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六)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第51章 红痣

  小朋友在三天后收到了合同,吴月风说的不假,电影方很快找上了穆因。
 
  角色很讨观众喜爱但是戏份不多,属于大咖们嫌弃番位太低而新人高攀不上的档次,这符合潘正明所想要的,时间也十分凑巧,那时候穆因毕业了,也结束新一年回归的行程。正好可以进组。
 
  在学校里读书,穆因依旧记挂周让怎么样了,宋和彦说他在减少用量,周让被说服了便一定会去做,不用c,ao心。
 
  在网上查了查戒断反应是怎么样的,穆因不忍多想,有些人上了瘾宁可继续错下去也不愿意回头,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的是梁舒吗?梁舒也用桃味香水吧。”吴月风这个看《假装情侣计划》看中邪的小姑娘还在嗑CP。
 
  播放的视频是俞成蹊今天的综艺提问,问他最喜欢什么味道的恋爱对象,俞成蹊答说是水蜜桃味的。
 
  穆因抿了抿嘴,淡淡挪开视线,吴月风说颐都音乐学院的食堂好吃,今天中午空了便过来蹭穆因的饭卡。
 
  成因股大涨大落,在今日又一路飘红,追Crush的都知道穆因从出道到现在代言了两次水蜜桃味的香水,桃味成了他的专属。
 
  站错CP误会正主心意的吴月风看到穆因开始翻剧本,想到《证据规则》里他演技便在同阶段的艺人里显得突出,而后几年却没接本子,专心读书和写歌,不知道是好是坏,再转念一想,穆因自己看起来过得开心,那没必要用赚钱多少去衡量个人价值。
 
  吴月风继续看采访,一惊一乍道:“什么?俞成蹊喜欢和他有身高差的!我萌的我萌的,那梁舒太适合了!”
 
  “我下午有体检,大小姐你吃饭的时候别玩手机。”穆因道。
 
  他心道,二十五岁再多吃钙片还能长个子吗?
 
  做完体检,身体没什么大碍,医生关照是多注意休息,穆因在意着单子上的身高一米七七,心情陷入了沮丧,他的身高随身高秤的不同而有一米七六到一米七八的波动,反正比俞成蹊矮了足足有十厘米。
 
  到了毕业季,来向穆因讨合影的同学很多,穆因都和她们拍了合照,早上读书晚上练习的忙碌生活能让他短暂忘掉些烦恼,一逢有空便是写词谱曲,给电影做配乐。
 
  导师问他要邀请谁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穆因说大概是队友。这个要看公司安排,指不定希望靠着这个借机炒炒话题,一个仪式而已,穆因没往心里去。
 
  晚上,他在练习室偶遇了周让,周让问他智齿怎么样了,穆因道:“拍片拍出来说是长歪了,下个月去拔。”
 
  他有贫血,这段时间需要修养一下才能拔智齿,周让道:“最近不痛了吧?”
 
  “不痛了。”穆因道,“你怎么样?”
 
  “靠,说起来我真有点受不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人文关怀。”周让道。
 
  “哈哈哈哈哈。”穆因笑道,“睡得还好吗?”
 
  “还行。”周让道,“被队长盯着睡,我睡不着就在那儿给我说英语单词,肯定是宋和彦出的馊主意。”
 
  周让吃药吃了六个月,他本来不在意,当时吃的时候组合歌曲一下子红了,挡着了别人的路,给他使绊子的人很多,一大堆烦心事没处理完,还得按照别人的意愿去减肥,每天都想破罐子破摔,这段日子被念叨得就差写个八百字思想感悟,知道不该胡乱来。
 
  “你知不知道,梁舒她们团合约到期了,公司不太想全部续……”周让道。
 
  ·
 
  “你知不知道你最近看上去跟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宋和彦支着头说道。
 
  俞成蹊坐在他边上,他们的社交圈重合的挺多,差不多都互相认识,和梁舒在一起的小谢自知自己过分了,不敢和俞成蹊说话,坐在对面和另外几个朋友说说笑笑。
 
  俞成蹊接话道:“非常心酸。”
 
  “嘁,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说追人怎么样才有诚意?”俞成蹊向宋和彦取经道。
 
  “坚持在一棵树上吊死最有诚意。”
 
  俞成蹊想了想,宋和彦单身了短说有八年,才再和陆千江走到一起,虽然不知道谁先主动的,但八年,他不是不可以等,可是到时候他都三十多岁了,穆因对二十七岁的他都冷冷淡淡,对三十五岁的他岂不是看都不看一眼。
 
  提前有了年龄危机的俞成蹊焦虑了一会,宋和彦道:“要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机会多得很啊,以后行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该怎么做?”俞成蹊虚心请教。
 
  “变成舔爪子的猫,变成摇尾巴的狗,看什么可怜巴巴能让他心软到想收留你,你就成功了。”
 
  “好难。”俞成蹊听不懂。
 
  “不就是软磨硬泡看自己脸皮能有多厚么,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哪里有心结就对症下药,穆因在你面前矫情过吗?你看,他都不和你作,说不定是自己的情绪积累已久,这时候才爆发了而已。”宋和彦道,“你年前突然不和他来往了,人都看不到一面,发的什么脾气?完全没给人安全感。”
 
  “哈哈哈哈,前几年穆因过来吃饭,和高中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边上那桌有人说道。
 
  “高中时候都没注意他脸,不过想想是挺好看的,不然竺哥会把他天天叫去使唤?长得丑看了都糟心。”
 
  “我还踹过他书桌呢,早知道下手轻一点了。”
 
  “切,那你还在后门堵过他,把他书洒一地,你都忘了?过年那晚有人在他酒里下了药,我等着看好戏,没想到半夜竺哥过来搓麻将,我问都不敢问。”
 
  “这不都得怪竺哥吗!他起的这个头,竺哥怎么还没来?让他喝醉酒的去洗把脸不会在水池那里睡着了吧?待会让他自罚三杯啊!”
 
  宋和彦背对着那桌,刚疑惑地想转过去,俞成蹊抓住他的胳膊,道:“别理他们。”
 
  “不理他们?”宋和彦问。
 
  他显然是不赞成俞成蹊的说法的,俞成蹊让他坐着,别给穆因找事,宋和彦低声问:“这怎么算给穆因找事?c,ao,我要是穆因,早找人把他们揍一顿了。”
 
  俞成蹊道:“你知不知道,有的人被伤害后,会以自保的名义去伤害其他人,而有的人,会把那段过去都放下,所有的伤害到此为止。这不是对别人太善良,是成全自己,遗忘和报仇他总选择遗忘。”
 
  “所以他遗忘你吗?”宋和彦道。
 
  “他说他不恨别人只恨我,我现在倒希望他恨得久一点。”俞成蹊自嘲道,他起身前和宋和彦道,“最熟悉的人最懂捅你哪个地方会最痛,所以他如果说放下我,我也当他在报复。”
 
  竺乐水在水池前揉了揉自己肿起来的眼睛,昨晚喝到断片现在意识都还没彻底清明,他带着三分酒意摇摇摆摆想走回包间,却发现早有人站在走廊拐角处,像是在等他。
 
  他凝神看了看,不是什么陌生的角色,俞成蹊。要不是某年过年和他爸多说了几句,穆因不至于从他眼皮子底下溜了。
 
  追溯到酒宴遇到穆因的那晚,穆因紧紧跟在俞成蹊的身后,而告别时又轻快地跑向那个人。穆因虽好相处,但不会那么黏人,不难猜测他一举一动都藏有什么小心思。
 
  “嗨。”竺乐水道,他在几种称呼之间想了想,道,“穆因的同事?还是男友?”
 
  喝酒误事,他喝得实在太多了,本来要赶去吃饭,现在又完全被夺走了注意力。他道:“哈哈哈我的宠物变成你的**,有那么点意思。”
 
  他压低了声音,像是在给人炫耀,道:“高中他可听话了,我让他往东他绝对不会往西,大冬天被锁在门外也不要紧,没人给他开门,他就乖乖在门外吹风。我后来才知道我要不是当年在景南和你爸多说了几句话,他会更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爸弟与我 下一篇:弟弟的奸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