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墨阳 by 风小餮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第1章 男神韩墨

  礼国的南方,初春三月总是飘着霏霏细雨。若有似无的雨丝随风刮在头上、身上,用半小时时间毁掉了乔阳j-i,ng心打理的发型和特意购买的休闲衫。
  在路人看智障的眼神里淋了半小时细雨的乔阳先生,心里不苦,反而很甜。他知道自己应该回到机场大巴的候车室内坐下等待,可一想到韩墨马上就要来接自己,他就仿佛屁股上装了弹簧,雀跃得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那可是韩墨,让他魂牵梦萦了三年的男神韩墨啊!
  韩墨是乔阳的本科同窗。七年以前,两个年轻人考入京城的知名学府成为了同寝室友,就此相识相知。
  韩墨是金融学院的学生,却比乔阳这个编导系新生更像影视传媒学院的学生。他有一副俊朗到近乎秀气的长相,就连军训期间理的和尚头都无法影响他的美貌。他的眼睛狭长j-i,ng致,好像古代仕女图中最秀气的凤眸,鼻梁笔挺,唇瓣薄唇角翘,总而言之四个字:满面风流。
  乔阳作为一名耿直的颜狗,从一开始就对韩墨有种难以言说的好感。虽然他自己也长得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是气宇轩昂的翩翩少年,但受审美偏好影响,他总觉得韩墨比镜子里的自己好看那么一点点,一见韩墨就不想挪开眼睛。
  这样□□裸的眼神很快就引起了韩墨的注意。某天军训的休息时间,韩墨迎着乔阳的目光,踏着步子穿越大半个c,ao场,从金融系的方阵一路逛到编导系的方阵,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乔阳跟前,右手掐着乔阳下巴逼他抬头面对自己,问他:“从寝室盯到c,ao场,你就那么喜欢我的脸?”
  乔阳的脸上像是被人砸了个番茄,瞬间就红透了,他生性率直、最不会拌嘴应付,此情此景下竟然说不出什么反驳辩解的话,老半天就吐出一句:“对不起,我不该一直盯着你……但你的脸真的特好看。”
  韩墨愣是被他气笑了。他一笑,树叶缝隙中漏下来的微光似乎都自发自觉成了他身上的点缀,漂亮得让人舍不得眨眼睛。他松开乔阳的下巴,伸手轻轻拍拍乔阳的脸,轻声说了句:“我可不只脸好看,以后好好相处吧。”说完,踩着教官的集合哨走了。
  经此一役,金融系都知道编导系有个叫乔阳的痴汉痴迷本系系草的颜,编导系也知道金融系有个叫韩墨的美人儿勾得本系系草魂儿都飞了。大批女生表示对此喜闻乐见,还集结成了小团体,天天念叨些让人听不懂的争论:什么“是墨阳还是阳墨”、“金融大总攻!”“身高差决定一切!乔阳高两公分!”……
  几年本科相处下来,乔阳跟韩墨成为了关系甚笃的朋友。前者对后者知无不言,后者却总给前者一种若即若离、飘忽不定的感觉。乔阳发现,韩墨经常望着窗外空无一人的地方发呆,或者间歇性不知所踪,回宿舍之后,无论好友怎么追问,他都不肯说出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
  大四毕业那年,乔阳成功保研本系研究生,韩墨却打算离校回家乡就职。乔阳不想跟他分开,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决定在拍毕业照那天跟韩墨说说心里话——可韩墨那一天并没有出现,他没拍毕业照、没领毕业证,手机变成空号,□□、微信、微博再没上线,彻底消失了。
  接下来的三年里,乔阳在一个又一个午夜梦到韩墨。他梦到那人坐在寝室的窗边,怔怔地望着窗外的白杨树。他梦到自己走过去问:“韩墨,你在想什么?”韩墨扭头看他,眼睛笑得眯起来,轻声回答:“我在想你呀。”乔阳就感觉自己的脸烧起来,结结巴巴地问:“想、想我什么,脸红给你看信不信?”韩墨坏心眼地盯着他,欣赏他害羞又兴奋的样子,不再说话。
  一个又一个午夜,乔阳怅然若失地从梦中转醒,打开□□,盯着韩墨灰白的头像,点开对话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留下一句:“韩墨,我是乔阳。你现在在哪?过得好吗?看到请回复。”他想,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得到回答。
  ——回答却在一个月前突如其来地出现了。
  “乔阳,我现在在贯城一家世界五百强做人力资源管理,你研究生毕业了吧?过得如何呀?”
  看到这条回复时,乔阳正在给本科的学弟学妹们监考补考,他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大吼一
  声:“我c,ao!”
  补考的孩子们齐刷刷抬起了头。
  乔阳尴尬,努力把笑意掩藏起来,于是扭曲着表情说:“什么时候了还作弊?补考作弊不觉得可耻吗!现在都把小抄交出来,一会再让我发现直接算不及格去重修信不信!”他随口一说只求挽救一下尊严,没想到这帮熊孩子挨个儿垂头丧气地跑上来交复习材料和小抄……
  生平没作过弊的乔阳学长:“……”
  就这样,乔阳跟韩墨恢复了联系。他追问韩墨当年为何突然不见,韩墨说他父亲突然去世,他着急回家料理丧事,路上把手机弄丢了,后来办了当地的号码。事后在当地上班特别忙碌,就直接注册了新的□□、微博,一直没顾上跟以前的老同学们联系,前两天也是突发奇想登录了学生时代的□□,发现乔阳三年如一日地给自己留言。
  “阿墨,我很想你,”乔阳要来了韩墨的新电话,红着耳朵哑着嗓子对他说,“什么时候见个面吧!这么多年了,感觉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小韩,去吃饭不?哎,你脸怎么这么红?”
  乔阳心里一甜。
  韩墨还在强作镇定,他问:“咳,嗯,那个……你今天是不是就研究生毕业?论文做好了吗?工作有着落了吗?我、我们公司正好在招聘……初试通过可以来参加一下培训,为期七天,培训老师是我……”
  乔阳的嘴巴笑得快要咧到耳朵,他连声说:“我论文都准备好了,正在为工作发愁呢你信不信!你们公司世界五百强是吧,我觊觎好久了,请务必让我参加面试啊!”
  被即将到来的重逢冲昏头脑的他,完全没想过为什么一个编导系硕士能轻易通过外企销售岗位的面试。
  就这样,乔阳通过了远程面试,一趟飞机就从京城飞到贯城,打理了新的发型,置办了新的衣服,就算韩墨迟到了半小时也不以为意,开开心心地在外面淋着绵绵细雨,只为跟那个人重逢——
  “乔阳。”
  韩墨出现了,他穿着长袖白衬衫和深蓝色西装裤,黑皮鞋上有泥点,说话的时候有点喘,看得出是一路跑来的。他的眉眼又长开了一些,少了点三年前的稚气秀丽,多了点让人着迷的从容英俊,眼睛里似乎有点点星光。他在乔阳面前站定,带着后者从未见过的慌乱解释:“抱歉,公司突然开会,我好不容易才溜出来,你等很久了吧?”
  乔阳定定地注视着他,随即走上前用力把人抱住,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
  韩墨起先愣了几秒,然后也抬起了手,回抱住乔阳的后背:“小乔,久等啦。”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
 
 
第2章 野马乔阳
  暮色四合。
  韩墨跟乔阳解释,今天去培训基地的大巴车已经离开了,乔阳得跟着明天的车离开,今天可以先到韩墨的职工宿舍住一晚。乔阳闻言求之不得,欢欢喜喜地答应了。
  他们俩上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在城市里七拐八拐,最后停在一个老旧的小区偏门。韩墨帮乔阳提着行李,爬了一段没有灯的楼梯,最后来到一间蛮大的屋子。
  这间屋是个两室两厅,韩墨把乔阳的行李放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指着一张大床说:“你今晚跟我一床睡?”乔阳咧嘴笑,点头连连,随口问:“还有一间屋子锁着?”
  “嗯,那是两个姑娘住的屋子。”
  “小韩,你朋友来了?”这时,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正是曾经吐槽韩墨脸红的那个女生。乔阳回头,就见一个长相乖巧的马尾辫姑娘笑嘻嘻站在门口,看到他就说:“嚯,帅哥的朋友果然也是帅哥!”
  乔阳对她笑了笑,觉得这女孩特别可爱。
  韩墨给他介绍:“这是我人力部的同事,你可以叫她兔兔,一会你可以跟她聊一聊……对了,你要不要先给父母打电话报个平安。”
  “哦哦!”乔阳回神,暗道自己的确是瞅见美人忘了爹妈,连忙给家人打电话。
  通话结束,乔阳对韩墨微笑:“你还是那么细心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乱伦的故事 下一篇:墨阳 by 风小餮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