度……
  下车慢慢走回家, 吕潜把钥匙c-h-a进家门,就听到隔壁的门打开。他浑身一僵, 不自在地扭头, 就见郑瑞秋的舅舅拎着一箱行李走出来,正回头跟身后送他的中年男人道别。那个男人吕潜见过, 他曾经抱着笔记本坐在楼下的花坛边上。
  就听郑瑞秋的舅舅说:“不用送了,你早点休息, 搬了一天家也挺辛苦的。电卡里还有200块钱的电, 你用就行, 我让房东把钱退给我。”
  “好的……麻烦你了……”
  吕潜心中微微一动:这个大叔是房子的新租客?郑舅舅要搬走了?这真是太好了……他这样想着,转动手里的钥匙走进家门。
  一进门,吕潜就发现餐厅的灯罕见地亮着, 爸爸妈妈坐在餐桌边,脸色都很难看。
  见儿子回家, 吕爸爸立刻开口:“吕潜,今天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问你身体怎么样,说你发烧请假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逃课了?”
  吕潜吓得一抖:“我……”他心中暗暗叫苦,恐怕今晚要面对男女混合双打了……哎,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样被父母联手教育了?
  可想象中的恐怖场景并没出现,因为吕妈妈说:“姓吕的, 你别想扯开话题!现在正在说你跟别人luo聊的事,你扯吕潜逃课干什么?”
  “什么叫我扯吕潜逃课?这是儿子的教育问题,是咱们家头等大事!你究竟关不关心儿子?”
  “我当然关心儿子,不过处理事情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你先把你微信跟外面的女人luo聊的事情说清楚再教育儿子吧,丢人!”
  吕爸爸的脸涨红:“你在儿子面前说什么呢?都说了那是误会,你为什么一直胡搅蛮缠?你关心儿子吗,天天加班忙活你单位那点烂事。”
  吕妈妈拍桌:“我单位的烂事?是啊,我天天处理那些烂事赚钱养家糊口,供着你不思进取混吃等死、还背着我跟别的女人乱搞!”
  一对夫妻唾沫横飞、越吵越凶,什么陈年旧事都翻了出来。吕潜站在餐桌边,脸上的表情从内疚、不安逐渐变成麻木,一直到他站得脚酸,他的父母都没施舍给他一个眼神。男生抿起薄薄的嘴唇,垂下头,无声无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丢下书包发了会呆,打开电脑想再去论坛看看屠香的帖子,却发现那个帖子的链接失效,不少人都发了新帖在问:“什么情况?不孝女的帖子打不开了,论坛抽风?”
  的确有可能是论坛抽风。吕潜想了想,登陆账号准备把帖子重发一遍。把图片往输入框中导入时,吕潜忽然轻笑出声,自言自语:“如果乔阳知道这个帖子就是我发的……会有什么反应呢?”编辑完成,点击发送,新的帖子出现:《抽风重发,818那个不孝、滥交、哈日的女人》。
  “楼主威武!”“找到组织啦~”“求人r_ou_!求楼主告知不孝女的信息!”关注这件事的网友们迅速涌入。
  吕潜兴高采烈地敲打回复,点击发送,却发现帖子再次失效,回复发表失败。他脸上的笑容凝固,隐约觉察到有哪里不对。他尝试回复其他帖子,又发布了一个其他内容的帖子,都没有任何问题……这是怎么回事?
  《版主删帖?818那个不孝、滥交、哈日的女人》,新的帖子被发布出来,不到三分钟就再次失效。标题明明挂在页面上,可戳开就是没有内容……这一次,不止吕潜,其他网友也察觉了问题,纷纷召唤版主要求解释:“为什么删帖,收钱了吗?”“凭什么和谐不孝女的帖子?”
  版主很快出现,带来的答复却更令人疑惑:“不是论坛方的c,ao作,我们好像受到了黑客的外部攻击。”
  黑客?这个对普通网友而言十分“高大上”的词汇令众人哗然,各种猜测纷纷冒出来:“编,再编!收钱删帖就直说,还黑客,鬼扯。”“不孝女背景不简单啊?”“一个罪犯的女儿能有什么背景,难不成还是黑道世家的大小姐?这设定也太雷了吧,呵呵。”
  外行们高高兴兴地看热闹,吕潜作为内行却看出了门道:版主应该没有说谎,关于屠香的三个帖子就是被黑客动了手脚……为什么会有黑客掺和这件事?他跟屠香是什么关系?他的黑客技术是什么程度?
  一股小火苗从心底燃起,吕潜彻底忘记了被父母忽视的低落,兴致勃勃地打开做黑客的电脑,闯入了论坛防火墙,仔细地寻找先前那个黑客留下的痕迹,可惜遍寻不得。他思索了一会,他再次发了一帖,准备将那黑客引出。
  帖子发出五分钟左右,论坛后台的数据果然出现异动。吕潜j-i,ng神一振,立刻采取反入侵措施捕获对方ip,不料对方似乎早有准备,没有再针对吕潜的帖子,而是干脆利落地黑掉了整个论坛,翩然离去。
  “啧!”捕捉失败,吕潜立刻将黑客电脑断网关闭,盯着漆黑的屏幕开始咬指甲,心中浮起一层不安:这人是个高手,不知道究竟什么来路……我刚才有没有把留在论坛后台的数据清理干净?如果反而被对方抓到就不好了……嗯,最近小心一点,等这一波风头过去再说吧。
  吕潜决定避避风头,对屠香这件事脱开了手,可网上的舆论却不会因为幕后黑手的蛰伏消停,反而因为“不孝女帖被删事件”愈演愈烈。由于论坛挂了,这个话题就在其他各大社交平台发酵开来:“我去,那个不孝女究竟是谁?先是关于她的扒皮帖反复被删,最后干脆整个论坛都挂了,总感觉水很深啊……”“不孝女事件截图,删前速看!”
  第二天上学,吕潜甚至听到班里的同学也在谈论这个话题:“也太极品了,她那么嫌弃她爸怎么不去死……”“是啊,还有那个报价单,陪一晚只要300块,也太贱了!”“世上就是有这种贱人啊,上一个让我这么恶心的人还是郑瑞秋……”
  教室里骤然一静,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吐出“郑瑞秋”这个名字的少女,连吕潜都不例外。
  面对同学们谴责不满的眼神,少女白了脸色,也意识到自己碰触到了大家的禁忌,可青春期过盛的自尊心让她不愿低头,梗着脖子为自己辩解道:“怎、怎么,我说错了吗?难道郑瑞秋不是个贱人?”
  “就、就是!郑瑞秋做的那些事你们不会都忘了吧!”刚才跟少女一起八卦屠香事件的另一个女生也说,“虽然她出了那种事……很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不是她自己生活不检点,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对啊!”另外一个跟她们关系不错的女生开口声援她们,“就算她已经死了,也不能改变她两面三刀还滥交的事实吧,怎么就不能提了呢?”
  “少说两句吧。”班长皱着眉开口,“死者为大,更何况网上那些爆料未必是真的。那个帖子我也看了,应该跟瑞秋当时的情况一样,是被人黑进加密的私密博文里截了图。咱们在瑞秋那件事上本来就做错了很多,事到如今还是多积口德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就做错了?”一开始的女生从椅子上跳起来怒视班长,“郑瑞秋是自杀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对啊!”“就是!”原本默默围观的同学们也纷纷开口。
  班长的脸因为气愤而涨红,狠狠把手里的笔拍在桌上:“跟我们没关系?你们说这种话不亏心吗。事情才过去不到半年你们就这么颠倒黑白?忘了当初是怎么对待瑞秋的?如果不是你们信了网上的谣言,瑞秋在学校里怎么会被孤立?如果不是被孤立和误会,她求助的时候怎么会没人帮她?”
  众人哑然,不少人都羞愧地低下头。却听团支书在这时开了口:“别一口一个‘你们’,把自己摘得真干净。你这么有正义感,当时也没见你站出来维护郑瑞秋啊。哦,我们孤立她,我们不信任她,我们不保护她,我们都是罪人——那你呢,你就是好大一朵白莲花?我们是因为被谣言蒙蔽才疏远了瑞秋,你呢?你是明知道那些都是谣言,却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我孤立,真要说起来,你比我们更虚伪!”
  这一次,班长的脖子也红了,他嘴唇开合几次,却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得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教室。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蔷薇和淫兽 (二) 下一篇:荡妇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