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风流房东妙房客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我查过族谱,原来我的祖先都好有钱的,有田有地,家丁都几百人,后花园还大过维多利亚公园,真是威风到尽,我爷爷晚晚都有奴婢陪寝,玩女人都玩到骨头软啦!

 
后来,不知传到那一代,生了个败家仔,赌一个晚上就输了十亩田,再赌就输去祖屋,结果连老婆都卖了,真他妈的混蛋。
 
俗语话:烂船都有三斤钉,这老祖宗来到香港就买了一栋楼在上海街。以前买一栋唐楼好便宜的,但除了这层楼,就什么都没有留给我了。
 
我乃九代单传,唯一得益就是这栋唐楼。几十年楼龄的旧楼,自己又住不完,当然是租出去啦!有个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楼去做一楼一凤,看她的招牌,由初时的纯情学生妹一直做到变成住家淫妇,后来自称是上海街萧小姐。
 
然而人老珠黄,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宫癌,死了。
 
讲起花姐,她初入行时真是年轻貌美!初开始时,生意并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时,借机会陪她倾谈解闷,顺便讨一点小便宜。
 
记得有一次,花姐说有个**差人用手扣住她的双手,然后槽质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肿。我就乘机剥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检查。她不止有对**饱满,她的纤腰好幼好滑好细,我两只手用力一箍,但就轻叫一下:“哟!”
 
吓得我即刻缩手,惊怕捏断她的细腰。还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两个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圆,让男人一见到就想摸,一摸到就想用块脸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条舌头去舔,舔得几舔,自然会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绝,我一边舔她,但就一边弹呀弹个屁股,真是过瘾都全身都麻痹!和花姐性交还有一样好处,她好认真!绝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是也叫,不是也叫,她叫床绝对是真情流露。我表现好时,她就会赞不绝口,赞到我天上有,地下无,但是当我的状态不好之时,她就会想办法帮我。用口、用手不在话下。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又扮护士,又扮女警。总之,我觉得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全面性**。
 
还有一样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交不下数十次,她未收过我一次钱。这样好相处的女人,竟然会生子宫癌,真是天意弄人!
 
花姐死去,我伤心极了,为了她,我足足有整个月心情不安乐,就算见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头,花姐没什么亲人,身后事都是我帮她办理!
 
最近三楼的住客又移民了,于是就一齐招租。有班北妹来租屋,不用说,又是北姑鸡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给她们,但她们并没有有还价就租了二楼,反正有租交就行了,理得她们做鸡或者做鸭啦!
 
三楼租给一对夫妇,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开头她就不肯租,但男的说第二个地方租不到这么平租的住处,兼且交通方便,邻近地铁站!
 
二楼那几位阿姐真大手笔,竟然大肆装修,见到面问她们说:“哗!豪华装修哦!怎么这样大手笔呀!”
 
“做生意当然要讲门面哦!”
 
“说的也是!门面漂亮可以收贵一点嘛!”我笑着说道。
 
“收得贵,恐怕你们做老板的又不肯上来哩!”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多贵都有人争住来找你啦!”
 
“你这么识货,新开张第一场就留给你了!免费的,记得明天上来啦!”这女孩子真**,她的广东话又说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来的,份外蚀骨。听她那把声都会心痒痒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楼下找她,开门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包租公,你这么早来找谁呀?”
 
“找莉莉呀!小姐,你又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乡。”
 
“哦!难怪你跟莉莉一样漂亮迷人啦!”我赞美她,这是真心的话,她长得十足十周海媚那个样子,一对销魂眼简直有电的!
 
讲得几句,莉莉出来开门,她说道:“陈先生,这么早呀!我们要中午十二点拜神之后才开张,到时,请你来吃免费套餐啦!逢门今午始为君开呀,嘻嘻!”
 
哗!这么**,真要命!媚媚听见了,也说道:“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费餐一份哩!”
 
“哗!发达啦!一于上楼养精锐储够本,一阵大展鸿图,大发雄威,大放光明,大肉棒插入洞,哈哈哈!
 
我有一种药,好有效的,做爱之前两个钟头吃一粒就会龙精虎猛,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现。今天有两个女人等着我,看来吃多一粒不会死吧!我想了一会儿,死就
 
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龙做对地府兄弟又如何!
 
十二点钟一到,我就下楼去,两位青春美女夹道欢迎,问我想先做那个?我说最好两个一齐来啦!
 
她们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问道:“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
 
“六寸半,不过,这不是讲长短,是讲劲力嘛!”
 
“那你脱下裤子啦!”
 
“是不是我脱下裤子你替我含呢?”
 
“中午套餐头一盘就含含吞吞,进房嘛!哥哥。”莉莉一边讲,一边伸了伸舌头。
 
已经好久没有女人称我哥哥了,莉莉,你真行,一见你就开始抬头,小鸟要出笼啦!
 
“媚媚,你都一齐将来,我你一齐服侍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动手,莉莉就揽到我几乎透不了气。我左手伸入她**里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轮之后,干脆扯下她的裤子。媚媚在我后面,用身体磨我背脊,然后,她拿了把剪刀,对准我下面。
 
“喂,你想绝我子孙吗?”我吓了一跳。
 
“放心啦!我祇是想帮你的**度剪个窿,等你只雀雀伸个头出来。”媚媚应道。
 
“你疯了!脱下裤子就行了,要这么麻烦吗?”
 
“我喜欢剪呀!行不行啊!”
 
哗!死了!这两个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唯有暂时扮作若无其事,祇好见机行事啦!
 
媚媚果然在我阳具对正的位置剪了个洞,我那条肉棒第一时间就夺门而出。
 
“哗!好伟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双手抱住我那条肉棒玩起来。
 
我以为但会含了含,舔几舔就算啦!可是她却在制造三文治,用她一对**夹住我那条肉肠。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服侍男人了,因为她的手势纯熟。她轻轻磨几下,就将我的阴茎拉住,对我说:“要湿一湿才过瘾!”
 
我以为但会帮我含住,用她的口水做润滑剂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媚媚随即将我的阳具喂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识得利用人哦!”我说道。
 
“朋友是要来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说。
 
莉莉的口水还多过稚多利亚港的海水,我好似一只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好舒服。
 
她的舌头就好似一只船浆,摇呀摇呀,为我撑船掌舵,一时摇摇左边,一时摇摇右边,我只舟舟本来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条船,有了她的舌头生动了。
 
正在迷迷痴痴之际,媚媚突然将我只‘舟舟’从莉莉嘴里拔出,夹在她双乳之间。
 
哗!你估我只舟舟是登陆艇?刚刚潜完水,又要我上高山!媚媚个山峰好高好大,我只‘舟舟’就夹在她峡谷之中。低头一望,又见到两个山顶上各有两朵千年灵芝,就好想爬上山顶采摘。媚媚这个山头简直是个活火山:第一,她好硬,热辣辣,好似个暖炉。第二,她会动的,我条肉棒不用动,任由两个火山上下磨擦,真是舒服极了。
 
正当媚媚用她对奶磨我阴茎之时,莉莉却呆呆地望住我!我觉得好奇怪,于是对她说道:“你都来玩啦!脱下你那个奶罩,等我可以轻舟已过万重山嘛!”
 
莉莉还是拉拉扯扯,不多愿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妈妈的!见她怎样,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内衣。一扯之下,吓了一跳,原来这女人装假狗,平时以为喜马拉雅山,原来是飞机场,真没味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四) 下一篇:小男孩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