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第11章 彩带

  来这里八个月,穆因有点慌了。
 
  被卖私房照的周让倒是纹丝不慌,切换页面继续看。CP粉们一向用显微镜追星,在宋和彦跟陆千江那儿燥了一把后,持续蠢蠢欲动,把机场图和发布会的图彻夜研究。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除了俞成蹊和林沒的“榆林”组,“成因”大旗也高高挂起。
 
  他和俞成蹊在台面上四舍五入零互动,怎么就有嗑CP的了?
 
  “啊啊啊太萌了吧!暗戳戳是我的爱!”
 
  “岂止是暗戳戳,他们已经夫妻盖章了,定情信物梵克雅宝。”
 
  “这隔空相望含情脉脉的眼神!空中火花四ji-an啊,成因 is real!”
 
  要不是穆因是正主之一,他都要当真了。
 
  他看到追星女孩们扒衣着细节,才知道发布会时他们穿的西装袖扣一个银色一个玫瑰金,像是情侣款。
 
  穆因脸上一热,眼神乱瞟。周让则是冲着俞成蹊扑过去,骑在腰上一顿揉搓,说道:“你给穆因买的袖扣吧!什么意图!不要拐带乖小孩!”
 
  俞成蹊被吵醒了,他甩了甩头,随便找了个借口道:“培养营业情谊。”
 
  “你和我也培养培养吧。”周让可怜巴巴双手合十。
 
  “一边去。”俞成蹊还没睡醒,闭上眼继续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从春节假回来开始穆因一直闷闷不乐,他问宋和彦,宋和彦说没看出来。俞成蹊不善开解人,当不好心灵导师,和宋和彦逛大厦时看到柜台上这对袖扣很好看,他有一对同款不同色的,他下意识就买下来了。
 
  宋和彦说他是把穆因当女生来哄,他觉得哄得挺成功的,不管是不是他的错觉,反正现在穆因又和自己恢复老样子了。
 
  周让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又去招穆因,翘了个兰花指说:“我闻到了,给里给气。”
 
  基佬一号半梦半醒的宋和彦:“……”
 
  基佬二号醒了装睡的陆千江:“……”
 
  基佬三号绝对不承认的穆因:“……”
 
  周让开玩笑开惯了,这次也同样是随口一说,他注意力转移到了黄牛卖图上,惋惜道:“要图可以跟我买啊,要是有什么渠道,我一定不让中间商赚差价!”
 
  “你省省吧。”穆因道,他去开音响,音乐声调得很轻,先让大家醒醒。他站了会儿,觉得周让这个想法太危险了,私房照怎么是随便可以给人的。
 
  练习生和娱乐圈处得很近,圈子里某些人玩得很开,有些练习生和他们呆久了,没出道便染了身风尘味。周让这是误入歧途,被负面思想影响太久,现在掰正为时不晚。
 
  穆因组织了下措辞,和周让苦口婆心道:“私房照还是自己藏好,让别人看去了多不好……”
 
  “啊?”周让懵了,然后趴在地上捧腹大笑,在地面抽搐得不停蠕动。
 
  这下没醒的也全都醒了,穆因说得很小声,除了周让外,只有离得近的俞成蹊可以听到。周让没有要和别人分享这份尴尬的快乐的意思,和穆因苦口婆心道:“S、F、Z,身、份、证。”
 
  穆因捂脸,试图寻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他转头去看俞成蹊,俞成蹊没什么表情,应该是没听到,他默默松了口气。
 
  中午休息时大家去食堂打饭,俞成蹊给自己的脚腕换膏药,穆因留了会儿等他,俞成蹊撇头轻笑了声。
 
  “你听到了!”穆因抓狂。
 
  俞成蹊急忙摆手否认,穆因道:“你这就是在笑我。”
 
  这下俞成蹊真的憋不住了,这大概是他笑得最灿烂的一次,笑完怕穆因郁闷,忙解释道:“别多想,挺可爱的。”
 
  “……”
 
  你这么一说,我才要多想。
 
  穆因看了眼俞成蹊,想的是“会说男生可爱的男生到底是弯的还是直的”,俞成蹊以为这个眼神的意思是“你真的没有笑话我吗”,随即一本正经点了点头,让穆因放心。
 
  算了,穆因叹了口气,直男总是撩人而不自知。
 
  把袖扣放在包的最里层还怕压到的时候他知道他完了,进入NL公司成功出道,这太幸运了,老天要让他吃一吃求而不得的苦头。
 
  他想说不要对我那么好,再这样,他真的要没办法了。但话到嘴边,穆因小心翼翼地捧着袖扣,把话又咽了回去,百转千回的心事、甜中带涩的词句都没了,他看着俞成蹊英俊的眉眼,说“谢谢”。
 
  做不到的,他是如此渴求这份温暖,从此心上供奉一颗朱砂。
 
  ·
 
  前两张专辑的销量取决了偶像团体今后是吃r_ou_还是啃咸菜,完全捞不到钱则会被发配西伯利亚。
 
  Crush是NL公司藏了好久的一张王牌,风格走得很偏,要爆红不容易,但把这牌打得稀巴烂也是有难度的,经纪人让他们吃好睡好,有事没事多敷几张面膜,热度的事情不需要多加c,ao心,公司对此做好了充分准备。
 
  在专辑发布的前一天晚上,经纪人带他们去看前辈UM团的演唱会,学习业务能力顺带放放松,在其中一位前辈的个人表演里,林沒当伴舞。他出现时惊起一片尖叫,在场的都认出来了这是谁。
 
  另外五个坐在台下,经纪人和他们说:“你看,这不是已经红了吗?”
 
  微博上开始有粉丝建起了站子,数量可观,天天放彩虹屁,在专辑发布后,整个都躁动了。
 
  销量果然不出所料,一举拿下来不错的成绩,各个榜单都榜上有名,几张被站姐j-i,ng修过的视频截图全都转发过万。
 
  “@NL娱乐出来挨打,这歌要不是看在脸的份上根本没人听8。”
 
  “龚大姐最近该更年期了吧,就是想挑战点高难度。”
 
  “为什么不能好好走个青春校园风???龚岑在瞎逼搞毛,NL这个司马狗杂种一点都不care粉丝的想法,现在立马滚出行业TOP3做回她的野j-i草台班。”
 
  “听多了还挺魔性的,适合用作闹钟铃声,谁听了不想蹦迪。”
 
  “一个男的妆那么浓?娱乐圈的这种恶劣文化最恶心了,怎么还不封杀。”
 
  “戴着口罩不能公开的练习生NL一抓一大把,林沒当四年练习生不算最久叭,这次还是C位,抹茶在那儿卖什么惨,我看这次销量你家先扛大头。”
 
  “我当Crush是NL亲儿子,没想到是新风格试验品罢辽,配置那么优越,倒真的不慌有赔钱风险。”
 
  “怎么首张专辑就吵起分配来了,我建议NL玩大点,搞六张单封,谁销量高谁就part多,谁不行谁在家抠脚。”
 
  经纪人潘哥见惯了这种,只当是小风小浪了,一个团体有团粉有唯粉有CP粉,这都是能控制得住的正常现象。那些攻击的语言他不会往心里去,在分析完这次的成绩后,他叮嘱成员们少去在微博搜自己的名字给自己找膈应。
 
  这种风格饱受辱骂,其实在陆千江被挖来NL公司时,龚岑和其余几个高层就有了想法。新专辑的歌曲和舞蹈从一年前就准备好了,不仅这次是这种风格,将来只要这个团不解散,就一直会是这种风格。
 
  成员喜欢最好,不喜欢便闭嘴服从安排。幸运的是六个人都做得很好,公司少c,ao了那份做劝导工作的心。
 
  ·
 
  打歌舞台在巍都,这次送机的人比之前的还多了几倍,即便颐都下了几天的绵绵细雨,闷得动不动就出汗,也浇灭不了她们的热情,举着手幅早早开始等待。Crush的造型师们抱着准备走秀的态度给他们准备机场衣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吸粉的机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一) 下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