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蔷薇和淫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秘密的乐趣

 
竺井仙三是富士计程车行的司机。乘坐计程车的大半是观光客,因为富士计程车行靠近石和温泉的缘故。平均三天轮一次载观光客到富士五湖游览,因季节有时观光客的行程也会变,但秋季到升仙峡方面比较多。有时年龄的差别而目的地也有差异,比较年轻的到富士五湖,中年到升仙峡,年老的到身延山的比较多观光客里面印象好坏都有,竺井驾驶的计程车可以乘坐五人的大型车,有时坐六人也常有的是。在车中因酒醉而呕吐或因尿急在座位上小便的也有。
 
送到大饭店观光客下车后,坐位上留一大堆脏物,又不给小费,想起来也会生气,但也不能和客人打架。
 
竺井最喜欢载中年男子和年轻小姐。看起来总经理和女秘书之类。他们的行程是先到武田神祉到惠林寺参观,最后到石和温泉,最后住温泉旅馆。途中,对司机也很照顾,到旅馆也会说声“辛苦了”又赏给小费。这个时候竺井也会替他们搬行李或替他们拍纪念照等服务。
 
载这种侣客,竺井有时也受不了,他们在车中相互拥抱、接吻,透过后视镜看到这种情景,竺井心里有时会不平衡,心想他们年龄差距那么大,不相信他们有爱情,一定是女的贪男的地位和金钱,但二人发生肉体关系是千真万确,想到这里又羡慕又嫉妒。
 
竺井想何年何月才能带一位年轻貌美的东京小姐到温泉乡豪游,心想绝无机会。自己可能在乡村做一个计程车司机而过完这一生。有一种无可救药的心情。
 
竺井已三十五岁,还是单身,酒量也不好,香烟规定一天十支,不赌博。钓鱼是唯一的乐趣,最近小腹渐渐突出,脸部的皱纹增加不少,竺井还持有一种性癖。
 
中学生时代偷看 SM 杂志,青春期的性饥饿大部份看 SM 杂志,而发生**行为。
 
有时候,竺井想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性癖而烦恼,但又想这种杂志公然在书店卖,和自己一样的性癖的一定不在少数,而自我安慰。
 
等待 SM 杂志的发行日变做一种乐趣,发行日当天在K市站前的山田书店去买。山田书店只有二册 SM 杂志,竺井每次到书店二册都买,也没有其他嗜好,花这些钱自己觉得并不过份。祇是发行日马上二册都买,店里的女孩子用异样的眼光看,有点受不了。
 
三十岁过了尚本结婚在单身的公寓里,把 SM 杂志放在前面,幻想着嗜虐官能世界,不知不觉,手放进短裤里握着阴茎,‘打手枪’有时会觉得无聊。
 
SM 杂志有时会刊登实践派 SM 俱乐部的告白文,读这些告白文,竺井觉得真好,而羡慕,如果自己有一个对象多好,想到这里,竺井认为在乡下的计程车司机,绝无可能,如果有那是奇迹。
 
但最近奇迹发生了,竺井有女人了,这个女人叫铃木良子,是汤村温泉旅馆的女中,平时住在旅馆内工作,每星期天回去塭山的家,有一次从汤村回来时载良子,就这样变成两人亲密的关系。
 
每星期天载良子回去塭山的家,星期一从塭山载回到族馆,经过两个月,竺井和良子发生了肉体关系。
 
但是这种事,竺井始终不敢告诉同事,因为良子是典型的不美人。过着单调无刺激的乡下计程车司机而言,同事常把自己玩过的女人,讲出来给同事听而自豪,竺井的同事也知道良子是一个丑女人。
 
如果同事知道,竺井和良子发生肉体关系,缺德的一些同事不知要怎样笑他,想到这里竺井也会心寒。
 
最近的SM杂志,刊载的模特儿也比以前丑,但比良子还是美人,听说,松原旅馆和良子的家有远亲关系,所以嫁不出去的良子,无法拒绝她上班。
 
竺井和良子在自己的公寓发生关系时,正常位竺井在上面时,不敢正视良子的脸,常把视线转到旁,腰部上下转动着完成性交。
 
良子的脸形成正三角形,浓浓的眉毛,没有油脂的头发,膨胀的睑颊,一见会联想到稻草人的感觉。虽然是这样丑,能被他爱上,竺井还是觉得高兴。
 
第二次带良子到公寓时,试着SM行为“虐待性行为”良子并不表示反对,认为如果竺井高兴,这种**行为应该要忍耐。但竺井也是初次,没经验,有时不忍心把绑在后面的良子的双手拼命的抚摸着。
 
第三次买了相机,把紧紧绑着良子,放在寝室的夜具上,由各种角度摄影良子绑着裸身,但良子特别要求不给别人看,摄影前竺井一定先把布条绑在良子的嘴上,这样良子多少会好看些。
 
对于自己的**性趣味,孤独,单调,无生力感而言良子是最好的玩伴,也是最好的协助者。对这点竺井小里很感谢良子。
 
奇妙的男子
 
六月初,富士计程车行雇用了一个叫黑泽健二的司机。这个人离开东京的计程车行,到山梨县的计程车行,实在是少见。
 
普通乡下的计程车司机,一有机曾就到东京的计程车行工作。像黑泽嫌东京的司机工作辛苦,而到乡下来实在是少之又少。况且黑泽只有二十八岁,但黑泽说:“乡下有乡下的好处,工作悠闲,空气好,对健康有益处”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身材矮小,皮肤黑,少有驼背的男子,一看像小流氓。竺井对于黑泽的初印象并没有好感。不一定在东京发生不可告人的事,而流浪到此地也不一定。
 
黑泽在富士计程车工作了半个月,竺井在站前的山田书店遇到了黑泽。那天恰好是SM杂志发行日,竺井吃过午餐,进入山田书店,看见黑泽在店里看杂志。到底是看什么杂志,好奇心靠近从后面看,才知自己每个月买的SM世界而吃惊。“喔”黑泽看见竺井来举手打招呼,把杂志放回原处。竺井说:“SM杂志是虐待性色情杂志你也有兴趣”黑泽回答说:“马马虎虎,一边不好意思苦笑着”竺井说“我每个月到这里来买这杂志”伸手拿SM世界走到柜台去,竺井试探黑泽的反应,黑泽说:“你也有这种乐趣呀”这时竺井因为店里有女孩子,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而睑红。
 
两人一起从书店出来,竺井说:“在书店有女孩子讲这种话”黑泽说:“有什变关系,看这种杂志也不是坏事”。
 
黑泽讲话一点礼貌都没有,对长辈也不客气,所以同事间不是很受欢迎。曾经被上司骂过。
 
黑泽把车停在山田书店的旁边,禁止停车的场所他一点都不在乎。
 
但竺井认为黑泽和自己有同样的爱好,同时爱读“SM世界”的连载小说,而有点亲近感。知道两人都有嗜虐性癖而觉得安慰。如果没有这种性癖,你讲给他听,他一定会骂你性**。竺井认为遇到知音而高兴。
 
在交谈中,有客人要到小井川,所以竺井离开黑泽停车的地方。黑泽载着客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向竺井说:“有空到我的公寓来玩,给你看有趣的东西”。竺井回头看黑泽,黑泽举着手苦笑着,把车开向小井川方面去。
 
次周的休假日,竺井决定到黑泽的公寓去拜访他,“给你看有趣的东西”,这句话常在脑海中荡漾着,按照他的说明要找到他住的地方并不困难。
 
黑泽住在胜沼,胜沼方面因时常载客到这方面,所以很熟,买些水果按照他说的地址去找,黑泽住的地方离车站一段相当长的路程,外地藏旁有条石段,下了石段向左转有一小竹丛,后面有公寓,因这附近人烟稀少,在这种地方有公寓,感觉上怪怪的。但是竹丛后面,确实有公寓木造的古建筑物,有一块木块写着“青叶庄”,没有人住的废屋,长年风吹雨打,像是一栋鬼屋。
 
“竺井,这里了”二楼的窗户打开黑泽探出头来,向吃惊的竺井打招呼。“你一定吃惊了”为什么我会住在这种鬼屋。“快上来吧”房间在楼下有四房,楼上有三房,黑泽住在楼上靠近南侧的房间。进入房间看。祗有一个人勉强可以住,晚上又没有电灯,竺井认为是黑泽随便搬进来住,但黑泽说:“他得到屋主的许可才搬进来住的”。
 
竺井不了解为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他说:“这里本来是我父亲买下来的公寓”一边说一边拿出一瓶清酒,竺井说:“你父亲以前住在这里啊”黑泽说:“他的父亲是画家,昔日买下这公寓当画室”。
 
父亲死后,因父亲的债务无法还,所以这公寓转手到放高利贷的吉田手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四) 下一篇:蔷薇和淫兽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