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玩火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星期日这天,林文杰反常地没有外出与他的雀友在四方城上论英雄,主要原因是其中两名惯常雀友趁三日长假外出旅游,没法组成麻雀局。

 
其实,如果他真的要找麻雀脚,应该还是可以找得到的,他祇是没有心情罢了。
 
星期五晚上,伦敦港股急挫五百多点,林文杰重货在手,有心情才怪。
 
莫说打麻雀,就算有美女裸惕袒呈于眼前,他也未必能够提起一干之兴趣。
 
于是,他留在家里午睡,可惜怎么也不能进入梦乡、祇是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着星期二香港开市时他的私己钱会不会再少了一截。
 
外面响起了关铁闸的声音,这一日菲佣放假,当然是他太太秀兰回来了,而且是和几个太太团的成员喝完茶回来开台打牌,否则她一定会逛公司逛至晚上七时多才回家。
 
果然,客厅随即传来三、四个女人七嘴八舌的声音,跟着是秀兰那略带诧异的一声说话∶“咦!为什么主人房的门会关上的?我老公从来不会这样好手尾的啊,莫非他没有外出打牌?”
 
知妻莫若夫,林文杰当然清楚秀兰会进房看个究竟,马上闭目装睡,懒得向她解释为什么没有外出。
 
他听见房门给打开了,随即又轻轻的关上,跟看便是秀兰对她的牌友说∶“我老公果然没有出去,在房里装睡。”
 
“我们在这里打牌,会不会吵醒他?”
 
这把声音,林文杰认出是当地产经纪的周太太。
 
“不会的。他要就不睡,一睡就好像一只死猪一样,打雷也吵他不醒的。”
 
另一把声音道∶“听你这样说,他不睡的时候一定生龙活虎了!”
 
这把声音,则是娇小玲珑的马太太。
 
秀兰吃吃笑道∶“怎么,你想试一试吗?别这么贪心了,你这么娇小,吃不消的,他足有六、七寸长,两三下便把你撞穿了!”
 
又有一把新声音出现道∶“别胡吹了,香港的男人,有五寸长已经很难得了,大部份祇有四寸多一点而已。”
 
这个不是胡太太么?平时看她密密实实的,想不到竟然对男人那话儿这么清楚,听话气似乎曾见过不少男人的东西哩!
 
马太太附和说道∶“对了,你老公若有六寸长,我输一顿晚饭给你。”
 
周太太娇笑道∶“别开这些空头赌注了,林太太怎会为了区区一顿晚饭让我们见识她老公的大器,而且,还要弄起来才知道有没有六寸长哩!”
 
胡太太道∶“也不一定要弄起来的,一看外型,便可以知道翘起来的时候有多大的了,相差不会太太远的。什么缩到成寸,祇是写小说的人胡说八道。”
 
想不到秀兰竟然会说∶“好,我就要赢你这顿晚饭,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老公的大东西,羡慕死你们。”
 
林文杰心里大骂秀兰混帐之际,亦有点窃喜,要知道这班女人,个个样貌不错,尤其那娇小玲珑的马太太,更是**入骨,一双媚眼简直可以把男人的魂魄勾走。
 
为了方便她们‘验明正身’,林文杰由侧卧变为大字般躺着,刚摆好姿势,四个女人便已进房。
 
林文杰向来祇穿内衣睡觉,内裤更是那种前端开钮的,所以轻易给秀兰掏出他的阳物给马太太等人一开眼界。
 
祇听见最是密实的胡太太‘哗’了一声道∶“未翘起便已经这样大,翘起来岂不是更骇人?林太太,怪不得你脸色这样好了,原来有条这么的大水喉给你灌溉。”
 
秀兰道∶“马太太,你可服输了吧!”
 
马太太竟然撒赖道∶“不服,我要亲眼看见它翘起来有六寸才服。”
 
秀兰皱着眉道∶“现在又不是早上刚睡醒,它怎么会无端端翘起来?难道你要我用手弄它起来?”
 
马太太道∶“用手也好,用口也好,总之弄到它翘起来有六寸长,我便服输。”
 
秀兰脸有难色地道∶“平日我祇要脱掉衣服、它便会马上擎起来,我可不懂怎样弄它起来啊!”
 
胡太太笑着说道∶“林太太,若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替你效劳。”
 
秀兰犹豫了半晌才说道∶“好吧!但你要小心一点,可别把他弄醒。”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本来就是醒了的。
 
想不到胡太太一手握住林文杰的阳物便俯下头来、张口整个吞噬了。
 
秀兰登时吓了一跳,说道∶“怎么,你竟然替我老公吹……吹……!”
 
自从进房后不发一声,祇是目光灼灼盯看林文杰胯下阳物的周太太终于开口了,她说道∶“你同意让她弄的嘛!放心吧!胡太太虽然馋嘴,但不会把你的老公吃掉的。”
 
她心里则在想道∶“这样的一件好东西,竟然给胡太太捷足先登,早知我也开口自荐了,看见胡太太馋得这个模样,似乎想吮到大东西在她嘴里爆炸才舍得放开口了!”
 
四个女人八只眼睛的焦点,都放在胡太太唇间乍隐乍现的阳物身上,看着它迅速膨胀,沾满着胡太太的垂涎,从柱身顺流而下。
 
秀兰终于忍不住道∶“够了,够了!不用再吹了,拿出来给马太太量度一下吧。”
 
胡太太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林文杰胯下巨物,那物头角挣狞,胀如怒蛙,高高的擎指天花,不用怎么量度,一看便已知道起码长六寸多。
 
秀兰得意地说∶“马太太,你现在可服输了吧,要不要拿尺来量一量?”
 
马太太道∶“当然要量过才算,但不必找尺了,我一握便知。”
 
也不理会秀兰同意与否,一手便握看林文杰那擎天柱。
 
正在装睡的林文杰,祇感觉到马太太不但紧握看他的命根,还在轻轻捏着套着。
 
秀兰亦留意到了,连忙嚷道∶“马太太,别使诈,你想用手弄到它爆炸,变成不足六寸吗?”
 
马太太仍握看不放,吃吃笑道∶“原来你老公中看不中用,祇有一分钟热度的。”
 
秀兰胀红了脸说道∶“谁说的?不干上半小时、休想他射出来。”
 
马太太一路捏着套动,故技重施,一边说道∶“我才不信呢!男人可以支持上三五分钟巳经难得了,还说半个小时。若他可以支持五分钟以上,我可以另外输一顿海鲜,听者有份。”
 
周太太帮上一把口道∶“马太太,你又开出空头赌注了,就算林太太肯当场干给我们看,她老公也不会答应吧!”
 
刚才玩了一会儿的胡太太说道∶“如果林太太有心让我们一起去吃海鲜,何须要求她老公同意,大可趁他熟睡不醒时跨上去,来个倒浇蜡烛。”
 
毫无居心的秀兰简直是坦白得可怜,竟然说∶“不是我不想让你们一齐去吃海鲜,而是我月使刚好来了,不可以做。”
 
余下三个女的,不约而同心里想着∶“你不可以做,我可以嘛!”
 
然而,当着别人眼前和朋友的丈夫干上,那实在太太过份了,便是最大胆的胡太太也不敢说出来。
 
马太太却道∶“林太太、你老公给胡太太弄了起来,若不彻底发射的话,很伤身体的。既然你不方便做,我便帮你一个忙,用口替他解决,顺便看他可以支持多久。反正你老公的东西已给胡太太吃过,也不在乎多给我一个人吃了。”
 
秀兰犹豫着道∶“这……这……你这样说是承认输了第一场了吗?”
 
“输了,输得口服心服……”
 
说着立即行动,下边的话已说不出来。
 
马太太的嘴巴已给林文杰粗壮的阳具堵得满满的,把所有要说的话统统撞回肚子里去了。
 
看看自己丈夫的阳具在别的女人嘴巴里进进出出,秀兰不但没有半点醋意,还有些担心,悄悄拉了站在他身边看好戏,吞口水的周太太道∶“周太太,男人翘起来之后不射精真的很伤身的吗?万一马太太也不能把它吹出来怎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五) 下一篇:爸弟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