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商界秘艳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两年前搞了间出入口公司,由我的好朋友立中和他太太担任经理和秘书的职位,后来立中的太太过身,就由我太太当秘书。立中人面广阔,诸事发展顺利。眼看公司的业务渐上轨道。我和太太都满怀欣慰。

 
可是,一天夜里,立中突然召我出去,说有要事商量。我们在餐厅见面。立中低声地告诉我说道:“浩哥,不瞒你说,有两个主要的客户不想再续约了。如果失去他们,公司的运作将会面临危机,后果不堪设想!”
 
我问道:“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有强劲的对手竞争呢?”
 
立中道:“浩哥,事情是因为一个月之前,他们一齐来公司谈论有关续约的事务。见到嫂夫人的容貌,两个人当场为之吸引。便一致问我能不能说服这个漂亮的女秘书和他们两人一起上床。当时我不敢推托,就含糊地答应她们尽量尝试。今天他们追问,我才说她就是你的太太,他们觉得很扫兴,便不再提签约的事了。”
 
我说道:“有什么办法补救吗?譬如找一个小姐陪他们玩可以吗?”
 
立中道:“如果行,我也用不着和你商量了。这个方法我一直在使用,为了和这两个客户保持良好的关系,我已经先后介绍过好几位舞小姐和他们玩了。但是这次他们不再接受了,看来他们现在非得到嫂夫人不可了!”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立中又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为难,但是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如你回去和她商量一下吧!”
 
我说道:“这种事我怎么好对她提起呢?”
 
立中说道:“没办法啦!除非不再继续把公司搞下去,如果不是我太太已经空难过身了,我一定说服她出来挽救这次危机。”
 
立中这一提,我不禁想起他的亡妻玉婷,原本公司的秘书是由她担任。公司初成立时,她陪我到酒店见一个日本客户,她用日文和他对话。那个日本人迷迷地望着她,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当时我简直想拉她离开算了,但玉婷悄悄用中文对我说:“浩哥,这个客对我们十分重要,所以我已经决定今晚留下来和他应酬。为了增加他的刺激,我对他说你是我老公,但是他却要你留下来一起玩,所以今晚你也不能走。”
 
我说道:“怎么可以呢?被立中知道就不好了!”
 
玉婷笑着说道:“立中早就知道了,因为这个日本客最喜欢当面玩人家的太太,他既想做成这单生意,又不想亲眼见我和他玩,所以,这次他一定要你亲自出马。等一会儿你一定要照我的话做,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哦!”
 
我虽然觉得很荒唐,也祇好留下。说实话,当时的感觉是非常新奇和刺激的。
 
接着玉婷用日文向日本人说了一些话,日本人高兴得哈哈大笑。于是又要我和玉婷做爱让他观赏,玉婷随即伸出纤纤玉手替我宽衣解带,当时我好不自然,但是玉婷再三吩咐我一定要表演得逼真。于是我照她的指示,也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把她的雪白细嫩的娇躯抱到床前。
 
日本人已经自己脱得精赤溜光,玉婷跪在他脚下用小嘴吮吸他的阳具。日本人指了指玉婷的后面向我招手,嘴里不知说了些什么。我明白他的意思,却犹豫着不敢去做。玉婷吐出嘴里的阳具,笑着对我说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顾忌吗?”
 
我鼓气勇气跪在玉婷的后面,把粗硬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玉婷的阴道已经很湿润,我一插到底。玉婷哼了一声,继续把日本人的龟头吞吞吐吐着。这时我性欲已经冲昏了头脑。忘记自己是在做戏给日本人看,我双手抱住玉婷的纤腰,挥舞着肉棍往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日本人也弯腰俯下来抚摸玉婷的**。
 
过来一会儿,日本人突然大叫一声。他阳具在玉婷跳动了几下,接着抽出来,让精液继续喷洒在玉婷的脸上。我受到了感染,也情不自禁地在玉婷的阴户里射精。当我想到不应该这样,而迅速把阴茎拔出的时候,已经至少有一半射入她的阴道,其余的就喷洒在白嫩的背脊。玉婷又把日本人的阳具含入嘴里吸吮干净,然后进浴室稍作洁净。出来的时候,她拿出合约。日本人立即爽快地签字了。
 
玉婷吩咐我不能现在就走,因为日本人还没有和她正式交媾,刚才祇是热身而已。于是她又趴到他身上,把他的阳具吮硬,然后跨在他上面,以‘坐怀吞棍’的花式,把日本肉肠纳入她的阴道里。后来,日本人要她伏在床上玩‘隔山取火’,并且要她替我口交。结果,两个男人对分别在玉婷的阴户和小嘴里射精,才结束了这单不道德交易。
 
我觉得立中夫妇对公司作了人所不能的贡献,准备额外支付一笔报酬。但是他们考虑公司正在发展阶段,不想在现在接受我的建议。之后我们中间仍然好像以前一样地相处,我不敢再对她存有歪念头,她也对我泰然庄重。祇不过每当我见到衣着整齐的玉婷时,脑海里仍然会浮现出她赤身裸体时的美态。可惜玉婷在去年因公外出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浩哥,我知道这样做太勉强你了。我另外再想办法吧!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的!”立中无奈的说话把我从沉思中唤醒。我连忙回答道:“不!立中,我已经想通了,你回去等我确实的消息吧!今晚我就打电话给你。”
 
回到家里,我太太已经上床了。我冲凉后躺到她身边。她习惯地伸手握住我的肉茎说道:“浩哥,怎么没精打彩的,是不是立中约你去滚了。”
 
我叹了一口气,将刚才的事和盘托出。我太太依偎在我怀里说道:“浩哥,如果我赞成立中的想法,你会不会认为我**呢?”
 
我说道:“那里会呢?祇不过我觉得太委曲你了。要同时服侍两个男人哩!你不怕辛苦吗?”
 
我太太说道:“我什么时候怕过辛苦呢?你玩我的时候,我岂不是什么都让你玩,那还不是为了讨你开心。现在你有需要我这样地应酬客户,我当然不会计较啦!我祇怕你因为我让别人玩过,就讨厌我哩!”
 
我说道:“绝对不会的,就算让我见到你在他们怀抱里怎样的**,我仍然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看法。”
 
我太太说道:“那你还不赶快打电话给立中,几次和那两个客户见面的时候,他们老用奇怪的眼光望住我,今天也不例外。他们走后,立中愁眉苦脸的。我已经猜出几分了。你早一点通知他吧!免得他急坏了。”
 
我打过电话给立中。把太太搂在怀里,亲热地说道:“如果不是环境所逼,我实在舍不得你去应酬他们。”
 
我太太说道:“我嫁给你三年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稚嫩了,我肉体上可以供你玩的地方你还有那一处你没有玩过呢?你放心啦!我应付得来的。在是我心甘情愿的,又不是给他们**。说不定另有意想不到乐趣哩!”
 
我说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明天你尽量放松自己。完全不必顾虑我会有什么想法。你见到我平时和你玩的时候用尽方法.不遗余力,目的也是为了让你兴奋,让你享受**的乐趣,我们既然这么恩爱,所以祇要我知道你是享受而不是折磨,无论你和谁做爱,我都不计较了!现在你手里的阳具都已经硬了,这足予证明我没有说谎吧!”
 
我太太说道:“你说得我的心都痒起来了,我现在就要……”
 
我跨到她上面,这一夜,我和她都觉得比平时玩得更满足。
 
第二天晚上,我们邀请那两个客户在尖东酒店的餐厅吃晚饭。他们是分别四十多岁的陆叔和二十来岁的李祖泽。陆叔中年丧偶,现在仍然孤家寡人,阿泽尚未结婚,父母是大商家,但是都居住在国外。陆叔在生意方面经验丰富,又懂得指点阿李寻芳**,俩人遂成忘年之交。立中曾经介绍给他们女人,他们也是同在一室一齐享用的。
 
既然有心巴结他们,我也显得特别大方。我让我太太坐在他们中间,我太太左右敬酒夹菜,两位客户喜笑颜开。我告诉他们已经在上面定了房间。吃完就可以上去休息。陆叔笑着说道:“酒店虽好,仍不及家里方便。不如用你的车送我们回去玩个痛快!”
 
我点了点头说:“恭敬不如从命!就依你的主意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姊姊的电话服务 下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