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复仇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交给我吧!还是照着你说的去做就可以了吧?”

 
佐藤忍轻轻地看着雄一郎。
 
“你自己不要浪费了!反过来被那些人复仇的话,就会恨惨的,所以…”
 
“知道了,注意喔!”
 
雄一郎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佐藤忍所说的“浪费”二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宝贝早已经没有“浪费”地挺立着了。
 
他按照计划,趁着有密闭室恐惧症的弥生,一个人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同佐藤忍送出信号,数秒后,房间的照明一瞬间全部熄灭。
 
“啊、这是怎么回事!?不要,什么都看不见,好可怕,请住手!”
 
正如意料的,在全黑的房间里大声讯叫的她的声音,传到了就在门外的雄一郎的耳朵里。
 
(这个笨蛋,真正可怕的事现在才开始呢。)雄一郎从容地叉着手腕咯咯咯她笑着。
 
而隔着一扇厚重的门的里面,弥生不知道试过多少遍都无法打开门,已经快呈疯狂状态了。
 
“呀—喔—怎么回事!?让我出去~谁快一点把门开!!拜托你!快一点救救我!”
 
虽然她一边哭泣,一边用力地敲打着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出现。
 
“救…救救我!我不要就这样死在这里!!拜托…求求你,有谁来一下!”
 
她的声音逐渐低沉、越来越小声。
 
“谁…求求你…”
 
似乎连敲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似乎比预期中还快放弃嘛)雄一郎再次送信号给佐藤忍,于是门喀啪地发出沉重的声音、锁被打开了。
 
他慢慢地将门推开一边,便看见一脸疲惫困惑、表情呆滞的她,抱着双膝坐在地上。
 
身上仍然穿着泳装,比赛用、很贴身的泳衣,也就是v字领口的泳衣格外显得妖艳。
 
“鬼屋有这么恐怖吗?”
 
弥生猛然抬起头来,看到雄一郎就站在正前方。
 
“姨、呜、呀呀呀呀!”
 
由于太过惊吓,弥生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晕过去了。
 
因此雄一郎便开始他大胆的作战。
 
因为弥生的个头小,所以瘦弱的雄一郎扛起她,费力地将她背到楼梯下面的游泳他边,然后很快他用绳索将手脚紧紧地捆绑起来,让他无法动弹后将她推入水中。
 
咕噜咕噜…
 
在沉入水底途中,她终于清醒了过来。
 
“呜哇、呀…咕噜咕噜…”
 
因为身体不得动弹,所以咕噜咕噜地喝着水,呼吸相当困难,因为身体扭动的关系,所以下沉的更快—已经全裸跳入游泳池内的雄一郎,将快要溺毙的弥生头向后靠在手腕上,只让脸浮山在水面上。
 
“很不舒服吗?”
 
“呜…这、这是当然的啊!看了不就知道了,笨蛋!”
 
“啊、这样子啊?居然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他将手臂松开,咕噜咕噜…她又全身沉入水底。
 
再次把她的脸抬上水面。
 
“你还是不要反抗我比较好喔!”
 
“你、你打算怎么样?”
 
“不知道吗?我还想说你是个很伶俐的人,复仇啊!”
 
“复仇?”
 
“对、复仇!这是你如此对我应得的回报吧!”
 
他再次把手臂松开,咕噜咕噜…然拉土来,再松开、咕噜咕噜…一直反覆着。
 
“怎么样?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看着弥生引以为傲的长发像魔女一样的散乱,眼泪及鼻涕、口水及游泳池的水、全身湿淋淋的弥生,更引起雄一郎累积的愤恨。
 
“知、知道了,真的…对不起!你会要复仇,是因为很痛苦我要怎么道歉才可以呢?”
 
被雄一郎的手臂托着,时时咕噜咕噜地呼吸困难的弥生,不断地说着心里根本没有这么想的道歉的话。
 
“都变成这样子了,或许你不会再相信我…但是欺负你,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大家…大家都是受到白矢纯的命令、没有办法不得不做的啊!”
 
这是意外的事实。
 
“喔?你可不要说谎!”
 
雄一郎开始产生迷惑,说话也变得有点软化。
 
“所以…你不相信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真的,事实上我和你们一样一直都受到欺负,因为我一直都没什么运动细胞,所以做什么都没办法…而且还是个胆小鬼,所以从以前就被白矢纯及大家盯上了…。”
 
弥生的眼睛,摘下滴滴的泪水。
 
这不是因为“水刑”的痛苦而流下的眼泪…
 
雄一郎心想。
 
(这是真的,她真的是她们的玩物。那不就是说,她也和我们一样都是受欺负的被害者吗?)弥生的独白像是要让他的心情转变似的继续说着。
 
“当大家想做什么坏事的时候,一定都会要我先动手,在超商或是车站前的书店偷窃也是如此,强夺从银行回家的老太太的皮包也是如此,将只是在路上擦身而过、有点看不顺眼的女孩子拖到空旷地方,用香烟烫伤她那里也是如此…”“连这种残忍的事,你们都做啊?”
 
由于内容太过于诡异,雄一郎不禁愣住了。
 
“我已经提议过好几次要她们住手,但是…‘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变成乖孩子的’,反而还会受到拳打脚踢的暴行。”
 
(可恶!全都是无药可救的贱女人!!)雄一郎恨声大骂。
 
打从心里面对弥生所说的话感到气愤,对于四人帮带头的白矢纯憎恨的表情、言语、态度,都在他的脑海里不住地打转,几乎连胸口都会感觉到疼痛。
 
接着又有新的台词。
 
“老实地说,你现在要对她们那些人进行复仇,我真的很高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帮助你的。”
 
一双充血通红的眼睛,从下面真挚地仰看着雄一郎。
 
感觉到她眼睛的光辉,蕴含着认真的、全意,雄一郎内心也不禁感觉到一股暖流。
 
(不行—我犯了天大的错误!她和我及佐藤忍是同一阵线的人,我竟然什么都没有调查就进行复仇…)“对不起!”
 
雕一郎用着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然后先将弥生从游泳他里拉土来,马上就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呼呼呼呼…
 
终于获得重生的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后—“来…抓住我的双手!”正要从游泳他里往上爬的雄一郎,将右手伸出来。
 
线条优美的手指上,涂着漂亮的淡粉红色的蔻丹。
 
“啊、谢谢!”雄一郎由于他的好意而将搭在她的手上,喔—地将脚踩在游泳池畔向上爬起。
 
在这一瞬间,弥生的脚后,却狠狠地端在粗心大意的雄一郎脸上。
 
“呜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连想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发现到完全被弥生欺骗了,是在清醒过来之后。
 
(那、那个…可恶的女人!)鼻血仍在滴着,由于剧烈头痛而左右晃动二、三次脑袋,然后再一次从游泳池爬上来,在水里面失去意识也不过数十秒的时间。
 
(应该还没有逃远才对!)他从丢在游泳他他畔的裤子口袋中拿出电击棒,复仇的怒火重新开始燃烧,他把开关打开。
 
全裸的雄一郎,从角落的一端检查过去,最后剩下墙角的几个并排的储物柜而已。
 
(她一定是躲在那里!)异样的心情高涨,使雄一郎不断地咽着口水。
 
他将电击棒的前端,一个一个地在储物柜上划过,啪、啪、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复仇 (一) 下一篇:爱慕游戏 by 时有幸 (一)