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五)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第41章 裂镜

  天气有些闷,随时都要下雨。有人陆陆续续撑开了黑色的伞,场面愈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穆因在静默的两排人后站着,前面是俞家的亲戚与俞父生平的至交好友,俞成蹊捧着小盒子,看着还没缓过来,脸上尽是茫然。
 
  别的事情都交给了母亲处理,他只关心如何送好父亲最后一程。
 
  守灵的三天里,他的意识都是空白的,时而想起父亲严厉的斥责,时而想起父亲笑着帮他拼装散架的汽车模型。
 
  流程一切从简,留不得太多时间让他沉浸在悲伤里,母亲安慰他说这次他父亲要好好休息了,会在天上看着他。
 
  “他是不是怪我,他走前我还在和他吵架。”俞成蹊道。
 
  俞母道:“他是你爸爸,不会的。”
 
  下葬时俞父的某个好友掉下了眼泪,告诉俞成蹊要好好生活,俞父每日最挂念的便是他。俞成蹊点头应了,一路将那位叔叔送出墓园,直到对方上了车。
 
  Crush五个人留到了最后,陆千江拍了拍俞成蹊的肩膀,说节哀顺变。
 
  人生憾事那么多,容不得一一挽回。成长往往也不是一场场单向选择,而是目送所有的选项陆续消失,这是必经遭遇。
 
  俞成蹊说要独自留一会,穆因看他脸色惨白,让他怎么样也吃点面包,俞成蹊摇头道:“不用,你先回去休息。”
 
  俞父有位长期联络的医生,说俞父长期间的j-i,ng神压力埋下了病根,反复的发作没给他摇响警铃,年岁的增长又不留情,他反倒越来越不爱惜自己,导致人说没便没了。
 
  俞成蹊这时不需要陪伴,只觉自己的忏悔太少,过去的那么多时间里哪日不够他去开口,问一下身体是否无恙,提醒他不要过于c,ao劳,都不至于到今天追悔莫及的局面。
 
  穆因走几步便回头望一眼,于是落后了一截,队友们穿着暗色西装,每个都面色沉痛,一言不发地往保姆车那里走,突然穆因停了下来,他扫了眼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那里的松柏树摇了一摇。
 
  有个狗仔拿着相机从那里出来,朝他歉意地鞠了鞠躬,作势要走。Crush另外四个人没反应过来,等宋和彦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穆因已经三步并两步地拦住去路,拎住了那个狗仔的衣领,不假思索地挥了一个简陋但有力的左勾拳,打在那人的下巴。
 
  那狗仔长期跟随Crush的行踪,没想到向来好说话的穆因会如此愤怒,以前在超市拍了他一路都没见怎么生气,狗仔一时都懵了,扶着下巴倒在树上,死活抱着单反相机。而穆因狠踹了狗仔几脚,他这个过程中没说脏话,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等到狗仔吃痛地松了手捂住小腹,穆因夺了单反翻阅了下照片,再抽出卡来干净利落地销毁全部存图。
 
  见他要掰断储存卡,狗仔手撑着地面想要再去争抢,没等几个未反应过来的队友上前来制住,穆因把他重重地踢翻在旁边,碎成两半的储存卡随即掉落在侧,平日从不见冷脸的少年压着沙哑的声音骂了句“畜生”。
 
  ·
 
  短信里积了一堆未读消息,后面整理父亲的遗产也少不了些头痛的场合,俞成蹊逐渐学会去应对这些社交,着手于曾经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出了墓园,俞母给他打电话,说整理好俞父留下的东西后再和他面对面详谈,他有气无力地说这些近期不急。
 
  “现在人都散了?”俞母问。
 
  “是,你要来看看他吗?”俞成蹊问。
 
  俞母顿了顿,道:“再说吧。”
 
  俞成蹊浑浑噩噩地去了父亲的房子,之前特意不让人过来收拾,所有的摆件都还在原地。
 
  跟着母亲一起离家后他再也没去过这个家的楼上,也没留过一夜,没想到自己的房间都有人按时来整理,随时便于他来入住,铺着的被子还是当季的空调棉被。
 
  书房他忘记带走的模型没落下一点灰尘,还添了几样新款。成年生日过完他很快考了驾照,俞母不缺给俞成蹊挥霍的钱,他也不在意能否得到父亲曾对他许诺的车子,反正俞母也是会给的。
 
  但在他理所当然地无视俞父时,俞父为了给他创造这无忧的环境,在背后费了多少心思,而最后却发现这些都是白费,自己的儿子已经走远,不需要他这份礼物。
 
  各自都有错误,此刻全部转移到了俞成蹊身上让他独自承担。
 
  书柜里除了些原文书籍外,还有俞成蹊幼儿园、小学到初中的读物,在这些书里格外显眼,忽地幼稚起来。
 
  不管是在父母离婚前,还是搬出这里后,他都未感受到过明晰的温暖,比起他们的儿子,他更像是一种装饰品,可以攀比可以摆放,也可以成为闲暇时的想念之一,但不会变成早点回家的理由。
 
  “爱”这个字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羞于提及,连同他也这么觉得,以为人的情感太过善变太过脆弱,投入即是浪费。
 
  家庭对人怎么能没有影响,他尽力把这看淡,在性格塑造的过程中还是没法避免。沉默寡言也好,与人建立疏离感也好,都是让他停止对人情的过度幻想,免得再一次次失望。
 
  可还是不行,他没法完全做到,所以这时候除了感慨外,悲伤占满心里剩下的部分。
 
  他在书房里一动不动地坐了会,开始回想和父亲发生过的对话,争执占了大半,而对话本来便很少很少,少得堪称可怜。
 
  “好点了没?”潘正明打电话来问他。
 
  俞成蹊道:“好点了。”
 
  公司知道俞成蹊家里情况,经过了这件事指不定会怎么样,说不定俞成蹊要因此退圈,潘正明急着来看他态度是意料之中。
 
  “这次回归会参与的。”俞成蹊补充道,“不用担心。”
 
  距离回归没剩过久,他们一眨眼便出道了五年,以前每逢出道纪念日,都觉得自己还是新人,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见了明星那全该称呼为前辈,现在再看居然已经五年有余。
 
  直到半夜,俞成蹊才回宿舍。穆因没有睡,小声地和他说潘哥来过宿舍,惯例给他们加油打气。
 
  说完了今日的琐碎,穆因再碰了碰俞成蹊的胳膊,说:“你还好吗?”
 
  俞成蹊道:“只是不大适应,以后就没有爸爸了。”
 
  穆因抱着他的胳膊,俞成蹊有好几天没安稳地睡过一觉,今夜还是难以入眠。他动了动身,侧头去看穆因,正好和穆因对上视线。
 
  “还是睡不着?”穆因道。
 
  “你怎么也睡不着?”
 
  穆因朝他弯了弯眼睛,道:“我也有心事啊。”
 
  看到俞成蹊这样失魂落魄,穆因想起自己,反应却没有俞成蹊那么大,因为真正意义上的父母仅存于自己的想象中。
 
  他连一点记忆都没有,而课本中每次讲到母亲的慈爱或者父亲的威严,他都无法把这套入自己的养父母,他们的那份慈爱与威严都给了弟弟,自己是旁观者,想要分毫那都是讨要,久而久之他觉得可笑,自己不想要这份施舍。
 
  俞成蹊不会知道他所失去的是自己没拥有过的东西,穆因不对自己的境遇感伤,他相比之下更加心疼俞成蹊。尝试去争取了本可以得到的那份爱,转眼便是什么都没了,这个落差之大,他光是旁观,都觉得自己连通了俞成蹊的悲欢。
 
  穆因又凑近了些,而俞成蹊便抵在他的肩头,他拍了拍俞成蹊的背,以极亲密的姿势。
 
  这副温柔的样子和早晨抓住狗仔的凶狠出自同一个人,穆因为他有了尖刺,也为他没有棱角,他听着俞成蹊浅浅的平静下来的呼吸,看到光漏进房间,然后慢慢照亮目所及的每一寸地方。
 
  楼上传出周让的拖鞋声,他意外地想要再赖一会床,想多看一会爱人的睫毛。可惜临近回归哪容得他这么松散,即便没有闹铃来捣乱,周让见穆因没有起床,都开始敲他的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男孩的周末 下一篇: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