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蔷薇和淫兽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美女的狂乱

 
松泽志摩子被两个恶魔彻底的摧残,已呈半失神状态了,黑泽还想剃她的耻毛,取出肥皂和剃刀出来,竺井变得有点呆然的表情。
 
“差不多了,不要太过份。”
 
竺井看黑泽准备要剃她的毛而这样说。
 
黑泽说:“也许有人会高价来买大明星的阴毛也不一定喔。”
 
半开玩笑的口调说着,竺井看黑泽异常的嗜虐性而惊吓不已。
 
“不好了,我的东西又挺起来了。”
 
准备要剃志摩子的毛的黑泽,看到自己的阳具又挺起来而苦笑着看竺井。
 
“我的小孩也头一次用大美女为对象了,潜入上面的口但是下面的口还没有,所以表示不服的样子。”
 
黑泽把眼睛注视在志摩子的妖艳的裸身,一手握着挺起的阳具说:“剃毛轮后了先做爱了。”
 
黑泽走到志摩子的身旁,解开脚的绳子把竹子拿掉,志摩子也没有反应,连合两腿的力气都没有。
 
“唷!打起精神来,还没有开始啊!”
 
恩泽抱起志摩子的上半身,把面颊贴在志摩子的面颊,快乐般的说着。
 
“原谅我吧!”
 
志摩子把额头埋在黑泽的肩哀求般的说着。
 
只有口交我的小孩还不满足,应该进去的地方还是让他进去,不然太可怜了,你看他生气的勃起来。故意要志摩子看,志摩子偷看了一眼,红着面颊看旁边了。
 
“你也会不满足,只有口交而正常的性交没有享受会高兴吗?”
 
黑泽抱起志摩子的腰放在自己的膝上。志摩子跨坐在黑泽的膝上成坐位型,黑泽把挺起的阳具对准了志摩子的穴口,抱起志摩子的双臂慢慢的举起,等头部进入穴内,又把双臂慢慢放下来,这时阳具已经深深的进入穴内,结合为一体了。
 
志摩子忍不住“啊!啊!”的叫不停。
 
竺井不忍心看志摩子被黑泽凌辱,到隔壁房间,黑泽看这情形告诉竺井说:“竺井,如果没有时间你可以先走了。”
 
“我还要和志摩子玩两小时,如果有事可以先走了。”
 
竺井不能听黑泽的话叫走就走,还想看两人最后的欢乐是什么模样。黑泽的又大又硬的阳具在志摩子穴内深处,竺井不免有点心酸嫉妒又羡慕。
 
志摩子已丧失了自由意志,被黑泽抱的双臂不停的上下左右摇动着,配合着黑泽的动作。啊!啊!口里发出兴奋喜悦般的声音来。
 
竺井吞着口水看志摩子的这种狂态,不知不觉股问的阳具也硬起来。刚刚和志摩子做爱时软软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看他们的情事结合反而硬起来,竺井又气又好笑,心里有一种无耐。
 
黑泽和志摩子共同摇动腰部反覆运动着,重叠着唇互相吸着舌尖。一个司机和一个大美人结合在一起享受人生的乐趣,竺井认为自己不如人完全败北了。
 
黑泽抱着志摩子,不慌不忙的反覆运动着,但志摩子已经耐不住黑泽巨大的阳具在深处的刺激喊叫着。
 
“啊!我忍不住了,快出来!”
 
下腹部的血液像逆流似的,腰骨有一股快感通过般麻痹,志摩子喊着咬着黑泽的肩。
 
“不要客气,出来就尽量出来吧。”
 
被咬的黑泽安然的继续他的韵律动作,并吻着志摩子的肩说:“以后乖乖听话,我们已经不是普通关系了。”
 
说罢,黑泽抱起志摩子的双臂,使劲的动着他的腰,志摩子像绝息般的哀叫着:“啊!啊出来了!”
 
黑泽看志摩子痉摩着双腿,咬着自己的肩,知道她达到了快感的**,而自己的阳具也在充血膨胀着,一股暖流般的精液涌出来了。“呜!”黑泽像兽般吼着。
 
瞬间两人停止了动作,合着腰浸在快美感里,合着唇贪婪般的互吸着舌尖。
 
看到这情景竺井又悲又嫉妒,自己像坠入堕落之底般的无奈。
 
在坐姿体位的两人还在享受悦乐的余韵而浓浓的接吻着,志摩子像羔羊般的温顺而面颊依附在黑泽的胸部。
 
黑泽用得意的表情看着竺井说:“最高的欢乐了竺井,能和大美人志摩子再一次享受人生的乐趣了。”
 
“比想像中的更刺激,我头一次尝到了这种快乐。”
 
“真的,那太好了。”
 
竺井苦笑着。
 
无法形容的不甘愿及嫉妒、羡慕,竺井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更生气的事是他们事后的相爱状。志摩子好像要告诉黑泽自己深处的快感般的,自动去寻求黑泽的唇而接吻。黑泽快乐得接吻着,再向志摩子的耳根吻着说:“爽了没有?”
 
把额头埋在黑泽胸中的志摩子,微微的点着头。
 
“啊,又挺起来了。”
 
黑泽把含羞的志摩子押倒在棉被上,用正常位的方式开始运动起来,黑泽充沛的桥力与志摩子贪婪的性欲,竺井看得目瞪口呆。
 
黑泽在上面反覆抽送着,志摩子在下面举起两脚勾在黑泽的腿上,使黑泽的阳具更深入自己的穴内。
 
不多久,黑泽停止了运动,放下了腰凝视着。
 
“啊!又要出来!”
 
“我也是,两人同步一起来吧。”
 
两人互点学热热的面颊,发出急促的呼吸声同时互摇着腰,志摩子感受到自己的穴内深处,膨胀充血的黑泽的阳具炸裂般的射出积液来。同时志摩子穴内两壁的筋肉快速的收缩着,紧紧吸着阳具。
 
两人再一次达到悦乐的**,竺井忍不住再看下去站起来。
 
“怎么了竺井,还是要回去是不是?”
 
“不能在这里耗下去了,不回去配车课会怀疑。”
 
“我回去了,你们慢慢享乐吧!”说罢,竺井拖着无力的脚走出去了。
 
不顺眼的男人
 
次日是休假日,竺井睡到中午。
 
竺井租的公寓光线不好,所以朝夕都分不太清楚,窗外好像在下雨。好像自己作恶梦似的,自己的背因流汗而湿湿的,起来坐在茶机台前取出香烟含在嘴里。
 
昨天的事浮在脑海里,想赶走似的两三次摇着头。
 
不应该做的事,竺井后悔着,睡觉都睡不着睡不足的感觉。
 
好事都让黑泽独占了,自己被当做共犯实在不值得,但昨天发生的事好像不是真的,竺井还半信半疑。
 
一种恐布心理袭着竺井,听到一些声音都会注意四周,忽然听到敲门声竺井怕的心惊肉跳。
 
强暴妇女罪来逮捕他的警察也不一定。
 
“竺井,我了。”
 
对方是黑泽而放心的打开了门。
 
黑泽穿着有色西装站在走廊,刚理发来的样子。
 
“不太干净的公寓嘛,和我的住处怡好是半斤八两了。”
 
“进来吧。”
 
“到那边一起去吃饭吧!”
 
“今天我请客,有了你昨天才能享受到最大的快乐嘛。”
 
“松泽志摩子后来呢?”
 
“你回来后,玩了差不多两小时,然后载她回东京去了。”
 
一起去吃饭了,竺井穿了上衣,跟在黑泽的后面走出来,坐计程车到甲府的街上,下车后两人进入小吃店里。
 
小吃店的生意不错,店里很热闹,两人在人群中找坐位,刚好有人站起来,两人就坐下去,叫了店员来点了菜和酒。
 
“啊,好喝!今天的酒特别好喝。”
 
黑泽拿起茶杯里的酒倒入口里说道:“竺井先生,到今天为止我就不干富士计程车的司机了。”
 
黑泽告诉竺井说:“今天早上富士计程车行通知我到车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蔷薇和淫兽 下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