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21章 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

  韩墨几人都被闯入者的大礼吓住,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把他扶起来。
  乔阳走近观察一下,发现那是个二十六七岁的男人,他皮肤黝黑,眼里带着血丝,眉间几道竖纹说尽他人生的不如意,上身穿着墨阳网吧的蓝色工作衫,下身皱巴巴的牛仔裤,脚上的板鞋已经脱胶,整个人有几分邋遢。此刻他紧紧盯着韩墨的脸,嘴角微颤:“我在前台看到地下室的电表跳字就知道您回来了,恩人……”
  “别叫恩人,你还是叫我韩墨吧。”韩墨挂起亲切得有些疏离的笑,将那人按坐在一张懒人沙发上,“季富昌,我们的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后天你就能看到蔡子杰那人渣遭报应了。这里的钱是我们从蔡子杰那里缴来的,喏,给你五万,算是你被骗的补偿。”韩墨拿了五沓钱塞到他手里。
  名叫季富昌的年轻人握紧了手里的钱,眼睛却贪婪地盯着装着钱的行李箱,这个细节被所有人看在眼里,要知道,此刻桌边坐着的都是人j-i,ng,就连最不济的乔阳也当得起“胆大心细”四个字。
  兔兔的眉头倏然皱起,教授也下意识想把行李箱合上,谁想老秦反而阻止了他,好声好气地说:“哎,小墨……你这样做就不合适了。咱们干得这一票纯是为了季兄弟出气,从蔡子杰那搞来的钱自然都应该给季兄弟……”
  韩墨略一思索:“老秦说得有道理,那……”
  “有道理什么呀,秦叔没卖力气当然说得轻巧。我们在那个傻缺组织里浪费了三四个月,难道纯粹是学雷锋做好事的啦?”兔兔骄横地一踹茶几,“不说别的,我爬防盗网时扭伤了手,墨狐狸和小太阳都挨了打,医疗费和营养费总要给些的吧?”
  “是啊,有这三个月时间干什么不行?随便做点什么不是几个三十万?”教授坚决拥护兔兔的意见。
  老秦嘟哝一句“现在的后生都钻进钱眼,不讲义气啦……”不再多言。
  韩墨则把分配权交给季富昌:“小季,你说这37万要怎么分?”
  季富昌的额头冒出几滴汗,他瞅一眼吃瘪的老秦,又看看气势汹汹的兔兔和教授,最后窥探一下韩墨无懈可击的笑容,搓搓手掌,有点勉强地说:“这、这样吧,总不好让恩人们白忙一阵,这37万,咱们每人6万分掉,多出来的那一万,我直接带回去给爹娘修坟……”
  “行。”韩墨很干脆地回答,率先从行李箱里拿出6万,其他几人也依次伸手,轮到乔阳时,他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韩墨撇他一眼,直接帮他拿了六万。
  季富昌独得7万,比韩墨先前分的多了2万,喜得直舔嘴唇。他在老秦的帮助下收好箱子,又跪下磕了两个头,答应过两天跟他们一起去看蔡子杰伏法,脚步轻快地上了升降梯。
  升降梯的门一关上,兔兔就毒舌道:“看他那没出息的样。”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已。”韩墨耸肩,“他如果不贪,就不会沦落到家破人亡、上吊自杀那一步,更不会遇到我们。”
  “也没什么,他毕竟送了条大鱼上门。”教授的心态很好,“这37万不算什么,重点是咱们套到的那100万。说起来,姜还是老的辣,秦叔这一手施恩6到飞起,用7万块填饱了那个见识浅的,免得他惦记咱们手里的钱再惹麻烦。”
  “呵呵,没什么……还亏兔兔反应快,白脸唱得好……”老秦慈眉善目地拍拍肚子。
  “咳咳,打扰一下,”一直旁观的乔阳清清嗓子c-h-a话了,“介不介意你们是否介意在相互吹捧中间夹杂一点‘讲故事’环节,给一头雾水的我来点干货?比如刚才那个季富昌究竟是什么人,他就是你们潜入传销组织的原因吗?你们这算什么,用自己的方式伸张正义,还是单纯地黑吃黑?”
  “又来了,小太阳的秘技:连珠炮发问。”教授受不了地摆手,拉着兔兔站起来,“我们今晚去KTV唱歌,不回来了。”
  “我回老家看看老伙计,一个星期以后回来……蔡子杰伏法我就不看啦……受不了这个刺激。钱……小墨看着分一下,我就不c,ao心了。好啦,你们兄弟俩说话吧……我也不当电灯泡了。”老秦站起身慢悠悠说,把六万块钱放进一个旧巴巴的手提包,跟在教授和兔兔身后离开了。
  偌大的大厅就剩了韩墨和乔阳两个人。
  韩墨盘腿坐在沙发上,左手托腮看着乔阳。乔阳不敢跟他对视,手脚僵硬地绕到他身边坐好,腰杆挺直,双手放在膝上,心里一阵吐槽:争气点啊乔阳,扭头看他啊!明明是他有事儿瞒着你利用你,该心虚的是他,你气短个什么劲儿啊!
  “想什么呢?”韩墨看乔阳拿出军训的势头端坐在哪发呆,觉得很好玩,就伸手戳戳乔阳的胳膊:“说句话呗,你的小太阳秘技去哪了?”
  乔阳感觉胳膊发胀,强自镇定,憋半天出来一句:“老秦刚才那个‘电灯泡’的说法,用得不太对啊!”
  “哈哈哈!”韩墨彻底被他逗笑了,倒在沙发上直揉肚子。乔阳受他影响,脸上肌r_ou_也放松下来,露出一个舒缓的微笑,也敢扭头看对方了。
  韩墨笑了一会,重新坐起来。他后背靠在沙发扶手上,两条长腿搭在乔阳大腿上。后者适应得十分良好,大学时在宿舍聊天时,他们经常使用这个动作。韩墨虽然脑子好用、做事干练,但闲暇时总有些懒散的气质,像猫一样懂得享受,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这次重逢之后,乔阳总感觉韩墨在绷着,他原以为是这人成熟了或者变了,现在看了,只是因为他之前一直没有放松过,直到单独跟乔阳相处时,才像猫露出肚皮伸懒腰一样,露出了自己最无攻击性的模样。
  乔阳被韩墨这样亲近的态度取悦了。
  韩墨调整好舒服的姿势,不用乔阳发问,自己就开口说了起来:“ok,墨狐狸讲故事时间到了,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傻小子被传销组织害得家破人亡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橙瓜的地雷~~~
  第二更送到!
  明天依然双更,比心~
 
 
第22章 墨狐狸讲故事
  韩墨调整好舒服的姿势,不用乔阳发问,自己就开口说了起来:“ok,墨狐狸讲故事时间到了,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傻小子被传销组织害得家破人亡的故事。”
  “六个月之前的早晨,我起床去路口买早点,路过旁边一片小树林时,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哪里徘徊。你知道我记忆力很好,尤其擅长认脸,一下子认出他前两天在墨阳网吧上过网,疯疯癫癫地在电脑前哭了很久。
  “出于好奇,我停下脚步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只见他在一棵歪脖子树下叠了几块砖,往树枝上扔了根麻绳,显然是要上吊。
  “这片小树林就在我的网吧旁边,有人在那自杀了,一定会有警察来询问情况。警察登门,对我们骗子来说是件很危险的事,就算是来查其他案件也一样。所以我走到那个年轻人身边,问他为什么要自杀,准备能劝住就劝一劝,劝不住就赶他换个地儿自我了断。
  “那年轻人在我面前嗷嗷大哭,说他叫季富昌,被传销组织害得家破人亡。
  “他是农村出身,父母砸锅卖铁供他上了大专。他毕业之后到周城一家中型工厂做管理,工资不高不低,生活比较乏味。前年年底,季富昌的妈妈犯了脑溢血,住院需要一大笔医疗费。季富昌到处借钱,可凑来的钱只能应付一两个月,不是长远之计。逼得没办法,季富昌就托同学朋友再帮他找个兼职,多打一份工,在这时,他的一个高中同学给他打了电话,说贯城有一份高收益的工作,吹得天花乱坠。”
  韩墨说到这里,从茶几下面摸出两听啤酒,分给乔阳一听,自己打开一听喝了一口,继续说:
  “季富昌这人你刚才也见了,生性贪恋,眼界不高,再加上当时急着用钱,全当祖宗积德、天上掉馅饼砸在自己头上,没多考虑就跑来贯城,被坑进了网络营销的坑。当时面试他的人,很巧也是蔡子杰。
  “跟你不同的是,季富昌在传销组织里很快被洗了脑,不但对即将蒙骗亲人朋友毫无愧疚,反而跃跃欲试、认为这个比在工厂上班赚钱。为了加入传销组织,他还给父母要了一笔钱,骗他们说自己跟朋友一块做生意,很快就能把那5000块钱赚回来。
  “加入组织之后,季富昌很快发展到两个对象成为D级,正打算再接再厉时,正好坑他进来的那个高中同学换‘家’跟他换到一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二) 下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